A.繁體字開關【點擊進入臺灣繁體】

不少媒体人只是嫉妒咪蒙,嫉妒她月入八位数

今天中午,估值十亿的咪蒙公众号被注销,各大平台也陆续发布公告,连带她那月薪五万助理的号,一并都被封杀了。

随之而来的是,全网媒体狂欢:各种平台的媒体人,无不拍手称快,无不落井下石,宛如天下苦咪蒙久已。

作为半个同行,我双手赞成大家对咪蒙的批判,精神传销、贩卖焦虑、编织谎言、撕裂社会等等。

然而,我发现:不少媒体对咪蒙的口诛笔伐,是因为嫉妒——大家都是做媒体的,凭啥她就月入八位数?

咪蒙原名马凌,本硕都就读于山东大学中文系,2002年毕业后,到南方都市报深圳杂志部工作,曾任首席编辑。

2011年,她就用笔名咪蒙写了一篇短文,叫《好疼的金圣叹》。这篇文章穿越时兴的天涯回帖,用戏谑的口吻讲了金圣叹的故事,不得不说是佳作。

当年,咪蒙应该也是有傲骨的文人,文中的金圣叹也是咪蒙自己,饱读诗书又不失傲骨,无所谓与才华不匹配的工资,带着自己的信仰活着。

然而她发现,在网络新媒体世界里面,大量不如她的新媒体人,玩弄着拙劣的文字技巧,拿了十倍百倍于她的奖金,她心理不平衡了。

2015年,她在微博向世界宣誓,那个咪蒙已经死了。接着,她从报社辞职,去北京创业,开创了咪蒙,从文人变成了商人

做了多年首席编辑,她的资源、能力、文笔显然了得。开创公众号的咪蒙,已经没有了碍事的傲骨,一心想要用赚钱证明自己的才华

开创公众号仅仅2个月,她已经累计40万粉丝了,不少文章都是阅读量100万以上的。按照当时的估算方法,每个活粉丝算3-5元,她已经得到了几百万的资产。

接着,《致贱人:我凭什么要帮你》和《致low逼:不是我太高调,而是你玻璃心》爆红网络,她也成了新媒体的杰出代表。

再后来,咪蒙越做越大,从阅读量篇篇10+,到点赞数10+,乃至只能统计,多少分钟内突破10+

与此同时,她扩充团队,有专业的命题小组,有专业的插图小组,乃至形成了专业的行文流程。她毫不吝啬地炫耀成功的秘诀,因为已经没人能够超越她了。

今年,一篇寒门状元之死红透大江南北,这是她大弟子乐多,那个月薪5万的助理,的手笔。该文日阅读量突破千万,堪称奇迹。

比文笔更可怕的,是她们的运营手段:她们准备好了诸多漏洞,在文章红透的同时,自己打自己的假,正向收割流量之后,再反向收割流量。

最终,她们的强大害死了自己。全民的愤怒不仅转化成了流量,也转化为挖她黑料的动力。她被点名“精神传销”,进而被封号,这时粉丝过千万。

在咪蒙风头正盛的时候,很多人都分析她的成功,后来发现,她的成功不仅是能力极佳,而且还出售良心。

咪蒙大部分粉丝是女性,特别是1830岁的年轻女性。咪蒙除了脏话连篇,文章出现最多的是“男”、“女”、“爱”。

咪蒙题目极其吸引人,主题也是围绕青春女性的生活吐槽,什么渣男婊子,什么工作老板,什么爱情出轨。

咪蒙自己也毫不忌讳,这个时代不需要大师,不需要表达你(作者),而是需要表达我(读者),她的成功是因为骂了读者想骂但不敢骂的。

别人总结她的技巧便是,骂人,玩命骂男人,变着花样骂人。我记得,在她的《好疼的金圣叹》里,金圣叹也是会变着花样叛逆的人。

最重要的是,咪蒙很懂写爽文。不管是否承认,咪蒙的文章真的一直在戳人的G点。

说女人要自立自强,情节马上就到年薪百万;说女人应该注意颜值,情节马上就到高富帅青睐。有大学生逃课不安,马上鼓励辍学取得成功;有职场白领吐槽工资低,马上说自己助理如何月薪五万。

不得不承认,咪蒙是真的强。单她一年的成就,已经是99%的媒体人一辈子达不到的。对于绝大多数媒体人而言,也包括我自己,就算把良心卖光,也做不到咪蒙的十分之一。

然而,出来混迟早要还的,这次直接损失至少十亿。

咪蒙以挑拨矛盾为卖点,文笔捆绑良心出售,确实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但是现在她必须全盘赎回了。

微信、微博、凤凰网、今日头条等等,凡是你知道的大平台,统统在今天清退了咪蒙,还有她大弟子的号,那个写寒门状元之死的号,才华有限青年。

除了这种直接损失,全网的口诛笔伐,也会动摇大量潜在读者或者墙头草,至少现在提到咪蒙人人喊打,间接损失翻倍。

当然,正所谓狡兔三窟,自媒体都会形成矩阵联盟,自己做小号或者跟朋友相互导流,如果被封再东山再起。

咪蒙的爆炸糖公司,还有各种关联公司,至少养着十多个小号,比如“好疼的咪蒙”,光是今天就改了两次名字。

她们应该还会东山再起,但是希望下次别出卖良心。

今天咪蒙封号,可以说是全网媒体人的狂欢,各种媒体朋友相互道喜,各大平台纷纷称赞,微博热搜中“咪蒙封号”也一直“沸”,甚至有媒体跑去他们公司采访,自然是门都进不了的。

本来我是想写文章吐槽咪蒙的,先说她才华横溢不受用,再说她利益熏心走邪路,最后遭天谴被封,一片欢快的气息。然而……

听到咪蒙落井,我也赶忙跑来井边,一起排队扔石头。但是,我看到周围,在一些媒体人的眼里,并没有透着正义,而是充满对咪蒙的嫉妒,以及扔石头的满足。

原来,很多媒体人并不是真正支持正义,而是单纯嫉妒咪蒙月入八位数,或者说,单纯嫉妒新贵

新贵原称new money,就是我们常说的凤凰男,指那些刚刚阶级晋升的群体,对应的是一直很富贵的老贵族,old money

在任何时代,新贵永远是最容易被污名化的人,不管是老贵族还是泥腿子,因为嫉妒,恨不得把新贵打回原形

在资产阶级刚新兴那会,很多泥腿子赚了大钱,也想进入贵族行列。而老贵族自然是不满意的,于是说赚大钱的泥腿子是没文化的暴发户,文雅的表述就是新贵。

新贵们刚刚脱离中下层,自然也要标榜自己高高在上,于是踩底下一脚,然后到处炫耀自己赚了大钱,学着贵族生活。

原来的中下层,对于这些原本跟自己一样,现在却要踩自己人头的新贵,自然是一边妒忌一边愤恨,巴不得打他们到底层。

于是乎,全社会因为嫉妒,都形成了文化打击新贵的氛围,变着法地骂新贵:说他赚钱沾血,说他没有文化,说他沐猴而冠。

每当有新贵跌落阶级,无不是全社会欢欣鼓舞,而最开心的,往往是其他新贵。新贵之间的嫉妒,比别人更胜一筹。

我们现在也正在经历这种事情:

人民的名义里面,农民的儿子贪腐上亿,开局便把他打掉,大家交口称赞。

女频论坛上面,有了凤凰男的这个词,那些贫穷出身的男生,自然有各种毛病。

爆火的咪蒙体文章,也知道踩寒门状元,那些死在阶级晋升路上的穷人。

想必,当年金圣叹被处刑,也有大批文人拍手称快吧?

好疼的金圣叹,好疼的咪蒙。

1 2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