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繁體字開關【點擊進入臺灣繁體】

印度假酒致死120人,世界上唯一的病是穷病

2月8日,印度才被爆出一起集体喝假酒中毒的事件,这才过了十几天,今天又发生了一起假酒中毒案,目前已经造成了120人死亡。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大家明知有风险还是要买假酒呢?

这次事故发生在一个茶园,大部分死者都是茶园工人,他们喝到的假酒可不是我们能遇到的那种掺水白酒,而是工业酒精勾兑的假酒。

工业酒精的主要成分也是乙醇,但是它还含有许多危害人体健康的物质。比如,工业酒精中含有的甲醇对人视觉神经有严重的伤害作用,摄入一定量的甲醇可造成失明,甚至死亡。

不能喝工业酒精,这可以说是很基础的化学常识了,即使印度很多人不知道,那造成严重伤亡的事件多被新闻报道几次,他们也应该避之不及了才对呀。

但实际上,假酒害人的新闻屡见不鲜,买廉价酒的人却丝毫没被打击热情。

这次事件之前,就在当地时间2月7日,印度北方邦的一些村民前往北阿坎德邦参加葬礼,在葬礼上大家总要喝几杯的,结果,就是这一喝,很多村民都中毒了。因为印度农村的交通设施和医疗条件都很差,中毒的村民没得到及时救治,死伤惨重。

印度大多数的假酒事件都发生在农村、贫民窟和工人聚集的地方,饮用假酒导致几十甚至上百人死亡的事件都经常发生。

为什么爱喝酒的人就不能喝真酒呢?

因为印度教对喝酒有一定限制,虽然教义中没有对饮酒明令禁止,但是印度教强调禁欲,自然是和酗酒有冲突的。这就造成了一个很尴尬的情况,不能禁止售卖酒,但是又要限制民众喝酒,怎么办呢?

印度政府采取的办法,是对酒类征收很高的税,以至于“平价酒”也变得不平价了。

可是,有需求的地方就有商贩铤而走险。假酒的制造人员为了满足穷人的饮酒需求,大肆使用工业酒精兑水制造假酒,甚至为了增加假酒的风味,往里面掺入一点农药,活脱脱就是一瓶瓶夺命水。

假酒采用非正规的销售渠道,避开了交税,最终以非常低的价格向穷人贩售。

一出生就社会地位低,决定了这些穷人的生活往往辛劳苦闷,他们需要借酒消愁,却连一瓶可食用的酒都买不起,这真是悲哀。

但神奇的是,随着假酒行业红红火火,印度的中产阶级也中招了。

2017年,印度发生了一起假酒案,酒贩子兜售的竟然是假的苏格兰威士忌。两名酒贩把这种高端假酒卖给了在印度地位比较高的300名客户,其中包括程序员和不少大学生。

这些买酒的客户,因为听说有渠道买便宜的苏格兰威士忌,纷纷来找货源,甚至都不需要酒贩子去营销了。

卖的酒确实是威士忌,但是是酒贩子在自己家里酿的,他们通过网购从中国买到了假酒瓶和贴标,还连免税店的袋子都搞到手了。

频发的假酒事件背后,是反人性的禁酒措施,和人民群众的喝酒需求之间产生了巨大矛盾。也不仅是印度,世界上其他因为担心民众堕落而实行的禁酒禁烟措施,至今都鲜有成功案例。

无论是因为实行了不合理的禁酒措施,还是对假酒惩处力度太轻,印度政府都对假酒盛行难辞其咎。

如果单纯是经济发展导致的人民物质需求增长不平衡,印度应该是“山寨”频出,而不是假货盛行。

山寨和假货最主要的区别,就是损害的利益不同。

假货伤害的是消费者,假烟、假酒、假药,便宜是便宜了,但是和原产品的作用完全不同,直接损害了消费者的利益,甚至是威胁生命健康的。

而山寨,损害的是正品商家的利益。比如我们的“拼多多”上有“小米新品”等碰瓷品牌,或者莆田系出产的假耐克、假阿迪,东莞工厂做的假名牌包等等。这些东西虽然和正品质量不一样,但是一分钱一分货,满足了消费者的需求,甚至性价比高于正品。

山寨最大的问题在于,不尊重知识产权,规避掉了研发成本和设计成本,大幅降低价格虽然很得消费者欢心,但也打击了创新和研发。

在一个尊重知识的国度里,不应该有山寨;在一个敬畏生命的国家里,更不应该容忍假货。

尊重并保护每一条人命,本应该是底线,但不仅印度政府对穷人的性命不以为然,连酒贩子都知道,可以卖给穷人有毒的酒,但绝不能卖给中产阶级。

电影《我不是药神》里有一句台词,世界上只有一种病,那就是穷病。

如果说被骗的中产阶级是因为虚荣,以为自己可以买到便宜的高档货,又要面子又想占小便宜的话,那些喝假酒致死的穷人没做错什么,他们只是太穷了。

印度人喝不起真酒,与其说是因为收入太低,不如说是酒价太高。

红白事大家喝一点酒是自然的事情,节日里大家想庆祝一下喝几杯酒也是合理的事情,工人晚上聚在一起,喝点酒聊聊天,缓解一下一天的劳累,又有何错呢?

如果这种有明确实际需求的行业,都不能加强监管,加大惩治力度的话,底层老百姓又有什么安全感呢?

如果真的需要全民禁欲,不如先帮助民众疏导情绪,让大家不再需要借助酒精逃避现实。如果这点太难,那唯有市场化才能救印度人民,放开酿酒业,放开销售渠道,降低税率,酒价必然下降,假酒不攻自破。

喝酒千万种,安全不能松。管制不合理,伤人没天理。

页码: 1 2 下一页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