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麻辣姐:一边玩一边学的“游戏化学习”,绝对行不通!

文 | 财经麻辣姐

中,我们聊到,凡是令人上瘾的游戏,都有意无意地利用了可能是人类大脑中一个最大的bug——奖励系统。在心理学界,这个奖励系统的发现颇具戏剧性,和历史上很多伟大发现一样,是一次实验操作失误的结果。

疯狂的小白鼠

1953年,加拿大的两位年轻科学家,将一个电极植入小白鼠大脑的某个特定区域。之前的研究表明,刺激这个区域会引发恐惧感受,因此小白鼠会竭尽全力避免遭受电击。然而奇怪的是,他们的这只小白鼠出现了完全相反的行为:它不断地回到曾经遭受电击的地方,希望再次被电击。他们很好奇,为了持续获得电击,小白鼠能够做到什么程度呢?实验结果令人震惊。

如果将小白鼠禁食24小时后放回笼子,笼子的一边有食物,另一边是曾经被电击的地方。小白鼠会一动不动地待在曾经被电击的地方,等待下一次电击,而对食物视而不见。如果把小白鼠放在一张灼热铁丝网的一边,它必须从上面穿过去接受电击,小白鼠就会毫不犹豫地、一次又一次地跑过去,直到它的爪子被烧焦,再也跑不动为止。而如果让小白鼠自己操作电击,会怎样呢?小白鼠就会一直不停地按压杠杆接受电击,不吃不喝,不眠不休,直到力竭而亡。

两位科学家事后发现,原来是他们在安装电极时操作失误,把电极插在了一个错误的区域。他们相信,小白鼠出现如此疯狂的行为,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电极无意中被安在了大脑掌管“极乐快感”的区域,因此,他们把这一区域命名为“快感中心”。真的是这样吗?

不是“极乐快感”,而是空虚

小白鼠不能表达自己的感受,人却可以。后来的科学家在治疗病人时发现人脑中也有类似区域。他们在病人的“快感中心”植入电极,并交给他们一个控制盒,结果病人们的反应和小白鼠完全相同:他们平均每分钟会电击自己40次。一旦实验人员强行断电,病人们就会提出强烈抗议。那么,病人在不停电击自己时,真的体验到了那种“极乐快感”吗?

出乎意料,答案并不是。据病人自我描述,电击时自己精神紧张、焦躁不安,但是好像有种很强烈的信号在向自己保证:“只要再试一次,就一定会感觉很爽!”被这种保证所驱使,他们无法控制地一次次电击自己。当期待中的极乐感受迟迟未来,他们就不断地提高电击频率,直到精疲力竭也不愿意停下来。一旦实验人员强行断电,他们只能体会到巨大的空虚、沮丧和懊悔,期待中的极乐感和满足感,从头到尾未曾出现。

其实,那两位科学家发现的大脑区域并不是“快感中心”,而是“奖励系统”。一旦刺激这个区域,大脑就会大量分泌一种叫“多巴胺”的神经递质。我们通常以为,多巴胺能让人感受到快乐,其实不然,多巴胺只负责传递兴奋感和欲望。当大脑发现一个可能获得奖励的机会时,它就释放出多巴胺,让人感觉到欲望和压力,必须马上行动起来,去为得到这个奖励而努力。也就是说,多巴胺只负责激励我们不知疲惫地重复执行任务,却并不关心行动的后果。我们最后是否真的得到奖励,或者这个奖励是否有意义,不是多巴胺会去考虑的问题。

这就是全部的秘密所在。为什么电子游戏,哪怕是最简单的“连连看”,都会令人上瘾?原因就在于,电子游戏专门针对大脑的这套“奖励系统”,精心设计了任务模式和反馈机制。每一个新任务和每一次得分,都相当于一次小小的“电击”,促使大脑不断地分泌多巴胺,从而让小白鼠玩家们根本停不下来。而要判断我们是在全力以赴做一件真正有意义的事情,还是只是一只追逐多巴胺的小白鼠,也很简单,就是当“断电”的那一刻,我们是收获了满满的充实感和幸福感,还是巨大的空虚失落。

经验值蹭蹭上涨,高考就能通关了吗?

电子游戏的这套机制是如此成功,我们发现,同样一件事情,只要变成游戏就立马具有了成瘾性。比如,开车不会上瘾,但玩极品飞车就会;社交不会上瘾,但玩社交游戏(如偷菜和朋友圈)就会;养孩子不会上瘾,但玩养成游戏就会。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我们不利用这套奖励系统,去做那些本来没有动力去做的事情,比如学习和工作?要是我们在学习和工作时,也能像打游戏一样爽,那该多好!现在已经有不少教育专家在严肃地呼吁,应该把枯燥的学习过程游戏化。具体方法包括:把课程体系变成通关制;把考试的减分制变成加分制;学生做完每一道题,都能看见经验值的增长;等等。让孩子们在游戏中愉快地学习,甚至学习到上瘾,岂不妙哉?

但我要说,这绝对行不通!

这套方法对简单的记识型知识,比如背英语单词,也许是有帮助的。但对一个复杂的学习目标,比如高考取得好成绩,或者奥数比赛拿冠军,就根本不管用。因为越是复杂任务,就越无法用即时反馈机制来简单模拟。即时反馈机制之所以能起到类似“电击”的作用,就在于玩家不需要付出太多努力,只需要一个简单的动作,就能马上得到正向反馈,从而持续获得多巴胺的供给。得到反馈的难度越大、等待时间越长,多巴胺就会越稀缺甚至长期“断供”,从而游戏的吸引力就越低。

高考游戏之所以让我们感到痛苦,就在于在长达三年的准备期中,我们没有经验值,也没有进度条,当下做的每一道题,与高考的好成绩之间看不到任何关联。然而这就是事情的真相。高考考的是综合解题能力,你做过的题库多少和最终的高考成绩之间,本来就没有直接关联。任何一种能力的提升都不是渐进式的,而是类似“电子跃迁”那样的突变。如果强行设计出一套“及时反馈机制”,每做一道题,经验值就蹭蹭上涨;每做100道题,就升一级。学生的确可以在这样的学习游戏里自嗨,但问题是,高考不认这些经验值和游戏等级。你可能在游戏里早就通关了,但还是考不上好大学。

现实没有进度条,没有积分榜

同样地,在现实生活中,我们之所以不可能每时每刻都像玩游戏一样嗨,是因为现实生活不可能、也不应该给我们的每个微小努力都点个赞。你猛烈追求的姑娘,不会每天给你一个进度条,告诉你只要101次求婚就会嫁给你;你的竞争对手,脑袋上也不会顶一个血槽,告诉你再KO多少下他就会出局;你的老板,并不会给你一个升职积分榜,把你的每次加班都兑换成经验值。你大可以本着阿Q精神,为自己设计出无数种“及时反馈机制”,将工作和生活统统游戏化,但问题是,现实世界并不会吃这一套,现实有着自己的规则。

事实上,现实世界的游戏规则,与“即时反馈机制”恰恰相反。现实世界中真正的“王者”,是在所有人都反对、嘲讽、打击的时候,在漫漫长路中没有任何激励甚至毫无希望的时候,还能凭靠顽强毅力和钢铁般的意志,坚持走下去的人。这样的人,和必须靠即刻刺激才能维持努力的小白鼠玩家们,是两个完全不同的物种。

从这个角度说,游戏化学习的最大危害,就是让三观还未定型的青少年,养成一种与“王者人格”截然相反的“立等可取型”人格。无论做任何事情,都要求有即刻的回报,一旦得不到正向反馈就立马放弃。他们无法为自己的人生建立起任何长远目标,也缺乏耐心和毅力去做任何需要长期努力才能得到成果的事情。

教育的本质,不是教孩子过一种“答题模式”的人生,只能根据“正确加分,错误减分”的即刻刺激来确定自己的行为;而是要让孩子在一个不确定的世界里,建立起根植于内心的使命感和长远动力源。将学习的反馈机制设计得越精致,孩子们这种建立自我目标和长远动力的能力就越容易被“无痛截肢”。一旦被抛入没有确定反馈的现实世界,他们便茫然无措,无法确定自己行动的意义,更找不到人生的目标、方向和动力。

以孩子的名义,如果我们不能阻止他们玩游戏,至少,请不要再提什么“游戏化学习”。

七 嘴 八 舌

哪些弱智的游戏曾经让你上瘾过?

欢迎到评论区留言,把你的经历分享给大家。

每 日 早 课

8月7日,腾讯股价盘中一度涨至320.6港元,再创历史新高。据福布斯实时富豪排行榜,马化腾的个人财富361亿美元,超过了马云的356亿美元。

更多有料尽在功夫财经APP

扫码下载,收听早课

▼点“阅读原文”,下载功夫财经APP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