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锋:智商税与常识,你怎么那么容易被忽悠?

文 |肖锋 ☞ 《中国新闻周刊》总主笔,趋势研究家

阅 后 即 焚

所有的免费,所有的优惠,所有的高回报,都是要你付出代价的。

比如,乐视被讨债现象,你谈什么“为理想窒息”,先遵守好契约先。其他都是扯。

这说明,制度比人靠谱。与其盼个好人,不如盼个好制度。

有一款叫“围栏”的男士内裤,说出来就是来收智商税的,三条内裤要卖1199元。该内裤号称马云、马化腾都穿。其实根本没法验证。你穿在内里,也没法炫富。可以炫的就是“我的内裤是用飞机运送到你家哦”。人家还说了:我们的内裤和北京、上海的房子一样牛逼,都限购。关键是,可还真有人买!

你的智商严重的拖了我们的后腿,为了弥补你的智商请多缴税,这就叫智商税。

不就是被人骗了钱的另一种说法嘛。智商税这个词隐含着鄙视链,我认为是体现不公平、不厚道的流行词。

你想啊,个人对组织,吃亏的一般都是个人。个人怎么能对抗组织呢?买的没有卖的精,能不缴所谓智商税吗?第一,人家有组织,你没有组织;第二,人家总在琢磨怎么骗你,而你还得琢磨工作、生活还有女朋友;第三,你有人性弱点,被人家一拿一个准。

传销公司就是来收智商税的

所有传销公司都是来收智商税的,比如卖化妆品、营养品、内裤,其实你卖砖头也行,反正被人威逼利诱,就此就范。

传销公司肯定会干一件事情:洗脑。如果不是被洗脑,你怎么会心甘情愿,怎么会为虎作伥去害更多人?

传销还分北派、南派。北派传销多数靠暴力控制,限制人身自由;南派传销多数靠精神控制,给人洗脑。要是有的传销既有暴力控制,又有精神控制呢?想起来不寒而栗。

善心汇的出现并非偶然。因为中国是传销大国,有的是阶梯分红,还有的是加盟返利。这些大大小小的平台,无孔不入,生机勃勃地杀熟,卷挟进数千万人。这是一个属于传销的“美好时代”。

李文星之死就死在传销上,死在组织上的联盟。你不能说招聘网站是同盟,但平台带有第三方连带责任,这是新消费法规定的。你也不能说地方不作为,但据说,在静海搞传销的有三十万人,带动了一个县的地方发展。这原因、那理由,反正传销业几十年生意红火。

那么多骗子,你该怎么办?

面对来收智商税的组织和骗子,我们个人能怎么办呢?还是要回归常识。

什么常识?比如,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你为午餐所付的那个“费”,就是机会成本。物品是稀缺的,时间是有限的,你要为稀缺性付费。所以,所有的免费,所有的优惠,所有的高回报,都是要你付出代价的,不是金钱的代价,就是时间的代价,有时甚至是生命的代价。

所谓机会成本,就是你为了达成某项目而必须要放弃的最大的价值。比如,你2000年时用50万来买房子,你就付出了成为马云、马化腾的机会成本。机会成本还可以是无形的,例如亲情、友情、自由、尊严等。比如,微店这种形式,得到的是一辈子用不完的滞销货,失去的就是亲情、友情还有尊严。

再比如,结果比动机更为重要。评价人的行动时,应该更看重动机还是结果?应该更看重结果。俗人按动机来论断人,可经济学家认为,即使一项行动的出发点是利己的,只要结果是利人的,这项行动就符合市场道德,值得肯定。亚当•斯密曾在《国富论》中论述道:屠夫、酿酒师和烙面师,虽然有着利己之心,但客观上做出了利人之行,因此值得赞许。比如,乐视被讨债现象,你谈什么“为理想窒息”,先遵守好契约先。其他都是扯。

老子说:大道废,有仁义;智慧出,有大伪。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哈耶克曾说过:“通往地狱的道路,通常是由善意铺就的。”这些忠告我们应时刻谨记。

还有,制度比人强。有些人说,经济学家只重制度,不重人性。这种说法并不正确。事实上,人性和制度是相互影响的。在制度不健全的国度,往往也伴随着各类腐败的盛行。而在制度健全的国度,腐败就相对较少。这说明,制度比人靠谱。与其盼个好人,不如盼个好制度。

当下,各种“类传销”、各种忽悠还在大行其道。我们怎么不被收智商税,恐怕还是要回归常识。另外,坏人都联合起来了,我们好人也要结成联盟。

七嘴八舌

你交过什么“智商税”?

欢迎到评论区留言,把你的观点分享给大家。

▼点“阅读原文”,听肖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