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繁體字開關【點擊進入臺灣繁體】

网红经济的下半场,从王思聪与“旧爱”的互撕开始吗?丨功夫有料

文 | 小师妹

近日,韩国网红一姐(尹素婉)发公开信手撕国民老公王思聪一事刷新了小师妹的三观。尹小姐刚于今年5月初表示要回归中国直播界,时隔月余就出现了手撕前雇主的新闻。小师妹的脑子真心不够用,弱弱地问一句,这就是传说中的炒作吗?当然,可能也是小师妹自己想多了。

氮素,据小师妹了解由于国内政策的收紧和投资风口的转移,2017年以来国内直播网红的收入呈断崖式下跌。根据腾讯研究员推出的报告显示,月收入1万以上的头部主播仅占比5%,而剩下95%的普通主播里超过7成的人月收入低于100元。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2016年那个集美貌与才华于一身的Papi酱,其首次广告拍卖价高达2200万。如此大的差距折射出了网红经济在新环境下的各种弊端,到底是什么令网红经济“堕落”至此呢?

从1.0到3.0,网红经济已经偏离正轨

如果说芙蓉姐姐、韩寒等代表了2010年以前的网红1.0时代,那么借助微博和微信的兴起,郭美美等带来了网红的2.0时代。但此时的网红们已经不是单纯凭借着自身的“才华”来吸引粉丝了,并逐渐将网红和低俗划上等号。在短视频和直播平台大行其道的2016年,凭借内容成为网红的可能性几乎被蚕食殆尽,我们也迎来了“奇葩”频现的网红3.0时代。从一代代网红的崛起,我们不难看出网红经济早已偏离了“内容创造”的本质。

网红1.0代表:韩寒

回看网红经济的1.0时代,各位网红依靠的是自己独到的思想和个性的文字来笼络粉丝。发展到2.0阶段的时候,各类大V和营销号层出不穷,并逐渐将早前的小圈“精英文化”变成了真正意义上的网红文化。这一环境的形成也倒逼想要出名的网红们“奇”招频出来获得更多的粉丝,同时也在绞尽脑汁将积累的名气变现。

网红2.0代表:郭美美

如果说网红经济的实际形成是在2.0阶段,那么3.0阶段就是将网红经济推向顶峰的过程。各路资本疯狂涌入直播平台,这不仅令各平台之间的竞争进入白热化阶段,还令本已逐渐偏离正轨的网红们更加的没有下限。如此畸形发展的最终结果就是政府一刀切式的政策管控,曾经疯狂的资本也都陆续退场,只剩下一地鸡毛。

网红3.0代表:尹素婉

据最新的情形来看,有望成为下一届网红“领军人物”的很有可能是美食。据天猫生鲜的数据显示,在刚刚过去的聚划算活动中,作为夜宵界的“超级网红”小龙虾,1小时售出超过150000只。除此之外,“丧茶”、“鲍师傅”等餐饮食品也引起了网上的一轮轮骚动。这似乎是为沉寂的网红经济找到了一个新的出口,但从人到物的转变也意味着网红经济离“内容创造”的实质越来越远。

缺少核心商业模式的网红经济仅能停留在商业现象上

发展至今的网红经济时常被拿来与娱乐行业相比较,这恰恰突显了网红经济现阶段只能停留在“商业现象”上的尴尬。通过对比不难看出,娱乐行业的发展和市场需求是远远优于网红经济的,尽管它们在某些商业模式上存在着一些相似的地方。

相较于娱乐行业,网红群体很难形成娱乐行业的聚众效应,并且其传播范围和受众群体很难和娱乐行业同日而语。由于网红们过于依赖资本的追捧,这就令其在整个的运营过程中陷入被动。在“资本就是逐利”的这个大前提下,网红们(或平台)还没有形成稳定的商业模式时就已经被抛弃了。

除此之外,网红经济仍然停留在寻找多元化的变现路径上,这就足以落出娱乐行业几条街了。拥有完整产业链的娱乐行业,其内部的各个细分市场之间已经可以形成良性循环了。一般情况下,只要整体内容过关的话,无论是音乐、影视还是综艺项目均可以获得稳定的收益来源。而依靠打赏和广告投放的网红经济也仅能为一些平台提供不稳定的收入,更何况是支持网红们回归到内容创造上了。

在目前这种连内容付费都没有迎来春天的时候,网红经济又怎能脱离商业现象蜕变成一个行业呢?基于这样的大环境,小师妹想对韩国网红一姐说:“手撕国民老公赢来的关注是无法助你回归中国‘市场’的,更何况这个‘市场’还能存在多久都不知道呢。”

大师兄喂你吃药

说了那么多,还不是因为你嫉妒人家网红挣得比你多?

比不过撕葱,还赚不过网红,你说你有没有焦虑?

别忙,功夫财经新上线缓解中产焦虑的秘方,在此赠你。

帮你晋级,干掉网红,直逼撕葱!

▼点“阅读原文”,听闫肖锋,干掉网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