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繁體字開關【點擊進入臺灣繁體】

滴滴没有新闻

来源 |老斯基财经

作者 | 深海斯基

刀哥说

一场接一场的悲剧在滴滴平台上演,在经历了恶性事件之后,滴滴也进入了急刹车阶段。

这几天,滴滴进行了一次组织架构调整,针对的问题,还是“安全问题”。但是,外界对于这家公司还有多少信心?

滴滴又出事了。

11月26号晚八点,43岁的网约车司机周师傅的手机屏幕亮了,按照滴滴的消息推送,他需要在贵阳花果园接一位姓孙的顾客上车,然后把他送到目的地白云区。

一个小时后,他的哥哥接到了来自弟弟的电话,表示想借5000块钱,被拒绝。深夜11点后,周师傅的父母又接到了他的电话,同样是想借钱,同样又被拒绝了。

这两通电话,成了周师傅在人间发出的最后的信号。

11月30号,周师傅的家人接到了警方的电话,得知周师傅已经被害,凶手正是乘客孙某,今年23岁。

那天在车上,孙某持刀抢走了周师傅现金1000元,并通过手机转账从他的账户里转走了1100元。因为害怕事后周师傅报警,最终选择将其杀害。

为了两千块钱就害了一条人命,这是一个狠贼。用手机转账的方式抢钱,留下的转账记录会是他不可能抹去的线索,即便这样他还是要做,这是一个很贪又很蠢的贼。

仅仅两千块钱的涉案金额,便可以让他动了杀人灭口的邪念,他很可能,是一个新手刚上路的贼。

或许是机缘巧合,或许是命中注定,这次把两位悲剧主角连接在一起的,还是滴滴。

1

这个明明是干互联网打车业务的公司,在悲剧与口水中已经被骂得花了脸,留给我们的记忆里,只有一次又一次的善后和道歉。

四年时间里,与滴滴有关的司机性侵、性骚扰事件,至少有50个案例,有2起故意杀人案,19起强奸案、9起强制猥亵案、5起行政处罚案件、15起未立案的性骚扰事件,涉及到有50个司机,53名女性乘客。

这其中,包括了震惊全国的浙江乐清女乘客被害案和郑州航空港空姐被害案,这一次,被害人从女性变成了男性,从乘客变成了司机。

滴滴的创始人程维在创业时满怀希望地说:

“在没有打车软件之前,你也没觉到打车有多困难。而有了打车软件后,需求和痛点被发现并解决,你就会发现在路边打车受冷受热是多么痛苦,而提前用打车软件叫辆车在楼下等你是那么惬意。”

从成立到现在,滴滴用了六年完成了市场份额90%以上的占有率,消费者用了六年才弄明白,原来比打车方便更重要的,是保命要紧。

2

关于乘客安全问题,滴滴不是没有做过改进。

在乐清女孩和航空港空姐案发后,滴滴收紧了司机的资质审查,筛除有不良行为记录的司机。

在软件上又新增了一键报警的功能,可以快速让警方了解到乘客的位置和出行信息,在此基础上又新增了录音录像功能。

在滴滴的平台上,司机是远比乘客更强势的群体。

在软件上他们可以了解乘客更多的信息,是男是女,多大年纪,甚至可以推断出他是否单身。

乘客上了车,一切便只能听从司机的安排,毕竟当你关上车门的那一刻开始,你的命运就交给了手握方向盘的司机。

所以,当几起命案发生以后,所有出台的补救措施的监管对象,都集中在了司机身上,审查他们,规范他们,约束他们。

当我们在顺着这条思路亡羊补牢的时候,突然,这一次的受害者变成了网约车司机,被管的突然成了被害的。

这是个更大的难题,甚至我们有点害怕面对这个问题。如果一个问题永远都解决不了,那么它还只是一个问题吗?

这次发生在贵阳的司机被害事件,远没有前两次女乘客出事的报道惹人关注,他很快就要被遗忘。

这里已经没有新闻了。

互联网有一股魔力,它吸引着柳青这样的传统精英,程维这样的草根青年,还有早他们一二十年先行的马云马化腾们。

当我们每个人对马云当年创业的传奇故事如数家珍,对马化腾当年假扮女客服和人聊天津津乐道的时候,为什么滴滴的发展道路上总是带着血和泪?

互联网如果是把商品连接在一起,把少男少女的年少轻狂连接在一起,发生不了多大的事故。邪恶的人性最多变成了假货欺骗消费者,最多又多了一个怀春少男被女网友骗了钱的搞笑新闻。

当拥有90%市场占有率的滴滴,用互联网把形形色色的人连接在一起。它就像一只温度计,深深嵌入了这个社会,体现着整个社会的冷暖焦虑。

3

在见过各种悲剧后,中国人发明了一个新词,叫“垃圾人”。

2018年9月18号,一位中通快递员在上门取件时,对女客户进行了四十分钟的猥亵欺凌,强奸未遂后,若无其事地继续打包快递。

现在这件案子已经开庭,受害者放弃所有赔偿只求“不要放过这个禽兽”。无缘无故向素不相识的弱女子行凶,这位快递员当然是个“垃圾人”。

抛开他们所属的公司标签,在贵阳对司机行凶的孙某和这位快递员,没什么两样。他们作恶都是毫无征兆的,面对这样的独狼,真的存在一种制度能在他们行凶的一刻立即阻止他们吗?

2009年3月12日,在广州一家珠宝公司里,一名年轻男子刺死了两名女高管,然后从八楼一跃而下,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这位“垃圾人”在行凶前,刚被公司辞退,与管理人员交涉赔偿时,被故意刁难并被打了耳光。

2009年6月15日,打工仔刘汉黄因为工伤赔偿问题,用仅剩的一只左手刺伤了三名工厂高管。

这位“垃圾人”在审判时说:“我已经两次低头,为什么还要苦苦相逼啊“。

4

经历了几次滴滴的悲剧,我们不禁要问一个问题:一次又一次的整改,真的能够杜绝这些所谓的垃圾人吗?

垃圾人当然罪无可恕,傲慢自大的滴滴当然责任难逃。

但是我们面对着一个困境,如果这些垃圾人是一瞬间变坏的,那么怎么可能存在管住他们的规则呢?在他们要行凶的时候从天而降一个铁笼把他们罩住?

如果我们承认这些人是慢慢变坏的,那么我们就要从社会的层面,去分析他们遇到了什么样的挫折,让他们铤而走险。

不回答这些问题,那么,戾气不会消除,滴滴上面发生的悲剧会一直上演,刚开始新闻会成为热点,到最后,连新闻都算不上。

❖ 刀哥重磅推荐 ❖

点击图片直接阅读

金错刀

取干货,明误区,

优战术,与创始人同行!

转载原创:15201550047

商务合作:18518970237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