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喝过的人后悔了!他把产品做的巨开挂,本想救人济世,结果,杀死了很多人……

编辑/山岚

这是刀哥见过最无奈的产品!

他,历经各种困难,终于超过国外,研究出一款效果非常好的产品,好用到什么程度呢?

短短时间之内,这款产品就风靡全国各地,就连闭塞落后的小山村都是他的“粉丝”。

本以为,这样可以济世救人,从此让大家过上好日子,结果没想到,这款产品,却杀死了很多人。

这,成为了他,一辈子的痛,更成了,一个民族不能遗忘的痛!

“当时对自己很满意,我感觉为中国的农业做了一件好事儿!”

大家都明白,中国人吃饭的问题,不可能一心指望外国,最终,只能在咱们自己的土地上,解决养活中国人的问题,这是一个社会稳定的基础。

所以,在良田、高产田很少的情况下,农药的使用,不可避免。

如何研发出对自然无害还效果好的农药,是李德军一直做的事情。

当时,英国先正达发明出一种农药,非常好用!但是,这项技术,是垄断的。很多大专家都知道它不好玩、不好弄,不敢碰,只有李德军敢!

那个时候他才31岁,刚当上农科院的副所长,抱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信念,选择了这个课题!

从1996年开始研究,花了相当长的时间,对百草枯持续性的攻关研究。一直到2004年前后,李德军才真正舒了一口气,百草枯,研究的太成功了!

首先,“一口百草万草枯”,百草枯能阻止N多种杂草生长的特性,作用还特别快,几十分钟就会见效,同时还耐雨水冲刷,顶着雨水打药也是可以的。

其次,百草枯的另一个特点是它遇土钝化,打到草上的时候,有效果,但一接触到土壤,就钝化了,没有任何效果。所以它不伤植物的根,也不会在土壤里面造成残留危害。

实用性非常高!,对水土保持,也非常有利,李德军怎么能不自豪?

“在全世界,除了先正达之外,第二家掌握这个技术的就是我们。当时感觉到相当厉害,我很自豪,感觉为中国的农业做了一件好事儿。”

2000年左右,李德军将技术转让红太阳公司,百草枯在红太阳那里迅速产业化,上万吨的目标迅速实现,同时很快就上升到中国生产使用量第二位的产品

很快,无论是一线城市,还是偏远的小山村,都知道除草最好用的就是——百草枯,“便宜又好用,药喷上去一个小时左右,草叶子全蔫吧了,不用翻地,就能接着种。”

如此高的受众群,在肯定了百草枯的价值后,也埋下了它日后“长久杀人”的祸患!

“救救我吧,我不想死,我真的不想死,我不是真的想死!”

农药一般都是对人体有害的,百草枯好用,可是它也避免不了这个bug,而且,更严重——10毫升的药量就能致命,而且,无解药可治!

但这不重要,因为怎么会有人主动喝农药呢?

不过出于谨慎,按照国家制定农药产品的标准,百草枯问世时便强制规范加了三道防线:

第一道把它染成难看的墨绿色,让人看了以后明白不是喝的东西。

第二道防线是加了臭味剂,闻起来很恶心。

第三道防止人误服的防线是加了催吐剂,作用于大脑中枢神经,在很短的时间内,让人体呕吐。

李德军和他的百草枯,赢了技术,却忘了,人性是最难测的东西。

2008年,山东曲阜一名经营乡镇企业、资产过千万的女董事长,暴怒之下抄起一瓶地上的百草枯就喝了两口。原本只想吓一吓丈夫,让他闭嘴,服从自己的管理。

目的达成后,她辗转无数大医院才知道——,百草枯,无药可解,她慌了,紧紧抓住医生:

“主任救救我吧,

我不想死,

我真的不想死,

我不是真的想死,

我实实在在的是想吓唬吓唬我丈夫。

我有两个孩子,

还有这么大的企业。

我不在了,我不甘心!”

(百草枯病人痛苦)

可是,在急诊和血液透析中心,医生没有见过,喝下超过10毫升百草枯,还能救得过来的,一 例 都 没

这位百草枯女病人在病床上熬了整整20天,在这20天里,她数次对医生表示,“你们要多少钱,我就给多少钱,哪怕让我现在就拨一千万过来,我也决不含糊,不管花多少钱,倾家荡产也无所谓,只要治好我,什么条件都答应。”

可惜,钱 买 不 了 命

这并不是个例,随着产量的提升,百草枯中毒的状况越来越多,这里面,有吵架拌嘴的夫妻,有失恋的恋人,也有尚有孩子嗷嗷待哺的母亲,他们绝大部分人,只是一时想不开,他们,更不知道,百草枯,无药可解。

他们之中有95%以上是后悔的,他们都以为医生会说:“没关系,治疗几天就好”,然后他们便可以回去过平常的日子,种地、做饭,看电视,去学校开家长会。”

但现实是残酷的,有人在纸上写下“我想活,我后悔了”,有人拽着医生的手,拽出血来,一直喊“救救我”,有人抱着自己的亲人,直到停止呼吸。

无一例外的是,他们临死之前,都是肺部高度纤维化,眼眶凹陷,颧骨过度地隆起,张口呼吸。最终,那一口气没吸上来。

急性百草枯中毒患者(服用>40ML),将很快发生多器官功能衰竭,病死率高达100%,时长,一周。

“我知道它没有解药,但没想到会有人主动喝它,它不是给人喝的啊!”

无一例外的死亡率,让一个本来被归为中等毒类的农药,被强行归为剧毒类,可是,这还是避免不了惨剧的发生。

国家农业部曾在北京市河南大厦召开包括南京红太阳、山东绿霸等百草枯生产龙头企业约谈,会议上通报,年均中毒发病人数可能达到了数万人。

终于,2016年7月1日,百草枯水剂迎来了国内禁令,停售、停产!

但禁令的发布,到真正被每一个人知道、接受,避免不了时间差,尤其是在偏远的山村,闭塞的环境,落后的经济,他们何时才能明白,便宜好用的百草枯,无药可医?

希望不是只有在血的教训后,才有人意识到!

第一次直面百草枯病人后,李德军把自己关到书房,整整两天没有说话。

出发点是好的,技术是好的,但结局却这样惨烈,一条条活生生的人命,带着无限的悔恨和遗憾,就这样躺在冰冷的病床上,想济世救人,却被变成了杀人的利器,他比谁都不能理解:

我知道它没有解药

我真的从来没想到

会有这么多人去喝百草枯,

这不是给人喝的啊!

希望此文是该噩耗的终点!

重磅推荐

点击图片直接阅读

──点击下列关键词,获取更多10W+干货──

统筹:Max丨 编辑:莎莎丨 视觉:Echo

金错刀频道:

取干货,明误区,优战术,与创始人同行!

转载原创:M601829281

商务合作:1860063732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