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黑社会恐吓,人大硕士一人冒死撑起20万亩农场,连亏6年仍痴心不改!


文/创哥(微信公号:金错刀)今天创哥要写的这个人,没有高到离谱的身家,也没有动辄几千万上亿的年收入,他只是一个皮肤黝黑、胡子拉碴的种菜农民,至今还挣扎在公司生死存亡的边缘

但是千万别小看这个88年的农民,他可是妥妥的学霸君,从小一路开挂,一直行驶在人生的高速路上——高考状元,人大硕士,还获得了北大的双学位。

还没毕业那会,各大金融和互联网公司的offer简直就像漫天大雪一样飘向他,父母激动的泪都快下来了,他本来有机会坐在宽敞明亮的办公室里,喝着猫屎,坐着宝马,混迹于高档会所和晚宴。

但是,他却做出一个让所有人都大跌眼镜的决定——拒绝了所有高薪和出国留学的机会,当!农!民!去!种!菜!

所有人都把他当成了不思进取的疯子、神经病,但他却一笑置之,毫不在意,最困哪的时候,人都走光了,偌大的农场就只有他一个人在死撑,这个至今还在到处卖菜求生的农民就是——

绿手指农园的创始人,邹子龙

这条路,苦,很苦,但是邹子龙却显得无比轻松,他说有机农业并不是要回到以前刀耕火种的时代,而是要运用现代科技和管理方法,试图让蔬菜的品质回到100年以前的状态。

堂堂人大硕士不要高薪不要工作,非去当种菜的农民

2007年6月末,高考成绩放榜的那天,邹子龙的父母简直要高兴疯了——因为他们的儿子是高考状元。

按照邹子龙的成绩,无论报哪个学校的哪个专业,绝对是妥妥的,父亲高兴啊,连着好几天都喝得醉醺醺的,逢人便夸儿子出息了,真好。

然而,故事的转折总是如此突然和出其不意,像是游乐场里的过山车,就在父母纠结着究竟是要报清华还是报北大的时候,邹子龙却一声不吭的报了人大的农学专业。

学校是没得说,可这个农学类专业是什么鬼,父亲问他,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你未来想干什么?

“多半会成为一个很牛逼的农民吧。”

开学那天,邹子龙才知道,这个专业一共就49个人,有45个是被迫调剂过来的,所以大家都拼命去蹭其他学院的课,唯恐农学专业会拉低自己的档次。

但邹子龙却整天在学校的农园基地里一泡一整天,有时候饭都不去吃,同学都认为这孩子绝逼是傻了,种地都能种上瘾。

大四那年,邹子龙攻读了北大双学位,又被人大报送上了研究生,毕业时,各大公司发给他的offer简直就像鹅毛大雪一般,连教授也忍不住帮他争取到了北京农业部的工作机会。

可无论是都市金领还是政府铁饭碗,邹子龙始终不为所动,母亲气得直哭,整宿整宿的睡不着觉。

他铁了心想当一个农民,谁也左右不了,天皇老子都不行。

被黑社会恐吓,撵的到处跑,他一个人撑起了整个农场

邹子龙刚到珠海那会,没地,于是托关系找到了一块20亩的破山头,但这个山头的主人有黑社会背景,连合同都不给签,只说把农场经营利润的20%当租金。

破山头就破山头吧,总好过没有,可在这个山头上,不仅要开荒,而且就连灌溉和通电都成了很大的问题。

邹子龙每天差不多要花10几个小时的时间做大量尝试,他把其他地方的山泉引到山头上,又用6个车载电瓶串起来解决生产和生活用电,每次电瓶没电了,还得拎到山下的村子里去充。

即便是这样,邹子龙依旧废寝忘食的投入了资金和力气开发这20亩菜地,结果几个月下来,就只有十几个客户,而且这些客户还是邹子龙死皮赖脸求来的,说白了,其实就卖个面子而已。

忙活了大半年,一分没挣着不说,还搭进去不少钱,结果这个时候地主过来催租金,没钱啊,邹子龙被撵的到处乱窜,临走以前,他想拆掉一些水管,结果地主说,你拆吧,你拆拆试试,看你的腿是怎么折的。

事业还没开始走上正轨就遭遇了如此灭顶之灾,邹子龙心灰意冷,他开着一辆破面包车,带上全部家当——两头猪和一个不锈钢水桶,无家可归。

2012年,邹子龙的新农场好不容易有所起色,台风就袭击了珠海,农场里的蔬菜被席卷一空,养殖棚吹垮了,鸡鸭牛羊死的死,伤的伤。

这场天灾差点让邹子龙把裤衩都赔进去,他甚至连员工的工资都发不出去。不发工资谁干啊,在这个节骨眼上,员工全走光了,偌大的农场就只剩下他一个人打理,整天忙的昏天地暗,头发一拨就哗啦啦的掉,邹子龙睡不着觉,却也从来不困,身体几乎垮掉。

然而屋漏偏逢连夜雨,被台风扫荡完不久,邹子龙又摊上了土地合同纠纷,无奈之下,他只好圈起铺盖再找土地。历尽千辛万苦,好不容易找到一块产权稳定且有300亩大的土地,却发现这里是个水浸重灾区!

“简直没法活,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想死的心都有了。”

“我种出来的菜,自己想吃,敢吃,才能卖给别人!”

邹子龙是真怕了,为了防止遭遇水灾袭击,他按照古代护城河的原理修筑了防洪大堤,又做了强排系统。

他每天都会带领员工在田间从早到晚忙个不停,早上8时不到,他要先到猪圈打扫,然后来到田里种菜、摘菜。这一系列准备工作忙完,再指导老农按着他制定的标准作业。

邹子龙明令禁止一切农药、化肥、激素,而这在员工看起来完全就是“死脑筋、读书读傻了”。

举个例子,绿手指农场里不允许用任何化学除草剂的,所以杂草特别多,但如果用草甘膦加百草枯一喷,农场里立刻就能寸草不生,可这种除草剂偏偏是造成不孕不育的一个主要原因。

“那就让草长吧,我种出来的菜,我自己想吃,敢吃,这才能放心卖给别人。”

可员工觉得邹子龙并没有种过地,不打农药这种做法挺二逼的,不愿意听他话,所以因为这事,绿手指农场换了好几拨人。

“我要用20年时间来改变现有的有机农业!”

邹子龙彻底和有机农业杠上了,他给农场定了“五个拒绝”:拒绝化学农药;拒绝化学肥料;拒绝除草剂;拒绝转基因种子;拒绝激素。

为了搞好有机农业,邹子龙除了养鸡鸭鱼,还养了几十头牛和几十头猪,他把动物粪便收集起来,就成了天然无害的肥料。

在绿手指的农场里,随处可见闲庭信步的母牛和牛犊,连它们吃的食物,都是农场里的有机蔬菜。

形成了良性循环以后,农场里到处都是一片绿,绿,绿——

邹子龙还在之前的经验基础上,设计了三套独立的灌溉系统,手机远程就可以控制浇水。

除此之外,邹子龙还升级了“社区支持农业”模式,从前都是员工开着车挨家挨户的送,虽然收获了500多个家庭的长期订单,但这种单向的交流并不足以体现出绿手指的价值。

怎么办呢?邹子龙决定把绿手指农场打造成一个度假圣地,员工还精心种下了迷宫花田,简直不能更美!

每到周末或假期,前来参观的人络绎不绝,尤其是城市家长,炒鸡喜欢带着孩子来体验农场生活。

除了来度假休闲,邹子龙还希望消费者参观下农场究竟是怎么运作的,为此他在冷链加工中心外面做了透明的参观通道,消费者都可以通过玻璃看到里面的生产过程。

如今,绿手指仅仅是维持着收支平衡的状态,虽然6年投入了上千万,但邹子龙一点也不着急,他说农业真的不是一个有暴利的行业,土地可以给予我们很多东西,但是绝不会纵容我们的贪婪。

29岁的邹子龙有两个心愿:一是20年后,如果自己的儿子说想做一个农民,没有人会觉得他异类;二是把胡萝卜分个类——不用农药种出来的胡萝卜叫胡萝卜;那些用农药种出来的胡萝卜就叫农药胡萝卜。

说白了创业也就这么回事,

无非就是坚持和不屈服,

但是这个世界上,

能一条道走到黑的人太少了。

重磅推荐

点击图片直接阅读

──点击下列关键词,获取更多10W+干货──

统筹:Max丨 编辑:莎莎丨 视觉:Echo

金错刀频道:

取干货,明误区,优战术,与创始人同行!

转载原创:M601829281

商务合作:18600637322

Leave a Reply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