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生活不能自理,却抢着给幼儿园带娃,这家养老院让无数儿女默然

文/Dik(微信公号:金错刀)

前些天看过一篇关于日本一家上错菜几率爆表的餐厅,看过之后恍然大悟,原来这家餐厅可以说是老年痴呆症“主题”餐厅。

6个年龄不算很大但患有老年痴呆症的老年人当服务员,不上错菜才怪。

从商业角度说,确实奇葩,但出发点,却是让人们更多地关爱身边的老年痴呆症患者。

刀哥今天不谈商业,谈人性!

再过十年、二十年,地球上哪个人群数量最大?老年人!

越来越多人选择老了之后到养老院去生活,不给儿女增加负担。

可是在养老院应该是什么样子?

每天对着同样的老人,散散步,弄花草,看电视,下棋,打牌,跳舞?

腿脚好的还可以做做运动,甚至出去参加个夕阳团,旅个游。

看似悠闲自在,内容丰富,但他们最需要排解的却是孤独,因为他们中大多数因为身体原因已经处于社会隔绝的状态。他们可以过得更开心,而不是每天睁开眼睛面对的都是例行公事的护工和状态差不多的其他老人。

美国西雅图有家名为“代际学习中心”的机构ILCIntergenerational Learning Center),即跨代际学习,多年前开始了一个新尝试,把幼儿园搬进老年疗养院。

人生起点与终点碰撞出的别样用户体验

ILC坐落于西雅图西部普罗维登斯山的圣文森特,里边住了大约400多位高龄老人,平均年龄90岁。

他们行动不便,有些还带着残疾,日常起居都要人照顾,和一群学龄前儿童放一起,这就是场超级大冒险。

但结果十分出人意料。

在幼儿园,家长可以选择全日托,半日托,或者一周去两三天。每周的5个工作日,是疗养院区向孩子开放的时间。

幼儿园和疗养院共用一栋建筑。每到共同活动时间,工作人员会带着孩子们来到老年人生活的空间,太幼小的婴儿待20分钟,年龄稍大些的孩子为一个小时。

有时候,孩子们也有机会自由地和老年人接触,比如外边天气很差时,孩子们无法去户外活动,只能在室内玩耍。

在这里,没有一般幼儿园里的幼儿教师。

并不是说没有幼教,相反,这里对教师的资质要求更加严格,这也是家长们选择把孩子送到ILC来的重要原因。但他们不光是幼教,还必须精通老人护理,每年参加一次专业培训。

可以一起吃饭,还可以一起做饭。

做手工

画画

玩游戏

一起唱歌跳舞……

一年下来,家长们看到了好处,孩子们在与老人的相处中学到了很多普通幼儿园里没有的东西

就连家长们都深受感触,有人说,和这些垂垂暮年的老人接触,也真正深刻意识到自己的父母在变老,终有一天也会变得和这些老人一样。

ILC建立与1991年,其目的是让孩子们在托管的同时学会接纳,同时让那些老年人找回自我价值感,帮他们建立社会联系,让他们快乐地在这里生活,而不是消沉地等待死亡。

小孩子与老年人的接触,能让他们的心智变得更加开放,他们会明白人都会变老,从小知道关爱老年人。

他们可以学会接纳残疾人,减少对老年人的恐惧感,获得并给予无条件、无界限的爱与关注。

那些高龄老人,因为身体行动不便,长期处于社交孤立的状态,在精神状态与身体机能快速下滑的同时,他们饱受孤独和抑郁。

每天和小孩子们接触,和他们一起游戏,整个过程会让他们得到了难得的快乐,重新找回自我价值,传授人生经验和知识。

代际交流,一个全社会痛点

包括CNN在内的很多媒体都对ILC的做法进行了报道。

好莱坞电影制片人Evan Briggs2012年和2013年自掏腰包,专门为ILC拍了一部纪录短片,就是开头大家看到的那个。

Briggs在此之前一直想拍些关于老龄化的片子,她认为老龄化是一个值得严肃讨论与探索的话题。

她想了很久也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切入点,直到有一天一位朋友向她推荐了ILC

2012年跨到2013年,她在ILC拍摄了整整一年时间。

老人们和孩子一起到底有多开心?孩子表现如何?视频里都很清楚。

一位老人问一个孩子的名字,孩子说了“Max”,但是老人耳背,一连几次听错,接着反复错,但孩子依然一遍又一遍的向老爷爷重复自己的名字。

还有一位患有老年痴呆症的老人,说句完整的话都难,但和孩子们相处一段时间后,她竟然可以说出完整、流利、准确的句子来。因为她也是养大了好几个孩子的母亲,和孩子们在一起,激活了他大脑中那部分信息。

Briggs说:“在孩子们到来之前,这里的老人们看上去毫无生气,整天不是坐着发呆就是睡觉。疗养院的氛围很压抑。可是当孩子们到来,和他们一起画画、唱歌、游戏,或者共同参与公益项目,他们一下就焕发了生机。”

“奇葩”养老院并不奇葩

实际早在1976年,日本人就开始这样做后来北美将其引入。现在全世界范围内,采用这种模式的有日本、加拿大和美国。

还有很多让人意想不到的养老院,虽然给予老人关怀的方式不同,但目的都一样。

比如荷兰一家养老院,也选择了代际交流的模式,但他们选择的是大学生。由于荷兰的房租越来越贵,对年轻人而言是不小的负担。这家养老院把多余的房间免费提供给大学生们,前提是每个月至少要花30个小时来陪伴养护院里的老人。

这种模式颇受大学生和养老院老人的欢迎。年轻人陪老人散步、教他们使用新的电子产品,排解他们的孤独。老人则将自己的人生智慧和经验分享给这些年轻人。

同样在荷兰,一个名叫霍格威的小镇非常有名,是全球首家专门为患有老年痴呆症的大型疗养院式。

占地面积相当于10个足球场的小镇里,广场、超市、理发店、电影院、酒吧、咖啡厅等一应俱全。住在这里的老人们大部分虽然都忘记了自己是谁,来自哪里,但仍然可以在镇上悠闲地散步、遛狗、在广场上聊天、甚至在超市里购物。

因为这些老人的记忆大多停留在上世纪5070年代,也就是他们的童年和青年时期,小镇被特意改造成20世纪50年代的复古建筑风格,室内设计也参照那个年代,给他们熟悉的氛围,从而降低他们的焦躁感。

250名全职或兼职护理人员和医生更是配合,每天上演各种穿越剧情,扮演成村民、邻居、店员、仆人等等,为老人们提供24小时全方位照护。老人们不用在病房里熬日子,而是每天像正常人一样和这些固定角色一起生活。

每次孩子们离开,ILC中的老人们都会依依不舍。

有的老人甚至会忍不住掉泪。

每个人都会变老,福利再好,再富有,也无法抹平老年人精神世界的寂寞与空虚。

创新是为了什么?

创新是从人的本性出发,

更深层次地挖掘需求,满足需求。

再超前的技术,再尖端的机器,

人心永远无法代替,

人性永远无法代替。

重磅推荐

点击图片直接阅读

──点击下列关键词,获取更多10W+干货──

统筹:Max丨 编辑:莎莎丨 视觉:Echo

金错刀频道:

取干货,明误区,优战术,与创始人同行!

转载原创:M601829281

商务合作:18518970237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