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繁體字開關【點擊進入臺灣繁體】

偏执到丧心病狂!一个妇产科医生死磕共享经济,一张破沙发竟然估值40亿!

文/Sue

今天,刀哥给大家介绍一个偏执狂。

他曾经是妇产科医生,辞职创业,4年就成了国际巨头Airbnb的最大杀手。

他说要让中国人自愿打开家门让陌生人住,大家都骂他疯了。没有愿意做房主,他软磨硬泡把自己妈妈拉下水。一个互联网零经验的人,敢在大佬携程眼皮子底下做短租,没被打死还厚脸皮跑去要流量。

现在,他还让网友住在丁磊猪场里跟猪一起睡觉,剧场、书店、教堂,都被他拿下。现在他公司的房源遍布整个中国,每天发布的房源相当于十几个酒店的房间数量,公司估值40亿。

因小见大,单点极致。这家公司就是小猪短租,创始人陈驰在第37期爆品总裁营上,从产品和品牌切入,分享了他这四年是怎么死磕一个看起来不可能领域的创新和创业的。

以下为陈驰在爆品总裁营上的干货分享(未经本人审阅):

妇产科医生从自己妈妈下手开刀,靠三招死磕共享经济

创业之前其实我是一个医生。1993年我在华西大读临床医学,毕业后就留校当医生了。医生是一个特殊的职业,需要左右脑的高度平衡度,能够一面理性地诊断、治疗、研究,一面靠直觉去做决策。

其实创业者也是这样的。你既需要去系统性的思考,但同时创业过程中有信息不对称的地方,遇到没人试过的新领域,就要靠直觉做决定。所以我带着团队能够过坑过坎,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我在医生时期的锻炼。

但回顾我过去创业的四年时间,最受用的还是三招死磕。

我对死磕其实有三个不同层级的理解:一是不要随大流,要有独立的洞察,哪怕是被别人嘲笑。创业就是要一口气要用狠劲咬到底,下嘴还要下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二是坚持。在中国做互联网,你做着做着很多人就会跟风创业,最后谁的耐力最好,谁就离成功最近。三是解决问题,在战略战术上要不断创新,你自身和团队都要不断进化,去攻克那些别人解决不了的难题。

回到我创业的实例。第一招是和社会观念做死磕。2012年我们开始做小猪短租的时候,我们告诉身边的亲朋好友,包括潜在的投资人说,我们要让中国人把家门打开,让一个素不相识的人住进来。大家都说我疯了,这个事怎么能做成呢?

但我的团队洞察到,改革开放前的封闭社会所产生的信用关系其实没有什么价值,离开了熟人社区,国人固有的道德受到挑战,公民的社会责任感才能开始进化。所以当罗永浩说,当今的中国是中国历史上道德水平公民意识最高的时候,我是同意的。

万事开头难,最初大家都在住酒店、住旅馆,没有这种需求。而且要让一个不认识的人住进来或者是要住到一个不认识的人家里去,所有的信息都是不对称的,交易就很难做。

《创新的扩散》里说,如果创新本身和社会现在的群体意识,道德认知有很大冲突的时候,接纳创新的这些人只能沿着自己的社交关系开始找。因为你还说服不了社会大众,和你最熟的人的接纳门槛是最低的。

于是我先说服我妈妈,后来我在北京是租房住,自己也做小猪短租,接待了300多个房客。大部分员工都是小猪的房东。

从我妈妈自己的经历来看,她刚开始很反对家里来一个不认识的人住,但后来不仅和房客一起散步,房客还帮忙一起照顾我爸爸。她开始享受这个过程了,人和人之间的信任关系和人的利己行为在慢慢改变。

今天小猪短租超过了300座城市,20万套房源。每天发布的房源超过了一千个,相当于十几个中型酒店的房间数量。最开始的时候何其难也,纯靠死磕。

第二个就是死磕用户体验和产品。哪怕是腾讯这样一个多边社交的平台,张小龙在内部也反复告诫他的团队和同事忘掉我们是一个平台,我们只做好产品。产品做好了才会有好平台,才会有好商业,才会有好生态。

要做好产品就要花苦力气做好本土化运营。公司65%的人都是和运营相关的人员,他们逐级逐次分阶段的解决产品中体验的问题。房东进入的门槛越低,可以利用的资源就越多。

现在,只要房东在小猪上发布房源,只要通过审核认证,三天内就有摄影师上门为房屋拍照片。另外,小猪会给每一个房源的门配上智能门锁房客交易付款后,就能收到门锁密码,可可以自己入住,无需接待。小猪还建了一个众包的宝洁(保洁)网络,社区的阿姨大叔,酒店的保洁人员都可以加盟,经过培训后就可以提供服务。

未来小猪还将增加托管的业务,整个存量资产就全盘活了,人的收入增加,新的就业也增加了。这样将住宿双方的成本重构,并盘活资本和闲置时间,还串联了社会劳动力的模式,才是更彻底的共享经济。

第三就是磕流量。一个低频的行业总会面临流量的问题,小猪一开始是三无产品:市场无供给、无用户、无交易。没有用户就是没有流量,早期的流量也是死磕来的。

我厚着脸皮跑到58找姚劲波和陈晓华,说哥们给点流量吧,那时候58和赶集还没有合并,我说你们的竞争对手赶集在做短租,你们扶持一下小猪给点流量,可以早做准备。又找到去哪儿、淘旅,一家一家磕。

现在小猪有35%的用户在重复使用小猪,有30%多是通过老用户的口碑推荐来的,这就意味着我们有65%的用户其实都没有绝对的流量成本。

曾经被人说疯了,如今他让你和王小山、丁磊当邻居

除了死磕产品和体验外,品牌也很重要。当时我们的市场副总裁潘采夫就说我们要做一些不一样的,让用户感到品牌调性超出自己的预期,更有想象力、更有向往。

于是我们决定做一些有调性的房子,对我们的品牌进行一次提升。

比如,作家古清生在神农架深山里的房子,他住在里面养鸡、养鸭,还养条狗还陪自己打篮球。他自己山上有个茶园,从山上引泉水泡茶。这样的房子有灵性与个性,就和工业化的酒店形成差别了。

还有中国最美的女排国手薛明,她退役后在北京的五道营开了一个花店,花店背后就是住宿的地方,出门就是雍和宫。著名的老文青王小山,他在北京东单有一个四合院,盲人歌手周云蓬、莫西子诗等是他的房客。这些都可以让受众产生对品牌的联想。

除了传统的房子,北京著名的鼓楼西剧场也可以住,在里面可以直接看剧场的演出。书店也可以住,这也是潘采夫最得意的作品——“城市之光计划。书店能够24小时为你亮灯,提供一间床一个帐篷,让你休息,或者通宵的阅读。

另外还有重庆的天主教若瑟堂、终南山下的古观音禅寺,甚至丁磊的猪场也可以入住。这是我们人文上的洞察,品牌上的洞察。同时什么人都可以当房东,可以把人重新连接在一起。

《创新者窘境》这本书讲到过一个创新曲线,任何创新开始都是被嘲笑的,因为它看起来特别的粗糙简陋,但是它通过不断的进化,就能长出什么不一样的东西。这个市场正以指数级的速度进化,更多好房东,好房源,更好的信用环境。这就是创业的快乐,就是死磕的快乐。

我当初离开医院就是想让自己的人生比当一个好医生有更大的挑战,最后不管我妈妈和同事的反对就辞职了。进入互联网确实是死磕的过程,尽管死磕的过程很难受,别人怀疑我对我也产生了很多负面影响,但真的坚持下来同时还有能力去净化解决这些问题,就会享受这个死磕的乐趣。

刀哥点评:

有人认为小猪短租就是直接将Airbnb模式Copy to China,如果这么简单,那么小猪根本活不到现在。陈驰想打造的,是一款体验远超同行的爆品。

当年作为一款三无产品:市场无供给、无用户、无交易。小猪吃尽苦头走到现在,就靠韧劲。

有了韧劲,才能让他不顾别人的嘲笑,在一个偏僻的地方挖一口井。有了韧劲,才能让他充满动力的不断去寻找走出困局的办法,坚信能把坚冰打破,甘泉就一定会喷薄而出。

这口井他已经挖了四年,他还要再坚持挖四年!

重磅推荐

点击图片直接阅读

──点击下列关键词,获取更多10W+干货──

统筹:Max丨 编辑:雯悦丨 视觉:Echo

金错刀频道:

取干货,明误区,优战术,与创始人同行!

转载原创:M601829281

商务合作:18518970237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