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竹张先生官方网站
全面支持中文繁简转换
更好的客户体验服务全球华人!

不转换 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大陆简体 港澳繁體 澳門繁體 马新简体 马来西亚简体 台灣正體
首页 / 正文

2019,请对我好一点

精彩推荐 2018年12月23日 何加盐 75

我是何加盐

这是我第041次为您加盐

2019,己亥,又一个无春之年。

刚刚过去的2018,很多人在寒流中,瑟瑟发抖。

但新一轮厄尔尼诺已经来临,一个温暖的冬天将开启新的一年。

冬至,北方仍然天寒地冻,广州人已经脱下了外套,换回了单衣。

本该属于2019的回南天,迫不及待地提前来临。潮湿的海风,让天空变得灰蒙,给窗户糊满水汽。

不管人们如何极目远眺,远方总是暧昧不明——一如2019即将到来的日子。

1

小颜已经失业一个月了。她变得越来越焦虑。

年初,她所在的公司还蒸蒸日上,前景看似一片光明。她怎么也想不到,这一年会以这样的一种方式结束。

10年前,小颜从北方某985学校硕士毕业。她先去了上海,又辗转到了广州——每一步,都是为了爱情。

她的那一位,是本科同班同学。与很多校园情侣毕业就分手不同,他俩是毕业才开始谈恋爱。小颜保送本校,他去南方读研,异地恋三年。

三年的两地相思让小颜再也无法忍受分开的日子。于是,当他在上海某机关单位找到工作时,小颜也到了上海。

小颜的优秀,让她很快就找到了一份很心仪的高校教职工作,并且在上海落了户口。

半年后,他被上面调往广州。

小颜没有一分钟犹豫,就放弃了教职和上海户口,跟着到了广州。

在一个很小的公司,从行政助理开始做起,做到人事行政经理、董事会助理,到公司副总。

生活上,来广州的当年结婚,第二年生娃,父母也跟着过来,几年下来,买房买车,儿女双全。

2018年初,公司创下了近年来最好的业绩,现金流前所未有地丰盈,内部孵化的一个互联网项目也取得了重大进展。

3月,孩他爹换了个工作,薪水大涨;4月,公司管理层搞定500万融资意向,决定原有业务剥离,由大股东另组团队承接,剩下全员All in互联网项目。

好一个繁华着锦,烈火烹油。小颜成了妥妥的人生赢家:夫妻恩爱、父母健康、儿女绕膝、工作顺心,一切无限美好。

但是,“逢8必难”的魔咒,并没有在2018年对小颜网开一面。

孩他爹的工作越来越忙,原来朝九晚五,可以轻松照顾家里,现在一个月出差二十多天,家事完全顾不上。

小颜自己,也进入创业的快车道,每天忙得脚不着地。讨论推广方案、解决客户问题、激励团队士气,总要到晚上9、10点才能回家。往往回到家里,孩子们早就睡了。最极端的时候,连续一周披星戴月,孩子没有见到妈妈一次。

公司新的创业项目进入了烧钱抢流量的阶段,谈妥的500万融资却迟迟没有到位,此前积攒的现金很快就烧光,而原有的业务已经剥离了,没有新的业务来源,公司一下子陷入困境。

8月以后,迫于现金流压力,公司全员降薪,管理层不拿工资。小颜一下子失去了收入来源,虽然拿了公司8%的股份,但是远水不解近渴。

9月,此前言之凿凿的投资人明确表示退出,只剩最后一位坚持投入100万。但是,也仅仅持续了一个半月。

10月,公司彻底发不出工资了,投资人见了一波又一波,口头都很看好项目,口袋却都捂得很紧。

小颜他们没有想到,2018年的寒冬,会来的这么猛烈,让他们半年之内,就由巅峰,坠入深谷。

11月,公司终于倒闭,几个创始人还背着80万的外债。

散伙饭上,小颜哭着给每一个人道歉——他们全都是经过她的手招进来的,每一个人都是精英,在创业阶段,拿着低工资,放弃休假,每天加班熬夜,最后,却连离职补偿都无法给他们。所有人都哭红了眼睛,但是,没有一个人怪她。

而这,让小颜更加内疚。

那一夜,小颜痛哭到半夜,自责到半夜。

现在,小颜终于有大把的时间陪孩子了。最高兴的是她2岁的儿子,一天到晚,粘着妈妈不放手,让她体验到久违的天伦之乐。

本来计划好好休息一段,过完年再来找新的工作。但是,一大家子的开支每个月是个不小的数目。

看着老公一人顶着全家老小的压力,拼命工作,日渐消瘦,她的心里就堵得慌,恨不得马上就能再去上班。

面试了几家公司,要不就是地方实在太远,单程都要两个多小时;要不就是对方要求太高,要千人以上大型集团人资总监工作经验;要不就是待遇太低,10年工作经验,做到公司副总的她,实在难以接受普通主管级的工资。

据说,2019年,将是更加艰难的一年,企业都在裁员过冬,新的工作将更不好找。

前路在何方?小颜很迷茫。

2

范铁的事业很成功,但是他心里总藏着一个大疙瘩。

他怕自己会突然死掉,留下孤儿寡母受苦。

其实他才38岁。

国内TOP3高校(据说国内Top1大学有2所,Top3大学有7所)王牌专业硕士毕业。

7年前,他放弃了深圳的高薪,跟随某位领导,在广州开疆拓土。

领导是从某部委下来的,负责组建附属于该部委的华南地区公司。范铁是该领导的第一位,也是唯一一位大将。

领导只负责协调部委和地方政府关系,搞定成立公司的批文。所有业务,全部由范铁从零开始开拓,筚路蓝缕,以启山林。

范铁一个月瘦了20斤,终于啃下第一单业务。

他活了下来,公司活了下来,领导也有了功劳。

3年后,公司扩展到30多人,业务做到2千多万,领导拿着这个功劳,回部委提了一级。

来了一个新领导。

众所周知,按照传统,新领导上台,首要的就是清洗旧领导的人。可想而知范铁的处境。

幸好范铁的业务过硬。技术上,他是公司的首席专家;销售上,他一个人带来了70%的业绩。如果没有他,公司将会死得很难看。

位子虽然可以保住,但是,工作上却处处被掣肘,让范铁不胜其烦。

作为参照处长待遇的部委下属企业负责人,范铁受到诸多限制。

每年要申报收入和重大事项;护照由组织保管,因私出国比登天还难;开不完的组织生活会…

范铁已经开始怀疑呆在这里的意义。凭他的技术和资历,如果是在体制外私企,完全可以有更高的收入和更多的自由。

但是,已经做惯了负责人,范铁早已不想再去给人打工。

如果自己出来创业,他这行业,又不能离开部委的资质和资源,如果离开现在的公司,从头开始,将无比艰难。

范铁想走企业改制的路子。他这一行,有好几家企业,原来也是部委下属企业,后来实行了管理层收购的改制。如果他的公司也能这样的话,对范铁来说是最好的结局。

范铁来咨询我的意见,我请他想一想,十八大以来,同类企业有没有过成功改制的例子。范铁想了很久,说:一家都没有。

我告诉他,起码10年以内,不用想了,肯定没戏。

范铁脸色发白,告诉我,他的时间,可能不多了。

范铁的祖父和父亲,都去世于45岁。他怀疑家族有某种遗传基因,让他们只能活到这个岁数。

范铁已经38了。他对45这个数字,怀有无比的恐惧。这让他的焦虑,比同龄人更加极端。

2019年,38岁的范铁,能闯出一条新路来吗?

3

Molly今天满23岁(生日快乐!Molly),花一样的年纪,漂在北京。

95后的小女孩,毕竟和80后不一样。当我提出“讲讲你的2018”这个采访要求时,Molly啪啦啪啦地讲起了她充满青春气息的感情故事。讲完之后,我问,那你工作方面呢?Molly愣了一下,才说,哦,工作方面也要讲啊。

她是跟着公司从广州搬迁过来的。

这两年,很多新媒体大号纷纷北上。青岛的末那大叔、厦门的十点读书、广州的书单……。Molly的公司,也跟随这股热潮,来到帝都。

当时,北京正在大张旗鼓地清理“某些人口”,Molly的内心是充满畏惧的,觉得这个城市特别不包容。

但是,她又觉得,作为一个新媒体从业人员,无论如何都应该到北京体验一下,不然人生不圆满,所以就跟着来了。

在合租的房子里,她邂逅了自己的爱情,或者说,单恋。

碰巧,她和他既是合租的伙伴,工作的公司又在同一栋大厦,每天都一起上班,她对他的情愫不可阻挡地滋生。看到他就心跳加速,紧张又害羞。

为了他,Molly减肥了24斤;因为他养猫,Molly也爱上了猫;因为他跑步,Molly也爱上了运动。

她喜欢出租屋里一起做饭,一起吃饭的小暧昧,喜欢办公楼的不期而遇。

直到他换了一家公司,搬到了城市的另一边。

北京之大,交通之堵,处于两个城区,就等于一场分居两地的异地恋。何况,她从来没有表白。

“母胎单身”的Molly,没有能够勇敢出击,反而用了一些自认为“很作”的方式,希望对方能“体悟”。

小伙子从来没有明白,或者假装没有明白她的心思。两个月后,他和另一个女孩在一起了。

Molly大哭一场,连带着万念俱灰,工作都没了心思。

那一段时间,她对自己产生了深深的怀疑,觉得自己一无是处,这也做不好、那也做不好。连平时得心应手的工作,现在做起来都万分艰难。

9月,Molly在某本杂志上看到了一期云南的故事,第二天她就辞了职,背起行囊到了大理。

她在一家客栈义务帮工。老板娘负责她的住宿和吃饭。她帮忙做做饭、洗洗碗,接待一下来看房的客人。

事情不多,Molly每天都在古城溜达,在海边骑车,去苍山看雪。

更多的时候,是坐在客栈门口,看着飘来飘去的白云,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想着自己的人生。

她觉得在北京的日子好像一场梦。

在那里,每个人都很努力,很上进,但这种氛围让她觉得很压抑:为什么每个人都要那么急匆匆,卯足了劲往前赶。

为什么北京人的阶层那么分明,你是处长,他是CEO,他是小公务员、码农,每个人标签都那么明显。

而大理,每个人都慢悠悠地,生活。

夜晚的酒桌上,没有任何标签,天南海北的人聚在一起,只有开心的聊天打屁,谁也不高谁一等。

但是,这样的日子很快就显得无比地无聊。云卷云舒,人来人往,哪怕再奇幻多变,再参差多态,你也只是一个看客。

看多了,就厌了。

她竟怀念起北京来。怀念地铁汹涌的人潮,怀念公司火热的讨论,怀念楼下路边摊的煎饼果子。

毕竟,大理只是暂时的逃离,北京才是生活的常态。

一个月后,Molly回到了北京。

雾霾和她同时到达北京,从云南回来,对比尤其强烈。漫天的尘霾让人窒息。一如她的心情。

有之前在自媒体大号的编辑经历,她找工作很好找。很快,手里就有了3个offer,但却迟迟不想下定决心再次投入工作。

站在中关村的街边,看着车水马龙,云南的日子又好像一场梦。

她又怀念起云南。

也许,生活就是一座围城。你进入围城,就向往城外;你走出围城,又怀念城里。

2019,Molly希望拥有一份浪漫的爱情。关于工作,她没有再提到一句。

4

2018对别人来说是艰难一年,但却是白老板的幸运之年。

白老板是当地的一个传奇。

小时由于家贫,上到小学就辍学了。

14岁进到工厂,18岁就把工厂盘下来,自己当厂长。

随着92南巡的东风,当地经济迅速腾飞。年轻的白厂长成了白家村首屈一指的有钱人。

进入新世纪后,白厂长又搞起来房地产,打造了镇上地标建筑,后来发展为全镇的商业中心。

白厂长成了白老板,白老板成了当地首富。

几年前,国家的一次突然调控,让白老板的房地产公司陷入绝境。银行收贷,资金链断裂,建了一大半的房子成了烂尾楼。

交了房款的年轻人,不能如期收楼;辛辛苦苦干了大半年的建筑队,不能如期拿工资;银行贷款到期,还不上了。

所有人都来找白老板要说法。公司大楼,成了风暴中心。公司所在的大街,成了地方政府防范群体事件的第一敏感点。

那一年,白老板所在的城市,有很多企业家陷入同样的绝境。有些人跑路了,有些人跳楼了,有些人进去了。

白老板公开宣布,我白某某一定会负责到底,绝不跑路!

白老板咬着牙苦苦支撑,50岁这一年,他的头发已经全白。

他出让了大部分利益,引进了地产巨头作为战略合作者。加上当地的房子这两年已经疯涨了一轮,2018年,原来的烂尾楼被接着盖完,挂上巨头的名字用三倍的价钱卖光,白老板发现,赚的钱比几年前预计的还要多。

当地和白老板同一批破产重组的30多家企业,现在仍然深陷泥潭,只有白老板东山再起。从政府到民间,说起白老板,无人不竖大拇指。

但他最大的骄傲还不止于此。他的女儿,又给他挣来一个更大的面子:2018年,她拿到了牛津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小时候没有能够好好上学,是白老板心里最大的遗憾。女儿帮他圆了这个梦——以如此美好的方式。

现在,白老板的手里还有8块未开发的土地,成为当地储备土地最多的民营房地产商。

但是,几年前留下的阴影实在是太深太重。白老板现在仍然经常会从梦中惊醒,以为业主或债主又要来砸办公室了。

随着中央定调“房住不炒”,十八大提出防范化解金融风险,金融系统一步步去杠杆,各地“五限”限制层层加码,白老板对公司未来的发展一片迷茫。

有很多小老板都在香港、澳洲、加拿大或美国安排了第二条路。白老板这些年来从未想过要这么做。

现在,白老板会问我:你怎么看孟晚舟事件?中美贸易战会不会升级?中国移民会不会受波及?

5

迷茫,是的,迷茫。

这是36岁的小颜、38岁的范铁、23岁的Molly、52岁的白老板,共同的最大感受。

如果10年后,人们再回首,也许会发现,2019年,我们都处在一个十字路口——不管是世界、国家、企业,还是个人。

2019年的选择和经历,有可能决定了我们的余生。而我们身处其中,茫然而不知所处。

都说2018很难,但我们挺过来了。以往无数个很难,我们都挺过来了。

据说:悲观者往往正确,但乐观者往往成功。

2019,我还是会坚定地相信未来。

我相信小颜能找到好工作。

我相信范铁能活过45岁。

我相信Molly能找到美丽的爱情。

我相信白老板的公司能继续发展。

我还相信,一切磨难都会过去,美好就在前面。

2019,请对我们好一点。我相信你会的。

—end—

(注:本文是对饭统戴老板的《 》的拙劣模仿。如您觉得有意思,那是因为戴老板示范得好。如您觉得很烂,那是作者水平不行。如您觉得超越了原作,呃,首先感谢您言不由衷的赞誉;其次,这可能是因为文中说的,其实就是你我。真实的生活,比文字更精彩。)

(喜欢本文的,请帮助转发到朋友圈或微信群。老何需要您的支持。2018年,谢谢您的关注。2019,何加盐会继续为您写有趣、有用的文章。)

推荐阅读:

一文总结2018年热点事件(爆款好文):

《》

120W+阅读,影响无数人的文章:

《》

近期广泛传播的深度好文:

高效成功方法干货:

《》

《》

个人感悟:

《》

《》

作者简介:何加盐,浙江大学硕士,曾在体制内工作多年,后创立咨询公司。现为咨询顾问,公众号写手。公众号“何加盐”专为奋斗者带盐,助力学习成长和自我实现。写作主题:人生向上成长的动力、方向和技巧,以及与此相关的热点事件评论。

【紫竹张先生https://z-z-z.vip/】评论


PAYPAL捐款给紫竹张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