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每日干]周鸿祎谈雷军:能不能All In是一个核武器

精彩推荐 2015年1月14日 金错刀 12

金错刀(微信公众号ijincuodao。覆盖300万科技商业人群的每日一干货)

老周要发力做手机了,老周是产品创新高手,但是,第一把做特供机却失败。

老周最近接受《财经天下》采访时,总结最大的败因:不够All In。老周甚至说找雷军聊过,雷军说,你要是想做手机,想想你能不能全力以赴,能不能来领军,你要是能亲自带队,咱们可能还有得一打。他说你总不能弄个部门,弄个总监就觉得能跟我打吧。他还说你公司虽然人多,但你在手机上能放多少人?放100人?500人?我有几千人在做这件事情。

All In是德州扑克的用于,意思是"全下"。老周是狠人,看问题很关键,All In也是雷军做小米最最核心的一个理念,在竞争惨烈的移动互联网市场,All In战略对创始人而言,是一个至关重要的核武器。我眼中,雷军的All In有三个关键词:

1、创始人要亲自盯,甚至亲自做首席产品经理。小米现在产品线貌似很多,很多是投资的生态链,但小米自己的核心产品并不多,雷军也说,自己盯不过来的就不做了。

2、只做一个的爆品战略,就是不断的做减法。

3、团队第一,产品第二,如何让团队死磕产品。把自己逼疯,才能把对手逼死,才能让用户爽。

你测一下,你的All In指数如何?

===手机很惨烈的分割线:

来源:《财经天下》(ID:cjtxzk) 文:李翔

口述:周鸿祎

(文章有删节)

其实手机说起来我比较冤。当初小米出来之后,所有人都不看好他,可能除了雷军,我是唯一看破他模式的人,而且最看好他的模式。但是当时我一念之差。

当时可能有点少了这种浑不吝的精神,其实自己如果坚持做手机也就做了。

当时我就没有下决心自己做,非要想找传统手机厂商合作,所以花了九牛二虎之力去说服传统手机厂商。但说服他们就花了半年,因为他们最早对小米是很不屑的。被说服之后,他们半信半疑地做,做的过程当中,稍微遇到点困难他们就会置疑、退缩。而且他们DNA确实和互联网思维是不太一样的,所以做得很费力,后来包括华为中间都半途而废了。华为是过了一年之后才意识到这是应该做的,才重新把它捡起来,重新做。

雷军也跟我说过,他说我做什么东西自己都能控制,你呢?你在做互联网,但是手机的事你控制不了。你是两家公司,各怀鬼胎,它不是真正的一体,所以你是没有办法跟我竞争的。后来我觉得他说的是对的。

所以我们最早做手机这个方向看对了,但是方法是错的。我最近又看到了新的机会,我觉得手机如果有新的创新,还是有机会的。

我用三部手机——想做手机了,我就在轮着用不同的手机。给你看,我的华为手机,Mate7,还有一些其他的——魅族的、酷派的。

做特供机的时候,可能第一是跟合作伙伴的关系,因为没有资本的联系,所以不够紧密,像是一种营销伙伴。这样的话,在软硬件上,没有办法真正软硬一体,给用户创造最好的体验。

第二,原来我们跟十几家甚至几十家深圳的厂商都有合作。当时就觉得说,我要做一个平台,谁的手机只要做得不错,他都能够在这个平台展现。事实证明,你做十几款手机,不如做一两个精品。所以这次我们在中华酷联这些大的厂商里,选一家比较紧密的合作伙伴。

当然我们要有相当的股份,因为毕竟手机是核心业务,我们想建立投资和入股的关系。通过这种资本的关系,我觉得大家能够比较一致,共同做一部好手机出来。

实际上我们真正做手机的想法,我觉得最重要的,本质还是安全,因为本身我还是立志要做中国乃至全球最大的安全公司。

长期以来,我们对安全的理解都在操作系统这个层面,实际上必须要对安全有很深入的理解,跟操作系统有很紧密的合作,才能做出很好的安全产品。现在这几年我们也感觉到安卓手机越来越被碎片化了。现在安卓系统上安全体验做得并不好,反过来很多手机厂商好像也都在模仿我们做安全,但他们不是专业的安全厂商,所以做安全经常是表面上可能跟我们界面很像,但其实在真正的功能、对安全真正的理解上,我觉得还是有相当的差距的。

我们觉得如果不能真正地通过跟手机厂商结合,创造一个最好的安全体验,将来手机的安全迟早还是会出大问题的。所以我们做手机很重要的一个出发点,还是要找到一两家能够跟我们紧密合作的手机厂商,这样让我们在操作系统层面能够更好地把安全的体验做到极致。

做特供机的教训

BAT做手机也是将信将疑。我觉得这里边最遗憾的,还是特供机这件事情。猜到了一个开头,就是看到小米的模式,你看到了方向,但是可能当时做了一个错误的选择,就是选择去找了一堆半信半疑的合作伙伴,大家很松散地做。其实你就应该去买一家手机公司,或者投资一家手机公司。我就是没有坚持下来。

有两个原因吧。第一个就是说,当时我们的模式是跟很多手机厂商合作,当时也把话说得特别满,说我们自己不做手机,就是跟厂商合作。所以这样的话,就先把自己做事的方式给框住了。第二个,当时内部也有不同意见,我们不够聚焦。因为我们有这么多用户,面临很多可能性,比如说做搜索、游戏,实际上也有很多其他业务。每一个公司的管理带宽和资源总是有限的,对吧?

我跟雷军也聊过这个问题,雷军说得很有道理。他说你要是想做手机,想想你能不能全力以赴,能不能来领军,你要是能亲自带队,咱们可能还有得一打。他说你总不能弄个部门,弄个总监就觉得能跟我打吧。他还说你公司虽然人多,但你在手机上能放多少人?放100人?500人?我有几千人在做这件事情。

他说得有道理,有时候你看到了一个机会,但是如果你不能够有这种All In的思路,全盘压上,你不能去赌,不能亲自去做,而只是说弄一个部门,(把它当作)众多业务中的一个,这种做法其实是不太可能能做成的。

所以为什么我有时候讲很多大公司看上去四面出击——实际上BAT也有这样的情况,做了很多业务,但是有时候大公司的一个部,往往干不过外面一个独立的公司。因为部门只是众多业务之一,别人那个公司是核心命脉,这两个问题就不一样。第二,大公司虽然资源多,但他分了不同部门,部门之间有很多壁垒,有很多扯皮,有很多掣肘。小公司,只要CEO决定了,整个想法和资源可以非常地统一。

还有,每个企业的领军人物其实还是非常有限的。你希望把业务做起来,领军人物的作用是非常大的。比如说,如果我有十个业务,每个业务可能我一周只能看一次,甚至一个月才能跟他们开一次会;但如果你是一个小的创业公司,你可以每天十几个小时、每周七天都在琢磨这个事。我后来发现,再聪明的人、再天才的人,天天琢磨一件事,和你几天才琢磨一件事,这个思考的深度是完全不一样的。所以如果要做手机,为什么我说我要去南方,你要真做手机,就要全力以赴地去做。

做手机才刚刚开始。我们选择了合作伙伴,签了一个意向,我们也承诺了要投入巨大资金。这些都是外部因素,实际上这也是在告诉自己,告诉我们的团队说,我们要做这件事情,要全力以赴。实际上,最重要的还是我和我的团队能挑出我们最精干的人,挑出我们最精干的团队。我自己要亲自去做这件事情。

“我宁愿选择不说,选择去做”

今年我们的股价一直不是特别好,我们跟资本市场的沟通也特别少,我也不太愿意去跟他们沟通。为什么呢?因为我现在发现,原来我犯了一个错误,就是话说得太多……你看我在财报会上,有时候会说得太多,别人的采访说的都是外交辞令,我做不到。你要问我什么问题,我可能就会很认真地把我思考后的想法跟大家说一下。但说得越多,竞争对手研究我就研究得越多。

有的时候我就觉得,基本上我们在某些领域成了竞争对手的一个灯塔。真的。你看我现在做的事情他们基本上全都在跟进。所以我现在干脆说,我也不说了,也不想让他们知道我在想什么、干什么。我觉得资本市场或者媒体、行业不知道你在干什么,暂时可能会有一些误解,但是最重要的不在于说,在于做出业绩。

这是两种不同风格,你比如说有的人就是投资了一个视频网站,甚至只是在公开市场买了一点优酷的股票,这你也可以做到,然后就开始宣布自己的媒体格局。现在这种风格就是在媒体上很吃香。宣布一下,我未来花十亿美金,怎么样怎么样。

那天王长田跟我商量,我说这有啥难的,咱俩宣布说,未来三年我们俩将投入100亿人民币。100亿够不够?不够我们就说200亿。没有人来给你算账。然后宣布我们将扶植影视行业。王长田听了就挺开心的。

我跟他说,这种话咱能不能不说?他问为什么。我说这种话好像是挺豪气冲天的,但是这东西挺浮夸的。

我们俩是实打实地去想,已经谈了一年多了,我们商量在视频上做一些创新的东西,他有很多版权内容,我们有用户。我们想做一个跟优酷不一样的东西。

后来我就说服他,可能最后本来我们要开一个盛大的发布会,后来发布会都不开了。我就说,我们把产品放这里,低调一点,让用户能感觉到好,这是最重要的。

否则在行业里,你不觉得我们看到太多发布会了吗?几个大佬出面,号称要干什么,一般都是这规律。几个大佬身家多少钱,单位都是以十亿、百亿来计的,然后再弄一堆财经记者来发点文章,吹捧一下,然后谁谁谁就变成了迪斯尼。但是过几年之后你会发现这种事就没有着落了,是吧?

我宁愿选择不说,选择去做。

酷派他们心里也想清楚了,就是你必须走出互联网这一步,你不走一定是等死。走了可能是冒险,但是我觉得找死比等死好,因为在找死的过程中,可能没准自己还变得强壮了,找到一条路走出去,就不死了。你等死,坐在那束手待毙,可能就越来越虚弱。

所以我对这些东西没有那么在意。还是那句话,你天天要在意那些事情,那不是天天精神压力都很大?

===最后一周的报名分割线:

江南春+金错刀:小米如何做爆品的实战方法

《赢在微创新2.0:爆品战略》微创新总裁实战营第15期,2015年1月17–18日,北京

分众传媒董事局主席江南春 + 互联网创新教练金错刀:

江南春,分众传媒董事局主席,互联网品牌实战打法《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品牌引爆》。金错刀,一个人的商学院,微创新思想提出者,小米顾问,2015年度血与骨的升级第一讲!

参与感真刀实枪的打法,小米爆品战略4大行动秘笈:

1、如何打造你的痛点战略?小米从0到600亿的第一原点就是找痛点,雷军、黎万强、KK、王川、洪锋等5大创始人独家找痛点的核心方法,以及金错刀归纳的找痛点方法论。

2、如何打造你的爆品战略?90%传统企业转型互联网的最大挑战就是爆品确实,如何让产品尖叫,如何设计流量产品,如何做爆品。

3、如何打造你的粉丝战略?没有粉丝就没有未来,如何让用户参与设计,如何做特权,如何维护铁杆粉丝。

4、如何用移动互联网爆点式营销?如何设计参与节点,如何设计互动方式,如何引爆口碑事件。

让别人的血泪武装你的行动,而不是思维:3大轴心,9大方法,24大工具,50个案例。只针对:1,传统行业向互联网转型的董事长与高管,2,互联网行业的创始人。报名咨询,纪老师:13910067544

【紫竹张先生https://z-z-z.vip/】评论


PAYPAL捐款给紫竹张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