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金选】王兴最大特点是这个:好奇心

精彩推荐 2015年1月12日 金错刀 14

作者:李志刚 商业作家,《九败一胜:美团创始人王兴创业十年》作者

本文摘取自李志刚的新书《九败一胜:美团创始人王兴创业十年》,微信公号:企业家观察

金错刀兄要我写一篇王兴最大特点的文章,王兴不是很喜欢社交,为何接连做出校内、饭否?他也不是很喜欢吃喝玩乐,为何做出了美团?都是引领风潮。王兴最大的特点是什么?“我对世界充满了好奇”,我觉得这句话能贯穿王兴过去的十几年。

长着一张娃娃脸的王兴,有一个代表着“聪明”的大脑门。我也曾经如此认为,他的聪明是超过一般人水平的。不过,跟他的创业伙伴聊完一圈之后,我意识到,王兴的聪明不是超出普通人范畴的聪明,绝不是一骑绝尘、望之莫及的天才型聪明。在中学、在大学,王兴也未展示出超乎常人的智商,绝不是班上最聪明的那一位。他的聪明,更多的是因为好奇心,而培养起一套行之有效的思维方式。

王兴推荐过一本书,马尔科姆·格拉德威尔的《异类》。这本书谈到,一些人能够成功,是因为他在这个行当泡的时间超过一万个小时,超过这个时间,你就会触类旁通,比一般人对行业的趋势、细节更敏感,例如巴菲特为何比一般人的投资更成功?因为他从小时候起,就比别人对投资更感兴趣。王兴同理,在他中学的时候,他就显示了对互联网新事物非一般的兴趣和热情。

从校内网到饭否网,再到美团,王兴一兴又一次捕捉到互联网浪潮里的大浪花。如果一次是运气,三次只能证明他一定有一种特殊的能力,王兴最大的特点是什么?他为何总是引领创业潮流?他说:“我对新事物有强烈的好奇心。”我每次见到他,他都会说:“我正在做很有趣的事情。”

有趣是他的口头禅。美团网在北京温都水城举办城市经理誓师大会。BD团队用花轿把王兴抬到台上,他们酒酣耳热,情绪高涨的时候,互相叫嚷着“我们今年业绩一定打败你们”,斗起酒来,最后纷纷把酒碗摔在地下。王兴开始愣了一下,美团前市场总监左潇问王兴:“你有没有想过有一天会和这样一帮人工作?”王兴说,我知道做O2O会需要很多线下的人,但今天这个场景确实没有想到,“很出乎意料,但很有趣。”左潇说:“他是一个观察世界的人,他对online的人观察得很清楚,对offline的人还没怎么观察清楚。这是一个让他近距离观察他们的机会。”

他对未知的世界充满好奇,也很敏感,有强烈的探索未知的欲望,什么东西出来就马上涉猎,他习惯开上几十个浏览器窗口,不断地看,不断地研究。2007年夏,iPhone刚发售,他就买来做研究。

王兴上小学的时候,他已经摸索这个世界运转的道理。他和伙伴去爬火车,老师问他们为什么这么顽皮?他们回答:“我们在研究蒸汽机。”小学五六年级,他和伙伴一起接触无线电,动手做录音机、功放;在中学,他和伙伴们一块读艾柯卡、比尔·盖茨、戴尔的书,一块尝试创业售卖调制解调器,讨论《未来之路》描述的信息化美好前景。这个时期,他也读了卡耐基的《人性的弱点》、奥格·曼狄诺的《世界上最伟大的推销员》——这些书他再未看过,因为“成功学能达到的高度是有限的”。他的梦想不是“成功”,而是来自于他对科技的信仰,从做功放开始,他就“对结构感兴趣,从根本上相信这个世界它的运转是有道理的。”

他的好奇心和独立思考能力让他比别人更深刻地洞察这个世界。别人习以为常的事,他都会琢磨几个为什么?我和王兴聊天的时候,他谈到他去缅甸旅游,缅甸的交通规则是右舵右行,每逢游客下大巴,都非常不方便,必须先由导游下车护,以防危险。“生活中很多事情值得琢磨。右舵右行肯定是不合理,但你想过左舵右行和右舵左行,谁更合理呢?”王兴说,“我觉得右舵左行更合理。汽车只有100多年的历史,此前是马车,多数人是右撇子,马车夫坐右边挥鞭子更方便。骑马打仗也是,两边对攻,只有右手拿武器,马左行才合理。”

而他内心始终有信仰,希望给社会创造有价值的东西,而不是说我想赚点钱。这也导致了他关注的是,能够广泛影响用户、能够给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给人与商家的关系带来深层次影响的事物。

王兴相信科技改变世界,他内心渴望的是,理解事物的本质,探究未来可能实现的方向,并转变成现实,让未来变得更美好一点——虽然这有点虚,但确确实实是他内心的驱动力。

他的逻辑思维建立于这一套:寻找的新兴事物,要能够触发用户需求的底层。所以他能抓住互联网浪潮中的大浪花,而非是小浪花。

当时团购出来的时候,还有FourSquare 也很火,大家也在考虑到底做哪个,这是典型的两朵浪花,谁大谁小?王兴得判断团购和FourSquare到底满足了用户的什么需求?他认为,FourSquare更接近极客的行为,用户觉得新鲜,通过FourSquare好像成了这块地的地主,并没有什么长远的价值,是一股新鲜的风。团购是消费者拿到了实惠,商家拿到了人流,是能够持续运转的生态系统。在这些关键问题上,通过方法论筛选出他认可的能够做得更大的更有价值的更长久的事情。

2011年春节,王兴去美国姐姐家过节。他姐姐也是软件工程师,在硅谷安了家。这一次硅谷之旅,对王兴冲击很大。“硅谷真的相信科技改变世界,他们已经走出了IT的圈子,生命科学、能源等都冲到了前沿。硅谷有个民营公司做火箭发射,做了八九年,NASA已经将15亿美元的合同交给这家公司。为什么发射火箭一定要让政府干?他们真的相信科技是第一生产力。”

自2006年在美国投资人那里融资失败后,他再也没找过美国投资人。这次硅谷之旅,他见了美国一批顶级投资人。这些投资人不仅关注财务回报,还关注是否能够改变世界。“我想活在一个更好的世界里,每个人都是这样想的。但我们注定在这个世界里,不可能在别的世界里,所以我们做好事情,改变世界,对我们自己是有好处的。”

【紫竹张先生https://z-z-z.vip/】评论


PAYPAL捐款给紫竹张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