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繁體字開關【點擊進入臺灣繁體】

你不知道档案袋里装的是他们下一个什么样的十字路口,音乐也是一样 | 魏小石 一席第496位讲者

  • by

魏小石,音乐人类学博士,成立塔石音乐&档案品牌,制作民间音乐档案制品。

这段经历确实让我看到了非常神奇的丝绸之路之间的关联,而且是跨越了几个世纪。所以大家可能还记得我一开始在演讲的时候说的这句话,我觉得民间音乐就是一部关于生活的百科全书。

塔石音乐档案

魏小石

谢谢各位来到一席的现场。

我的名字叫魏小石。这是我的领域——音乐人类学,英文叫Ethnomusicology,是一个比较冷门的专业。我们的职业就是通过田野调研的方法,用语言和文字去把音乐文化写清楚。

今天我来给大家分享的是我在收集、制作和传播民间音乐的一些经历。我希望能告诉大家的是,在民间音乐的这个世界中,有一部关于生活的百科全书。

在我的少年时代,我跟在座的很多人一样,是一个资深的90年代的中国摇滚乐迷。那时候我们都是买磁带,磁带里面可能会有这么大的一张歌片。当时我会反反复复去看这些东西,其中每一个色彩,每一行文字,每一个修辞,我都会非常注意。

大家会注意到,这些歌片上其实根本没有关于音乐的直接描述,没有什么谱子,没有什么关于所谓的音乐形态去给大家介绍。但是我觉得写得很清楚,音乐到底要说什么,在这些文字里都有。

当时在高中我其实有一个观念,我觉得去传播音乐不应该只是那些艺术特长生的专利。我在毕业典礼上对着全班同学说:30岁的时候,我要去做一个传播音乐的人。后来在中国是学习的理工科,当时总是觉得将来还是要有一个生活基础。

但事情的改变在于我十多年前去了美国,开始读硕士。因为我很喜欢美国的乡村音乐,很传统的乡村音乐都是原声,不带电声的。我找了一个吉他老师,他演奏的技术非常棒。

跟他学了几个月之后,因为学得非常好,他直接跟我说,你以后就不用再给我钱了,咱们就组个乐队,去串场子。我们经常去一些乡村俱乐部,去老人院,去农场,去给大家演出。

我们演奏的都是一些美国传统的乡村音乐,或者是一些欧洲的像爱尔兰、芬兰、德国这样一些苏格兰的小提琴曲。在这个过程中,我发现演奏音乐只是很小的一个部分,来听你的人也不光是听你演奏,大家很想听故事。

在舞台上,你需要跟大家说一说这些音乐的来龙去脉,故事中的人物,是什么时候有一个什么样的典故,经过什么样的人来传唱有了今天的样子,以及你是怎么样学到的。台上台下大家经常就做这种交流,所以更加让我清晰了这样一个观念,我觉得音乐之外的这些东西非常重要。

我后来在10年前左右去到印地安纳大学的传统音乐档案馆工作,每天接触的就是这些东西。可能2000后的朋友不会太熟悉那些音乐的介质,大家可以看到有开盘磁带、卡带,还有木纹唱片、钢丝唱片,或者蜡筒唱片。

一个多世纪以来,各个采风者把他们在世界各地的民间音乐收集的录音送到我们这里来保管。我工作的一部分,就是把这些东西转录成CD,转录成数码的形式,然后给别人去听。

另外一部分,我还要处理很多采风人的笔记。经常有时候就在那坐着一下午,我会想象着一个多世纪或者半个多世纪之前,这些采风的人他们有着怎么样的见识,他们看见了什么样的画面,他们听到了什么样的音乐。

在我当时操作的很多归档的项目之中,这位先生对我的影响非常大,他叫杰拉德·戴克。

戴克是一个美国人,但他上世纪60年代就来到了泰国北部的清迈和清莱,录制了很多北部泰国的音乐。包括像苗族、傣族、哈尼族、拉祜族、傈僳族,很多都是在中国、缅甸、老挝、泰国的这些跨境民族音乐。

后来我们也成为了好朋友。来给大家看一段他拍的录像带,这个质量非常好,是60年代的,短短地示范一下就好。

这种乐器叫sèng,在中国的西双版纳,包括孟连那一带的傣族人也会使用,在老挝的傣族人、缅甸的傣族人都会用。

1 2 3 4 5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