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年来,我们给流浪者发了15万份食物 | Tony Day 一席第492位讲者

  • by

Tony Day,黄河慈善厨房创始人。

到现在我们发了155035份食物,给6万个人发了衣物。发了110多辆轮椅,帮12位残疾人安装假肢,帮助90多个流浪者找工作,领孩子们回家。一共有11000位志愿者,这是参加活动的人,还不算旁边好多来帮助我们、支持我们的人。

黄河慈善厨房

Tony Day

大家好,我叫Tony,英国人。我是2005年到中国来的,今天很高兴可以来到这里参加一席的活动。我希望你们都能听懂我这个老外的(中国)话。

我以前在英国有两个公司,一个是做金融的,一个是做房地产的。我每天特别特别忙,至少工作16-18个小时,每天晚上只睡三四个小时,但是我没有压力,我很喜欢我的工作。

有一天我看报纸,看到他们介绍了一个禅修的地方。我觉得这个挺有意思,很感兴趣,但是当时我太忙了,没时间参加。过了五年,我又想起来这个地方,这次我去参加了。我待了四天——礼拜五去,礼拜一走。

到那里的第二天,我开始打坐。突然有个想法来了:你愿不愿意改变你的生活,离开英国?但是我一直在想我需要多少钱?我该怎么办?我没有办法回答这个问题,一直在考虑钱的问题。

第三天我还在打坐,另外一个问题来了:如果钱够了,你愿不愿意?我只能回答我愿意——我愿意离开。

所以礼拜一结束之后,我回家卖掉了两个公司,我的家,我的汽车,我的摩托车,全部都卖掉了。疯了。卖完以后我离开了英国。

我平常是有计划的人,但是当时我没有计划,我直接去了欧洲。到法国以后,我就做了三件事情:一是继续打坐;二是开始做一些志愿者的事情;三是写了点乱七八糟的东西。

在法国的时候,我发现自己有个奇怪的感觉,我心里不舒服——因为我在英国的时候一直忙,到法国以后没事干。我为什么离开?我怎么办?我没有后悔的感觉,也没有觉得自己做了一个错的决定,但是我需要时间了解这个感觉是什么,也需要处理好这个感觉,不能一直难受。

大概一年半以后,我明白了,我知道我为什么离开了英国,也知道我要去做什么事情。我觉得我可以去另外一个地方,一个比较远的地方。所以我准备到印度去。

我不想坐飞机,所以我准备先坐火车去俄罗斯。我跟一个旅行社联系,让他们帮我订火车票。他们说走俄罗斯的话,你应该去中国。我说我不想去中国,我想去印度。他说,你去中国的话那你必须去西安。“西安有什么好东西,我不知道。”“兵马俑啊。”“兵马俑是什么?”

但是他们一直说,去吧去吧。所以我去了。到了西安以后,我本来打算只待三天。但是我在西安的时候,另外一个想法来了:你别走了,别去印度。我想去印度嘛。但是这个想法说,别走,留在这儿。所以我又难受了,真的。最后我说好吧,我会等一下,看看情况。

确定留在西安以后,我没有事情可干,所以我就去找慈善机构,希望可以参加一些活动,帮助一些人,这是我的习惯。但是我找不到。我问了好多人,去了好多地方,都说没有。当然这是32年前,跟现在完全不一样。

但是我在街上看到一些乞讨的老人、小孩和残疾人。在钟楼附近,我看到一个老太太。她有一个碗,她说老外,给我钱,给我钱。我的习惯不是给钱,我比较喜欢做事情。不是说给钱不对,但那不是我的习惯。所以我走得比较快。

结果这个老太太跟着我,她走得比我还快。这是一个60多岁的老太太,我跑不过她。然后我回家了。但是那个晚上,我忘不了这个老太太。我一直在想这个问题——我想做一些志愿者的事情,但是我还没找到。

所以我做了两个决定:第一个决定是第二天再去找这个老太太,请她吃饭,然后问她知不知道慈善机构在哪,我可以去帮忙,我估计她会知道。第二个决定是,如果我找不到,我就自己买一些东西,发给这些人。

第二天,我找到了她。但是她不要吃饭,她只要钱,所以我给了她五块钱。我也问了一些别的流浪者,他们也不知道慈善机构在哪。

但是我听说,有一个天主教堂,礼拜天有弥撒的时候,门口会有一些乞丐和残疾人。弥撒结束了,人们会出来给他们一些钱。所以我去找了教堂的陈神父。我问他,我能不能礼拜天到这里来给他们发一点东西。他说可以。

第一次发是一个礼拜天。有三个朋友来帮忙。我们买了50个包子,但是教堂外面只有8个人,包子没发完。所以我们到钟楼去了,然后在街上找到了17个老人和残疾人。所以,第一天,我们给25个人买了50个包子。我觉得可以继续,所以第二个星期又去了。这之后就没有停过。

第四个星期开始,我们增加到了每周发两次。那时候我们是在外面发,下雨、下雪,包括夏天的时候,都是在外面,但是我们没有停。

一年半以后,教堂的人叫我去,说,Tony我们给你们盖一个房间,免费的,不收钱。这是他们给我们提供的一个房间。

我们还是跟教堂没有关系,但是他们对我们特别好,给我们很多帮助。那个房子我们已经用了10年了,现在挺好的。

每个月我们大概会发1000多份食物。会发包子、稀饭、菜汤,礼拜五发炒米饭,偶尔也会发水果、面包什么的。流浪者都可以吃饱了。

我们发包子的时候还是会去钟楼。因为有老人和残疾人,他们来不了教堂,所以每一次我们会有一队人给他们送过去。

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从第一次开始,我就做了一个记录。我们的数字特别特别清楚,我们发现这也很有用。11年来,我们发了155035份食物。我们就是慢慢来,一步一步的,但是猛地一看,就觉得是一个比较大的数字。

在中国我们是第一家慈善厨房,从2005年12月18号开始。本来我们在英国注册了,但是2011年我们开始和陕西慈善协会合作,已经6年了,特别顺利。我们每年会跟他们合作安排一些活动。

人们可能看到一个老外就觉得,这是一个国外的慈善机构,其实不是。因为除了我,我们的志愿者都是中国人,98%,99%都是本地人——这是一个本地的慈善机构。

我们特别特别简单,没有什么想法,我们只帮助有困难的人,孩子可以,老人可以,一个学校可以,残疾人、流浪者,都可以。

只要是我们有能力帮得上的人,我们就会帮,如果我们没有能力,那对不起,我们帮不了,就是那么简单。而且我们只有两个目的,从开始到现在一直只有两个目的:一是给最需要的人合适的帮助,二是给大家一个平台参加一些慈善活动。同时我们给大家一个机会改变他们自己,我们发现包括我,好多人改变了,志愿者、流浪者都改变了。

另外一个,因为我们都是志愿者,没有一个工作人员,所以我们不会浪费一分钱,100%给我们帮助的人。

了解多了,流浪者有困难的时候会来找我们。开始他们需要衣服,所以我们给他们发旧衣服,别人也会捐旧衣服。但是冬天肯定很冷,所以每年冬天我们会给他们买大衣、棉裤、被子、袜子、手套、帽子、鞋。都是新买的。

这种活动通常从晚上十点开始,我们一般会安排60个志愿者,分成四队,去他们睡觉的地方。如果是晚上两点、三点、四点,我们看到一个老人在街上睡觉,我们可以保证这个人真的需要帮助——这就是我们这么发的原因。肯定比较麻烦,但是是最好的办法。

因为好多人还是觉得,这些流浪者是假的,他们都有房有车,他们的钱比我还多,为什么我要帮你?好多人有这个想法,我们能理解。但是如果志愿者自己看到一个老人、一个残疾人冬天的时候睡在外面,他心里就知道,这些人真的需要我们的帮助。

有一天,有个小孩带了他的朋友来,给我们看他的胳膊,问我们可不可以帮他。我们赶快陪他去医院。医生给他做了一个手术,结果痊愈了。这是我们第一次做医疗救助的活动。

去年有一个流浪者,我们看到他的身体完全不行了,他不能吃饭,不能睡觉,发烧。我们就带他去医院。结果很严重,肺结核病。医生说可能已经太晚了,帮不了。还好,三个月以后,他完全康复了。现在他很好,上个星期还来慈善厨房吃了饭。所以很简单,不是很复杂。

北京有个慈善机构叫“众爱”,我们有医疗救助的时候,他们会跟我们合作。

有时候,我们有朋友也会捐一些东西。有个上海的慈善机构“扶轮社”,他们以前捐了一些轮椅。我们需要找一些真正需要的人。我们跟政府联系,他们给了我们一个名单。这些轮椅我们当然不可以浪费,必须给需要的人。所以每一个人我们先去看一下,了解他们是不是真的需要这个轮椅。

我们见这个姑娘的时候,她应该23岁。她的腰有问题,动不了。她五年没有下床,一直在床上。我们跟她的家人商量,说我们有这个轮椅,你的女儿可不可以用?他们说应该用不了。但是我们很想帮这个女孩,所以我们跟她的家人说,我们可不可以试一试?

我们把这个女孩抱到轮椅上,发现她可以用,没有问题。推她到院子里,她开始哭,她的家人哭了,志愿者也都哭了。真的很感动。她说,五年来,我没有见到太阳。这样一个轮椅不是很贵,几百块钱,但是几百块钱你可以改变一个人的生活。

我们有另外一个朋友,已经认识了四年。他是一个残疾人,只有一条腿。这就是他的家。所有东西都在车上,他会在那儿睡觉。

他人很好,心地也很好。我们问他要不要帮你装一个假肢,他说可以。但是有个问题:如果我们给他安假肢,他以后怎么生活?因为他现在是一个残疾人,所以好多人会给他钱,他可以吃饭、买药,可以生活。但是如果看到一个健全的人,谁会给他钱?所以我们只能先帮他找工作。

我们先给他安排一个房间,帮他找到了工作,最后给他安假肢。这个工作很好,在西安飞机场附近一家生产飞机配件的公司工作。他在那边应该6年了。他每一天去跟老板说感谢老板。这是他现在的样子。

这个安假肢的公司,他们最后没有收我们的钱。他说我们不要你们的钱,我们很愿意帮助你们支持这个人。这个时候我们明白了,我们可以做很多事情,不一定需要很多钱。好多事情跟钱没关系,如果你的目的是单纯的、清楚的,好多人愿意来帮忙。

大约九年前,我们去了一个地方,特别穷,孩子也真的很可怜。所以我们给他们办了一个运动会,结果孩子们特别开心,志愿者也开心。

所以现在我们每年会有孩子们的活动,给他们开运动会,或者请他们来西安。这是去年的运动会。

这个活动有150个孩子,大概60个志愿者。这是一个两天的活动。我们礼拜六去,下午跟孩子们玩一下,晚上给他们放电影。志愿者都会自己带帐篷,在帐篷里或者在车上、教室里睡觉。第二天很早起来开始安排运动会。

因为有150个孩子,我们会给他们安排大约20个游戏。孩子们特别特别开心,每一个孩子都可以收到奖品或者礼物或者吃的。

这个活动想法很简单,但是后面要安排的事情比较复杂。所有我们需要的东西都是志愿者提供的。因为慈善厨房是个团队,大家都愿意做一些事情,所以这个活动很大。但是我们没有花一分钱。

11年来的活动,我没有办法给你们讲所有的,太多了。到现在我们安排了1905场活动,给6万个人发了衣物。发了110多辆轮椅,帮12位残疾人安假肢,帮助了90多个流浪者找工作,领孩子们回家。一共有11000位志愿者,但是这不算旁边的好多人来帮助我们、支持我们,这是参加活动的人。

因为慈善厨房是大家的,大家会捐东西,也会捐款。因为是大家的慈善厨房,我们有责任,我们必须是透明的。每一个月,大家可以看这个月我们的费用是多少。如果有捐款的话,这个月的捐款是多少,在银行里面我们还剩了多少钱,还有这个钱我们还可以用多长时间。

每一年我们会安排190场活动,一年的费用肯定不少,但是因为大家提供了好多我们需要的东西,一年的费用,去年是18万,两年之前是16万。我们没有钱,没有有钱人大额资助,没有其他机构在后面支撑,但是我们需要的也不多。

我们经常听说这句话: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这句话有道理不?我也觉得有道理,肯定有道理。我们希望每一个人可以管自己的生活。但是实际上不是这样的,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

我们觉得有三部分人。第一部分的人,他们管不了自己的生活,像老人、残疾人还有孩子们。他们没有能力,根本没有办法,所以需要先帮助他们。他们还需要吃饭,需要衣服,需要理发、洗澡、看病,谁来帮助他们?这是我们应该做的事情,必须做的事。

第二部分的人,他们可能有能力管自己的生活。比如说我们帮助了90个人找工作——我们没有办法帮助每一个人找工作,只能是其中一部分,但是我们发现,好多人只需要一些尊重、一些时间,可能一年的时间、两年的时间,如果我们一直支持他们,他们会自己改变,改变自己的生活,自己找到工作。

第三部分的人是最少的,他们不要管自己,那没关系,你来吃饭吧。

所以是两种帮助:一个是支持人、帮助他们改变生活;另外一个是就给他们吃饭,或者简单生活的需要。这两种都需要。

我们没有办法帮助每一个人,只能做一部分。我们也根本不想做很大,做大不一定可以做好,但是我们必须做好。

11年来,我们坚持做了1900多个活动。靠几个人做不到,但是慈善厨房不是几个人,是一个团队。我们能继续下去,因为大家特别特别好,特别辛苦。每一次活动我们可以一起开会,商量怎么安排,然后分工。有好多志愿者来了十年、九年、八年、七年,真的了不起。

所以我们能继续是因为大家的力量,不是一个人的慈善厨房,不是一个人的力量。大家一起来做一些事情,那可以做比较多,也可以坚持做,一直做。如果你们想了解多一点,我们有微信、QQ、网站,你都可以看到。

谢谢大家。

热门演讲,请点击阅读原文

iOS用户,长按识别二维码赞赏

Leave a Reply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