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繁體字開關【點擊進入臺灣繁體】

修路,我们取了一个名字 ,叫“让乡长亮瞎眼的路” | 于晓刚 一席第479位讲者

  • by

于晓刚,环保NGO组织“绿色流域”主任。

人类学就在两个极端中摸索,能不能有一个人类学能够帮助原住民发展得更好,而且在发展中又能够很好地保护原住民的文化和他们的尊严?拉市海项目我们也在这样地探索。

拉市海的选择

于晓刚

大家好,我是于晓刚。过去我在社科院民族学所工作,后来我离开了民族学所,自己创立了一个民间组织,叫作绿色流域。绿色流域一直致力于关注少数民族的生态和文化。

大学毕业以后我到了民族学所,非常喜欢上山下乡去做调查,对少数民族的一些文化、生态知识特别钦佩。比如说云南元阳的哈尼梯田,它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这是中国唯一一个以少数民族名称命名的世界遗产。哈尼梯田从上到下,层层叠叠,犹如天梯。在春季灌水的时候,波光粼粼、晶莹剔透。

中原梯田最有名的就是大寨田。可是大寨田没有水也没有树,因为它的山头都已经剃平了。而哈尼族梯田的山上都是大树林。山有多高,水就到多高。因此我开始对少数民族地区的一些生态知识产生了兴趣。

1997年长江大水的时候,我到拉市海去做流域管理方面的一些调查,想了解长江大水的原因。拉市海是云南省第一个以湿地命名的自然保护区,后来它被列为国际重要湿地,因为小小的一个拉市海竟然有七八万只过冬海鸟。

但到了拉市海,我们就发现那里有几个非常严重的流域问题。当时很多纳西族的田地被大水淹没了,人们把原因归咎于上游彝族的天然林采伐,于是政府很快就出了一个禁止天然林采伐的禁令。

可我们进一步调查就发现:拉市海被水淹,远远不是彝族的问题,彝族不过是“躺枪”了。其主要原因之一,是当地政府要建立一个东方的威尼斯、高原的水城,要把丽江古城打造成一个旅游集散地。这样就得保证丽江的小桥流水,就要在拉市海建一座大坝,每年向古城供应3000万立方水,这个过程造成了大面积的农田被淹。

除了农业,渔业的问题也很严重。因为拉市海成立了一个湿地保护区,为了保护海鸟,出台了一个冬季封海的规定,海鸟来的时候就不能够捕鱼了。冬季封海一直持续到三月,鸟飞走的时候才允许捕鱼。但是当鸟飞走的时候,刚好是鱼繁殖排卵的季节。如果这个时候捕了鱼,那么后续的渔业资源就遭到了极大的破坏。

我们发现这些问题实际上在很多国家都可能会出现,拉市海比较集中,但每一个问题都有解。后来我们找到了乡政府。乡政府非常欢迎我们,因为他们也向我们诉苦,说365天,天天有人上访。不是这个村子来,就是那个村子来,他们也是苦不堪言。

2000年,拉市海乡就成立了流域管理委员会,这是在乡一级建立的一个流域管理委员会,在中国还是第一只螃蟹。

刚才我们讲了那三个问题,大坝导致农田被淹,农民因为没有了农业的收入,只好加强渔业方面的投入和捕捞。但同时,为了保护海鸟,冬季封海,导致在渔业繁殖时期才允许捕鱼,结果一下子鱼子鱼孙一网打尽。

渔民们既不能在冬天捕鱼,又没了农业收入,所以在捕鱼期的竞争就非常激烈,几乎是在湖里抢鱼。他们增加了很多网具,网眼非常小,非常密。很多网具是非法的。

有这么多的问题,我就把湿地管理局、水利局、渔民代表都召在一起开个会,分析一些问题。其中最重要的一个活动是角色互换。我要求他们假戏真做,演得越真越好,捍卫自己的角色说出自己的理由。

比如当湿地管理所的人来装扮渔民的时候,说我们一定要捕鱼,如果我们不捕鱼就没有收入了,收入没了以后我们的孩子就不能上学了。

页码: 1 2 3 4 5 下一页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