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竹张先生官方网站
全面支持中文繁简转换
更好的客户体验服务全球华人!

不转换 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大陆简体 港澳繁體 澳門繁體 马新简体 马来西亚简体 台灣正體
首页 / 正文

垃圾,你也要吗?——于晓丹新书《说穿》书摘

精彩推荐 2014年9月14日 一席 66

前几日回我工作过的公司看望我的前老板当娜。一见面她又像当年我来应聘时那样先带我到公司各处参观。

我离开这家公司七八年了,公司现已扩充了许多,原先是两整层楼,南北通透,现在又加了两层,整个格局,甚至当娜的办公室位置和面积都发生了变化,名副其实是美国最大、最古老的私营内衣公司了。

当娜带我楼上楼下见了我从前打过交道现仍在职的人,比如merchandiser、图案设计师和设计师同事——这样的人当然已所剩不多,之后问我还想去哪里看看。我说,打样车间吧。

不出我所料,除了新添了几张面孔,以及我离开时已八十有七仍坚持每天兴致勃勃上班并每周五给全公司准备免费早餐的老太太艾尔达已过世外,其他都是老相识。

我挨个拥抱着拥上来的她们,重新打量这占据公司半层楼、让我记忆深刻的车间。公司虽变了很多,这里却没有:规模没变,位置没变,连阳光照射进来的角度好像都没变。

当年我来应聘时,因为手上另有一份offer,跟当娜谈了两次仍不肯决断。当娜说没关系,我先带你看看公司。她第一个让我看的是设计师区域,两人一间的办公室,每间都有两扇窗。

出来后第二个让我看的便是这间打样车间。那时我已在纽约不少内衣公司混过,见过太多光鲜明丽的展示间(showroom)和老板办公室门背后,掩藏在公司内脏里拥挤不堪、空气污浊、一扇窗都没有、暗无天日的打样车间,一瞬间看见这里如此宽阔,有占了一整面墙的玻璃大窗,有齐整的缝纫机和绣花工作台,禁不住连声感叹:“真好,真好。”

当娜立刻露出骄傲:“哦,我不知道还有什么比有窗户的环境更能让工人们工作愉快的了。”好像断定我看了这几扇窗,就自然会做出抉择。我果然中招。

在美国服装公司里,打版和缝纫师傅大多是工会会员,而工会为会员做了很多权益上的硬性保护。比如,雇主如果要求他们加班,必须事先征得他们同意,他们若说“不”就不能被勉强;虽然劳动报酬不如设计师高,他们加班却不能无偿,加班费必须是正常工资的1.5倍。

不过,工作环境是否一定要有窗,工会对雇主没有规定。而打动我的,显然正是这已经相当尊重劳动者的法律规定之外的东西。说起来这东西很简单,就是对劳动者生理和心理的尊重。

虽说资本家的本质都是趋利,可这样的尊重总还是被我看作对社会的一种积极贡献。这家公司里这个区域人员流动最小,或许因为这些工人受工会保护不能被随意解雇,可我觉得总归跟这种尊重有关。

每一个劳动者都有这样或那样的生理心理极限,缝纫工有,快递员有,厨师也有。

我们在纽约吃得最多的是中餐和日餐,吃多了以后不免常做些比较。以档次差不多的餐馆为例,常有中餐厨师在门外闲晃,蹲在门口抽烟,甚或从后厨突然出来穿过前厅的。

而这样的情形在日餐馆却绝少见到,即使很普通的寿司小馆,开放厨房内的厨师们也个个不苟言笑,眼神专注。此间也有不少华人冒充日本人开的日餐馆,他们戴着一样的帽子,穿一样的工作服,也大多不苟于言,不过我们看一眼他们的表情就多半能辨出真伪。

另外一个例子也很有趣,我们见过一位到日本学厨、就职的华人,移居纽约后仍在日餐馆效力,这个人混在日裔厨师里,就很难再被认出他是个中国人了。你可以说这是两种文化对敬业精神的培养不同,不过,也应该注意到中餐馆和日餐馆营业时间的长短差别,这个差别可能也是一个相当重要的原因。

纽约的日餐以营业时间短著名,每天四小时午休,周末还停业一天,开在办公区里的日餐馆有的甚至休息两天;而中餐馆则以长著名,上午十一点到晚上十一点,甚至更长。

后者常被赞为勤勉,可任何一个肉身也不可能在十二小时的每一秒内都保持精诚致志,勤勉却也造成劳动力的浪费。所以,敬业精神需要靠尊重劳动者的生理和心理来加以保证。

对于劳动者这样或那样的生理心理局限,通常只有负责任的劳动者和资本家才有尊重它们的自觉。我在前公司时曾听到一名缝纫工跟工头说:“你这么催我,我就只好给你垃圾了。垃圾你也要吗?”

可是现在的时尚文化无论提供者还是受用者有勇气有耐心问这样问题的人真是太少了。人们大多要求的是如何能和更能,快和更快,很少想更能和更快的背后是什么,快餐文化因此才有道可行。

可即使是流水线作业,车好一件衣服也的确需要四五个小时,炖一锅鸡汤的确需要一二个小时,分拣成千上万个包裹的确需要两到三天,往远了说,19世纪西方的年轻女人为自己准备一箱嫁妆的确需要所有的青春时光。如果不尊重这种局限,那得到的就只能是一件垃圾成衣、一锅鸡精汤、一个野蛮分拣的场面,或者更惨烈的,一个嫁不出去的命运。

想通了这一点,每当我着急的时候,都会问问自己:

垃圾,你也要吗?

——————————————————

这部文集最初的名字是“个人视角”,与我在《外滩画报》上的专栏同名。文章刊登后,我得到了不少回应。有很多业内或非业内人士对这些个人经验提出了他们的补充,当然也有尖锐的批评,并对比国内时尚工业境况,提出了难得的新的思考角度。这应该算是对我写下所见所想的最大鼓励和回报了,并最终给了我勇气接受本书现在的题目《说穿》。

穿,两重含意。

得到这个题目颇有些得来全不费功夫的偶然,不过也已经是我和朋友们、编辑们都绞尽脑汁之后了。那天正吃晚饭,我忍不住泄气地嘀咕着:“究竟叫什么呀?”

坐在对面、一直没精力参与意见的人突然不经意地答道,“说穿得了”。

我愣了一下,终于松口气。接着就只希望没有辜负这么一个好题目。说穿着容易,而说穿难。

书中收录有我近两年发表在不同刊物上的文章,以及很小一部分采访。无论是探讨行业运转、秀台、设计师,还是街区、橱窗等,它们都跟我所理解的时尚有关。

———摘自《说穿》后记

点击“阅读原文”播放于晓丹一席演讲视频

【紫竹张先生https://z-z-z.vip/】评论


PAYPAL捐款给紫竹张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