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竹张先生官方网站
全面支持中文繁简转换
更好的客户体验服务全球华人!

不转换 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大陆简体 港澳繁體 澳門繁體 马新简体 马来西亚简体 台灣正體
首页 / 正文

骗财骗色的PUA被扒皮,为什么我看着像卖广告?

每日怡见 2019年5月11日 紫竹张先生 334

“谈恋爱要的是真诚还是套路?”

作为一个过来人。

小飞有两句推心置腹的话,想对各位正在谈恋爱和想要谈恋爱的朋友们说:

第一、远离所有让你只用套路,不必真诚的人。

第二、远离所有让你不用套路,一昧真诚的人。

前者不是好人,一心只为了你兜里的“阿堵物”。

后者是滥好人,信他只会误自己的事。

本文中提及的“套路”是个中性词,就跟“公式”、“方案”、“模型”一样,指代的都是一种可供复制的操作模式,没有好坏之分。但是,在网络时代,这个词却变成了,凡是使用套路的人,一定是不怀好意的。

我们回到现实中来,你信了第一种人的话,追妹子(男生)的时候,宛若一个没有感情的杀手,不带一丝真诚,睡完就走,拔吊无情。那么你一定是一个套路连着一个套路,每天都生活在自己编织的谎言当中,一旦露馅,就要被终身打上渣男(女)的烙印。

你信了第二种人的话,只用真诚,不玩套路,觉得自己只要真心对TA 好就行了,从不去揣摩对方喜欢什么,需要什么,觉得甜言蜜语、节日礼物、鲜花美酒都是可有可无的“套路”,那你单身的时候,就千万不要埋怨什么“恶臭的皮囊万人追捧、有趣的灵魂无人赏识”。

讲这么多是为了说明什么呢?就是大家在谈恋爱的时候,有真诚,是出于一种强烈的道德感,是为对方考虑;有套路,是一种强烈的使命感,是对自己负责。

谁会喜欢一个谎话连篇的人?谁又会喜欢一个呆板无趣的人?

我们在探讨PUA(泡学)的时候,真诚和套路都是不可回避的议题。

首先,我想对各位仇视PUA的朋友说,PUA的诞生,原本是为了教那些笨嘴拙舌、不善交际的宅男宅女一些恋爱技巧,传统PUA的核心,讲真诚也讲套路,归纳起来其实就一句话“how to be a better man”(怎样做一个更优秀的人)。

但是,近两年,随着PUA大众化和低端化进程的发展,PUA行业内妖孽丛生,出现不少批量生产渣男渣女,疯狂收割智商税的无良PUA组织。有教把屌丝包装成高富帅的,有教把女生驯养成“宠物”的,有教一小时TD(推倒)网友的。

骗财骗色的PUA被扒皮,为什么我看着像卖广告?

如果你是一个二十多年没有性生活的人,看到这些会不会怦然心动。

假设,我现在不是在闲聊,而是写一篇正儿八经的科普贴,给你讲讲这些无良PUA的劣迹,哪怕我用再悲愤的笔触,去控诉,去抨击,去鞭挞,站在法律和道德的高地上,全方位无死角的唾骂他们,相信我,还是会有人精虫上脑,想去买个课听听。

这就跟我上次批评的迷幻药科普一样,看似在保护女生,其实是为心术不正的人打开了方便之门。

骗财骗色的PUA被扒皮,为什么我看着像卖广告?骗财骗色的PUA被扒皮,为什么我看着像卖广告?

骗财骗色的PUA被扒皮,为什么我看着像卖广告?

骗财骗色的PUA被扒皮,为什么我看着像卖广告?

你一定会质问我:“坏消息铺天盖地,把带来坏消息的人杀掉,这个世界就不会发生坏事了吗?”这样想其实是曲解了我的观点,全平台全时段都有禁毒宣传,为什么我从来没有说过不能宣传禁毒?

因为对于贩毒,我国有世界上最严格的刑法,达到多少克就要枪毙,哪怕你是外国人也不能豁免。再看看,我国是怎么处罚这些卖无良PUA课程的人的,

骗财骗色的PUA被扒皮,为什么我看着像卖广告?

违法成本太低,你再怎么宣传无良PUA的可怕,还是会有人为了200%、300%的利润而铤而走险。其实法律也很无辜,因为人生一世,无非“食色性”三样而已。毒品不是生活必需品,只要有强大的国家机器在,想要禁止,并非难事。

恋爱技巧就不好说了,你可以封掉这些培养PUA渣男的平台,但你根本无法保证,他们不会换一个马甲转世重生。各大平台上打着心理咨询、情感顾问、个人管理旗号的PUA课程还少吗?还是那句话,在没有舒缓需求端的情况下,强行铲除供给端,只会让事情变得更加复杂。

死了张屠户,就不吃带毛猪了嘛?

所以我觉得,一直以来,关于无良PUA我们的宣传口都出现了偏差。

说句不好听的,几百号官媒,成千上万的自媒体,看起来是在鞭挞泡学的罪恶,实际上激起了人性深处的色欲,免费为无良泡学做了宣传。满朝公卿,夜哭到明,明哭到夜,哭得死PUA否?

当然,大家的动机我还是很赞同的,都是为了呼吁女性(包括男性)要保护好自己,不要沦为渣男渣女的玩物。只是我觉得,女性在这里倒不是最广大的受害者群体。

最广大的受害者群体,应该是缺少性生活还被收割智商税的底层男性们。

我遍观批评无良PUA的爆款文,都是煽动情绪的多,列出实证的少。也就是说,关于PUA,大家都在喊狼来了,却并没有人数一数到底来了几头狼,有多少绵羊丧生狼口。

包括那个被行拘五天的案例,也并没有发现任何一个女生因此而割腕自杀,卖课者触犯的是《网络安全法》而不是《刑法》。

骗财骗色的PUA被扒皮,为什么我看着像卖广告?

市面上的很多PUA会教“五步陷阱法”,如果你想泡妞(撩汉),首先要把自己包装成社会精英,要么像王思聪那么有钱,要么像冠希那么风流,要么像高晓松那样有才。针对男性,就有事业有成的“帝王”、受过情伤的“浪子”和有才的“诗人”三种人设可以选择。

凹人设也很简单,就是拿导师发你的精致图片发朋友圈,营造一种你很高端,你很有钱的感觉,PUA学员们的朋友圈往往是一会在马尔代夫晒太阳,一会在阿尔卑斯山滑雪,一会在大明湖畔吟风弄月。

骗财骗色的PUA被扒皮,为什么我看着像卖广告?

确定关系以后,就是“宠物养成法”了。这种操作就跟训狗一样。让女孩(男孩)的心灵反复受到创伤,并把受伤的缘由引到她们自己身上,让她们对你产生一种深深的歉疚感。

再后面,就开始压榨恋人了,为什么对恋人压榨越多,恋人越舍不得跟你分开,个中道理其实可以用经济学上的“沉没成本”来解释。为什么很多电信诈骗,都是几百几百的骗,最后一直骗了几百万?

就是因为人类都有在持续损失的过程中,妄图收回成本的心理。

骗财骗色的PUA被扒皮,为什么我看着像卖广告?

逻辑说通了,你是不是也觉得PUA让你毛骨悚然?但实际上,我们都忽略了一个关键性的问题。PUA真的有导师和媒体宣传的那么高效吗?我觉得,无良PUA的破坏力是被夸大了的。

讲PUA的导师不是为了渡人渡己,而是为了恰饭,这年头,人为了恰饭,什么话不敢说?卖保健品的还敢说自己的神药包治百病呢!实操起来就呵呵了。

之前曝光过一个95后性爱大师,鼓吹帝王房中术隔了7万人的韭菜,后来调查发现,他的房中术并没有什么卵用,割这么多韭菜靠的还是传销。

很多PUA教程,看起来逻辑严谨,其实漏洞百出,先说用朋友圈凹人设这一项,小飞的粉丝里,有几个喜欢这样装腔作势的人?至少,网络经验比较丰富的八零到零零后是很难中招的。

再说见面约会的一项,虽然说有趣的灵魂也占一部分,可归根结底,现在谈恋爱也是看脸看钱的好伐?

见面第一眼,发现没有经过P图精修的你原来长这样,印象分已经掉了一大截了,然后你又一边吹牛,一边带对象吃最廉价的苍蝇馆子,反差如此之大,换做一般人早就找借口溜掉了,还TD个毛啊!

再说了,这样一顿骚操作都能钓到的对象真的是你心仪的(男)女神吗?

网上曾经盛传过一份价值29800元的PUA教程,看得我尴尬癌都犯了,完全可以登上热门知乎话题“不会撩妹硬撩是一种什么体验”

骗财骗色的PUA被扒皮,为什么我看着像卖广告?

骗财骗色的PUA被扒皮,为什么我看着像卖广告?

可能有学员会奇怪,你说PUA很垃圾,为什么导师们还是动不动就能约到妹子?

为什么?因为你们一个二个脑子抽风交上去的智商税,已经把他们养得很肥了,你要是像他们那么有钱,再广泛撒网,找一个一夜情应该不难。

但花钱做这个的,除了少部分高知富裕阶层,多半是又穷又挫的屌丝,以为自己花几百块钱就买到了一夜七次药,实际上到手的只是一瓶过期的蚁力神。以为自己从此进阶为炮王,在别人眼里仍然是一个又穷又挫,还没有性生活的屌丝。

骗财骗色的PUA被扒皮,为什么我看着像卖广告?

骗财骗色的PUA被扒皮,为什么我看着像卖广告?

骗财骗色的PUA被扒皮,为什么我看着像卖广告?

很抱歉,打破了你们美妙的幻想,看了本文之后,你如果还想买个PUA课去骗炮,那就去吧,你的导师会非常感谢你,谢谢你用微薄的收入,替他完成了一次又一次的助攻。

我也很同情你们,乃至于同情我国的几千万光棍。这么多人打单身汉,说到底还是为了还历史的欠账啊。而且我也知道,很多去学PUA的人本身是没有恶意的,甚至还有很强的道德感和责任感。

他们可能只是想单纯想学一点恋爱技巧,并不愿做违法乱纪的事。

只是,我们这个社会,早早的就把男女给对立了起来。小学的时候,跟女孩子玩的男生会被嘲笑和排挤,长大了,又有无数营销号、伪女权和仇女主义只要责任不要义务,挑拨男女矛盾,为大家谈恋爱增加了很多艰难险阻。

所以呀,想要避免社会出现更多的渣女渣男,要从娃娃抓起。

不要让我们小男生看到小女生就脸红害臊,也不要让我们的小女生见到男生就支支吾吾。正确的表达爱意,作为一种生存能力,在我们的教育中应当被强调,尽管现在,这还是一句冒天下之大不韪的话。

莆田医院再多,也不能把所有的私营医院一棍打翻,无良PUA再多,也不能让整个行业为之而陪葬。无良PUA有多受欢迎,就证明我们有多缺乏正规的恋爱教育。

在PUA被全网污名化的大环境下,单身汉们想要学一点正常的恋爱技巧,也会立刻给扣上“渣男”的大帽,稍有不慎,误入无良PUA,还会给收割一波智商税。

这样倒霉的一个群体,没人为他们发声,还真是咄咄怪事。

【紫竹张先生https://z-z-z.vip/】评论


PAYPAL捐款给紫竹张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