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老根起落的背后,藏着东北的影子!

最后,人们终于模糊了刘老根的样子。

1 

1993年,赵本山开人生中第一家公司,经营范围写着艺术开发,但主营业务是倒煤。

他的车队奔波于铁岭法库和本溪钢厂之间,乡路崎岖,煤车夜行,车轮卷起的烟尘,呼啸着野性的力量。

很快,公司生意拓展到木材、钢材和饮料果茶。赵本山自嘲他像公关小姐,四处找关系,不挣就算赔。

那些年,东北生意好做,共和国长子从容体面。

沈阳建了中国第一条步行街,每逢周末便人山人海。有工厂修了20层高家属楼,工人临窗远望,大半个城市都俯首脚下。

大时代浪潮汹涌,赵本山逐浪弄潮,1994年东三省春晚,他和范伟演《儿子大了》,核心台词翻来覆就一句:改革春风吹满地。

小品中,范伟名叫刘百万,赵本山演他爹,名叫刘老根。

跨过千禧年,风雪锁城,生意渐渐难做。赵本山和几个朋友到吉林散心,高秀敏力邀他们看二人转演出。

已远离二人转十年的赵本山,那一夜乐到躺椅子上起不来,光打赏小费就给了十几万。

离开剧场,赵本山彻夜未眠,他敏锐发现商机,二人转成为人生主营方向。

他联系央视影视中心,要来剧本,增添大量二人转元素,创作了《草民刘老根》。

草民味道复杂,最后定名为《刘老根》。

《刘老根》播出后,成为当年央视收视冠军,东北山水成为全国瞩目所在。

高秀敏光接观众电话,话费花了几千;演员李静将角色名大辣椒,印上了名片。

范伟受访时认真地说,《刘老根》起到了维护社会治安的作用,因为那个时间都在看剧。

有出租车司机特意在车里安了微型电视,就为不错过《刘老根》。车外风雪变冷,小电视中还有温暖的梦。

拍《刘老根2》时,赵本山将龙泉山庄设在铁岭清河区,清河区兴高采烈地竖起巨幅背景画“刘老根在清河,地球人都知道。”

当地为此投资300万,建了一座真正的旅游山庄,电视剧播出后,山庄名声大噪,被誉为“东北第一庄”。

全国旅行社蜂拥来谈合作,2003年春节,山庄仅门票照相两项,日收入便达8000元。

从山庄行车10公里,便是刚通车数年的沈哈高速。车辆奔跑在年轻的高速公路上,尚有流淌的活力。

路那头的哈尔滨亚布力,《刘老根》播出前一年诞生了亚布力论坛。

那几年,企业家们同样是忠实观众。柳传志还特意在论坛上,以刘老根为例讲企业管理。

风雪渐重,但人们喜欢刘老根开头的歌“老鹰剩下一口气,它也要钻它一把天”。

2 

2003年后,故事变得魔幻。

赵本山一度想把非典写入《刘老根3》。后又传出,第三部中刘老根将远赴澳大利亚。

传闻中,高秀敏演的丁香,在第三部开篇便因病离开人间。

流言背后,是铁三角解体。

高秀敏和何庆魁拍了新剧《圣水湖畔》,何庆魁试图将高秀敏打造成“女刘老根”。

然而两年后,高秀敏意外辞世,何庆魁徒留满心悲沧。

范伟在拍完《马大帅》和《乡村爱情》头两季后,也离赵本山而去。

《刘老根》最火时,范伟受访,说绝不会离开本山大哥,“我不知道我是怎么没的,但我一定会记住我是怎么来的”。

几年后,赵本山在发布会红了眼圈,“人家现在是大腕,请不动了”。

生死别离、兄弟别离、往事别离,命运出了无数道选择题,做着做着,便各有各命。

也是在2003年,赵本山公司开始长租沈阳大舞台剧场,并改名为“刘老根大舞台”。

风雪最盛时,总是最缺欢笑时,刘老根大舞台场场爆满,笑声三五分钟一浪,如风掠高粱地。

2007年,刘老根大舞台连锁剧场的演出总收入达5800万元。那年冬天,赵本山以2269.72万元的价格购得沈阳大舞台剧场的所有权。

两年后,曾在《刘老根》里出演角色的多名演员,上香叩拜,正式拜师。同年,刘老根大舞台也正式开入北京。

刘老根成为人们咀嚼东北时,常常提到的一种滋味。它乡土亲民,又浮夸放纵,总藏着悲喜两个极端。

巅峰时,赵本山在距沈阳市区30公里的苏家屯,买下30亩地,作为基地。买地花了8000万,后来地皮升值了10倍。

而当年的龙泉山庄,渐渐少人问津,最后一片荒凉。几年前,附近村民说,已很久没见游客了。

最后,人们终于模糊了刘老根的样子。

3 

人生如剧。

离开《刘老根》十七年后,范伟成了影帝,赵本山成了隐士,刘老根大舞台金粉剥落,乡土的终归回归乡土。

《乡村爱情》一口气延续了11季,赵本山从辽北大亨一路沦落为养狗老汉。

他盘膝炕头,象牙山下日子悠长,但《刘老根》依旧是心结。

去年11月,何庆魁70岁生日时,他意外地拒绝儿女宴请,而是跑到沈阳和赵本山吃饭。

合照中,两人发鬓苍然,但笑容随和。很快,有传闻说,那些裂隙已消散,两人将合作《刘老根3》。

半年之后,《刘老根3》在清河开机,开机之前最动人的新闻是范伟回归。

冷清的龙泉山庄又有了人气,山水正重新打起精神。

开机第二天,饰演刘老根的儿子大奎发微博说:真的很难找到十七年前的大奎了。即使找到了也不对。

没有17年前的大奎,山庄外也不再是17年前的东北。

在此之前,东北成为新闻主角,是鹤岗300块每平的房价。

鹤岗当地人说,算是好事吧,起码很久没见到外地记者了。

同样坚持了17年光阴的,还有亚布力论坛。

参会的企业家没有极盛时人多,但每年依旧熙熙攘攘。

会场常年有提示,出门要防冻,有时出门十步,耳朵会冻出血。

人们在室内,望着东北的影子。

门外风雪极大,但总有停歇之日。

Leave a Reply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