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快递小哥被大妈打哭,大妈危机怎么办才好?

每日怡见 2019年5月15日 每日怡见 49

今天有一个小新闻,没有八卦,没有伤亡,讲的只是一件小事:

 

兰州的一位快递员小哥劝说取件的大妈先签字再拿走快递,却被大妈扇了巴掌又打了一拳,然后他就坐在地上抱住大妈的腿哭喊:“我收快递就赚5毛钱,你怎么这样欺负我”…….

 

快递小哥被大妈打哭,大妈危机怎么办才好?

 

谁还不是爹娘用心养大的孩子呢,当快递员本来就辛苦,按规矩办事还要被大妈掌掴,网友都替快递小哥委屈了:

 

快递小哥被大妈打哭,大妈危机怎么办才好?

 

在民警的调解下,这位大妈后来道歉了,并且赔偿了快递小哥500元以表歉意。

 

这位大妈的反应确实太过凶悍了,也有些不讲道理,但她想不到的是,这件小事的曝光,又给「大妈」群体的形象抹黑了一次。

 

为什么说“又”呢?

 

回想一下,这些年网络上充斥了对大妈凶悍行为的控诉,比如广场舞大妈和篮球爱好者抢场子,最后大妈们霸占了篮球场跳舞;大妈拾到手机不还,不给感谢费就直接把手机摔了;一到旅游季,树上就“开”满了大妈,凹造型完全不顾植物被压伤……

 

提起大妈的“凶”,你也许能想起不少例子,可能还想吐槽几句。

 

中国大妈们已经不太够用的文明讲理印象分,如今显得越来越捉襟见肘了,一些新闻报道的长期曝光,让人们脑海里形成了大妈往往不太守规矩、不懂法、性格非常急躁的印象。

 

霸道、不讲理的人应该受到惩罚才能大快人心,这没错,但你还记得去年的“高铁霸座女”、“高铁霸座男”吗后者还是个博士呢,蛮横起来一点都不输场面。

 

霸道、不文明、不守规矩,真的分年龄分性别吗?

 

而大妈群体又真的像媒体给我们塑造的刻板印象那样,都是暴躁、蛮横甚至不要脸的吗?

 

有没有可能,是极少数的例子让我们形成了刻板印象,然后闻大妈则嗤之以鼻,见大妈则避之不及呢。

 

最重要的是,最喜欢吐槽大妈的群体,是年轻人,而被吐槽的大妈,实际上就包括了这些年轻人自己的妈妈。

 

据怡宝持续几年的观察,大妈群体唯一一个被年轻人赞美、喜爱的日子,就是刚过去不久的母亲节。这一天,年轻人会在社交平台上发妈妈的照片、晒自己送给妈妈的礼物,然后歌颂妈妈多么好,多么温柔坚韧。

 

除了母亲节这一天以外,很大部分的年轻人对「大妈」的态度都是很差的。

 

我就奇怪了,难道这批中老年女人,在自己家里就是仙女,而到了社会上就是泼妇吗?还是我们的年轻人以偏概全,对「大妈」产生了偏见呢?

 

说实话,没有任何一个群体会像「大妈」这样,受到新闻和网友的双重围攻,我能想到勉强与之相提并论的,就是「女司机」了。

 

新闻媒体真的很爱“黑”大妈,不信我们来看看数据。百度资讯指数代表了一段时间内媒体对该关键词的关注程度,按照全网媒体日均值来比较,媒体对「大妈」的关注程度是「大爷」的将近3000倍。

快递小哥被大妈打哭,大妈危机怎么办才好?

 

大爷在新闻里销声匿迹了,而大妈却被追着吐槽。这就像孩子在家里抱怨最多的永远是妈妈,因为很多爸爸一般只陪玩,不参与管教孩子,当然也就没有机会制造槽点了。

 

明明是同一个年代的人,而且俗话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大妈和大爷的脾气教养真的能差3000倍吗,还是媒体人长大了也习惯性吐槽妈妈辈群体呢?

社会上当然有霸道甚至凶悍的大妈,就像有霸道的年轻女孩,有霸道的小混混一样。但年轻人可以辩解,可以在网上反击,而阿姨们是不行的。

 

其实对于大多数互联网业务来说,「大妈」是个不重要的群体——那些新产品、新功能和新业务总是围绕着爱时尚肯花钱的年轻人,「大妈」是被互联网抛弃的人。

 

会针对「大妈」的商家,是传销、红毛药酒和不靠谱的理财产品,她们不是企业服务的对象,而是被围猎的猎物。

 

互联网时代,大妈失去了很多话语权,她们其实是网络上的弱势群体,被网络社会污名化,几乎是必然结果。

 

对于大妈来说,年轻时没能像现在的年轻人一样接受那么好的教育,而物质上的匮乏又让她们至今都后怕,最关键的是,那些骂大妈不守规矩的年轻人,又何尝花过时间去帮助自己的老妈适应新时代呢?

 

我还记得,在滴滴打车刚推出的时候,社会舆论还曾经担心过这个软件对老年人不友好,我们都通过网络订单把车叫走了,路边等车的老人还叫得到车吗?

 

但是时过境迁,慢慢地,互联网时代方便快捷的生活让我们太舒服了,谁还顾得上老人跟不跟得上来。

 

我现在看到大妈的话题,就会想起我妈,前两年她让我教她用微信、教她网购,我光顾着自己看手机懒得教她,总是快速教一遍之后就不耐烦了。

 

直到有一天,我在电影里看到一个片段,年轻的父母不厌其烦地回答孩子幼稚的问题,而且说一遍又一遍,有的问题真的很蠢,但他们却很认真地想答案,一点都不敷衍孩子。

 

可是爸妈老了,变成了新时代里的弱者,长大的孩子却会嫌他们烦,恨不得和他们划分界限,只想摆脱他们。

 

如果他们再老一些,可能真的不会再烦你了,我就听过一个年迈的奶奶说,“手机是你们年轻人的东西,我们已经老了,不用再费心教我了,我不适合新科技了。”

 

这样的现状真的让我感到心酸,也许你我还年轻,我们在网上随便喷大妈也不会有大妈跳出来对骂,有些人还嘲笑老人手机都不会用。那如果二三十年之后我们也老了呢?

 

如果到时候没人用手机了,上班娱乐都靠VR,打理家务都靠机器人、AI,那我们这一代人也要被抛弃吗?我们会成为新的一群广场舞大妈,家门都不会进的糟老头吗?

 

那时候,会有年轻人热心又耐心地教我们新的社会规则,教我们更上一层的文明,教我们科技产品的使用吗?

 

我不知道。老去的我,可能已经没什么价值了,也不是巨头企业的目标客户了。

 

我只知道,你如何对待你的长辈,你的孩子就会如何对你。

 

我只知道,尊重和帮助长辈和教育子女同样重要,这才是“人人平等”的社会。

 

我只知道,有温度的科技公司和媒体,能照顾到弱势群体,能帮助他们进步,而不是歧视乃至抹黑他们,这才叫“以人为本”的精神。

 

如果大妈把快递小哥打哭,她该受惩罚,也该赔礼道歉,但没必要带着标签去批评,更没必要把整个「大妈」群体反复污名。有抨击大妈的时间,不如回家陪陪自己的妈妈,引导她适应新的社会规则,帮助她融入互联网时代。

 

每个年龄段都会有一批不知廉耻、霸道蛮横的人,而且教育资源匮乏的年代,肯定还会稍微多一点,但除了那少数的恶人,剩下的很多都是善良但被时代淘汰了的人。

 

「大妈危机」真正的应对方法,也许不是怎么反击、防范大妈,而是反思怎么帮助她们。让这个社会变得更好的只会是包容与爱,怎么会是恨呢。

【紫竹张先生https://z-z-z.vip/】评论


PAYPAL捐款给紫竹张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