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竹張先生官方網站
全面支持中文繁簡轉換
更好的客戶體驗服務全球華人!

不轉換 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大陆简体 港澳繁體 澳門繁體 马新简体 马来西亚简体 台灣正體
首頁 / 正文

人性的下水道里,鑒黃師們究竟看到了什麼?

隨心雜談 2019年5月17日 紫竹張先生 337

網絡審查員在中國俗稱鑒黃師,是一個非常神秘的職業,不少人還對這個職業心嚮往之,以為既有片看又有錢賺,實乃人生一大樂事。

可事實上,這個職業遠比我們想像得要陰暗。

過去我們表揚掏糞工時傳祥,都說他是「寧肯一人臟,換得萬家凈」。

而對於現在的互聯網審查員們來說,就是「寧肯一人心理壓抑,也要萬人精神健康」。

日本人拍了一部很有深度的紀錄片,叫做Cleaners,譯名「清理者」,講述了一群菲律賓網絡審查員的故事。

人性的下水道里,鑒黃師們究竟看到了什麼?

01

這是一份挑戰人類底線的工作

在昏暗而狹窄的電腦房裡,審查員丹尼斯強忍着不適,將一段視頻點了刪除。

視頻里,一個成年男子正在猥褻一個五六歲的小女孩。

人性的下水道里,鑒黃師們究竟看到了什麼?

這是馬尼拉一家勞動密集的審核工廠,在這裡,人們只需要重複兩件事,看着電腦上的視頻和圖片,選擇「忽略」或者「刪除」。

公司給他們規定了2400張圖片的kpi,這就意味着他們每天要按至少2400下鼠標。

給他們考慮的時間只有8秒。

丹尼斯是苦孩子出身,自認為有很強的心理承受能力。可當她正式開始工作的時候,還是被色情板塊可怕的圖片給嚇哭了。

人性的下水道里,鑒黃師們究竟看到了什麼?

人性的下水道里,鑒黃師們究竟看到了什麼?

接下來的很多天,她都是在痛哭和嘔吐中度過的,屏幕上的一些畫面,對她來說,已經突破了人類的底線。

跟年輕的丹尼斯相比,下面這位做了媽媽的審核員就相當淡定了。

她負責的是暴力板塊,每天都會看到殘肢斷臂、血肉橫飛的畫面。

人性的下水道里,鑒黃師們究竟看到了什麼?

生完孩子之後,她更加為恐怖分子的惡劣行徑而憤怒,為孩子的未來而擔憂。

可是久而久之,她也就麻木了。

畢竟,她也是見過幾百次斬首的人了。

人性的下水道里,鑒黃師們究竟看到了什麼?

她說,每次看到恐怖分子拿的是大砍刀,便會稍感寬慰,這意味着受害者被斬首時會少受一些苦,直接人頭落地;

最絕望的是那種不鋒利的小刀,受害者會被一點點割下頭顱,整個過程持續幾分鐘。

 

 

02

有人瘋掉,有人自殺

我們還在埋怨24字真言,網絡審核人員卻已經被負面內容填滿。

為了辨識違規信息,他們需要記住很多」黑話「和術語。

審核員莫莉,原本是個虔誠的教徒,卻要審核色情板塊。為此她不得不觀看大量的A片並強迫自己記住各種關於性的術語。

人性的下水道里,鑒黃師們究竟看到了什麼?

這讓她的正常生活很受影響,連做夢都會出現性虐待等可怕的內容。

 

她說:「我的腦子就像感染了病菌,腦子被慢慢腐蝕,我的身體出現了排斥反應。」工作一段時間以後,她的身體明顯變差。

人性的下水道里,鑒黃師們究竟看到了什麼?

鮑勃是一個兩歲孩子的爸爸,在家給娃還尿布,在公司每天卻要看着人們自殘自殺。

人性的下水道里,鑒黃師們究竟看到了什麼?

一個人直播自殺,鮑勃眼睜睜的看着面前的人把繩子套在脖子上,一腳踢開凳子,然後溺水者一樣奮力掙扎,直到四肢低垂像一個被人拎着的提線木偶。

人性的下水道里,鑒黃師們究竟看到了什麼?

遺憾的是,鮑勃並沒有權限關掉直播,他甚至連跳過的權利都沒有,只能把這一切硬生生承受下來。而圍觀這次自殺的3000多個網友里,有人在看笑話,還有人在起鬨。

8-10小時的高強度工作,令鮑勃疲憊不堪。他身邊的同事,有人患抑鬱症,有人瘋掉,還有人上吊自殺。

人性的下水道里,鑒黃師們究竟看到了什麼?

菲律賓人這麼辛苦,為的是誰,本國的互聯網企業嗎?

不是,他們只是為美國人打工而已。

在地球的另一端,臉書的創始人扎克伯格驕傲地向世界宣布:

要讓世界上任何人都能相互分享任何東西。

人性的下水道里,鑒黃師們究竟看到了什麼?

 

有人要骯髒的東西怎麼辦呢?

小扎沒有回答。

03

什麼都可以刪掉,窮刪不掉

看了太過性侵兒童的視頻,丹尼斯忍無可忍,找上司提出了辭職。

人性的下水道里,鑒黃師們究竟看到了什麼?

上司說辭職ok,你得付違約金。

在回家路上,她看到的卻是一群小孩在垃圾袋的邊上玩耍。

小時候,丹尼斯的媽媽警告她說,不努力,你只能撿一輩子垃圾。

人性的下水道里,鑒黃師們究竟看到了什麼? 

不想回到這裡,想要跨越階級,只能老老實實回去上班。

鑒黃師們一個小時的薪水是1美元。

美國老爺們當看不上這點錢,就把網絡審核員的工作全部打包給了東南亞國家。

數據顯示,僅在菲律賓一國就有100000審核人員為美國科技公司服務。

丹尼斯不敢自私,因為全家都靠她的1美元養活。

人性的下水道里,鑒黃師們究竟看到了什麼? 

擁有2000萬人口的菲律賓首都馬尼拉,還有30%的家庭月收入不到112美元。

每小時能拿一美金,已經可以躋身中產了。

看別人砍頭可不可怕,可怕,但跟貧窮比起來又算得了什麼呢?

在這裡,誰不是一邊崩潰一邊振作?

在阿拉斯加,有一群人潛到深海里捕撈帝王蟹,一周可以掙到幾十萬美元。但是滔天的巨浪和兇猛的帝王蟹都能讓他們喪命。

網絡審查員們也是潛水員,只不過他們是潛到了人性下水道的深處。

我們看到的是光明,不代表這個世界處處都是光明的。

「改變世界」說出來像個笑話,但審查員們卻真的一點一滴改變了這個世界。至少他們讓網絡上少了些黑暗、恐怖、戾氣和血污。

人類歷史上,從來沒有過如此信息暢連互通的時代。互聯網的發展極大地便利了我們的生活,也為我們帶來了諸多不利的影響。

在中國,就發生過多起直播自殺的事件。

一地發生兇案,傳播最快的也往往是案發現場血腥的圖片。

不是每個人的心理防線都強大到可以抵禦這些信息的,這就需要我們有一群盡職盡責的網絡審核員。

AI雖然發達,到智力依然有邊界,人工審核短期內是不可取代的。

審查員們能看到什麼,決定權在你。你有光明,網絡就不會黑暗。

文明上網,從我做起

【紫竹張先生https://z-z-z.vip/】評論


PAYPAL捐款給紫竹張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