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竹张先生官方网站
全面支持中文繁简转换
更好的客户体验服务全球华人!

不转换 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大陆简体 港澳繁體 澳門繁體 马新简体 马来西亚简体 台灣正體
首页 / 正文

落马高官刘士余和他背后的“妖精”故事

房股财经 2019年5月20日 紫竹张先生 441

昨晚半夜,平地起惊雷,中纪委官网发布的一则消息让全国金融行业都沸腾了,原证监会主席刘士余涉嫌违纪违法,正在配合中纪委的审查调查。

 

为什么整个金融圈都沸腾了?因为证监会主席是正部级高官,自证监会成立接近30年以来,到目前一共9任,还没有哪个证监会主席被调查过。中国古代有句话叫“刑不上大夫”,之前几十年,落马的最高级别,顶多只到证监会副主席,所以,大家都默认证监会主席能平安退休,而刘士余,是第一个。

 

我们都知道,中国A股的体制一直广受诟病,证监会主席的位置也不好当,但是,像刘士余这样,在任期间就极具争议的,还没有第二个。

 

1、谁能担任证监会主席

 

先补充一个背景知识。

 

在我们的印象中,副市长升任市长,副省长升任省长,是再正常不过的升迁了。那么,证监会副主席能够升任证监会主席吗?答案,是否定的,中国股市开张以来到现在,还没有出现过。

 

落马高官刘士余和他背后的“妖精”故事

 

从上图我们可以看出,在证监会从来没有副主席升任主席的先例,也没有大型证券公司董事长升任证监会主席的先例;我们的历任证监会主席,都无一例外的是从银行体系调任过来,之前没有证券行业的工作经历

 

2、刘士余与江苏

 

刘士余是江苏省灌云县人。

 

中国的传统大银行,比如中农工建等全国性的国有大行,在十年前就已经早早上市,截至2010年末,全国累计上市的银行只有16家,2015年末,仍然只有16家,因为这5年之间全国没有新增任何一家银行上市。

 

自刘士余2016年2月上任后,神奇的一幕发生了,2016年至2019年1月,地方小型银行掀起了一股上市潮,刘士余在任期间,两年半一共批准了14家地方小银行上市。

 

但这并不是最神奇的,毕竟不管大银行小银行,都有融(quan)资(qian)的需求,为国家金融系统做贡献,本来也无可厚非。

 

最神奇的是,这14家新上市的地方小银行中,有7家都是江苏的,包括江苏银行、苏农银行、紫金银行、常熟银行、无锡银行、张家港行、江阴银行等等,整整占了全国一半的比例。而在2016年之前的这么多年间,江苏地区的上市银行仅仅只有南京银行一家。

 

短短不到3年时间,江苏地区的银行界成功逆袭,击败其他所有省份,占据全国半壁江山,可谓创造了历史。

 

官方还没有公布最终调查结果,所以,这个现象和刘士余有没有关联我不知道,也不便做出推测。我只罗列出数据和事实,剩下的留给大家自行判断。

 

落马高官刘士余和他背后的“妖精”故事

3、谁是妖精?

 

刘士余刚上任的时候,看起来还是一副低调务实的模样,公开发表的意见都是围绕监管理念展开,反复强调依法监管、从严监管、全面监管。但不久之后,就风格大变,经常在媒体头条上爆出博眼球的词汇和夸张的论调,完全不像一个专业人士,更不像一个专业管理机构的正部级领导。

 

2015年开始,姚振华控制的宝能系,认为万科的股票长期处于低估的状态(当时股价才10元出头),开始大举买入并且举牌。2016年,宝能系一路增持股份,耗资2百多亿,成为了万科的第一股东,但是,以王石为首的管理层,不甘于失去对万科的控制,强烈抵制,于是形成了激烈的“宝万之争”。

 

王石曾经公开发言,宝能是民营企业,万科不欢迎民营企业来控股,言下之意似乎万科是王石家的,谁来控股,还得先经他同意,但实际上,王石持有的万科股份很低,连前十名股东都算不上,只不过原有的控股股东华润集团尊重他是创始人,一直交与其管理,现在要换控股股东了,王石自然就慌了,害怕失去对万科的管理控制。

 

万科对股票实施紧急停牌,以阻止宝能集团继续增持股票,并企图采取各种方式限制宝能的股东表决权利。

 

从股权和法律的角度,宝能真金白银砸了2百多亿购买股份,是公司的第一股东,胜算很大,自己花钱买的股份自己还不应该控制么。

 

但是这时,法律之外的因素出现了。

 

2016年12月3日,刘士余在一次大会开完后,又即兴进行了脱稿演讲,批评所谓的“野蛮收购”,并严厉指责称“你从事杠杆收购,行为上从门口的陌生人变成了野蛮人,最后变成行业的强盗,这是不可以的。这是在挑战国家金融法律法规的底线,也是挑战职业操守的底线,这是人性和商业道德的倒退和沦丧,根本不是金融创新”,并表示,“希望资产管理人不当奢淫无度的土豪、不做兴风作浪的妖精、不做坑民害民的害人精。”

 

落马高官刘士余和他背后的“妖精”故事

 当时正值“宝万之争”的白热化阶段,作为证监会主席,对于一次股权收购行为,在公开大会上发出这样观点分明的一边倒论调,使用“妖精”、“害人精”这样严厉的措辞,宝能当然明白它指的是谁,也明白这背后的分量。

 

然后,宝能主动退出了,万科召开股东大会时均是弃权,也不向董事会派驻任何人选,并在不久之后开始减持万科的股份。从举牌开始到被迫减持,前后两年多时间,花了2百多亿资金的宝能,从未正常行使过股东的权利,也未向万科任命过一名董事。

 

在当今中国的法治社会下,刘士余作为监管部门领导,不通过证券法规去指导上市公司收购行为,却在公开场合给收购人定性施压,其专业水准和职业素养的高低已经可见一斑。

 

落马高官刘士余和他背后的“妖精”故事

2016年至2019年1月的过山车

 

刘士余上任时,上证指数2860点,离任时,上证指数2600点,股民在中间完美地坐了一个过山车,最终还跌了200多点,其中2018年二季度之后的下跌,全国股民更是哀鸿遍野,很多民营上市公司创始人的股票质押接连爆仓,眼看即将爆发一场小型的金融动荡。

 

最后在2018年底,不得不靠中央出面组织力量,建立几千亿元的民营企业纾困基金去帮忙,这才稳定金融市场。

 

落马高官刘士余和他背后的“妖精”故事

 

作为监管部门领导,刘士余不把精力放在股市的治理上面,却频繁在媒体上抛头露面,发表惊奇言论吸引眼球,整天高呼打妖精,最后却发现,他自己就是背后那个最大的妖精。

 

刘士余语录

 

上面这个15秒的视频,是刘士余曾经大义凛然地告诫金融市场天使和魔鬼,就那么一念之差,金融家和资本大鳄,就是半步之遥。这句话说得很好,现在,我们借刘士余自己的嘴,把这句话再送给他。

【紫竹张先生https://z-z-z.vip/】评论


PAYPAL捐款给紫竹张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