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竹张先生官方网站
全面支持中文繁简转换
更好的客户体验服务全球华人!

不转换 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大陆简体 港澳繁體 澳門繁體 马新简体 马来西亚简体 台灣正體
首页 / 正文

双面刘士余:一念成仁,一念成魔

精彩推荐 2019年5月21日 功夫财经 74

回头来看刘士余的言论、做事方式,有亮点,也有疑点,说他是“两面人”应不为过。

刘士余高调或是性格使然,也是证监会主席这个职位的特殊性使然,但是他的人设基本由此定调。

刘士余曾言:“金钱诱惑巨大,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他应该是有切身体会,但是他依然接受了魔鬼的拥抱。

5月19日夜,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消息: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下称供销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

双面刘士余:一念成仁,一念成魔

刘士余!就是那个痛斥某人为“野蛮人”、“妖精”的慷慨激昂的前证监会主席?就是那个在证监会系统召开的党风廉政建设警示教育大会,大谈“筑牢理想信念根基,守住廉洁自律底线”的个性官员?是的,就是他。

现在回头来看刘士余的言论、做事方式,有亮点,也有疑点,说他是“双面人”应不为过。

A面话语高调,正义凛然 

刘士余的A面有如下关键词:金句迭出、嫉恶如仇、处罚金额创新高。

2016年12月3日,格力电器董事长兼总裁董明珠在某论坛上,说起了格力被宝能举牌一事,撂下“狠话”:“如果有人要成为中国制造的破坏者,他们就会成为罪人。”

同一天,中国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在一次会议上脱稿发言,他直斥“有些人集土豪、妖精及害人精于一身,拿着持牌的金融牌照,进入金融市场,用大众的资金从事所谓的杠杆收购”、“从陌生人变成野蛮人,野蛮人变成了强盗”、“当你挑战刑法的时候,等待你的就是开启的牢狱大门”。

两天后的周一开盘,险资“举牌概念股”股价大跌。

彼时的刘士余,在舆论场中的形象以正面为主,不少人对他的印象是直率有个性。

在一个颇为重要的场合,他当着现场记者和全国观众的面直言:“作为证监会主席,我不能建议大家买股票,我更不能建议大家卖股票”,这番颇具哲学味道的话也迅速成为金句。

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记者会 刘士余:不能建议买股票,更不能建议卖股票

透过一些“金句”,我们还能看到刘士余富有同情心和决心的一面,比如“老百姓挣点钱不容易,在市场流动性枯竭、大面积恐慌的情况下,不出手还得了”。

对于形形色色的交易所,他也没有太多好脸色:“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你们赚钱有方还要守土有责”。

在证监会期间,刘士余曾誓言“严惩挑战法律底线的资本大鳄,逮鼠打狼,敢于亮剑”,还曾说“资本市场不允许大鳄呼风唤雨,对散户扒皮吸血”、“要有计划地把一批资本大鳄逮回来”,这样的嫉恶如仇,这样的慷慨激昂,当然让他在某种程度上获得了点赞和理解。

刘士余高调或是性格使然,也是证监会主席这个职位的特殊性使然,但是他的人设基本由此定调。

虽然今番刘士余主动投案了,但不可否认他在主政证监会期间还是做了一些事情的。

2019年1月26日,当刘士余从金融街19号富凯大厦走出来的时候,身后留下一串数字:行政处罚案件数量屡创新高,2018年行政处罚案件数量310件,同比增长38.39%;罚没金额106.41亿元,同比增长42.28%;市场禁入人数达到50人,同比增长13.64%。

《环球人物》的文章显示:他在证监会的三年时间里,证监会罚款金额达224亿,市场禁入132人。其中不乏一些重大商业违规案例,包括欣泰电气欺诈发行案、长生生物信披违法案以及赵薇夫妇收购万家文化事件……

不过,刘士余做的这些事情,并没有给股市带来好行情,相反在2018年,整个A股甚至成了全世界赚钱效应最差的市场之一。也就是说,表面看刘士余是加强了监管,可广大股民还是没有赚到钱,这就促使我们去看刘士余的B面,那是另外一个刘士余。

B面成绩为负,心怀私念 

虽说股市的下跌及其走势,不能全由证监会负责,但说它是一个难脱干系的部门应该是没问题的。

一般而言,股民习惯用证监会主席在任期间的股指波动作为其评价指标之一,那么,刘士余在这一项得分多少呢?

据东方财富统计数据显示,刘士余执掌证监会期间,即2016年2月20日至2019年1月25日,A股共交易719天,期间上证综指累计下跌9.03%,两市日成交金额最高时曾一度接近9000亿, 最低时为2000亿。

特别是在2018年,A股三大指数跌幅均在20%之上,个股的情况就更为惨烈,整个2018年中收跌个股超过3200家,除此之外,股价遭遇腰斩,下跌幅度超过50%以上的个股更是多达503家。

A股的一路下挫,致使上市公司股权质押盘频现爆仓风险,融资盘爆仓也不断升级,股市流动性告急,恐慌性杀跌踩踏连番出现,投资者信心打击殆尽。

刘士余上任近3年,最后却交上的答卷,却是这样的惨不忍睹。不管从哪个角度来说,他的表现也只能给负分,或者说不及格了。

在IPO以及注册制的问题上,刘士余的选择也充满争议。从历史情况来看,在市场下跌的时候,过往的证监会决策者会选择暂停IPO或者大幅度减少企业IPO的数量,尽管这样做也会引来批评。

不同于前任们的是,刘士余始终坚持推进IPO常态化,提速新股发行。他的这一做法,对本就低迷的A股市场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令不少散户投资者叫苦不迭。至此,刘士余在舆论场的形象由正转负,网络上骂他的声音渐渐多了起来。

刘士余曾公开发言表态:IPO的数量多了,壳就不值钱了,还有人炒壳吗?貌似很有道理,自2016年2月19日刘士余上任,到2019年1月25日离职,A股共发行上市新股774只。

不过,很快就有人发现其中的某种“巧合”。

《21世纪经济报道》的新闻显示:

刘士余出生于江苏灌云,2016年出任证监会主席,而在2018年江苏省IPO数量超过广东与浙江,排名第一,共有22家。在其任期内(2016-2019年),江苏省多家金融机构纷纷上市。

更有尚未证实的传言称,刘士余投案或与家属突击入股江苏银行与江阴银行有关;另有版本表示或被牵涉进南京银行债市一姐“戴娟案”。

经济学家韩志国在2017年时就曾注意到了上述现象,他谈到,近两年,A股市场共有9只银行股上市,全部集中在2016年8月2日至2017年1月24日不到5个月的时间内。令人蹊跷和难以理解的是:这9只新上市的银行股中,竟有6家来自江苏,占比达66.67%!

双面刘士余:一念成仁,一念成魔

正如韩志国所言,某些事情“耐人寻味”。

双面刘士余:一念成仁,一念成魔

此外,在推进注册制方面,刘士余也凸显了其主动性不足的一面。

2018年2月24日,全国人大常委会批准,股票发行注册制改革获准延长2年,至2020年2月29日。对此,刘士余表示,这是因为目前还存在不少与实施注册制改革不完全适应的问题,需进一步探索完善。

不过,9个月之后的11月5日,在上海召开的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传出消息:将在上海证券交易所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

2018年11月,A股处于近年来的低点,两个多月之后,刘士余离任证监会主席一职,此前传言的诸多新岗位并未落实,他去了供销总社。

双面刘士余:一念成仁,一念成魔

当时还有人认为是“大布局”,看来是有点想多了,平调而且是去一个相对冷门的岗位,多半都是意味深长,这一切在5月19日夜晚得到了印证。

悲剧刘士余位高但德才不配位 

刘士余的A面是敢想敢干敢言,他也确实做了一些事情,得罪了一些人。

刘士余的另一面就是手握权力,怀有私心。至于具体细节,因为他已经“主动投案”,我们只能等待权威消息。

其实像证监会这样的利益博弈激烈之地,自2015年以来已经落马了不少官员,比如:

证监会原党委委员、副主席姚刚因受贿、内幕交易落马。

证监会主席助理张育军涉嫌严重违纪被查。

证监会发行监管部处长李志玲配偶违规买卖股票,根据相关规定,决定对其作出行政开除处分;同时,因涉嫌职务犯罪,李志玲已被移送司法机关。

证监会投资者保护局原局长李量违反廉洁自律规定,收受礼金;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牟取利益,收受贿赂。随后,李量被双开,其涉嫌犯罪问题已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此前,证监会原副主席王益、证监会发行监管部发审委工作处副处长王小石、发行部副处长高良玉、上市部副处长钟志伟、上市部副主任鲁晓龙。

为什么在诸多工作人员、干部被法律和党纪严惩之后,作为证监会主席的刘士余仍要“前腐后继”?其实就是诱惑太大,存在侥幸心理,换句话说,刘士余们在“严管股市”的同时,却未能做到严于律己。

双面刘士余:一念成仁,一念成魔

刘士余曾言:“金钱诱惑巨大,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他应该是有切身体会,但是他依然接受了魔鬼的拥抱。

这个从江苏灌云鲁河乡一路奋斗出来的农村孩子,应该不会忘记高三那年曾点煤油灯苦读,也不会忘记清华园中的奋笔疾书,更不会忘记人行副行长、农行董事长等重要职务上的如履薄冰和春风得意。

他也曾大喊“筑牢理想信念根基,守住廉洁自律底线”,他也曾呼吁“依法监管、从严监管、全面监管”,但是如今一切都烟消云散。

人前正义凛然,嫉恶如仇,人后却大存私心,德不配位,很大程度上来说,刘士余就是一个典型的“两面人。

【紫竹张先生https://z-z-z.vip/】评论


PAYPAL捐款给紫竹张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