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竹張先生官方網站
全面支持中文繁簡轉換
更好的客戶體驗服務全球華人!

不轉換 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大陆简体 港澳繁體 澳門繁體 马新简体 马来西亚简体 台灣正體
首頁 / 正文

華為任正非落淚,茅台袁仁國遭捕,中國兩大巨頭公司接連震蕩的不同指向

精彩推薦 2019年5月23日 智谷趨勢 1 418

 旺角黃局長

歷史的巧合,從來不是沒有意義的。

這幾天,中國有兩個巨頭接連捲入輿論風暴眼。

華為,中國實體經濟中最具有偉大潛質的公司,遭遇黑暗時刻。創始人任正非聽到美國供應商努力備貨的情況,不禁“流淚了”。

茅台,中國資本市場上最具標杆性的企業,號稱弱勢抗跌神器,長年擁有茅台魔咒,一旦別的股票價格超過自身就一定非死即殘。今天,原董事長袁仁國被正式批捕了。

在你黃局長看來,這是大時代留給我們的隱喻——

過去,中國曾“自上而下”創建了茅台神話。今天,我們必須“自下而上”開創一個新的傳奇,叫做“華為神話”。

唯有這樣,中國才算是真正的“製造立國”。

也唯有這樣,所有人才能迎來命運向上的轉折點。

01

曾經有那麼一刻,茅台覺得自己“死定”了。

1999年4月18日,在對手五糧液集團成立一周年的日子裡,一位穿着深色外套、帶着黑色方框眼鏡的老人如期而至。

他興趣盎然,這裡走走那裡看看,與工人們親切合影。他的一句“要好好保護五糧液這塊牌子”,更讓全廠激動不已。

華為任正非落淚,茅台袁仁國遭捕,中國兩大巨頭公司接連震蕩的不同指向

圖片來源:人民網

這是建國五十年來,白酒企業第一次迎接如此重量級的領導,就連茅台酒廠也沒有享受過此等待遇。這不僅是五糧液,也是所有酒類企業絕無僅有的歷史事件。

當年10月,五糧液就與葡萄酒、黃酒一道被擺上建國50周年的國慶宴席。這是繼1988年國家禁止在國宴上使用烈性酒之後,白酒再一次上了國宴。

當時,還是茅台總經理的袁仁國,才剛剛指揮完一支17人的“敢死隊”完成營銷生死戰,好不容易才將茅台從虧損的邊緣拉回來。

沒想到一覺醒來,這個世界已變了天。

在中國最有價值的品牌排行榜上,五糧液高居第四位,茅台則榜上無名。論市場綜合佔有率,對手五糧液是全國白酒之冠。論銷售額和利稅,五糧液是茅台的好幾倍。論售價,五糧液還要貴上幾十塊。

五糧液似乎已將“國酒”握在了手中。但是後來的歷史,大家都知道了,2000年袁仁國登上董事長寶座,茅台就此開啟了進擊之路。

雖然註冊“國酒茅台”商標屢戰屢敗,但它始終聚焦大單品,將專賣店開到了每個城市的要害位置,並以穩紮穩打的步調鞏固“官酒”形象,將喝茅台推向地位和權力的象徵。

2013年,茅台的主營業收入跑贏五糧液,中國酒業之王徹底易位。市值更是一飛衝天,1500億、3000億、6000億、9000億……茅台的神話一次比一次瘋狂。

茅台站上了歷史舞台的頂峰,並不是說袁仁國有多麼了不起,也不是這款醬香型白酒真那麼好喝,而是茅台藉著公務消費的東風,徹底癲瘋起來。

從1949年開國大典、抗美援朝勝利、原子彈實驗成功,到中國重返聯合國、中美建交……茅台都是見證者和參與者。它恐怕是除了紅旗轎車之外,全中國最為獨一無二的消費品了。

也正是因為這個國酒色彩,茅台稍稍因勢利導,便順利搭上了國運的巨輪——

過去四十年里,大國經濟一路向上。每一次遇到必須進行結構性調整的關鍵節點,大國也選用了最輕巧的方式——大放水,搞基建和房地產。

而茅台又將整個公司的發展,深深鑲嵌在了“中國模式”里,導致“政治經濟學”取代“市場經濟學”的供需,助推了茅台的一路高歌。

從某種意義上來講,是權力主導經濟周期的特殊制度安排,創造了茅台的神話。

02

說句真心話,你黃局長是真不喜歡茅台。不是因為喝多了傷“身”,而是用多了傷“國”。

第一, 茅台股價強勁的時候,往往也是地方政府性隱形債務加劇的時候。

交銀國際首席策略師洪灝曾發現了一個有趣的現象——茅台的股價表現與基建投資之間存在着微妙的關係。

華為任正非落淚,茅台袁仁國遭捕,中國兩大巨頭公司接連震蕩的不同指向

他說,茅台股價似乎是中國基建投資的一個非常靠譜的領先指標。茅台股價的強勢往往領先基建投資一到兩個季度。雖然這種統計上的相關性或許並不互為因果,但正如中國市場上的一句老話所云:煙搭橋,酒開路。

這個現象其實是很容易理解的。所謂酒杯一端,政策就松。大基建多半是政府、國企的遊戲,體制之內要搞公關,聯絡一下感情,總不能學寧波敢死隊的徐翔,派出一隊美女套取公司內幕一樣,搞些不正經手段吧。

所以,在基建狂魔準備起跑的時候,自然少不了國酒茅台作為潤滑劑,來磨合上下級之間的小摩擦。茅台股價強勁,恰好是一大批項目落地開花的前兆。

然而,這種由政府挑頭的基建,放在中國現實當中就存在着一種隱憂,即容易加劇地方政府性債務,尤其是誰也摸不清的“隱形債務”——

在很多基建項目當中,資本金的來源,除了有上級撥款之外,地方上往往也會被要求拿出一定比例的配套資金。這樣做,是出於規避道德風險的需要,防止基層政府巧立名目套取財政轉移。

對於大城市來說,配套幾個億不算什麼問題。對於一些中小城市來講,問題可就大發了。所以,什麼投融資平台、明股實債亂七八糟的手段都用上了,結果就是堆出一屁股的隱形債務,埋伏在我們的經濟體系當中,等待哪一天不景氣了就爆雷。

第二,茅颱風光起來的時候,往往也是房價漲得特猛的時候。

我們知道,地方政府是土地一級市場的壟斷者。表面上看,土地的招投標過程很透明,大家都可以來投,公平競爭,其實裡邊的水深得很。

有些地塊的投標條件,地方政府可以為某個企業量身定做,搞成定向供應。看起來是面向全社會,其實早已有了抽屜協議。一些嚴格按照市場規則不搞公關的企業,有時候就拿不到好地,只能盤下偏遠的地塊。

從拿地、四通一平、施工,到拿預售證、消防檢查,房地產周期的哪一個環節不需要跟權力打交道,哪一次飯局上不需要白酒開路?

過去20年里,房地產行業幾次拿來做夜壺,拉動經濟發展。茅台則始終跟在背後亦步亦趨,共享繁榮。

03

其實,股市反映的恰是一個國家的底色。

但堂堂一個世界No.2,竟然讓一款白酒長期霸佔資本市場的象徵。這到底是好事還是壞事?

回溯世界經濟史,有哪一個曾經引領世界經濟的大國,是靠奢侈品來揮斥方遒的?

有哪一個真正的現代化大國,不是由科技類企業作為股市的代表?

美國作為世界老大,消費能力特彆強,也沒聽說賣包包、賣紅酒的企業成了股市風向標,排在前邊的,都是蘋果、谷歌、微軟、亞馬遜等科技/互聯網公司。

中國股市的標誌是奢侈品,其實正是中國經濟結構失衡的微觀鏡像,反映了中國經濟周期運行的獨有特色。

該是時候改變這種局面了!

在上一輪經濟周期中,華為是為數不多肯花大力氣踏踏實實搞研發、不參與房地產生意的巨頭之一。

多年來,它一直堅持閉門修鍊內功,實行備胎計劃。所以,在今天這種關鍵時刻,任正非才有底氣說

我們現在的情況就是一邊飛一邊修飛機,爭取能夠飛回來。

華為任正非落淚,茅台袁仁國遭捕,中國兩大巨頭公司接連震蕩的不同指向

他很喜歡一架在二戰中被打得像篩子一樣的飛機,伊爾2飛機。儘管渾身彈孔累累,但依然堅持飛行,最終安全返回。任正非覺得華為現在的情況,就跟這台飛機很像。

在你黃局長看來,製造業崛起,絕對是中國下一步的方向。

過去,中國“自上而下”創建了茅台神話。今天,我們必須 “自下而上”開創出一個新的傳奇,“製造強國”。

唯有茅台所代表的“政治經濟學模式”徹底失寵,才意味着“基建投資”和“房地產投資”的藥方子被扔進歷史的角落。

只有這樣,主宰大國命運的“製造業投資”,才能迎來真正的歷史地位。

只有這樣,以華為為代表的硬科技,才能成為大國的標配。

只有這樣,所有人才能看到命運向上的轉折點。

【紫竹張先生https://z-z-z.vip/】評論


全部評論

  • 2019-05-23 23:31

    黃局長是誰,麻煩知道的科普下

    Reply
PAYPAL捐款給紫竹張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