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竹張先生官方網站
全面支持中文繁簡轉換
更好的客戶體驗服務全球華人!

不轉換 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大陆简体 港澳繁體 澳門繁體 马新简体 马来西亚简体 台灣正體
首頁 / 正文

這條中國經濟命脈,不能斷,也斷不了!

精彩推薦 2019年5月31日 功夫財經 814

■文 | 鳳來儀☞風險管理專家,經濟和歷史研究者

21世紀,關於新能源科技進步的報道不絕於耳,但要說能夠取代石油,暫時還看不到任何可能。

對於中國這樣的工業大國而言,石油是國民經濟發展的命脈。

中國是煤炭大國,如果能把這一塊搞好,或許能重現煤炭能源的輝煌。

5月29日的上海衍生品市場論壇上,中石化前董事長傅成玉發表了題為《中國要把能源安全掌握在自己手中》的演講,演講裡邊有這麼一句話:做好短期石油斷供準備,並且通過市場手段,加大對外合作,創新合作方式,創新儲備方式,規避短期風險。

此話經媒體報道後,可謂一石激起千層浪。而且鑒於演講者身份的特殊,資本市場很快就給出了反應:5月30日,頁岩油相關概念股在大盤下跌的背景下紛紛上漲,領頭的通源石油更是大漲6%。

這條中國經濟命脈,不能斷,也斷不了!

石油安全至關重要

傅成玉的這番話,之所以會在輿論場和資本市場引發如此大的關注,一個最主要的原因是對當下中國的發展來說,能源安全實在是太重要了,說它是橫亘在國人心頭的一根刺都不為過。

如果說19世紀的工業社會,是煤炭能源主導的話,那麼到了20世紀,石油便成了當之無愧的工業驅動力。而進入21世紀後,儘管關於新能源科技進步的報道不絕於耳,但石油的地位仍舊不可撼動,至少短時內看不到其有被取代的可能。

2017年,中國更是首次超越美國,成為了全球最大的原油進口國。當年,中國原油進口量達到4.2億噸,進口依賴度更是從2000年的25%上升至69%。

到了2018年,也就是去年,中國原油進口量繼續攀升,全年進口量高達46190萬噸,同比增長10.1%。

這條中國經濟命脈,不能斷,也斷不了!

這麼大的原油進口量,這麼高的原油依存度,說其是國民經濟發展的命脈絲毫不為過。老百姓的日常生活,更是同樣離不開原油。所以,看到傅董事長說要做好斷供準備時,筆者多少還是有些擔心乃至害怕的,當然,他也說了,是短期斷供。

有人或許會說,真的斷供了,我大不了不開車嘛,對生活影響也沒那麼大。不得不說,持這種想法的人實在是傻白甜得可以,要知道,在一個現代工業化社會裡邊,一旦沒了石油,那便意味着幾乎所有的工業企業都會停工,農業生產同樣會受到極大影響,交通運輸更是會陷入停擺……

對於中國這樣的工業大國而言,不要說斷供,就是石油價格大幅度上漲,都有可能引發嚴重的輸入型通脹。

畢竟,歷史上因為石油而產生的經濟危機,就已經有好幾次了:

第一次石油危機爆發於1973年,持續時間三年。在這場危機中,美國工業生產總值下降了14%,日本工業生產總值下降了20%;

第二次石油危機爆發於1978年,這次由伊朗政權更迭引發的危機直接引發石油價格的暴漲並使得西方主要工業國陷入衰退;

第三次石油危機在1990年爆發,導火索是伊拉克入侵科威特,這使得1991年全球GDP增長率跌破2%。

所以,在當前,再怎麼強調石油安全的重要性都不為過。

警惕新能源「發展陷阱」

當然,針對石油斷供這種極端可能性的出現,傅成玉也給出了自己的應對方法,他提了三個解決路徑:

一是要加快可再生能源發展速度,包括發展電動汽車,把石油在動力運輸系統的消耗降到最低。

二要大力發展頁岩氣。

三是加大清潔煤體系這一塊的投入改造力度。

 

按理說,作為中國最大能源企業的前掌門人,傅成玉的這些應對方案,一定是經過深思熟慮和研究論證後得出的,而且都頗具針對性。

不過筆者作為一個能源行業的研究人員,懷着一顆學術探討的初心,在這裡還是要指出傅董事長方案中存在的一些問題或者說隱患

比方說,傅董事長說要大力發展電動汽車,從汽車行業的未來發展趨勢來看,搶佔這個賽道甚至努力做到彎道超車都是沒有問題的,我本人也是絕對支持。

但我想說的是,最近這幾年,政府在大力扶持電動汽車的同時,也帶來了不少亂象,尤其是部分車企,為了謀求政府的高補貼而不惜大肆造假。

比方說,我知道有一款車,叫金杯大海獅LL,售價19萬,但就因為在底盤上綁了幾塊外露的磷酸鐵鋰電池,再裝上一個電動機,同一款車立馬就能賣到75萬。

這條中國經濟命脈,不能斷,也斷不了!

75萬買一輛質量未知,電池外露,沒有ABS的,續航只有一百來公里的麵包車。Are you kidding me?

遺憾的是,按照此前的補貼政策,車企唯有造爛車才能實現利益最大化。現實操作中,電動車是按照里程補貼,而里程是個可以做手腳的東西:

2噸的車,跑300公里純電,至少需要60度電池,一度電池2000塊,電池成本就12萬,你給12萬補貼。800公斤的小車,跑300公里純電,25度電池,甚至20度電池就夠了。電池成本4萬,你也給12萬補貼。

這個時候,造車的廠商會怎麼做?造2噸的車,總成本30萬,補貼12萬,還有18萬,加上利潤,稅費,渠道賣25萬才行。25萬的國產電動車,你會買嗎?

造800公斤的小車就不一樣了,算上電池,成本也不過8萬,補貼12萬就已經超過成本了。這樣一來,即便這些車沒人買或者白送,廠家仍然是賺錢的啊。

這兩種車,換你來造,咋選?答案不言自明。過去幾年,之所以國內真正造新能源汽車的很少,造假騙補的卻很多,原因全繫於此。

所以,我認為,短期內要在這個領域,生產出真正的替代性產品,或者說走上自主能源之路,恐怕難度還是相當大的。同樣道理,大力發展頁岩氣,倘若我們還是採用補貼思路,那也必然會重蹈電動車的覆轍。

最有效的能源戰略是什麼?

傅董事長開出的第三個方子,改造清潔煤體系——也就是煤炭提升倒是大有可為,因為中國是煤炭大國,如果能把這一塊搞好,或許能重現煤炭能源的輝煌。更重要的是,在超超臨界發電和煤化工方面,中國的技術確實處於世界領先的地位。

超超臨界燃煤發電技術是一種先進、高效的發電技術,它比超臨界機組的熱效率高出約4%,與常規燃煤發電機組相比,優勢就更加明顯了。

我國超臨界、超超臨界機組發展較晚,上世紀80年代後期,才開始從國外引進30萬千瓦、60萬千瓦亞臨界機組,第一台超臨界機組直到1992年6月才投產於上海石洞口二廠。

看到沒,從引進到完全消化吸收,用了將近20年的時間。

不過,進入新世紀,國產超臨界發電技術的發展速度就非常迅猛了,從項目研發出來到投入商業化運行,只用了3年時間;國產百萬千瓦超超臨界技術,從項目研發到2006年玉環電廠首台機組投運,則僅用了4年時間。

2008年,中國舉行國家科學技術獎勵大會,超超臨界燃煤發電技術,更是一舉斬獲2007年度國家科學技術進步一等獎。未來,在這個領域繼續投入研發和生產力度,相信會對可能出現的能源問題,起到一定的緩解作用。

這條中國經濟命脈,不能斷,也斷不了!

當然,石油作為當下主要經濟體最不可或缺的一個硬通貨,最有效也最有力的發展策略應當是,壯大自己的軍事力量,尤其是海軍力量。

畢竟,中東的石油就在那裡,有強大的海軍做保障,我們就不怕買不到原油,更不怕在運輸途中遭遇麻煩,相應地,也就不怕出現所謂的能源危機了

我相信,這也是最高層多次強調要將我們的海軍,建成世界一流海軍的深層次戰略考量。

【紫竹張先生https://z-z-z.vip/】評論


PAYPAL捐款給紫竹張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