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竹張先生官方網站
全面支持中文繁簡轉換
更好的客戶體驗服務全球華人!

不轉換 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大陆简体 港澳繁體 澳門繁體 马新简体 马来西亚简体 台灣正體
首頁 / 正文

7人被劫,6人遇害,活下來的憑什麼是新東方創始人俞敏洪?

隨心雜談 2019年6月1日 紫竹張先生 782

01

序言

人們熟知俞敏洪,大抵因為兩件事。

其一,他是新東方集團的創始人。

其二,他的女性墮落論得罪了中國的半邊天。

但鮮為人知的是,這個充滿爭議的人物背後,竟然還蘊藏着懸疑小說一般的驚險故事。

他曾兩次被搶劫,又兩次死裡逃生。

第一次被搶,歹徒給他打了獸用麻醉藥,劑量可以麻倒一頭大象。

第二次被搶,歹徒拿槍頂在他的腰上。

搶劫他的是一個罪行累累的犯罪團伙,總共綁架過7人,除俞敏洪外,其他6人均被殘忍殺害。

02

新東方教父

1991年,29歲的俞敏洪瞞着母親從北大辭職,開始創業,投身教育培訓。

沒有人會想到,這個在10平米出租屋裡討生活的小伙,未來會成為鼎鼎有名的新東方教父。

7人被劫,6人遇害,活下來的憑什麼是俞敏洪?

那時候,中國的教育培訓才剛剛起步,商人、老師、投機客、騙子……市場一片混亂,什麼人都有。

激烈的競爭當中,大家各顯神威。

最開始還只是覆蓋掉競爭對手的廣告,後來乾脆撕掉。

俞敏洪的生意越做越好,令同行們嫉恨。一天,新東方的一名員工在貼廣告的時候,被人扎了三刀。

老俞讓愛人去醫院照顧卧床不起的小夥子,自己則去報警。二三周過去了,案件始終沒有進展。

後來,老俞約到了派出所的所長,希望能夠幫助調查此事。但他又不知道該說什麼,只能一個勁勸酒。結果自己連喝了2斤多白酒,當場暈倒,氣管差點被嘔吐物堵住。

7人被劫,6人遇害,活下來的憑什麼是俞敏洪?

搶救了6小時之後,老俞才被救醒,他當場哭嚎「老子不幹了,再也不幹了」。目睹此場景的局長大為觸動,決定幫助他。

人人都誇老俞酒量好,現在看來,更多像是被逼出來的。

俞敏洪對自己狠,對外人倒是慷慨得很。

1995年,為了給學生做暑期培訓,老俞包下了一個度假村。

這個度假村的負責任,名叫張北。

張北說:「租用度假村,得先付20萬押金,所有費用從中扣除,此後多退少補。」

俞敏洪很爽快地就給了。

開完培訓班,俞敏洪方面算了一下花銷,只用了17萬。張北應該退給他3萬。

張北也答應退還這3萬,但終究還是沒有還,因為錢已經被他花光了。

新東方的財務多次找他催討,他就給俞敏洪打去電話:「俞老師,我把這筆錢用完了,沒有辦法還錢,要不到明年你們再用我的度假村時補回去,行吧?要不我們暫時先這樣?

在90年代,3萬塊不是一個小數目,但俞敏洪還是答應了,並安慰張北道:

「沒關係,也就3萬元,好說,反正我們以後還要合作呢!」

……

10年後,新東方在紐交所上市,44歲的俞敏洪憑着1.65億美元的個人資產,成為了中國最富有的教師。

 

 

03

歹徒張北

俞敏洪不知道的是,那個得到了自己慷慨解囊的張北,其實是一個罪行累累的歹徒。

1993年,因購買、私藏槍支,張北被判處勞動教養1年。

7人被劫,6人遇害,活下來的憑什麼是俞敏洪?

勞教對於某些流氓歹徒來說,叫做鍍金,只是讓他們接觸更多的犯罪分子,變的更壞。

在監獄裏,他認識了黑龍江歹徒曲雲童。

出獄以後,兩人無所事事,開始想辦法搞錢。兩人利用非法手段,弄到了麻醉劑和注射針具,帶到北京,準備動手。

第一個被他們盯上的,是一個姓劉的有錢人。

1994年,張北和曲雲童在東城區東四十條附近,騎單車故意撞上劉某駕駛的高檔轎車。

兩人以單車摔壞為由,要求劉開車送他們回家。劉毫無防備,一口答應。

劉以為兩人只是碰瓷的小流氓,給個幾十塊就打發了,沒想到他們居然是殺人犯。

開車途中,張北、曲雲童一直和劉閑聊,趁劉不防備,他們一人將劉按住,另一人將注射器扎向劉某的身體,迅速推入大劑量麻醉劑。

7人被劫,6人遇害,活下來的憑什麼是俞敏洪?

這可不是一般的麻醉藥。

這種麻醉劑平時是給獸醫使用,用來麻醉牛馬甚至老虎、大象之類大型動物的。如此大的劑量注射進去,劉如何能夠抵抗,幾秒後就陷入深度麻醉。

7人被劫,6人遇害,活下來的憑什麼是俞敏洪?

張北後來交代,原本只是想把人搞暈了,扔到郊外,但由於第一次用這種麻醉劑,沒有掌握好劑量,劉很快就停止了呼吸。

張北、曲雲童看劉已經死亡,就把屍體裝入後備箱,將車子開回哈爾濱,然後拋屍松花江,並將車賣給黑車販子,得到20萬元。

或許是殺人的罪惡感讓張北等人一時難以接受,他倆決定消停一陣子。

張北承包了一個度假村,想做一點正經生意。

只可惜,經營沒幾年,生意就維持不下去了,張北還欠了一屁股債。

在這裡,他結識了俞敏洪,並得知,這是一個扛着一麻袋錢給老師發工資的有錢人。

打從那時起,他就萌發了綁架俞敏洪的念頭。

在說俞敏洪綁架案之前,我們先說說這個團伙犯下的其他幾起綁架殺人案。

 

因為這幾起案件,與俞敏洪綁架案如出一轍,但你足可以看出這個團伙的兇殘、貪婪與毫無人性。

2004年2月19日,張北、曲雲童以洽談業務為名,將祝某騙到朝陽區某地綁架。

在逼迫祝某說出銀行卡密碼後,對祝某注射麻醉針劑致其昏迷,隨後從銀行卡內取出18萬餘元。

為防止罪行敗露,用刀將祝某捅死,隨後將屍體用絞肉機絞碎扔掉,毀屍滅跡。

這次搶到的錢並不算特別多,他們在半年後繼續作案。

當年9月,張北等人以同樣的方式搶劫王某,劫得3萬餘元以及筆記本電腦等物。他們又從王某的銀行卡內支取5.9萬元,並強迫王某籌款20萬元。

王的親屬見親人被綁架,果斷報警。4人在取款的時候,發現家屬似乎已經報警,慌忙逃走。惱羞成怒之下,他們將王用刀捅死並將屍體絞碎、焚燒。

兩次搶到的錢都不多,他們又實施了本年第3起犯罪。

2004年底,張北和曲雲童又在作案目標。張北想起來曾與自己合夥辦學的老師:中國農業大學教授牛某。牛某是個老教授,已經年近七旬,他們老夫妻在辦學過程中掙得150萬元。

讓人髮指的是,這個牛某還算是張北的遠房親戚。

曲雲童等3人埋伏在牛某必經之路,突然衝出來將他按倒,注射了麻醉針劑,向牛某的家屬索要贖金150萬元。

牛某雖老,性格比較強硬,斷然拒絕給家屬打電話要求準備贖金。

牛某:我都這個歲數了,還能怕死?你們趕快殺了我。想要錢,一分沒有。
這伙無人性的歹徒見牛某不肯配合,居然對這個老人拳打腳踢。

牛某被打的吐血,仍然說:小子們,別以為會有什麼好下場。做這種傷天害理的事情,你們將來死的比我慘十倍。

70歲的老人那能經得起這種拳腳,很快重傷死亡。

張北等人將牛某的屍體肢解、熬煮,毀屍滅跡,一分錢沒有拿到。
案發後,這個團伙內部出了問題。

本來團伙有5個人,後來又加入了1個女子盧某。張北認為女人相對不會被警察懷疑,可以用來打掩護。

 張北讓不知情的盧某專門負責去銀行取錢,以躲避警方追查。此次綁架牛某後,張北騙盧某,說牛某欠他們的錢不還,才教訓教訓他。

盧某後發現老人被他們毆打後突然失蹤,感到事情不對,就不斷追問此事。張北深感恐懼,覺得盧某不可靠,會出賣他們去報警。

同時,同夥盧某一次在銀行取錢時,不小心脫下口罩,暴露在監視器里。 張北認為不可靠的盧某已經暴露。

一旦警方抓住盧某,就可以順藤摸瓜抓住他們所有人。 為了不暴露團伙的行蹤,他們決定殺人滅口。

他們將盧某騙到某民房,強行給他注射了麻醉針劑。盧某昏迷後,兩人將她活活勒死,屍體焚燒後將骨灰和殘肢衝進下水道。連同夥都殺!

老教授失蹤後,其家人發現不對勁,立即報警。

同時告訴警方,這一定是熟人作案。

因為對方索要的金額是150萬,而他們今年剛好賺了100多萬。而這筆錢,外人都不知道。

如此一來,有案底的、也熟悉他們情況的張北,成了最大的嫌疑對象。

警方當即逮捕張北。

落網後,張北很快交代了自己犯下多起綁架殺人案的事實。除了以上案件以外,還有兩起,就是兩次綁架新東方創始人俞敏洪。

04

白酒救了我

 

對於絕大多數人來講,嗜酒是一大惡習。

但飲酒的習慣和遠超常人的酒量,卻真真實實救了俞敏洪一命。

1998年8月21日,那時一個星期天,當時俞敏洪獨自住在北京上地小區,他的住宅在小區的三層樓上。

晚上下班後,俞敏洪帶着同路的杜子華老師開車回來,俞敏洪建議在北體附近的飯館吃完飯再回,「老杜,這兩天幹活挺累的,吃個甲魚吧。」

兩個人點了甲魚,還喝了一點白酒,飽飽的吃了一頓,心情愉快。

告別杜子華送走後,俞敏洪獨自到家已是晚上9點多了,他上了單元樓梯。

那是個沒電梯的舊樓,二樓三樓連燈都沒有。大多數情況下,俞敏洪都是摸黑爬樓。

危險已經迫在眉睫了!2個歹徒潛伏在在俞敏洪家的樓道里,等着他回來。

很有犯罪經驗的張北,讓曲雲童擰鬆了走廊感應燈。這樣無論是俞敏洪還是偶爾路過的其他居民,都無法看清他們的樣子。

他發現樓道內的感應燈不亮時,也沒有什麼警惕,認為可能是燈壞了。就在他準備開門的時候,黑暗中突然跳出2名男子,一前一後把他夾住了。這2個人就是張北和曲雲童。

他們一人用仿真手槍,頂住了俞敏洪頭部。還沒等俞敏洪反應過來,張北掏出一個裝有麻醉劑的針管,迅速扎進他的胳膊。

仍然是麻醉大牲口的強力麻醉劑。整個過程只有幾秒鐘!俞敏洪連一聲驚叫也沒有來得及發出,就昏迷過去了。

張北2人一陣搜索,在俞敏洪的背包里找到了大門鑰匙,大搖大擺的開門進入。他們將俞敏洪扔在床上,手腳都用布條綁了起來。 

7人被劫,6人遇害,活下來的憑什麼是俞敏洪?   

俞敏洪在自傳中寫道:

歹徒們一陣搜索,找到了俞敏洪家衣櫃裏面放着的220萬元的現金。這大大超出歹徒的預料,他們高興地幾乎要跳起來。這200多萬是新東方老師的一筆工資!

俞敏洪向來大大咧咧,也沒有什麼安全意識。把巨款就這樣拿回家,甚至家裡連個保險箱都沒有。 

他曾經的朋友,後來的敵人徐小平和王強就曾經忠告他「不要老是弄一袋子人民幣背回家發工資,遲早出事!」可是,俞敏洪這人固執到偏執,根本沒有聽過,這次果然出事了。

錢被搶走,當然是一件糟透了的事情。

但幸運的是,一個多小時後,老俞竟然醒了過來。而且,張北之流也沒有將他殺死並碎屍。

蘇醒以後,他發現自己像個粽子一樣,手腳都被綁在床上。他堅持坐起來,又努力地滾到床下。

在歷盡磨難後,他終於跳到電話旁邊。他想給住在樓下的姐夫,打電話求救!手腳被捆着,他用下巴磕號碼。電話鍵太小,腦袋昏昏沉沉的俞敏洪怎麼也磕不準。

就在要昏迷的前一瞬間,運氣救了他。剛剛一起吃飯的杜子華回家以後,總覺得心神不寧,就給俞敏洪打了一個電話,想問問他有沒有喝高。

電話響了,老俞趕緊磕下免提鍵。他昏昏沉沉,只是聽出了杜子華的聲音,一點也沒聽清他說了什麼。

馬上就要昏過去的俞敏洪拚命堅持住,有氣無力地對着來電說了一句,「老杜,我被綁架了,你趕快通知我姐夫來,或者是其他人,趕快來。」

之後,他立即又陷入重度的昏迷中。再醒過來時,已經是第2天,俞敏洪已躺在急救中心的病床上。

後來醫生們推測,俞敏洪能從大劑量麻醉藥中逃過一劫,是因為他具有一種特殊的抗麻醉體制,可能與他的酒量有關。

俞敏洪後來也自嘲道:「其實我不是抗麻醉體質,是我20歲以後酒量漸長,一次能喝1斤半白酒,練出來了」

遺憾的是,案發太過突然,俞敏洪都沒有看清楚兇手的長相,無法為警方破案提供線索。

這個案子一度成為了懸案。

雖然撿回了一條命,但俞敏洪的劫難卻沒有因此而停止。

 

04

有本事斃了我

 

張北們拿到200萬之後,得意洋洋,開始了花天酒地的生活。

他們天天吃喝嫖賭,一天換一個小姐,一年不到,200萬巨款就被他們揮霍一空,只能繼續搶劫。

這一次,以曲雲童為首的4名歹徒繞過張北,再一次把目光投向了俞敏洪。

彼時,經歷過一次綁架的俞敏洪已經有了安保意識。

他給自己招了一個司機。司機武警出身,人高馬大,據說還會一點功夫。

1999年夏天的一個晚上,又是一個星期天,俞敏洪和司機一起回家。他和往常一樣,上樓前跺了兩下腳,發現三樓的燈泡沒有亮,隱約感覺到了一點不妙。

兩人心生警惕,小心翼翼地上樓,安全到了家門口。人剛喘口氣,咣當一聲,樓上衝下4個大漢。

與此同時,黑暗中,四名窮凶極惡的歹徒,同時撲向了俞敏洪和司機。

俞敏洪還沒反應過來,後腰已經被一把槍給頂上了。

好在這一次,他們沒有使用麻醉劑。

所以,俞敏洪整個過程都是清醒的,並且奇怪的是,他那時極為鎮靜。

當時他腦子裡只有一個念頭,絕對不能進房門,一進去,肯定被他們弄死了。

所以,「與其被他們逼到房間里,不如乾脆你給我一槍斃了拉倒。」

所以,他開始找機會反抗。

冷靜下來後,俞敏洪發現,曲雲童頂在他腰上的槍,對着四樓反射過來的燈光,竟然不反光。

他下意識地一把抓住槍,感覺並不是金屬。他使勁一掰,槍居然斷了,原來是把塑料手槍。這樣一來,老俞就不怕了,2人也搏鬥起來。

7人被劫,6人遇害,活下來的憑什麼是俞敏洪?

司機很機靈,他借勢往樓下沖,邊跑邊喊「抓強盜」,隨後轉身和3個歹徒搏鬥。

7人被劫,6人遇害,活下來的憑什麼是俞敏洪?

雙方對打了大概15分鐘,歹徒發現無法控制他們,搶了俞敏洪的手提電腦之後,就逃離了現場。

7人被劫,6人遇害,活下來的憑什麼是俞敏洪?

此案長期不破,俞敏洪處於深深的恐懼中。他開始懷疑是競爭對手所為,甚至懷疑身邊的朋友和親戚。

他一度深入簡出,只在絕對必要的場合露面。每次出門,俞敏洪身邊都有七八個保鏢,家裡也始終住着保鏢 ,他自嘲「像是黑社會大哥一樣」。

同時他與北京銀行合作,要求銀行方面每周末必須上門來收錢。

作為交換,俞敏洪同意將新東方的財務體系,都轉到北京銀行去。

從那以後,北京銀行的工作人員每到周末,就把武裝押運車開到新東方的報名處前把錢拿走。

自此,俞敏洪生命中再沒有出現過綁架事件。

 

05

窮活志,富活德

 

2008年01月18日,張北、曲雲童、王力濱、劉懷志4人被押赴刑場執行死刑。

7人被劫,6人遇害,活下來的憑什麼是俞敏洪?

據了解,張北被捕後患上了嚴重的重症肌無力,一直在北京公安醫院住院,在開庭時,他曾表現了強烈的求生慾望,一直為自己做罪輕辯解。

7月7日, 法官在對曲雲童等4人做出宣判後,於7月10日來到公安醫院,對病床上掛着點滴的張北進行宣判。

當聽到自己被判死刑時,瘦弱的張北表情僵硬,沒有說出一句話。

在此之前,張北等人交代,在他們搶劫系列案中,俞敏洪是唯一的生還者。

為什麼只有俞敏洪活了下來?

為什麼張北會手下留情?

就因為俞敏洪當年沒有對那3萬元窮追猛打,並且大度地說,「實在沒有就算了吧!」

成也蕭何,敗也蕭何。

因為這句話,俞敏洪惹來了兩起綁架案。

但也因為這句話,張北一直記着這點情,最後在同夥準備殺他時,收起了刀子。

1998年,當張北等人在俞敏洪家中搜刮一空後,有綁匪看到俞敏洪還有呼吸,想殺人滅口,對張北說:「老大,我們把他幹了吧!」

張北說:「俞敏洪還是一個不錯的人,我們已經拿了這麼多錢,足夠遠走高飛了,就留他一條命吧!」

7人被劫,6人遇害,活下來的憑什麼是俞敏洪?

來自俞敏洪自傳《我曾走在崩潰的邊緣》

這一點,俞敏洪在採訪中也提到了。

他說,當時曲雲童都已經把刀架在昏迷的自己的脖子上了,但被張北阻止了

7人被劫,6人遇害,活下來的憑什麼是俞敏洪?

「這個頭兒居然說,俞敏洪是個好人,給他留一條命。」

7人被劫,6人遇害,活下來的憑什麼是俞敏洪?

7人被劫,6人遇害,活下來的憑什麼是俞敏洪?

所以說,窮活志,富活德。

窮人需要志氣,來讓自己努力拚博,積極上進。

但富人最重要的,就是德行。

只有好的德行,才會讓一個有錢人走得更順遂,更寬闊。賺錢的路上,多一些貴人相助,少一些小人作梗。

真的,才華、技能、智商,可能會讓你敲開一扇門,賺到一些蠅頭微利。

但真正能讓一個人走得更高更遠的,永遠是人品。

當年李嘉誠給了張子強10.38億之後,張子強離開李家,問李嘉誠:「我這樣搞,李家會不會好恨我?」

李嘉誠說:「你放心,我經常教育我的孩子,要有獅子的力量,菩薩的心腸。用獅子的力量去奮鬥,用菩薩的心腸去善待人。」

7人被劫,6人遇害,活下來的憑什麼是俞敏洪?

張子強聽完,和李嘉誠真誠握手:「李生,我記住你的言而有信,我都會這樣做,我保證,我和我的組織以後不會再騷擾李家人。」

後來李嘉誠一家果然順風順水,事業蒸蒸日上。

而俞敏洪,也成了富豪排行榜上的一個名字。

最後想分享一句俞敏洪在事發後說過的話——

「每一天都很珍貴,因為你並不知道哪一天,你的生命突然就會終止。」

7人被劫,6人遇害,活下來的憑什麼是俞敏洪?

在放不下中選擇放下,松柏之志,經霜猶茂。

俞敏洪的人生,希望能夠對所有成長中的年輕人,但也不僅限於年輕人,有所幫助,哪怕一點點。

人生是一場漫長的馬拉松,生活總是會無緣無故給我們很多曲折。在渴望與無奈間交替成長,因為信仰所以勇敢。

願我們積累好的勢運,保護好自己,不露聲色地做個好人!珍惜活着的每一天。

【紫竹張先生https://z-z-z.vip/】評論


PAYPAL捐款給紫竹張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