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竹张先生官方网站
全面支持中文繁简转换
更好的客户体验服务全球华人!

不转换 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大陆简体 港澳繁體 澳門繁體 马新简体 马来西亚简体 台灣正體
首页 / 正文

联想的至暗时刻

随心杂谈 2019年6月4日 远方青木 516

前几天,新浪科技播出了一个联想柳传志的采访短片。

在节目中,柳传志回忆自己是如何度过1994年的至暗时刻。,带着联想杀出一条血路。 

联想的至暗时刻

这是一个正面的新闻报道,按理说会带来一些正面的舆论评价,但是令人震惊的是,评论区里出现了整齐划一的队形,点赞数量极其惊人。 

联想的至暗时刻

中国从未有过任何一家企业,名声能差到这种地步,哪怕是百度,也得甘拜下风。 

联想的至暗时刻

1994年是不是联想的至暗时刻我不知道,但是今天的联想,肯定是处在了至暗时刻

而联想,曾经是中国最有前途的高科技企业。

 

联想发家史

  

1984年,中科院计算所公司成立了,计算所出人、出技术、出场地,但是启动资金只给了20万。 

联想的至暗时刻

柳传志带着这20万,打算倒腾彩电赚钱,被一个江西的骗子直接给骗走了14万。

一个月不到,柳传志手里的启动资金就只剩下不到6万了。

为了活下去,柳传志等人开始卖电子表、滑冰鞋、裤衩,但是都没挣到什么钱。

而且,这可是中科院计算所直属的公司啊,是绝对的高科技公司,卖这些东西像什么话。

后来,他们找到了倪光南,整个公司开始起死回生。

1983年,倪光南放弃了加拿大的高薪职位,带着自费购买的研发汉卡所需的主要器件回国了,入职中科院计算所,倪光南说

“如果我不回来,我此后所做的一切不会对中国制造有所帮助。”

1984年,倪光南成功研发联想式汉卡,是当时中国绝对的顶尖科技,柳传志力邀倪光南加入计算所公司,把联想式汉卡给市场化。

倪光南接受柳传志邀请时提了三个条件:一不做官、二不接受采访、三不出席宴请,他想把时间和精力都集中在研发上。

联想式汉卡的命名非常符合它的技术特点。

当时,电脑软硬件技术都被国外所垄断,处理器都是纯英文版的,当时中国有很多企业都在研发电脑的汉化版。

而汉卡的初衷,就是为了给英文版的电脑汉化,但是倪光南在加拿大学习过最先进的电脑技术,不仅做软件,连硬件都做。

汉卡,是一个软硬件结合的技术,用硬件芯片的方式搭配专用软件,减少了其他汉化公司在输入汉字时对存储器频繁访问的问题,大幅度提升了计算机的运行速度。

而且,倪光南创造性的赋予了汉卡联想的功能,《中国青年报》马役军这么描述到:

“我看到操作人员打出一个‘记’字,屏幕会自动闪现出‘记者’、‘记录’、‘记分牌’等一连串联想出的词组。”

这个功能在今天看来稀松平常,但是在1984年,这简直是脑洞大开的顶级黑科技,联想式的汉字输入法,让联想式汉卡的应用舒适程度完爆其他电脑。 

联想的至暗时刻

所以,联想式汉卡一经推出,就席卷中国市场,在当时的中国,其他品牌的电脑,还真的没有搭配有联想式汉卡的联想微机好用。

当时IBM的电脑用软件CCDOS来处理汉字,每秒只能显示几十个汉字。而倪光南研发的汉卡,每秒可以显示1000个左右的汉字。

再加上联想式汉字输入法的应用优势,连IBM都被吊打,放眼望去,哪里还有其他的对手。

凭借联想式汉卡和联想微机的研发,倪光南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 

联想的至暗时刻

但是,对钱不感兴趣的倪光南,转手就把50万的奖金给捐出去了,在那个北京二环房价不足2000一平的年代。 

联想的至暗时刻

因为联想式汉卡和联想微机的火爆销售,给计算所公司带来了第一桶金,而且是超大号的第一桶金。

所以,1989年11月19日,中科院计算所公司正式改名为联想集团。

 

联想辉煌的顶点

 

倪光南是一个纯粹的技术人才,什么都不问,也什么都不要,只对技术研发感兴趣。

在研发出联想式汉卡后,倪光南并没有停止自己的脚步,而是不断前行。

1992年2月,在联想年度工作会议上,联想提出了“多种经营”的思路,这个思路得到了一致通过。

但是对于何为“多种经营”,大家有着不同的理解,柳传志决定涉足房地产,而倪光南决定立项程控交换机,进军通信领域。

从27年后今天中国房价的走势来看,柳传志没有错。

从27年后华为在5G领域硬撼美国的光荣战绩来看,倪光南也没有错。

1993年,柳传志调用8000万资金在惠阳买了一大块地,后来成为了联想大亚湾科技园。 

联想的至暗时刻

而倪光南带着区区几十万的资金,开始研发程控交换机项目。

倪光南的资金虽少,但是计算机所的技术沉淀太过雄厚,论技术,当时的华为根本无法和中科院旗下的联想相提并论。

1992年,联想和华为的程控电话交换机几乎同时立项,倪光南和任正非都看好通信市场。

华为先行出招,1992年就先上马了一个JK1000的局用机项目。

很可惜,项目失败了,这个失败的项目耗干了华为那微薄的家底。

到1993年的年中,华为的资金链已经断裂,有好几个月连工资都发不出来,很多员工就此离职。

今天看起来强大无比的华为,在当时离破产清盘只有一步之遥。

为了破开这个死局,任正非到处借钱,孤注一掷地将宝押在了“C&C08”数字交换机项目上。

在动员大会上,任正非站在5楼会议室,跟全体干部说:

“这次研发如果失败了,我就从楼上跳下去,你们还可以另谋出路。”

1993年10月,华为的C&C08 交换机率先在浙江义乌开局,通信容量达到了2000门,但是首批产品极不稳定,各种问题层出不穷,华为几十个工程师现场驻扎,连续调试了2个月,才让设备正常运行。

1994年元旦,华为的工程师终于把设备故障全部消除时,联想的第一台交换机LEX 5000也在河北廊坊顺利开局。 

联想用极少的研发资金,推出的交换机容纳用户数量是华为C&C08 2000的2.5倍,技术高度完全碾压华为产品,当时的联想副总裁的胡靖宇和倪光南一道,亲自赶赴廊坊参加开局仪式。

联想的至暗时刻

联想的LEX 5000程控交换机,曾经是中国最先进的通信设备,在1994年,联想曾在华为最擅长的领域击败过华为。 

联想的至暗时刻

论研发速度,论资金利用效率,联想完胜华为。

而且程控交换机只是联想的一个部门,但对于华为而言,却是它当时的全部。

1994年,是联想的高光时刻,这一年,联想是中国高科技企业里的绝对老大。

如果按这个趋势发展下去,5G技术和海思芯片,将首先诞生于联想集团。

倪光南院士是中国顶级技术人才,柳传志也是中国顶级的营销人才,如果倪柳能继续联手,那简直是天下无敌。

可惜世界上没有如果。 

 

联想的分裂

 

联想分裂的起因,是在1993年底,倪光南成立了“联海微电子设计中心”,宣称要做自己的CPU芯片,打破英特尔的垄断,让联想掌握核心技术。

1994年,倪光南联络了复旦大学、长江计算机公司,三方达成了合资建立集成电路设计中心的意向。

中科院和电子工业部甚至承诺如果由联想牵头,组织有实力的计算机企业一起参与,那么将制定一个国家投资计划进行扶持和鼓励。

但是这一计划,遭到了柳传志的坚决反对。

柳传志认为,中国人做不好芯片,联想家底薄弱,和英特尔进行芯片竞争是拿鸡蛋碰石头。

而倪光南是一个纯粹的技术派,认为核心技术,才是联想发展的动力源泉,自主芯片研发是一定要拿下的高地。

柳传志是联想创始人和实际控制人,但是联想靠倪光南的联想式汉卡起家,连名字都是因为联想式汉卡和联想微机而命名的,整个联想的技术研发都是由倪光南掌舵,倪光南在联想内的话语权可想而知,柳传志的决定倪光南并不会无条件遵从。

所以,每次联想的工作会议都成了倪柳二人的吵架会,这种情况持续了大半年,倪柳二人开始频频内耗。

柳传志更换了财务总监,卡掉了倪光南所有研发资金的支出,而倪光南向中科院控告柳传志作风霸道、有严重的经济问题。

1995年6月30日,联想所有高层开会,中科院派来的代表宣读《关于联想集团领导班子出现分歧的情况通报》,宣布解除倪光南的一切职务,柳传志大获全胜。

随后,柳传志正式提出了”贸工技”的说法,并将其定位联想的核心战略,同时宣布永久废除联想总工程师一职。

而倪光南力推的程控交换机项目,也被联想彻底砍掉,哪怕倪光南联名其他高管写信求情也没有用。

联想的至暗时刻

而此时,华为正在热火朝天的研发万门机项目。 

联想,自此和通信市场彻底绝缘。

而在同一年的3月,华为成立了“中央研究部”,开始了自己的技工贸路线,两家高科技公司自此分道扬镳,走上了截然不同的人生路。

在此后的很多年里,联想的研发投入总和,不及华为的十分之一。 

联想的至暗时刻

而这一切,都是有代价的。 

联想的至暗时刻

1995年,联想销售额67亿元,是华为的4.5倍;

而在2018年12月22日,联想市值81亿美元,而华为估值已超4000亿美元,二者差距接近50倍

华为和联想,犹如龟兔赛跑,当兔子反应过来时,乌龟已经遥遥领先。 

 

中国人到底行不行

 

不管是技工贸还是贸工技,三者都是合为一体的,无非就是谁先谁后而已,贸易的本质是为了赚钱补贴技术,而技术的本质是为了让你有底气去和别人做贸易。

哪怕是贸工技,贸易的目的,也应该是为了做研发。

但是联想却在贸易大于一切的歪路上越走越远,整个公司都是为了赚钱而服务的。

2004年,联想用大笔资金和股权收购了IBM的PC部门,收购完成后立刻就将总部迁到了美国。

2019年,在美国利用技术断供来要挟中国时,已经赚钱赚到手软的联想,其CEO杨元庆公开表示:

全球化是必然趋势,联想并不打算做操作系统和芯片。” 

连成立个研发部门做做样子都懒得搞。

联想的至暗时刻

还没过几天,联想的CFO黄伟明在采访时又称,美国增加关税不会对联想造成影响,因为联想可以将部分生产线转移到不受关税影响的国家。

人民日报的小号侠客岛,表示这句话有点意思。 

整个联想的高管层,都一切围绕着钱转,连这种大是大非的问题都拎不清,更别指望他们愿意花大代价做自主技术的攻关研发了。

联想选择了做大,而华为选择了做强。

在2018年的中美贸易冲突中,人们骤然发现,“做大”关键时刻根本不顶用,“做强”才能不受人欺负。

阿果在《不能失去联想》一文中说,联想的发展离不开倪光南这样的技术骨干,他公开发问:

支持柳传志们昨天运作的,有倪光南们前天积淀下来的技术成果;

支持柳传志们今天运作的,有倪光南们昨天到联想后重新开发出来的技术;

支持杨元庆们明天运作的,又是什么呢?

联想陷入了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中,天天号称有人要害自己,拔剑四顾却连一个目标都找不到。

如果当年倪光南没有离开联想,如果柳传志和任正非一样敢于砸钱做研发。

那么今天华为的荣光,本应属于联想。

是不是要自己研发核心技术,从本质上来说,这是一个“中国人到底行不行”的问题。

而任何认为中国人自己做技术不行的企业,未来注定会越来越暗。

【紫竹张先生https://z-z-z.vip/】评论


PAYPAL捐款给紫竹张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