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竹張先生官方網站
全面支持中文繁簡轉換
更好的客戶體驗服務全球華人!

不轉換 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大陆简体 港澳繁體 澳門繁體 马新简体 马来西亚简体 台灣正體
首頁 / 正文

聯想的至暗時刻

隨心雜談 2019年6月4日 遠方青木 568

前幾天,新浪科技播出了一個聯想柳傳志的採訪短片。

在節目中,柳傳志回憶自己是如何度過1994年的至暗時刻。,帶着聯想殺出一條血路。 

聯想的至暗時刻

這是一個正面的新聞報道,按理說會帶來一些正面的輿論評價,但是令人震驚的是,評論區里出現了整齊劃一的隊形,點贊數量極其驚人。 

聯想的至暗時刻

中國從未有過任何一家企業,名聲能差到這種地步,哪怕是百度,也得甘拜下風。 

聯想的至暗時刻

1994年是不是聯想的至暗時刻我不知道,但是今天的聯想,肯定是處在了至暗時刻

而聯想,曾經是中國最有前途的高科技企業。

 

聯想發家史

  

1984年,中科院計算所公司成立了,計算所出人、出技術、出場地,但是啟動資金只給了20萬。 

聯想的至暗時刻

柳傳志帶着這20萬,打算倒騰彩電賺錢,被一個江西的騙子直接給騙走了14萬。

一個月不到,柳傳志手裡的啟動資金就只剩下不到6萬了。

為了活下去,柳傳志等人開始賣電子錶、滑冰鞋、褲衩,但是都沒掙到什麼錢。

而且,這可是中科院計算所直屬的公司啊,是絕對的高科技公司,賣這些東西像什麼話。

後來,他們找到了倪光南,整個公司開始起死回生。

1983年,倪光南放棄了加拿大的高薪職位,帶着自費購買的研發漢卡所需的主要器件回國了,入職中科院計算所,倪光南說

“如果我不回來,我此後所做的一切不會對中國製造有所幫助。”

1984年,倪光南成功研發聯想式漢卡,是當時中國絕對的頂尖科技,柳傳志力邀倪光南加入計算所公司,把聯想式漢卡給市場化。

倪光南接受柳傳志邀請時提了三個條件:一不做官、二不接受採訪、三不出席宴請,他想把時間和精力都集中在研發上。

聯想式漢卡的命名非常符合它的技術特點。

當時,電腦軟硬件技術都被國外所壟斷,處理器都是純英文版的,當時中國有很多企業都在研發電腦的漢化版。

而漢卡的初衷,就是為了給英文版的電腦漢化,但是倪光南在加拿大學習過最先進的電腦技術,不僅做軟件,連硬件都做。

漢卡,是一個軟硬件結合的技術,用硬件芯片的方式搭配專用軟件,減少了其他漢化公司在輸入漢字時對存儲器頻繁訪問的問題,大幅度提升了計算機的運行速度。

而且,倪光南創造性的賦予了漢卡聯想的功能,《中國青年報》馬役軍這麼描述到:

“我看到操作人員打出一個‘記’字,屏幕會自動閃現出‘記者’、‘記錄’、‘記分牌’等一連串聯想出的詞組。”

這個功能在今天看來稀鬆平常,但是在1984年,這簡直是腦洞大開的頂級黑科技,聯想式的漢字輸入法,讓聯想式漢卡的應用舒適程度完爆其他電腦。 

聯想的至暗時刻

所以,聯想式漢卡一經推出,就席捲中國市場,在當時的中國,其他品牌的電腦,還真的沒有搭配有聯想式漢卡的聯想微機好用。

當時IBM的電腦用軟件CCDOS來處理漢字,每秒只能顯示幾十個漢字。而倪光南研發的漢卡,每秒可以顯示1000個左右的漢字。

再加上聯想式漢字輸入法的應用優勢,連IBM都被吊打,放眼望去,哪裡還有其他的對手。

憑藉聯想式漢卡和聯想微機的研發,倪光南榮獲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 

聯想的至暗時刻

但是,對錢不感興趣的倪光南,轉手就把50萬的獎金給捐出去了,在那個北京二環房價不足2000一平的年代。 

聯想的至暗時刻

因為聯想式漢卡和聯想微機的火爆銷售,給計算所公司帶來了第一桶金,而且是超大號的第一桶金。

所以,1989年11月19日,中科院計算所公司正式改名為聯想集團。

 

聯想輝煌的頂點

 

倪光南是一個純粹的技術人才,什麼都不問,也什麼都不要,只對技術研發感興趣。

在研發出聯想式漢卡後,倪光南並沒有停止自己的腳步,而是不斷前行。

1992年2月,在聯想年度工作會議上,聯想提出了“多種經營”的思路,這個思路得到了一致通過。

但是對於何為“多種經營”,大家有着不同的理解,柳傳志決定涉足房地產,而倪光南決定立項程控交換機,進軍通信領域。

從27年後今天中國房價的走勢來看,柳傳志沒有錯。

從27年後華為在5G領域硬撼美國的光榮戰績來看,倪光南也沒有錯。

1993年,柳傳志調用8000萬資金在惠陽買了一大塊地,後來成為了聯想大亞灣科技園。 

聯想的至暗時刻

而倪光南帶着區區幾十萬的資金,開始研發程控交換機項目。

倪光南的資金雖少,但是計算機所的技術沉澱太過雄厚,論技術,當時的華為根本無法和中科院旗下的聯想相提並論。

1992年,聯想和華為的程控電話交換機幾乎同時立項,倪光南和任正非都看好通信市場。

華為先行出招,1992年就先上馬了一個JK1000的局用機項目。

很可惜,項目失敗了,這個失敗的項目耗幹了華為那微薄的家底。

到1993年的年中,華為的資金鏈已經斷裂,有好幾個月連工資都發不出來,很多員工就此離職。

今天看起來強大無比的華為,在當時離破產清盤只有一步之遙。

為了破開這個死局,任正非到處借錢,孤注一擲地將寶押在了“C&C08”數字交換機項目上。

在動員大會上,任正非站在5樓會議室,跟全體幹部說:

“這次研發如果失敗了,我就從樓上跳下去,你們還可以另謀出路。”

1993年10月,華為的C&C08 交換機率先在浙江義烏開局,通信容量達到了2000門,但是首批產品極不穩定,各種問題層出不窮,華為幾十個工程師現場駐紮,連續調試了2個月,才讓設備正常運行。

1994年元旦,華為的工程師終於把設備故障全部消除時,聯想的第一台交換機LEX 5000也在河北廊坊順利開局。 

聯想用極少的研發資金,推出的交換機容納用戶數量是華為C&C08 2000的2.5倍,技術高度完全碾壓華為產品,當時的聯想副總裁的胡靖宇和倪光南一道,親自趕赴廊坊參加開局儀式。

聯想的至暗時刻

聯想的LEX 5000程控交換機,曾經是中國最先進的通信設備,在1994年,聯想曾在華為最擅長的領域擊敗過華為。 

聯想的至暗時刻

論研發速度,論資金利用效率,聯想完勝華為。

而且程控交換機只是聯想的一個部門,但對於華為而言,卻是它當時的全部。

1994年,是聯想的高光時刻,這一年,聯想是中國高科技企業里的絕對老大。

如果按這個趨勢發展下去,5G技術和海思芯片,將首先誕生於聯想集團。

倪光南院士是中國頂級技術人才,柳傳志也是中國頂級的營銷人才,如果倪柳能繼續聯手,那簡直是天下無敵。

可惜世界上沒有如果。 

 

聯想的分裂

 

聯想分裂的起因,是在1993年底,倪光南成立了“聯海微電子設計中心”,宣稱要做自己的CPU芯片,打破英特爾的壟斷,讓聯想掌握核心技術。

1994年,倪光南聯絡了復旦大學、長江計算機公司,三方達成了合資建立集成電路設計中心的意向。

中科院和電子工業部甚至承諾如果由聯想牽頭,組織有實力的計算機企業一起參與,那麼將制定一個國家投資計划進行扶持和鼓勵。

但是這一計劃,遭到了柳傳志的堅決反對。

柳傳志認為,中國人做不好芯片,聯想家底薄弱,和英特爾進行芯片競爭是拿雞蛋碰石頭。

而倪光南是一個純粹的技術派,認為核心技術,才是聯想發展的動力源泉,自主芯片研發是一定要拿下的高地。

柳傳志是聯想創始人和實際控制人,但是聯想靠倪光南的聯想式漢卡起家,連名字都是因為聯想式漢卡和聯想微機而命名的,整個聯想的技術研發都是由倪光南掌舵,倪光南在聯想內的話語權可想而知,柳傳志的決定倪光南並不會無條件遵從。

所以,每次聯想的工作會議都成了倪柳二人的吵架會,這種情況持續了大半年,倪柳二人開始頻頻內耗。

柳傳志更換了財務總監,卡掉了倪光南所有研發資金的支出,而倪光南向中科院控告柳傳志作風霸道、有嚴重的經濟問題。

1995年6月30日,聯想所有高層開會,中科院派來的代表宣讀《關於聯想集團領導班子出現分歧的情況通報》,宣布解除倪光南的一切職務,柳傳志大獲全勝。

隨後,柳傳志正式提出了”貿工技”的說法,並將其定位聯想的核心戰略,同時宣布永久廢除聯想總工程師一職。

而倪光南力推的程控交換機項目,也被聯想徹底砍掉,哪怕倪光南聯名其他高管寫信求情也沒有用。

聯想的至暗時刻

而此時,華為正在熱火朝天的研發萬門機項目。 

聯想,自此和通信市場徹底絕緣。

而在同一年的3月,華為成立了“中央研究部”,開始了自己的技工貿路線,兩家高科技公司自此分道揚鑣,走上了截然不同的人生路。

在此後的很多年裡,聯想的研發投入總和,不及華為的十分之一。 

聯想的至暗時刻

而這一切,都是有代價的。 

聯想的至暗時刻

1995年,聯想銷售額67億元,是華為的4.5倍;

而在2018年12月22日,聯想市值81億美元,而華為估值已超4000億美元,二者差距接近50倍

華為和聯想,猶如龜兔賽跑,當兔子反應過來時,烏龜已經遙遙領先。 

 

中國人到底行不行

 

不管是技工貿還是貿工技,三者都是合為一體的,無非就是誰先誰後而已,貿易的本質是為了賺錢補貼技術,而技術的本質是為了讓你有底氣去和別人做貿易。

哪怕是貿工技,貿易的目的,也應該是為了做研發。

但是聯想卻在貿易大於一切的歪路上越走越遠,整個公司都是為了賺錢而服務的。

2004年,聯想用大筆資金和股權收購了IBM的PC部門,收購完成後立刻就將總部遷到了美國。

2019年,在美國利用技術斷供來要挾中國時,已經賺錢賺到手軟的聯想,其CEO楊元慶公開表示:

全球化是必然趨勢,聯想並不打算做操作系統和芯片。” 

連成立個研發部門做做樣子都懶得搞。

聯想的至暗時刻

還沒過幾天,聯想的CFO黃偉明在採訪時又稱,美國增加關稅不會對聯想造成影響,因為聯想可以將部分生產線轉移到不受關稅影響的國家。

人民日報的小號俠客島,表示這句話有點意思。 

整個聯想的高管層,都一切圍繞着錢轉,連這種大是大非的問題都拎不清,更別指望他們願意花大代價做自主技術的攻關研發了。

聯想選擇了做大,而華為選擇了做強。

在2018年的中美貿易衝突中,人們驟然發現,“做大”關鍵時刻根本不頂用,“做強”才能不受人欺負。

阿果在《不能失去聯想》一文中說,聯想的發展離不開倪光南這樣的技術骨幹,他公開發問:

支持柳傳志們昨天運作的,有倪光南們前天積澱下來的技術成果;

支持柳傳志們今天運作的,有倪光南們昨天到聯想後重新開發出來的技術;

支持楊元慶們明天運作的,又是什麼呢?

聯想陷入了人民戰爭的汪洋大海中,天天號稱有人要害自己,拔劍四顧卻連一個目標都找不到。

如果當年倪光南沒有離開聯想,如果柳傳志和任正非一樣敢於砸錢做研發。

那麼今天華為的榮光,本應屬於聯想。

是不是要自己研發核心技術,從本質上來說,這是一個“中國人到底行不行”的問題。

而任何認為中國人自己做技術不行的企業,未來註定會越來越暗。

【紫竹張先生https://z-z-z.vip/】評論


PAYPAL捐款給紫竹張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