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竹张先生官方网站
全面支持中文繁简转换
更好的客户体验服务全球华人!

不转换 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大陆简体 港澳繁體 澳門繁體 马新简体 马来西亚简体 台灣正體
首页 / 正文

比《破冰行动》凶残一百倍,这个村子曾是中国制毒第一村!

每日怡见 2019年6月5日 紫竹张先生 996

01

对一个经历过两次鸦片战争的民族来说。

毒品一直是我们的红线和耻辱。

贩毒和吸毒,在一般的中国家庭看来,都是不可饶恕的行为。

可鲜为人知的是,直到本世纪的第二个十年。

罪恶的毒品产业依然顽固地存在于中国的土壤之上

个别地方甚至已经不屑于偷偷摸摸,而是全家老少、全村各族、成千上万人一起,明目张胆地从事毒品的加工和贸易生意,把数以吨计的毒品输送到全国各地。

前段时间大火的电视剧《破冰行动》,就是根据真实事件改编而成。

《破冰行动》剧里的塔寨村,几乎都被大毒枭林耀东以及他的宗族势力控制。在他的指示下,村民甚至能够公然暴力抗法。

塔寨村的原型是广东省陆丰市博社村。

这个面朝大海、岁月静好的小村庄,曾经是全国最大的冰毒产地。

村民们拿着AK47日夜巡逻,民警开着警车贩毒,墙上挂着“严禁乱倒制毒垃圾”的横幅,中国再也找不出这么“朋克”的地方了。

比《破冰行动》凶残一百倍,这个村子曾是中国制毒第一村!

破冰行动》剧照

很难想象,这个人口只有1.4万的小村庄里,竟然隐藏着77家毒品加工厂。

比《破冰行动》凶残一百倍,这个村子曾是中国制毒第一村!

有两成以上家庭,直接或参股从事冰毒制作活动。这就意味着你到了这个村子,对面走来一个穿着拖鞋的大爷,都有可能是毒贩。

毒枭林耀东的原型——博社村村支书蔡东家靠着制毒贩毒,开上了宝马X5,住上了望海豪宅,购买枪支炸药,组建私人武装,公然对抗政府,俨然一个“冰毒教父。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蔡东家及其制贩毒团伙的林凯永、蔡旋、蔡秋弟、蔡水龙等人的涉毒资产总和达到了惊人的2亿元。

现实的魔幻程度,果然不是电视剧能够比拟的。

02

毒品是暴利行业,村民们只需要干一笔,就能挣到很多人一辈子都挣不到的财富。

在博社村,就是小学生寒暑假做个兼职,只需剥开康泰克胶囊壳,倒出粉末就能月入过万。而本来干农活的村民,现在剪剪麻黄草也能一天赚个几百块钱。

就算是一些不愿脏了自己手的家庭,很多也间接参与了制毒贩毒。例如“入股”让年轻人干,自己则翘着腿等收钱。

这使原本破落的村子,也开始显示出一丝暴发户的气质,各种豪华小洋楼平地而起。过年祭祖时,海赚一番的毒贩还会整箱整箱地将钞票往村子里运。

比《破冰行动》凶残一百倍,这个村子曾是中国制毒第一村!

除了用于的吃喝玩乐外,大量真金白金还会孝敬祖先。大捆大捆的现金,被扔进火盘用于祭祖,仿佛空气中都弥漫着一股钞票清香。

冰毒教父”蔡东家开着宝马x5招摇过市,成栋成栋的买楼、买海景房,组织私人武装,对抗稽查,贩毒团伙的资产达到了惊人的2亿元。

而站在他们对立面的,则是无数个崩溃的普通家庭。

很多人都知道冰毒不能碰,却不知道它到底危害有多大?冰毒号称「毒王」是所有毒品中危害最大的。它会一点点侵蚀肉体,使人眼窝凹陷,骨头突出。看起来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这是一名30岁女性吸食冰毒五年以来的变化。

比《破冰行动》凶残一百倍,这个村子曾是中国制毒第一村!

最可怕的是,冰毒会给人的大脑造成损坏,产生幻听幻觉和被害妄想等等。因吸毒发生的惨案更是屡见不鲜。

2008年5月凌晨,31岁的柳某吸毒之后,对妻子疯狂追杀。28岁的妻子被当场砍死。他们曾经也是人人羡慕的恩爱夫妻,而他们的孩子才刚满三个月。

2014年8月11日,江苏南通,3岁的小女孩晶晶(化名)看见母亲准备外出,蹦蹦跳跳的坐上妈妈电动自行车,她没注意母亲脸上透着阴森恐怖的神情。一小时之后,这位狠毒的母亲残忍地用绳子将亲生女儿吊死在一间荒废老房子旁边的鸡棚横梁上。随后,她若无其事的骑车独自一人回到了家中。

2011年4月22日,一辆从京沪高速上行驶的旅游大巴,突然冲过中间的护栏。与对面高速而来的货车猛烈撞击。13人当场死亡。通过对生还大巴司机尿检结果显示,他在驾车前吸食了冰毒。

那些死去的乘客家属怎么也想不到,他们的亲人只是像往常一样出行,可是却再也回不来了。

比《破冰行动》凶残一百倍,这个村子曾是中国制毒第一村!

 

如果你觉得文字还不够直观,我们不妨来看看两组动图。

云南德宏,附近的监控摄像头记录下了这一残忍的画面。画面中受害者被人持刀追赶,仅跑出数米就摔倒在地,随后跪地求饶。他的妻子也一并求情,但持刀者不为所动,向受害者连砍四刀。

比《破冰行动》凶残一百倍,这个村子曾是中国制毒第一村!

随后,这名持刀者又返回受害人居住的房屋纵火。就在他准备离开现场时,发现受害人仍有生命迹象,便再次举起砍刀…

比《破冰行动》凶残一百倍,这个村子曾是中国制毒第一村!

接下来是江苏宜兴某银行内一幕,这个穿红格子衬衫的年轻男子,不停的走来走去,看上去十分焦虑的样子。突然这名男子站到椅子上,跳进了柜台里。

比《破冰行动》凶残一百倍,这个村子曾是中国制毒第一村!

接着他对工作人员仍然喋喋不休的说话,并手持美工刀,顶着对方的喉咙。所幸在银行工作人员和现场群众的努力下,这名男子被制服。

比《破冰行动》凶残一百倍,这个村子曾是中国制毒第一村!

所以说,毒品贸易本质上就是一场血淋淋的生意,博社村村民们靠贩毒挣来的钱,本质上都是滴答着鲜血的钱。

 

03

自新中国成立以来,宗族势力一直是被打压的对象。但地处偏僻、疏于管理的博社村,宗教势力却一骑绝尘。 而在宗族观念强的地区,长者意见也是最受重视的。

只是谁也没想到,将博社村带上不归路的,也正是村里最德高望重的村支书蔡东家。

比《破冰行动》凶残一百倍,这个村子曾是中国制毒第一村!

蔡东家

身为两级人大代表,同时又是这些犯罪势力的主心骨,蔡东家就是上梁不正下梁歪的典型范例。在任七年,他不但不协助警方调查打击毒贩,反而充当起了毒贩保护伞,多次阻挠执法。

此外,部分人员还利用在宗亲中的地位与资源,劫持了不少当地公职,再次扩大“保护伞”的范围。

这位“毒支书”除了自己涉毒以外,还为涉毒村民提供以下两种保护。一是利用自己汕尾市人大的官场关系,四处打探消息,提前给毒品团伙通风报信;二则是到处疏通关系,“打捞”已经落网的人。

在蔡东家的庇护下,博社村被打造成了一个制毒堡垒村。

比《破冰行动》凶残一百倍,这个村子曾是中国制毒第一村!

一卡车一卡车运进村的麻黄草

早在1999年和2011年,博社村就被两次被列为国家禁毒委挂牌整治的涉毒重点区了。例如在2011年后的两年时间内,警方就侦破了相关涉毒案件2100余宗,抓获犯罪嫌疑人2300余。

但这么多年来,这种村中“半公开”的违法行当,就是无法完全歼灭。在巨大利益的驱使下,罪犯总是春风吹又生,死灰又复燃。

直到2013年12月29日,警方筹备了多时的行动专案组,才以闪电之势突进博社村。三千余名警力,甚至还出动了直升机和边防快艇,就是为了将涉毒分子一锅端了。

如此大力度的扫毒,在国际上都是不多见的,但也有着其道理。只要看看博社村配置的“豪华”阵容就明白了。

比《破冰行动》凶残一百倍,这个村子曾是中国制毒第一村!

比《破冰行动》凶残一百倍,这个村子曾是中国制毒第一村!
比《破冰行动》凶残一百倍,这个村子曾是中国制毒第一村!

这个1.4万人口的村子,两千多栋房子,居然连个门牌号都没有。这让人感觉就像走进了城中村,晕头转向。密密麻麻的小道,别说是大车,就是两辆摩托车都无法并排而行。而且村里面设立着多个探风点,各种明岗暗哨,只要有异样必会传回窝点。

只要警察一进村,村里就驶出几百辆摩托车将警方团团围住。

更加嚣张的是,制贩毒团伙还配备着各种的武器。土制手雷、AK-47都不在话下,他们甚至还有自己的炸药制造点。

比《破冰行动》凶残一百倍,这个村子曾是中国制毒第一村!

所以没有十足把握,谁都不敢贸然行动。准备了好几个月,直至将整个村子的底子摸清,警方才突进这个毒巢。

比《破冰行动》凶残一百倍,这个村子曾是中国制毒第一村!

警方的行动从凌晨四点开始,直到第二天下午结束。整整12个小时,共抓获了182名犯罪嫌疑人,捣毁77个制毒工厂,缴获冰毒2900多公斤。此外还有枪支,子弹,手雷等等。在毒枭蔡东家家里,更是发现藏毒350公斤。

当然,这还没有结束。后来,警方又把12名保护伞全部抓获,令人吃惊的是,他们都是当地的警察。有三名所长,一名副所长,还有一名中队长。

截至目前,村子里已经有280人被判刑,其中21人被执行死刑。一代毒瘤终于清除,简直是大快人心!他们曾以为那些风光无限的好日子,没想到这么快就到了头。

 

04

 

为什么我们如此恨这些毒贩?不仅因为他们把无数个美好的家庭毁灭。还因为这帮人都是一群亡命之徒。是禽兽!是魔鬼!他们暴利的背后,沾上的是无数缉毒英雄的鲜血。

新华日报2013年有一篇报道这样记载:

在云南省,毒贩们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

运输1公斤左右的毒品,要配一颗手榴弹。

运输3公斤的毒品,要带两颗手雷。

运输5公斤以上的毒品,要配一把勃朗宁手枪,

苏制手雷甚至小钢炮。

有的毒枭还会告诉自己手下,一旦遇到警察,就用手榴弹炸死他们。面对如此,缉毒警又该如何保护自己呢?他们只有手枪和防弹衣。皮肉之躯怎么抵挡爆炸的威力。

比《破冰行动》凶残一百倍,这个村子曾是中国制毒第一村!

根据@平安中国微博的数据,在我国,缉毒警的平均寿命只有41岁,比全国人均寿命低32.5岁。而中国禁毒网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我国共有362名缉毒警牺牲,平均几乎每天牺牲一人。缉毒警每天都面对这么一群心狠手辣的毒贩。随时受到生命威胁。

一名缉毒警察侦查的时候,碰到岳母和年幼的女儿,孩子忍不住叫了声“爸爸”,他没有回应,三天后这位缉毒警的房子被烧全家无一幸免遇难。

比《破冰行动》凶残一百倍,这个村子曾是中国制毒第一村! 

一位被毒贩抓住的缉毒警察,被非人折磨长达45个小时后去世,他的尸检报告触目惊心,5根肋骨被钝器敲碎,两条腿膝盖以下被剥皮削肉,鼻子被刃器割掉,两个眼球被捣碎,下巴被钝器击碎,8根手指被砍掉,致命伤是头骨的一处钝击凹陷。

而这一切为了让他生不如死,毒贩给他注入大量安非他命,为了让他保持清醒。

 

比《破冰行动》凶残一百倍,这个村子曾是中国制毒第一村!

2010年,凉山的缉毒警察刘且(化名),抓获了雇未成年人运送毒品的幕后老板,在他拒绝了毒贩家人的贿赂后,遭到“追杀令”30万取头。

比《破冰行动》凶残一百倍,这个村子曾是中国制毒第一村!

 

知乎上有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因公殉职的缉毒警察,连个墓碑都没有?”

就是因为给牺牲的缉毒警察立墓碑,毒贩可能会跟随前去祭拜的亲友进行报复,一辈子无名,不能公布于世。真实的令人心痛……

比《破冰行动》凶残一百倍,这个村子曾是中国制毒第一村! 

 

生前从未公布一张照片,死后也没有媒体报道,盖着奖旗和勋章,默默离开这个世界……

他们的追悼会,是全屏的马赛克。

比《破冰行动》凶残一百倍,这个村子曾是中国制毒第一村! 

 

踏上这条路,就意味着他们没有朋友,甚至从户口本上迁出。

就连他们的家属,也不知道他们的职业……

比《破冰行动》凶残一百倍,这个村子曾是中国制毒第一村! 

他们的真名无法公布,他们的死因永远是“因公殉职”。

05

 

毒贩们作恶多端,他们就不怕死吗?

他们比谁都怕。

2013年,当得知中国最高法给自己的复裁依然是死刑的时候,湄公河惨案制造者,三角毒枭糯康吓得浑身颤抖、面色苍白、双手合十,希望获得中国人民的宽恕。

比《破冰行动》凶残一百倍,这个村子曾是中国制毒第一村!

被捕之前,他还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走私、贩毒、敲诈湄公河上来往的商船。他把子弹近距离射入13名中国船员的身体的时候,没有想过要乞求,他把13名船员的尸体扔到滚滚江水里的时候,也没有想过乞求。

可是,当中国的法律宣判他死刑的时候,这个大毒枭还是怂了。他吃不下饭,也睡不好觉,血压蹭蹭飙高,只知道一个劲儿地双手合十乞求宽恕。有人问起,这个双手沾满无辜者鲜血的人竟然说:我信佛,我害怕。

当警察压他上车的时候,他还装成一副强颜欢笑的样子,可实际上,他已经从糯康抖成了“筛糠”,虚弱得要靠人搀扶才能走得动路。

比《破冰行动》凶残一百倍,这个村子曾是中国制毒第一村!

香港七十年代的大毒枭,跛豪吴锡豪敢不把联合国的禁令当回事,大摇大摆地去缅甸,跟大毒枭坤沙谈生意,甚至他每次往返运送毒品,警察还得派人护送。

比《破冰行动》凶残一百倍,这个村子曾是中国制毒第一村!

这样一个十恶不赦的人,香港的白左法律只判了他30年。

这位大毒枭一面说着“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一面比谁都怕死,患上肝癌以后,向昔日死党求助,却没有一个人理会。赶上时任港督圣母心大作,一道特赦令让他有了出狱治病的机会。

所幸天公开眼,在他出狱25天以后就收走了他的小命。

再说今天的主角,博社村的“毒书记”蔡东家。

2014年9月25日下午,陆丰市博社村集市人流熙攘,几辆押解囚犯指认作案现场的警车悄然而至,停在祠堂前的车场上。

身着囚服、戴手铐的蔡东家被押下警车,在一群荷枪实弹警察的押解下,穿过集市,走过祠堂,向海边走去。

许多眼尖的村民认出了蔡东家,轻轻地发出惊呼。村道口有一处尚未完工的望海四层别墅,上下两排八根粗大的花岗岩石柱突兀地立着,这是蔡东家花巨资建造的全村顶级豪宅。

望着这些同宗同姓村人一张张熟悉的面孔,蔡东家忽然悲从中来,红肿的双眼涌出两行清泪,顺着褶皱的面皮慢慢地流下,一滴滴溅落在豪宅前的泥地里……

没有人知道蔡东家为什么哭,不管他是为自己即将接受死刑而哭,还是为自家“宫阙万间都作了土”而哭,抑或是为自己戴着手铐脚镣回到家乡而哭。

能让罪孽深重的冰毒教父落下悔恨的泪水,证明国家对于毒品犯罪的严抓严打十分必要,证明了死刑的十分必要。

缉毒英雄们为了我们牺牲了32.5年的生命,我们可以为他们做点什么呢?

第一,拒绝一切形式的毒品,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

第二,向家人朋友呼吁,让他们知道毒品的危害性。

第三,周边有涉毒线索,积极向公安机关举报。

我们的民族要实现伟大复兴,天下无毒,应该是第一步。

【紫竹张先生https://z-z-z.vip/】评论


PAYPAL捐款给紫竹张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