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繁體字開關【點擊進入臺灣繁體】

比《破冰行动》凶残一百倍,这个村子曾是中国制毒第一村!

 

01

对一个经历过两次鸦片战争的民族来说。

毒品一直是我们的红线和耻辱。

贩毒和吸毒,在一般的中国家庭看来,都是不可饶恕的行为。

可鲜为人知的是,直到本世纪的第二个十年。

罪恶的毒品产业依然顽固地存在于中国的土壤之上

个别地方甚至已经不屑于偷偷摸摸,而是全家老少、全村各族、成千上万人一起,明目张胆地从事毒品的加工和贸易生意,把数以吨计的毒品输送到全国各地。

前段时间大火的电视剧《破冰行动》,就是根据真实事件改编而成。

《破冰行动》剧里的塔寨村,几乎都被大毒枭林耀东以及他的宗族势力控制。在他的指示下,村民甚至能够公然暴力抗法。

塔寨村的原型是广东省陆丰市博社村。

这个面朝大海、岁月静好的小村庄,曾经是全国最大的冰毒产地。

村民们拿着AK47日夜巡逻,民警开着警车贩毒,墙上挂着“严禁乱倒制毒垃圾”的横幅,中国再也找不出这么“朋克”的地方了。

比《破冰行动》凶残一百倍,这个村子曾是中国制毒第一村!

破冰行动》剧照

很难想象,这个人口只有1.4万的小村庄里,竟然隐藏着77家毒品加工厂。

比《破冰行动》凶残一百倍,这个村子曾是中国制毒第一村!

有两成以上家庭,直接或参股从事冰毒制作活动。这就意味着你到了这个村子,对面走来一个穿着拖鞋的大爷,都有可能是毒贩。

毒枭林耀东的原型——博社村村支书蔡东家靠着制毒贩毒,开上了宝马X5,住上了望海豪宅,购买枪支炸药,组建私人武装,公然对抗政府,俨然一个“冰毒教父。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蔡东家及其制贩毒团伙的林凯永、蔡旋、蔡秋弟、蔡水龙等人的涉毒资产总和达到了惊人的2亿元。

现实的魔幻程度,果然不是电视剧能够比拟的。

02

毒品是暴利行业,村民们只需要干一笔,就能挣到很多人一辈子都挣不到的财富。

在博社村,就是小学生寒暑假做个兼职,只需剥开康泰克胶囊壳,倒出粉末就能月入过万。而本来干农活的村民,现在剪剪麻黄草也能一天赚个几百块钱。

就算是一些不愿脏了自己手的家庭,很多也间接参与了制毒贩毒。例如“入股”让年轻人干,自己则翘着腿等收钱。

这使原本破落的村子,也开始显示出一丝暴发户的气质,各种豪华小洋楼平地而起。过年祭祖时,海赚一番的毒贩还会整箱整箱地将钞票往村子里运。

比《破冰行动》凶残一百倍,这个村子曾是中国制毒第一村!

除了用于的吃喝玩乐外,大量真金白金还会孝敬祖先。大捆大捆的现金,被扔进火盘用于祭祖,仿佛空气中都弥漫着一股钞票清香。

冰毒教父”蔡东家开着宝马x5招摇过市,成栋成栋的买楼、买海景房,组织私人武装,对抗稽查,贩毒团伙的资产达到了惊人的2亿元。

而站在他们对立面的,则是无数个崩溃的普通家庭。

很多人都知道冰毒不能碰,却不知道它到底危害有多大?冰毒号称「毒王」是所有毒品中危害最大的。它会一点点侵蚀肉体,使人眼窝凹陷,骨头突出。看起来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这是一名30岁女性吸食冰毒五年以来的变化。

比《破冰行动》凶残一百倍,这个村子曾是中国制毒第一村!

最可怕的是,冰毒会给人的大脑造成损坏,产生幻听幻觉和被害妄想等等。因吸毒发生的惨案更是屡见不鲜。

2008年5月凌晨,31岁的柳某吸毒之后,对妻子疯狂追杀。28岁的妻子被当场砍死。他们曾经也是人人羡慕的恩爱夫妻,而他们的孩子才刚满三个月。

2014年8月11日,江苏南通,3岁的小女孩晶晶(化名)看见母亲准备外出,蹦蹦跳跳的坐上妈妈电动自行车,她没注意母亲脸上透着阴森恐怖的神情。一小时之后,这位狠毒的母亲残忍地用绳子将亲生女儿吊死在一间荒废老房子旁边的鸡棚横梁上。随后,她若无其事的骑车独自一人回到了家中。

2011年4月22日,一辆从京沪高速上行驶的旅游大巴,突然冲过中间的护栏。与对面高速而来的货车猛烈撞击。13人当场死亡。通过对生还大巴司机尿检结果显示,他在驾车前吸食了冰毒。

那些死去的乘客家属怎么也想不到,他们的亲人只是像往常一样出行,可是却再也回不来了。

比《破冰行动》凶残一百倍,这个村子曾是中国制毒第一村!

 

如果你觉得文字还不够直观,我们不妨来看看两组动图。

云南德宏,附近的监控摄像头记录下了这一残忍的画面。画面中受害者被人持刀追赶,仅跑出数米就摔倒在地,随后跪地求饶。他的妻子也一并求情,但持刀者不为所动,向受害者连砍四刀。

比《破冰行动》凶残一百倍,这个村子曾是中国制毒第一村!

随后,这名持刀者又返回受害人居住的房屋纵火。就在他准备离开现场时,发现受害人仍有生命迹象,便再次举起砍刀…

比《破冰行动》凶残一百倍,这个村子曾是中国制毒第一村!

接下来是江苏宜兴某银行内一幕,这个穿红格子衬衫的年轻男子,不停的走来走去,看上去十分焦虑的样子。突然这名男子站到椅子上,跳进了柜台里。

比《破冰行动》凶残一百倍,这个村子曾是中国制毒第一村!

接着他对工作人员仍然喋喋不休的说话,并手持美工刀,顶着对方的喉咙。所幸在银行工作人员和现场群众的努力下,这名男子被制服。

比《破冰行动》凶残一百倍,这个村子曾是中国制毒第一村!

所以说,毒品贸易本质上就是一场血淋淋的生意,博社村村民们靠贩毒挣来的钱,本质上都是滴答着鲜血的钱。

 

 

03

 

自新中国成立以来,宗族势力一直是被打压的对象。但地处偏僻、疏于管理的博社村,宗教势力却一骑绝尘。 而在宗族观念强的地区,长者意见也是最受重视的。

只是谁也没想到,将博社村带上不归路的,也正是村里最德高望重的村支书蔡东家。

比《破冰行动》凶残一百倍,这个村子曾是中国制毒第一村!

蔡东家

身为两级人大代表,同时又是这些犯罪势力的主心骨,蔡东家就是上梁不正下梁歪的典型范例。在任七年,他不但不协助警方调查打击毒贩,反而充当起了毒贩保护伞,多次阻挠执法。

此外,部分人员还利用在宗亲中的地位与资源,劫持了不少当地公职,再次扩大“保护伞”的范围。

这位“毒支书”除了自己涉毒以外,还为涉毒村民提供以下两种保护。一是利用自己汕尾市人大的官场关系,四处打探消息,提前给毒品团伙通风报信;二则是到处疏通关系,“打捞”已经落网的人。

在蔡东家的庇护下,博社村被打造成了一个制毒堡垒村。

比《破冰行动》凶残一百倍,这个村子曾是中国制毒第一村!

一卡车一卡车运进村的麻黄草

早在1999年和2011年,博社村就被两次被列为国家禁毒委挂牌整治的涉毒重点区了。例如在2011年后的两年时间内,警方就侦破了相关涉毒案件2100余宗,抓获犯罪嫌疑人2300余。

但这么多年来,这种村中“半公开”的违法行当,就是无法完全歼灭。在巨大利益的驱使下,罪犯总是春风吹又生,死灰又复燃。

直到2013年12月29日,警方筹备了多时的行动专案组,才以闪电之势突进博社村。三千余名警力,甚至还出动了直升机和边防快艇,就是为了将涉毒分子一锅端了。

如此大力度的扫毒,在国际上都是不多见的,但也有着其道理。只要看看博社村配置的“豪华”阵容就明白了。

比《破冰行动》凶残一百倍,这个村子曾是中国制毒第一村!

页码: 1 2 3 4 5 下一页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