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进造车,黯然破产!中国房企就不是做实业的料……

熊续强没有做一流房地产商的想法,自然就不在这方面投入精力。

房地产的运营逻辑和高科技企业并不完全匹配,这也是地产企业转型科技业难以取得巨大成功的主要原因之一。

无论是整车,还是零部件,都不是靠钱能砸出来的,开发商们的转型之路遥远而艰难。

2019年6月,有着汽车产业梦的ST银亿陷入困境:董事长熊续强的办公桌上又多了一份要求公司兑付所售债券的涉诉材料,在2018年平安夜公司未能如期兑付债券后,作为企业法人的熊续强已经不止一次的成为被告。

有相当一部分业务为房地产的ST银亿为什么会走到今天?

冒进造车,黯然破产!中国房企就不是做实业的料……冒进造车,黯然破产!中国房企就不是做实业的料……

总结下来有多个原因:

其一,不够专注;

其二,缺乏扎实做产业基础的决心;

其三,战略太激进浮躁,杠杆太高。

而这些其实是房地产企业转型的通病。

冒进造车,黯然破产!中国房企就不是做实业的料……
“不够专注”付出惨痛代价
冒进造车,黯然破产!中国房企就不是做实业的料……
 

熊续强是个能人,当年从宁波市局级干部的岗位上下海。从1998年至2008年,银亿集团靠收购、改造烂尾楼起家。

冒进造车,黯然破产!中国房企就不是做实业的料……
▲熊续强

如果银亿专注于房地产的开发,深耕宁波与周边地区,其实还会迎来一波又一波的房地产大跃进的高潮迭起,比如2015年的“去库存”就是一个大的机会,但是,熊续强却在发展过程中打了另外一张牌:多元化。

他先后收购了宁波罐头食品厂、宁波木材厂、宁波电视机厂、宁波经济发展总公司等一大批大中型国企。

2007年,银亿集团在山西创办了集原煤开采、煤炭洗选为一体的煤化工企业,并在广西新建了当时国内第一大镁厂和第二大镍厂。

银亿“不够专注”的企业特质开始显露。

2011年,银亿股份借壳ST兰光,更名为银亿股份,成为上市公司。

2008年是一个拐点之年:这一年10月,江西上饶碧桂园的多个楼盘突然降价,从10000元猛跌至7000元,业主与保安发生肢体冲突。深圳、广州、北京房价暴跌,万科率先在全国降价15%至30%,当年就创下479亿元的销售纪录,并一举坐上中国房地产行业的龙椅。

有人漏夜赶科场,有人辞官归故里。

万科迎难而上,银亿却选择在地产业做“减法”,这是与繁华渐行渐远的起点。

这种转变固然有对于地产市场大起大落和金融市场波诡云谲的敬畏,但也暴露出创始人战略眼光的局限性。李书福说:“感知大势才能研判未来”,熊续强没有做一流房地产商的想法,自然就不在这方面投入精力。

这是面对向好行业“不够专注”的惨痛代价。

同样,恒大也为自己的“不够专注”也买过大单:恒大的多元化时间是在9年前,它卖过粮油、奶粉、水,怎么都做不起来,巨亏40亿,许老板把这些都卖了。

冒进造车,黯然破产!中国房企就不是做实业的料……

恒大足球也不怎么赚钱,恒大音乐也没啥存在感。

但是恒大非常聪明的一点是:抓住房地产不松手,所以一路分享红利。但是转型的梦想,一直在许老板心中升腾。

冒进造车,黯然破产!中国房企就不是做实业的料……
踏错周期选错赛道
冒进造车,黯然破产!中国房企就不是做实业的料……
 

2016年,熊续强再次转型,将主业单一的上市公司银亿股份转型为“房地产+高端制造”双主业的综合性公司。2016年,银亿集团一口气花了120亿元收购了三家行业领先地位的国外汽车零部件制造商——美国ARC、日本艾礼富和比利时邦奇,并将其中两家注入了上市公司银亿股份内。

毫无疑问,被收购的公司都是好公司。银亿股份此前并无做汽车零部件的经验,熊续强觉得这是一个大市场,所以一定要切进去。

但是,很不幸,他再次踏错周期,选错航道,他面对的是汽车行业的下滑。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统计分析,2018年中国汽车产销量比上年同期分别下降4.2%和2.8%。银亿股份在 2018年营收与净利双双减少。买来的“金娃娃”变成了亏损大户,情何以堪。

李书福造汽车和熊续强介入汽车零部件有什么不同?李书福面对的是一个待挖掘的市场,他要做的是去做一把铲子,把黄金挖出来。李书福不但准备去做这把铲子,而且从基础做起,他发展汽车产业是从办学开始的,严格培养、培训技师技工,不断提高办学层次,不断加大办学投入。

李书福是扎扎实实从企业的基因开始改造,从底座开始构筑技术队伍。

熊续强介入汽车零部件行业时已经没有这个机会,他面对的是高手如林的相对成熟而且是处于转型期的市场,他也没有耐心研发多年才切入市场,房地产开发商的思维就是“买买买”——没有地,买来就可以开工。没有工厂和技术,那就买。

恒大也是这个节奏,许家印与贾跃亭闹掰了之后,半年内,下了五个大单,花了400亿元,对新能源汽车产业链上的优质公司要么买下,要么入股,要么控股。

不过,造汽车这件事情本身就是一个漫长的修行,不是说有钱就可以完成的,其中涉及到供应链管理、品质监控、工业造型设计以及工人的专业技能等非常复杂的环节,涉及机械、电子、力学等诸多学科。

冒进造车,黯然破产!中国房企就不是做实业的料……

以德国和日本汽车为例,它们在二战后能迅速崛起的基础之一就是:德、日的重工业在二战期间就已经达到了较高水平,战后将强大的制造和技术能力投入到汽车行业,自然是高起点高收益,而这种基础需要时间的沉淀。而且两国对制造品质的要求极高,所以才有可能生产出优质产品。

重点说说德国,近十年,德国汽车工业研发投入超过2000亿欧元,亚琛工业大学、慕尼黑工业大学、柏林工业大学都在汽车领域深耕多年,有了钱有了人,德国汽车业跑得快而稳。

只有8200万人口的德国,却有2300多个世界名牌,德国的工匠精神是值得钦佩的。德国人的经济学就追求两点:生产过程的和谐与安全,高科技产品的实用性。

国内这些开发商出身的汽车行业企业,习惯了买资源(土地)、高周转以及利用地域优势进行恐慌式促销,这些方法在汽车行业无效。汽车行业很多时候就是白刃战:拼技术、拼营销、拼售后。

当汽车行业陷入低潮的时候,指望政府帮忙,采取在房地产市场的调控松动政策以带动销售也是无效的,因为汽车不是刚需,与学位无关,是真正的竞争市场,无法控制上游资源。

同样的例子还有碧桂园,今年5月,碧桂园副总裁兼博智林机器人总裁沈岗离职,随后,机器人研发的二号人物梁衍学离职,此前,碧桂园曾宣布5年投资800亿元,引入万名全球科技精英,打造10平方公里机器人谷。

目前看来,由于技术灵魂人物的离开,导致碧桂园的机器人之梦遭遇挫折是可以确认的。

房地产的运营逻辑和高科技企业并不完全匹配,这也是地产企业转型科技业难以取得巨大成功的主要原因之一。科技企业需要高投入,以及较长周期的研发,即使如此,推出的产品也未必在市场上受欢迎,还需要强大的营销和售后支持。

这对于习惯了卖有投资属性的房产的房地产公司来说,其实是巨大的挑战,因为房地产公司的产品在很多区域是不愁卖的,而且确实有历史经验证明房子是一路上涨的。

但是,这些“好事”在科技行业统统不存在。所以,房地产企业转型科技方向基本都是悲剧。

冒进造车,黯然破产!中国房企就不是做实业的料……
高杠杆导致绝境
冒进造车,黯然破产!中国房企就不是做实业的料……
 

“战略太激进浮躁,杠杆太高”也是银亿的死穴之一。

银亿股份花了超过100亿元来完成一系列收购,不过,熊续强没有足够的资金。根据年报显示,银亿股份去年实现营业收入89.70亿元,较2017年的127.03亿元减少37.33亿元,降幅29.39%,熊续强只能选择举债与股权质押。

冒进造车,黯然破产!中国房企就不是做实业的料……

当股权质押遇上股市下滑,当几百亿的市值变成几十亿,高比例质押的控股股东与一致行动人不得不被动减持,进入一个死循环。

其实,把杠杆加高,然后等市场变化或者政策松动,通过降价获得现金回流,然后获得“九死一生”的机会,这是许家印已经玩过的戏码,也是开发商的惯性思维。

不过,时移势易,作为一家“房地产业+高端制造业”的公司,银亿处在一个相对尴尬的位置:房地产方面没有多少筹码,有些项目只能转卖出去以筹措资金;汽车零部件行业遭遇寒流,而且可能面临较长的消费停滞区间。

银亿股份的房地产基因挥之不去,却又并非一家纯粹的房地产企业,熊续强有点尴尬。

这位曾经的宁波首富,在大时代的跌宕中苦苦支撑,他的命运其实也是中国诸多开发商的命运:资金链有压力,调控成为悬在头顶的利剑,转型找不到新行业的运营逻辑和底层代码……他们的思维习惯决定了他们的宿命。

豪气干云如许家印者,其企业虽然有半军事化管理的范儿,但是这和德国车企的精细化管理还是有相当的差距,甚至可以说完全是两码事。

无论是整车,还是零部件,都不是靠钱能砸出来的,开发商们的转型之路遥远而艰难。有人将永远消失,有人将雄风不再,极少数枭雄可以进入下半场的赛道,但也是遍体鳞伤。

许家印早就说过“房地产行业是夕阳行业”,郁亮说“房地产进入白银时代”,站在今天的历史时空来看,一个属于房地产全面繁荣的阶段确凿无疑已经结束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