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竹张先生官方网站
全面支持中文繁简转换
更好的客户体验服务全球华人!

不转换 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大陆简体 港澳繁體 澳門繁體 马新简体 马来西亚简体 台灣正體
首页 / 正文

怀化举报者邓世平老师的悲剧本可以避免

随心杂谈 2019年6月22日 紫竹张先生 305

尊敬的关注济南农商行的朋友:

我是彭博,距离我上一次在公众号发文已过去将近十天。期间由于种种原因,我没能发声。非常感谢大家的关心和支持。针对我的实名举报材料,相关部门仍在调查核实,相关人员还在各显神通。

今天上午,我看到一则新闻:湖南怀化老师因监督举报豆腐渣工程遭报复致死。

邓世平,湖南怀化新晃一中负责工程质量监督一名教师。2003年,校长亲戚为该校新修操场,操场质量有问题,邓世平没有签字,邓世平选择举报……没过多久,他失踪了。其家人四处寻找无果,怀疑他遇害,多年来一直奔走求助。16年后,校长亲戚因为涉黑被抓,供出邓世平的遗体被埋在了操场内。

伴随着邓老师遗骸被挖出的图片,泪水湿了我的眼眶。同是实名举报者的我,有好多好多话想说。

邓世平作为监督工程质量的老师,拒绝为豆腐渣工程签字,还曾向上级部门举报此事,后来,邓老师的举报被有关人员透露给校长及其包工头亲戚,邓老师罹难,操场投入使用。16年后,校长亲戚因为涉黑被抓,供出邓世平的遗体被埋在学校操场内。

犯罪分子四处打点,十六年逍遥;英雄家属多方呼号,十六年伸冤。

为众人抱薪者冻毙风雪,为职责尽忠者死于报复。

邓世平老师的悲剧本来可以避免的。

邓老师举报的线索难查吗?近乎肉眼可辨的豆腐渣工程,只消上级部门亲临现场,真相便水落石出。可是,上级部门接到举报后做了什么?他们不但没有查,他们甚至将邓老师的举报线索出卖给校长……

我想,在面对邓老师的举报时,利益相关方一定觉得邓老师是一个偏执的人,甚至,上级部门有关领导会将邓老师判定为精神异常。彼时,邓老师是孤立无援的。在特殊而又普遍的情境中,好人成了被打击甚至被杀害的对象。

邓世平老师消失后,剩下的孤儿寡母,失却了肩膀。邓世平的遗孀,为了避祸,带着子女远走他乡。

邓老师的家人是勇敢的,邓老师的长子邓蓝冰说:16年来,家人一直在寻找父亲的踪迹,邓蓝冰也走上了举报之路。

邓蓝冰在检举信里写到:校长在邓世平老师失踪的当日,晚上下起了很大的雨,挖掘机反常地冒雨连夜加班作业。次日,校长黄炳松亲自指挥挖掘机在日前由警方发掘出一具尸体的地方作业半小时。而且在邓世平家人找到校方要求报案时,校长解释已经报案。但三天后邓世平家人去派出所询问进展,才知道校方根本没有报案。

偌大一个小县城,无节制的权力轻而易举地肆虐每一寸土地,有关部门默认的黑恶魔爪肆无忌惮地伸向每一个角落。熟人政治建立起来的攻守同盟,利益共同体达成的罪恶默契。这些构成了掩盖罪恶的铁板,邓蓝冰一己之力又怎能攻破?

如果说邓老师的遭遇是少数人作恶的结果,邓老师家人的遭遇是整个时代的悲哀。

普通人,即使是体制内人士,在选择实名举报时,一定是鼓起莫大的勇气,一定是做了最坏的打算,一定是相信政府,相信组织,相信正义的。

而现实是令人窒息的。

邓世平的妻子多年反映无果,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以泪洗面,因此患上眼疾,如今视力近乎失明。“她去反映邓世平失踪的问题时,已经看不清道路。”

即使真相已经赤裸裸摆在眼前,即使线索已经清晰完备,当你面对结成同盟的做恶群体时,举报人即使穷尽一生都没有能力去揭开最后一层纱。

邓蓝冰曾经单枪匹马查清了整件事情,甚至指出了可能的埋尸地点,当他带着一堆证据和资料,来回奔走了16年,跑遍了不知多少部门,一直奔喊到省公安厅,也没有得到所谓的正义,也没有得到所谓的公平。

邓蓝冰的举报难查吗?邓蓝冰提供了举报事由的所有线索:时间,地点,缘由,当事人。只需半天,邓世平的失踪案便可真相大白。可是,他们却用了十六年。

邓世平的悲剧需要耗费十六年才能伸张吗?十六年间,只需一个有关部门不渎职,只需一个利益既得者良心发现,只需一家媒体的深挖报道,悲剧就可以不持续十六年。

很多地方,已经尝到了权力不受监督的恶果。很多地方,会出现越来越多的“邓世平”类的悲情英雄。

邓世平家属举报十六年后,一个偶然的线索将当年的真相拉扯出来。可是,这个世界,又怎会有那么多的偶然线索?

十六年来,新晃一中一届届的学生,在埋着邓世平老师遗体的操场上做早操,嬉戏,慢慢长大成人。十多年来,校长黄炳松和当事人发大财,参加校友会,逍遥自在,颐养残年。地皮之上是阳光和青春少年。地皮之上是伟光正的口号标语,地皮之下却是冤魂和沉冤尸骨。这样的场景,让我们背后发凉。

有网友说:正义只会迟到,不会缺席。

这句自我宽慰的话真的蒙蔽了太多太多人。正义果真没有缺席吗?

有多少次,邓蓝冰站在威严高立的公检法办公大楼前绝望迷茫;有多少次,邓世平家属甚至可能遭受了有关方面的打击报复被迫迁徙;有多少次,邓世平家属在接到每一次陌生的电话都希望传来邓世平的声音;有多少次,在万家灯火的团聚日子,邓世平的家属希望邓世平风尘仆仆地归来……多少次叹息,多少次凝望,多少次绝望,多少次期待。

有多少豆腐渣工程的作俑者人生得意,有多少包庇渎职的污吏升官发财,有多少举报维权人士陷入绝地,又有多少和邓世平老师同样遭遇的英魂冤情还未昭雪?此时,正义又在哪里?

迟到的正义不是正义,迟到的正义也是一种罪恶。

我没有从邓老师案中读出任何正义得伸、沉冤昭雪的欣慰感,全是凄惨,全是无奈,全是一个时代的恶。

这个时代,公平还很远很远,真相似乎遥不可及。

我的微信总是被封,头条消息总是被屏蔽,总是不能及时回复大家的消息。我的电话:13969166669.如果哪一天,我的电话也打不通了,那就是我被带走了。


【紫竹张先生https://z-z-z.vip/】评论


PAYPAL捐款给紫竹张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