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竹张先生官方网站
全面支持中文繁简转换
更好的客户体验服务全球华人!

不转换 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大陆简体 港澳繁體 澳門繁體 马新简体 马来西亚简体 台灣正體
首页 / 正文

幼儿园歧视链,堪比成人的名利场

每日怡见 2019年6月25日 每日怡见 162

“我们学的是养天鹅的技术,我们不会去养猪。杜城村的村主任找我,要把村子里那些娃都送到这儿来,我不同意,因为这些孩子素质太低”

 

“我不是瞧不起城中村,比如说打工的子弟、卖菜的,我沟通不了”

 

上面的两段话,是一家西安幼儿园负责人在视频中说的,她因为这番言论迅速在网上蹿红,也很快就被公司解聘了。

 

可是,这些赤裸裸歧视一部分孩子的想法,真的是毫无根据,或者说在其他教育工作者心里就不存在的吗?

 

她开头的比喻,把农村的孩子、打工的子弟比作猪,又把城里长大的孩子比作天鹅,认为这两种孩子素质上有天壤之别,甚至觉得卖菜的、卖鱼的子女进了他们幼儿园,会导致孩子鱼龙混杂,让其他孩子被传染不良习性。

 

这类想法,不仅其他教育工作者可能会有,很多家长更是深信不疑。

 

 

直到被解聘之后接受采访,这位女老师依然坚称,自己“讲的是幼儿教育界不敢讲又想讲的实话”。

 

这里面有两个问题,一个是部分家长和教师的认知误区:在我国,穷人家的孩子和富裕家庭的孩子先天条件没有那么大的区别,至少在幼儿园这个阶段,只要老师正确引导,都是能培养出有素质、身心健康的孩子的。

 

但是另一个问题是,按照教育市场化的规律,穷人和富人能掌握的教育资源必然出现分化,也就是说,不管我们是否愿意接受,人以群分的事情每天都在发生。

 

市场化的程度低,资源就有可能更平均,市场化的程度高,资源反而会更加两极分化。这个道理很好理解,孩子的教育资源就像一线城市的房价,不是由全国人民投票决定的,而是由买得起也愿意买的有钱人决定的。

 

在幼儿园阶段,学费和地段,就是分类的门槛。为了给孩子争取更好的教育资源和圈层环境,有钱的家长会选择住在好小区,并把孩子送进昂贵的国际幼儿园,而无法支撑这些费用的家长,就无法进入这个圈子。

 

这并不是一种邪恶或歧视,而是市场自由竞争的结果。比如在教育水平全球领先的美国,这种分化会更加严重。

 

美国底层家庭的孩子从小只能读“素质教育”的公立学校,每天简单上上课,大部分时间都在玩,家长们根本不愿意花钱,只是想孩子有个地方呆着,别出事了就行。

 

而公立学校的老师们也有教师工会可以争取权利,时不时要求给教师减负,最后干脆连孩子的分数都不公布了,大家都不用绩效考核了。

 

这种教育,谁也没当回事,孩子养大就行了,大概率也是成不了才的。

 

而精英们的后代则完全不同,不仅不能轻松快乐地学习,还要接受负担大、要求严格的私立教育,除此之外,他们还有非常多的课外活动要参加,这些课外活动不仅烧钱,还需要动用父母的社会关系才能实现。

 

与之对应的是,美国大学的招生很看重“全面发展”的程度,只有那些从幼儿园起就积极参加各类活动,眼界宽广,经历丰富的孩子才能脱颖而出。

 

与其说这种模式是在考察孩子的素质,不如说是在考察父母的阶级、财力和社会关系,这整套教育系统,简直就像阶级固化的保障。

 

举美国的例子,是因为我发现我国父母们对孩子幼儿园阶段的焦虑,本质就是美国教育式的焦虑。

 

前段时间有一篇很火的文章,讲述者是一位女高管,她平时手下管理几百人都有条不紊,但为了给自己读幼儿园的儿子开生日派对,竟然急到想哭。

 

儿子的生日在五一的前一天,很多家庭这时候已经安排好了出游计划,想要邀请到他们并不容易,可是儿子又非要开派对,因为在他就读的私立国际幼儿园,如果过生日的时候不邀请全班同学参加,会被嘲笑“过不起生日”。

 

这位妈妈拼尽全力才请到了两个小朋友来庆祝,儿子终于高兴了。但她没有想到,这才是尴尬的开始,两个小朋友到家的时候,她就惊呆了——小男孩抱着一个会说话的变形金刚,目测至少要3000元;小女孩提着一大箱豪华有机水果,也是价值几千元的礼物。

 

而她家,只准备了蛋糕,以及她儿子给小伙伴们买的便宜米奇笔。

 

不仅如此,那两位小朋友的妈妈还关切地问她,怎么了,你家没出什么事吧?

 

后来她才知道,儿子班上第一个过生日的小朋友,是带着全班小孩去了马术俱乐部过骑马生日会,从此,军备竞赛就开始了。

 

第二个孩子的生日会,父母包了儿童剧场给孩子们演话剧;第三个小女孩,是在五星级酒店里租了巨大的充气城堡过生日;还有一个家庭,在独栋别墅里请了公关公司组织会场,有小丑、主持人、舞蹈表演、烧烤派对……

 

这就是为什么,小朋友去别人家参加生日派对,要带这么贵重的礼物才敢出门……

 

这位妈妈这才明白,想要孩子融入更高的阶级和圈层,交学费只是一个门槛而已,方方面面都是资源堆出来的,这场游戏如果没人喊停,上层社会的家长通过层层筛选聚集在一起,然后想尽办法让他们的孩子垄断最好的教育资源。

 

希望孩子和穷人家的小孩区别开来,最好连面都不要见;希望孩子从小接受双语教育,外国教育,和国际接轨;希望孩子赢在起跑线,在方方面面都融入高级的圈层……

 

这些中国父母愿望,本质上就是美国精英家庭的愿望。

 

然而,这里有一个巨大的问题很多人选择性忽视了,那就是,我国没有和幼儿精英教育相匹配的选拔机制,在美国这场游戏可以玩到最后,但我们不行。

 

很显然,目前的高考制度就是很公平的应试教育选拔,不问你体育搞得好不好,也不问你去国外当过志愿者没有,更不管你参加过哪些社会活动,直接看分数决定上什么大学。那家长们在幼儿园阶段的种种焦虑不是显得很多余吗?

 

很多富裕的家庭,都是自己白手起家,在社会上九死一生打拼出来的,但对待孩子时,家长却希望他们和素质不高的人群完全区隔开来,可这样长大的小孩,能适应中国的社会环境吗?

 

这两个问题,才是在中国接受教育的核心问题,希望所有重视孩子教育的家长都能花时间想一想,孩子以后要走什么样的路,在什么环境里度过一生。

 

教育鄙视链也就幼儿园能玩一玩了,走入后面的阶段,孩子的心态、学习习惯都会越来越重要,分数也会成为主要的指标。最关键的是,美国那一套资源竞赛在中国不合适;只和高素质家庭接触的人,在中国也不适合生存。

 

很多真正准备接班的富二代都被父母送到艰苦的环境去培养了,而中产却把自己的小孩保护起来,只接受贵族式教育,相比之下也有点可笑。

 

还有最后一种可能,有的家长要说了,我孩子长大了也不在国内读书,直接送出国,那我总没错吧?

 

可是,这类家长有没有想过,孩子以后回不回国发展呢?如果完全按照西方教育培养,他接受的就是完全西化的思维,和我们社会的环境依然是格格不入。

 

说到这里,大家可能发现了,幼儿园焦虑就是一个伪命题,接不接触穷孩子不重要,有没有西方教育也不重要,这个幼儿园只要能帮孩子培养好习惯,多识字,多启迪思维就行了。

 

看不到教育的本质和社会的环境,为了下一代投入再多也可能是南辕北辙。

 

任何人都需要学习,孩子们需要学习,家长们也需要学习,家徒四壁的人要培养后代,家财万贯的人也要更新思维。身处攀比的环境就随波逐流,人云亦云,那你不是在为孩子好,而是在满足自己的虚荣心,顺便偷了一把教育的懒而已。

 

公平不是喊口号喊出来的,优秀的孩子也不是纯砸钱能砸出来的,有正确的教育理念,不富裕的父母也能养出优秀的孩子,偷了思维上的懒,再有钱也只能养出骄奢淫逸的二代来。在学习这件事上,很多时候有另一种公平。

【紫竹张先生https://z-z-z.vip/】评论


PAYPAL捐款给紫竹张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