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竹张先生官方网站
全面支持中文繁简转换
更好的客户体验服务全球华人!

不转换 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大陆简体 港澳繁體 澳門繁體 马新简体 马来西亚简体 台灣正體
首页 / 正文

醉驾要免刑?别逗了,全国官民都坚决反对广州越秀区检察院

时事评论 2019年7月1日 远方青木 287

近日,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检察院公开发文称:该院在轻微醉酒犯罪案件中用社区服务取代刑事起诉,给其改过自新的机会。

醉驾要免刑?别逗了,坚决反对

这可是醉驾啊,比酒驾还要严重的刑事罪行。醉驾的社会危害极其严重,社会影响也及其恶劣,怎么能给予这么轻的处罚,简直是罚酒三杯。

醉驾入刑,是无数法律人和交警部门多年努力的结果,也广受群众好评,所以越秀区检察院的这份公告一出炉,就遭到了铺天盖地的群众反对。

醉驾要免刑?别逗了,坚决反对

交警部门也是带头反对越秀区检察院的做法,为表达自己的抗议,还直接贴了几个新抓获的醉驾嫌疑人发到官微上。

醉驾要免刑?别逗了,坚决反对

为何这项降低刑罚的新政策遭到了官民的一致反对,因为醉驾真的是一种很特殊的犯罪行为。

 

醉驾的危害性

醉酒,会导致人的思维迟钝,这时候驾车,会让车祸概率大幅度提升,而且绝大多数,都是出人命的恶性事故。

醉驾要免刑?别逗了,坚决反对

而大多数时候,醉驾嫌疑人杀害的,都是路边的普通行人。

醉驾要免刑?别逗了,坚决反对

注意,我这里用的词是杀害,因为普通车祸,驾驶员把人撞死了,还可以说是意外,而醉驾把人撞死,那是赤裸裸的谋杀。

醉驾是谋杀不是交通事故,区别只是杀人既遂和未遂。

而你向这群侩子手求情,是没有用的,因为他们喝醉了,听不到,看看这个泰国的公益广告吧。

明知醉酒后驾驶违法,严重危害公众安全,还故意这么做。醉酒状态故意驾驶重达一吨,时速几十公里的铁疙瘩撞击行人,这不是谋杀是什么?出人命当然不能用意外来解释。

醉驾,是典型的故意犯罪,这一点没得洗。

所以,刑法中将醉驾列为行为犯,什么叫行为犯呢?就是只要你实施了这个行为,不管你有没有产生危害结果,一律认定你有罪,应处刑责。

我坚决反对所谓轻微醉驾的概念,喝酒不开车,开车不喝酒已经形成了全社会的准则。给酒驾的处理已经很轻了,如果达到了醉驾的标准,被抓就一定要重罚,没有轻微醉驾一说。

如果你要为醉驾之人开脱,想想那无数醉驾受害者的怨灵吧,他们在天上一直看着你!

 

多年之功岂容被毁

 

在多年以前,喝酒开车没啥事的思想是普遍存在的,在醉驾引发了越来越多的恶性车祸后,醉驾行为终于在2011年被列入刑法中的“危险驾驶罪”。

醉驾刚入刑那一年,没有多少司机把这条法律当回事,我不就喝两口小酒么,开开车怎么了,我是老司机,这么多年都没出过车祸。

醉驾出车祸大部分都是非死即伤,你非要出一次车祸才能认识到危害性么?社会可拿不出那么多人命来给醉驾司机们练经验。

从喝酒开车无所谓,到全社会形成喝酒不开车的共识,来源于公安和媒体多年持之不懈的宣传,来源于交警为了查酒驾无数个通宵蹲守甚至受伤牺牲。

一位山西交警查酒驾,被醉驾司机拖拽后多处骨折,严重负伤,四肢伤情简直惨不忍睹。

醉驾要免刑?别逗了,坚决反对

还有些交警,在查酒驾的执法行动中,壮烈牺牲。

醉驾要免刑?别逗了,坚决反对

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保护群众的生命安全,不让这些醉驾司机上路来威胁其他无辜行人的生命。

在刑法里,没有轻微醉驾这一说,醉驾就是醉驾,醉驾必须入刑。

如果能炮制出一个所谓轻微醉驾的概念,那我们能否视情节来炮制一个轻微纵火、轻微贩毒、轻微投毒的概念呢。

同样是故意犯罪,同样是危害公众安全,为啥醉驾可以例外,而且因醉驾导致的死亡人数,其实远远多于上面这几种罪行。

刑法没有轻微醉驾一说,现在一个地方检查院擅自改变刑法,这合适么?

而越秀区检察院的“轻微醉驾”的评判标准,其实也有点问题。

例如,检察院认为原法律没有区分醉驾的认罪程度、醉酒程度和危害后果,一律入刑,这是“不公平”的。

但是醉驾就是主观故意犯罪啊,典型的行为犯,只要做了这种行为就有罪,醉酒后是别人逼你开车的?不知道这世界上有代驾和出租车么?有什么好区分的,就应该一律有罪。

再例如,检察院认为直接刑事起诉的方式没有震慑力,为了提供震慑力,应将刑责改为社区服务。

这就更扯淡了,蹲监狱都不怕的人,还会怕社区服务?社区比监狱还可怕?法律都管不好的人你让社区管?

对这种犯罪嫌疑人宽容了,被醉驾撞死的受害者能原地复活么?醉驾司机们,想过醉驾受害者的父母么?想过他们的心情么?

我以前说过,法律的至高目的,是在遏制犯罪行为的基础上,尽可能低的减轻刑罚。

越秀区检察院的这种行为,看起来是在按照法律的最高目的来办事,但是这并不适合酒驾,因为酒驾的主观恶意太明显了,现有法律的惩处条款,遏制酒后驾驶的力度非常合适,不需要减轻。

任何情况下,喝酒都不能开车,醉驾入刑,我觉得没什么好说的,绝对不能松开口子。给醉驾松绑,是对无辜普通群众生命的极大不负责任。

越秀区检察院的上司,中国最高检察院曾经说过,政法工作要从群众最恨最怨最烦的事抓起;人民群众反对什么、痛恨什么,就重点查处什么、整改什么。

醉驾要免刑?别逗了,坚决反对

而醉驾这种对公众造成生命威胁的行为,会让所有人生活在不安全的恐惧之中,在群众最痛恨的行为里,绝对排行前列。

现在车这么多,要是还和十年前一样随便醉驾,谁还敢出门。对于这种群众痛恨、反对的行为,检察院理应从严从重惩处,而不是悄悄给予松绑。

我开车绝对不喝酒,也不想哪天飞来横祸被那些喝酒开车的司机给撞死然后赔一笔保险了事。

醉驾免刑这件事,我旗帜鲜明的坚决反对,哪怕只为了自己小命着想,我也绝对不允许这种醉驾免刑的行为扩大到所有检察院。

【紫竹张先生https://z-z-z.vip/】评论


PAYPAL捐款给紫竹张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