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竹張先生官方網站
全面支持中文繁簡轉換
更好的客戶體驗服務全球華人!

不轉換 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大陆简体 港澳繁體 澳門繁體 马新简体 马来西亚简体 台灣正體
首頁 / 正文

醉駕要免刑?別逗了,全國官民都堅決反對廣州越秀區檢察院

時事評論 2019年7月1日 遠方青木 298

近日,廣州市越秀區人民檢察院公開發文稱:該院在輕微醉酒犯罪案件中用社區服務取代刑事起訴,給其改過自新的機會。

醉駕要免刑?別逗了,堅決反對

這可是醉駕啊,比酒駕還要嚴重的刑事罪行。醉駕的社會危害極其嚴重,社會影響也及其惡劣,怎麼能給予這麼輕的處罰,簡直是罰酒三杯。

醉駕入刑,是無數法律人和交警部門多年努力的結果,也廣受群眾好評,所以越秀區檢察院的這份公告一出爐,就遭到了鋪天蓋地的群眾反對。

醉駕要免刑?別逗了,堅決反對

交警部門也是帶頭反對越秀區檢察院的做法,為表達自己的抗議,還直接貼了幾個新抓獲的醉駕嫌疑人發到官微上。

醉駕要免刑?別逗了,堅決反對

為何這項降低刑罰的新政策遭到了官民的一致反對,因為醉駕真的是一種很特殊的犯罪行為。

 

醉駕的危害性

醉酒,會導致人的思維遲鈍,這時候駕車,會讓車禍概率大幅度提升,而且絕大多數,都是出人命的惡性事故。

醉駕要免刑?別逗了,堅決反對

而大多數時候,醉駕嫌疑人殺害的,都是路邊的普通行人。

醉駕要免刑?別逗了,堅決反對

注意,我這裡用的詞是殺害,因為普通車禍,駕駛員把人撞死了,還可以說是意外,而醉駕把人撞死,那是赤裸裸的謀殺。

醉駕是謀殺不是交通事故,區別只是殺人既遂和未遂。

而你向這群儈子手求情,是沒有用的,因為他們喝醉了,聽不到,看看這個泰國的公益廣告吧。

明知醉酒後駕駛違法,嚴重危害公眾安全,還故意這麼做。醉酒狀態故意駕駛重達一噸,時速幾十公里的鐵疙瘩撞擊行人,這不是謀殺是什麼?出人命當然不能用意外來解釋。

醉駕,是典型的故意犯罪,這一點沒得洗。

所以,刑法中將醉駕列為行為犯,什麼叫行為犯呢?就是只要你實施了這個行為,不管你有沒有產生危害結果,一律認定你有罪,應處刑責。

我堅決反對所謂輕微醉駕的概念,喝酒不開車,開車不喝酒已經形成了全社會的準則。給酒駕的處理已經很輕了,如果達到了醉駕的標準,被抓就一定要重罰,沒有輕微醉駕一說。

如果你要為醉駕之人開脫,想想那無數醉駕受害者的怨靈吧,他們在天上一直看着你!

 

多年之功豈容被毀

 

在多年以前,喝酒開車沒啥事的思想是普遍存在的,在醉駕引發了越來越多的惡性車禍後,醉駕行為終於在2011年被列入刑法中的「危險駕駛罪」。

醉駕剛入刑那一年,沒有多少司機把這條法律當回事,我不就喝兩口小酒么,開開車怎麼了,我是老司機,這麼多年都沒出過車禍。

醉駕出車禍大部分都是非死即傷,你非要出一次車禍才能認識到危害性么?社會可拿不出那麼多人命來給醉駕司機們練經驗。

從喝酒開車無所謂,到全社會形成喝酒不開車的共識,來源於公安和媒體多年持之不懈的宣傳,來源於交警為了查酒駕無數個通宵蹲守甚至受傷犧牲。

一位山西交警查酒駕,被醉駕司機拖拽後多處骨折,嚴重負傷,四肢傷情簡直慘不忍睹。

醉駕要免刑?別逗了,堅決反對

還有些交警,在查酒駕的執法行動中,壯烈犧牲。

醉駕要免刑?別逗了,堅決反對

他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保護群眾的生命安全,不讓這些醉駕司機上路來威脅其他無辜行人的生命。

在刑法里,沒有輕微醉駕這一說,醉駕就是醉駕,醉駕必須入刑。

如果能炮製出一個所謂輕微醉駕的概念,那我們能否視情節來炮製一個輕微縱火、輕微販毒、輕微投毒的概念呢。

同樣是故意犯罪,同樣是危害公眾安全,為啥醉駕可以例外,而且因醉駕導致的死亡人數,其實遠遠多於上面這幾種罪行。

刑法沒有輕微醉駕一說,現在一個地方檢查院擅自改變刑法,這合適么?

而越秀區檢察院的「輕微醉駕」的評判標準,其實也有點問題。

例如,檢察院認為原法律沒有區分醉駕的認罪程度、醉酒程度和危害後果,一律入刑,這是「不公平」的。

但是醉駕就是主觀故意犯罪啊,典型的行為犯,只要做了這種行為就有罪,醉酒後是別人逼你開車的?不知道這世界上有代駕和的士么?有什麼好區分的,就應該一律有罪。

再例如,檢察院認為直接刑事起訴的方式沒有震懾力,為了提供震懾力,應將刑責改為社區服務。

這就更扯淡了,蹲監獄都不怕的人,還會怕社區服務?社區比監獄還可怕?法律都管不好的人你讓社區管?

對這種犯罪嫌疑人寬容了,被醉駕撞死的受害者能原地復活么?醉駕司機們,想過醉駕受害者的父母么?想過他們的心情么?

我以前說過,法律的至高目的,是在遏制犯罪行為的基礎上,儘可能低的減輕刑罰。

越秀區檢察院的這種行為,看起來是在按照法律的最高目的來辦事,但是這並不適合酒駕,因為酒駕的主觀惡意太明顯了,現有法律的懲處條款,遏制酒後駕駛的力度非常合適,不需要減輕。

任何情況下,喝酒都不能開車,醉駕入刑,我覺得沒什麼好說的,絕對不能鬆開口子。給醉駕鬆綁,是對無辜普通群眾生命的極大不負責任。

越秀區檢察院的上司,中國最高檢察院曾經說過,政法工作要從群眾最恨最怨最煩的事抓起;人民群眾反對什麼、痛恨什麼,就重點查處什麼、整改什麼。

醉駕要免刑?別逗了,堅決反對

而醉駕這種對公眾造成生命威脅的行為,會讓所有人生活在不安全的恐懼之中,在群眾最痛恨的行為里,絕對排行前列。

現在車這麼多,要是還和十年前一樣隨便醉駕,誰還敢出門。對於這種群眾痛恨、反對的行為,檢察院理應從嚴從重懲處,而不是悄悄給予鬆綁。

我開車絕對不喝酒,也不想哪天飛來橫禍被那些喝酒開車的司機給撞死然後賠一筆保險了事。

醉駕免刑這件事,我旗幟鮮明的堅決反對,哪怕只為了自己小命着想,我也絕對不允許這種醉駕免刑的行為擴大到所有檢察院。

【紫竹張先生https://z-z-z.vip/】評論


PAYPAL捐款給紫竹張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