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竹张先生官方网站
全面支持中文繁简转换
更好的客户体验服务全球华人!

不转换 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大陆简体 港澳繁體 澳門繁體 马新简体 马来西亚简体 台灣正體
首页 / 正文

荔枝已经活活吃死100多名儿童!别再让无知继续杀死孩子!

随心杂谈 2019年7月1日 紫竹张先生 340

3

荔枝已经活活吃死100多名儿童!别再让无知继续杀死孩子!

据今日俄罗斯(RT)6月20日报道,近日印度比哈尔邦爆发的急性脑炎症候群(AES)疫情,已经导致150名儿童死亡,400多名儿童入院治疗。

急性脑炎症候群(AES),是一种脑部炎症疾病,具体症状包括发烧、呕吐与昏迷。此次儿童脑炎疫情的爆发,与他们所食荔枝中的一种有毒物质有关,这种物质会对营养不良的儿童产生影响。据报道,受到这次疫情影响的儿童均来自贫困家庭,且都有不同程度的营养不良现象。

荔枝已经活活吃死100多名儿童!别再让无知继续杀死孩子!

(图源:亚太日报)

对此,法新社21日刊文指出,荔枝固然是这场疫情的起因,但政府管理不善和百姓生活贫穷,才是隐藏在疫情背后的深层次原因。

印度公立医院的艰难现状,也被曝光。接收这些患病儿童的公立医院——斯里克里希纳医学大学医院(Sri Krishna Medical College and Hospital)中,很多患病儿童已经死亡。正在接受治疗的小孩,要么好几个人躺在一张床上,要么直接躺在地板上。天气炎热难耐,但病房里没有空调,即便是在重症监护室里,条件也并没有好多少,而且还时常发生停电事故。

自去年《我不是药神》电影大火后,印度的医疗体系再次进入人们的视线。

今天,就为大家介绍印度德里的医疗体系,看看这个从饱受历史创伤的文化古城变身为具有全球影响力、蓄积丰沛资本的国际都市,背后是怎样的现状。

来源:瞭望智库(zhczyj),作者:[英]拉纳•达斯古普塔,翻译:林盼秋,编辑:谢芳

自1991年宣布开放市场以来,印度在风起云涌的经济改革中迅速发展。

全球资本市场为印度带来了转变、机会、创新、希望,同时也带来了被金钱主宰的房地产市场和医疗体制、层出不穷的暴力犯罪、失能的行政体系与贪污腐败。毫无疑问,21世纪的印度居民面临着愈发严峻的挑战,无论是中产阶级还是贫民,都无法逃脱。

荔枝已经活活吃死100多名儿童!别再让无知继续杀死孩子!

印度国旗(图源:视觉中国)

01

印度变成了“美国第二”?

2000年3月,印美两国间的冷战猜忌归于平息。彼时,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访问印度,这是自1978年来美国总统第一次对印度进行国事访问。

访问正值纳斯达克科技股一派繁荣的巅峰之时,克林顿迅速认可了印度人对于美国资本主义这个非凡时期的贡献。他说:“现在,仅仅在硅谷,印度裔美国人负责运营的公司就超过七百五十家。”他还特别提到并赞赏了印度的科技教父们,其中包括维诺德·科斯拉(Vinod Khosla),他从德里的印度理工学院毕业后就去了斯坦福,然后和别人共同创立了Sun Microsystems(一家IT及互联网技术服务公司);还有维诺德·达姆(Vinod Dham),之前就读于德里工程学院,后来移民美国,是英特尔奔腾芯片背后的开发主力。但是这位总统又补充说:“印度正从人才流失转向人才回流,因为很多人正在回国发展。”他引用成功公司的例子比如印孚瑟斯,认为印度“正在飞速成为计算机软件世界超级大国之一,这证明了在一个全球化的世界里,发展中国家不仅能成功,还能领先”。

克林顿的祝福不像是来自一个冷淡的置身事外的超级大国,更像是来自一个情绪激动的老大哥。毕竟,美国和印度的DNA有很多相似之处:美国也是从英国赢得独立(虽然比印度早一百七十年),事实上,现在两国间非常紧密的商业联系也部分源于这段殖民历史留下的共同语言。两个国家都是民主国家,都极度多元化,其统一都基于一部自由宪法,而且两个国家似乎都同样表现出对自由企业的先天倾向。在一份声明中,克林顿总结道:“我们未来的很大一部分取决于我们是否和印度建立了正确的合作关系。”

印度的精英们也在热忱地为自己的国家和超级大国美国间的“天然”伙伴关系做出证明。“在政治实验的规模和雄心方面,只有我们是能够和美国相提并论的。”印度历史学家拉马钱德拉·古哈(Ramachandra Guha)对《时代》杂志如是说。

随着美国的全球优势受到越来越多方位的挑战,美国也发现把印度想象成“美国第二”能有所安慰。如果全球力量的中心要转移到亚洲,如果美国的霸权将要衰落,也许印度能保证美国的价值观可以继续盛行。

然而,“全球化”不是同质化,更不是美国化。

事实上,印度是一个远比美国贫穷的国家,它和西方资本主义的关系充满了和历史相关的矛盾情绪,美国的出现不会对这一事实有任何改变。

现在印度正在萌发的东西是从来没有在美国出现过的。那些在商场里喝咖啡的印度人获得的满足感和地球另一边在商场里喝咖啡的人的满足感,是非常不同的。商场只是印度割裂景观的一部分,这种割裂既是外在的,也是内在的。因为商场里面的世界和它墙外的世界没有连续性。顾客们走出商场,等着他们的是小贩、棚户区和堵塞的交通。

荔枝已经活活吃死100多名儿童!别再让无知继续杀死孩子!

印度街景(图源:新华网)

对于印度正在崛起的中产阶级来说,他们认为现在的收入已经是二十年前的很多倍,他们的快乐也一定会增加很多倍。实际上,人们确实能愉快自由地赚钱和花钱,但相应的保障却很少——如果发生了什么坏事,只能自己应对。从新的自由市场获益的中产阶级往往太晚才意识到,尽管收入可能很高,但在很多方面他们的生活比社会中最穷的人都更脆弱。

02

失去母亲

比如看病。

我把车停在德里一家新商业医院的停车场,然后朝医院大楼的候诊室走去。

房间里人很多,就像全世界很多这样的候诊室一样,这里有精良的设备,但挂着很糟糕的画。入口的地方有一幅标语(每个印度医院都有这条标语),告诉病人“产前胎儿性别检测”是违法的。尽管并不是完全管用,但这是反对妇女堕胎的一项重要措施。

由于这里是一家私立医院,所以房间里还有各种各样显示企业风格的东西,比如有一个意见箱,还有一个信息咨询台,上面放着一个友好的标志写着“我能为您效劳吗?”,有个显示屏上滚动着能在这里购买的医疗服务。海报上的广告有关于激光矫正视力的,还有各种对疤痕、妊娠纹和皱纹的治疗;海报上的照片里是快乐健康的家庭,就像许许多多当代印度广告那样,是个白人家庭。

我在这里见到了之前派对上认识的阿尔蒂(Aarti)以及她带来的阿米特(Amit)和他的表妹希巴尼(Shibani),他们向我讲述了自己的故事。

几年前,阿米特四十四岁的母亲开始觉得吞咽困难,他就带她去了德里一家大型私立医院。他们在那里的两个月做了各种检查,还是查不出问题。医生建议带她去看全印医学科学学院的专家,但那里没有病房了,而且专科医生也没有时间,因为一半的专科医生都辞职去一家私立医院了(也就是我们现在坐着的这家)。有一位专科医生让阿米特来这家医院挂他的号,阿米特照做了。医生花了三天时间做各种检查,做出诊断说他母亲得的是多发性肌炎,一种肌肉炎症疾病。

希巴尼说话的时候,他默默地给我看手机上一张他母亲的照片。照片上的女子穿着纱丽,胖胖的,在微笑。

“那是她生病之前,”希巴尼继续之前的故事,“医生马上告诉我们他要给她做注射,要花40万卢比(10卢比约等于0.9元人民币),注射这种药物能恢复母亲的肌肉,除此之外没有别的办法,所以我们只能同意了。”

荔枝已经活活吃死100多名儿童!别再让无知继续杀死孩子!

印度卢比(图源:视觉中国)

医生建议的是静脉免疫球蛋白注射,这种注射有助于多发性肌炎的恢复,但医学界对其原理所知不多,而且很少在使用类固醇药物之前就做这种治疗。注射后,医生让阿米特的母亲回家,并告诉阿米特和希巴尼通过鼻胃管喂她蛋白粉。但回到家以后,她的肺里都是唾液,既咽不下去也咳不出来。他们害怕她会噎死,半夜马上把她送回医院。医生给她戴了氧气面罩,并且诊断是肺炎。

第二天,更多化验表明她的肾脏也感染了。她马上被转到重症监护病房。

“那个医生一直很镇定。他说:‘我知道会出现这种情况。但如果我告诉你们这些免疫球蛋白的所有副作用,你们就不会做了。’”

他给阿米特的母亲做肾脏透析治疗。最后她手臂上一根临时的管子被胸腔一根永久性的管子代替。然后医生开始处理她呼吸系统里的唾液。他又给她注射了一剂免疫球蛋白,增强她肺部的免疫功能,然后切开气管把唾液从气管里吸出来。

“他们说只需要治疗十五天,”希巴尼说,“但是十五天以后,他们说她需要装一根永久性的管子,现在只是临时性的。永久性的还要再出7.5万卢比。

我们花了很多钱。重症病房每天收费是1.6万卢比,氧气和透析每天4.5万卢比。每天晚上,阿米特只能去德里所有亲戚家借钱,有亲戚把准备用来结婚的钱都借给我们了。

“你不知道该怎么办。当那个抚养你长大的亲人躺在病床上,你会非常激动,没办法思考。他们就是这么得逞的。

“一连好几个星期,他们每天都说,‘你母亲正在好转。’我们就会燃起希望。然后他们又说,‘她没有好转。’”

希巴尼的声音很软,我们都围着凑近听她说。

“同时她的血小板水平降到了很危险的程度。唾液还没有控制住,所以她都不能再说话了,更不用说自己吃东西。医生建议用另一种药,要17万卢比,号称能恢复她的身体系统,控制唾液分泌。但结果还是没用。医生说,‘当然没用。所有的药都被透析冲走了。’

“那里像地狱一样。重症病房里病人的死亡率非常高,时时刻刻都很慌乱,没人照顾阿米特的母亲。医生从不去看她,他们和病人之间没有任何联系。我们不能进去看她,他们从来不告诉我们任何事,只会说‘她需要用更多药’。我们除了付账单以外,什么都做不了。每天晚上,我们会收到白天的账单,然后用从亲戚那里借来的现金付清。你去会计部的时候,能看到大把大把1000和500卢比的钞票被送去银行。”

希巴尼继续说,“我们要求带她离开重症病房,那里太贵了,所以他们就把她安排进普通病房,我们总算可以和她在一起。但她的情况非常差,得了褥疮。她一直在哭,说的话只有一句,‘带我走!’

“我们问医生要怎么办。他们说,‘她不吃东西,我们要在她胃上开一个洞,这样就能喂她了。’就在我们和医生讨论的时候,一个护士进来,告诉我们阿米特的妈妈走了。”

希巴尼回忆这段的时候,阿米特泪如泉涌。

她说:“然后你知道那个医生说什么吗?他说,‘也许如果我们把她送回重症病房,给她用呼吸机,她就会活过来。我们可以试试。’然后我说,‘有个条件,我要一直在她旁边看着。’医生说,‘家人是不能进重症病房的。’于是我们说,‘那我们不做了。’医生说,‘没问题,如果你们不希望你们的母亲活过来……我是说她有1%的希望可以活过来。你们是什么人,能决定她不应该活下来?但是如果你们没钱了……’

“但我们不干了。一切都结束了。我们这么告诉医生,他就走了。

“我们进去看阿米特的母亲,马上有人来收剩下的治疗费。他们隔着她的尸体对我们说,‘你还有20万卢比没有付,请先付清。’没有表现出一点尊重,他们在她的尸体前就这样说。在印度,我们尊重死者。你知道吗,他们很无礼。”

阿米特插进来说:“火葬我母亲的时候,祭司告诉我们,她的骨头都变成粉末了。”

随着这些回忆的涌现,希巴尼开始变得非常愤怒。

“人们无缘无故地死去,”她说,“至少我们还有点钱。我们遇到过有些人保险金用完了就被赶出医院,医生连刀口都懒得给他们缝上。当然,一点钱都没有的人连一点机会也没有。”

这些医院完全就是腐败,”阿尔蒂说,“病人只是他们获取利润的工具,除此之外什么都不是。任何诊断不了的病,他们都说是癌症,因为这样就可以给你用最贵的药。人性正在从这个崇尚宗教和灵性的国家消逝。现在这里行善少,作恶多。”

荔枝已经活活吃死100多名儿童!别再让无知继续杀死孩子!

印度公立医院巴巴·拉加夫·达斯医院,一名儿童在接受治疗。(图源:新华网)

03

失去丈夫

阿尔蒂也开始讲述她丈夫的故事。

“他也是在这里去世的,在阿米特母亲去世之前。他是一个很好的人。我们在一起生活了四十三年,非常美好。现在很少有人能这么说了。我嫁给了一个一直都为我着想,而且照顾着我的男人。”

“他的家族很有名望。他家有著名的记者和学者,还有电影明星。他事业很成功,我们也进入了很好的社交圈,德里的权贵我都认识。”

阿尔蒂得花一分钟来讲清楚自己的阶级地位。她的故事格外有分量,因为她是有来头的人。

“我家这边也很有名望,”她说,“我外公和祖父都是有爵位的。祖父来自贾郎达尔(Jalandhar),后来成了国家铁路的首席工程师,被封为爵士,还获得了大英帝国官员勋章。他们家族在德里很有名,以前和英迪拉•甘地(Indira Gandhi)很熟。我母亲的家庭来自拉合尔,1974年他们失去了一切,随后搬到了德里。我外公在商界非常成功,在使馆区买了一栋很气派的房子。”

“我丈夫从来没生过病。他身高约一米八五,很魁梧。他从来不戴眼镜,这辈子没看过牙医,所有牙齿都是自己的,没一颗义齿。他七十岁的时候打羽毛球,连三十五岁的年轻人都经常不是他的对手。他从来不午睡。我们结婚的四十三年里,除了几次感冒,还有一次严重受伤,我不记得他生过什么病。

“2009年10月,所有的事都乱套了。11月4日,他开始住院,第二年的2月5日,他就走了。

“他到底是什么问题,一直都没弄清楚。我把他的报告给很多医生看过。一开始说是病毒性发烧,后来他变得很虚弱,又持续了一段时间的低热。我们做了很多检查。他们让我们去看内分泌科,医生开了很贵的药。他吃了药以后一开始是出冷汗,然后就中风了。”

“你看,他这辈子从来没吃过什么药。以前如果一定要吃阿司匹林,他会切一半吃。那时,医生开始往他身体里注射抗生素,一天四次,就因为每次要5000卢比。我说,‘你们在干什么?你们只知道用药赚钱,但是我爱他,我能看到这些东西在他身上起什么作用。’他们没做诊断就开始化疗!

“我把他从那家医院接出来,去了另一家医院。我把他所有的报告都带过去了,但他们仍想把每个指标都重测一遍,绝对是很夸张的过度化验。他们说想给他做淋巴结活检,结果因为用了太多药,他的淋巴肿起来了。这个检查应该就是在局部麻醉下进行的简单操作。”

“做那个检查的前一天晚上,我睡在病房里。中间我忽然醒了,病房里很暗,肯定已经是凌晨1点了,我看到房间里站了一个很美的护士。她拿了一张表格让我丈夫签字,让他同意医院用全身麻醉做一个贵得多的检查。你能想象吗?我丈夫因为那些药几乎都神经错乱了。我让她走,我对她说医生不是这样说的。”

印度医疗体系阴险地结合了价格高昂和信息透明度低的特点,导致病人们极度恐慌,这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病人们会去看二十个医生,因为他们哪个都不值得信任。于是他们中断治疗,更换医院,结果就是无法获得持续的治疗。

“我们去了另一家医院,他们开的药少了一些。我丈夫开始好转,来这里之前,我丈夫的血小板降到了每微升四万五,正常值应该高于十五万,来到这里后,他的血小板开始上升了。过了几天,他可以出院了。可医院想从他身上赚更多钱,于是就在验血结果上造假。”

“往常,验血结果会自动显示在房间的显示器上,我们准备出院的那天早上却没有。我丈夫已经穿好了外套,但化验结果出来之前我们不能走。我去问结果为什么没出来,没人能回答我。医生说:‘我来给化验室打电话。’他看着我,完全没有听电话那头在讲什么,然后就告诉我,我丈夫的血小板降到四万三了,他需要紧急输血。”

“我一下子就慌了。如果他的血小板在十小时里降了那么多,那接下来还会降多少?如果回家的话,他肯定会昏迷的。‘对不起亲爱的,’我说,‘但你要输血。’我很慌乱,完全没想到可能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我得马上找一个献血的人。我侄子从古尔冈赶过来献血小板。他太贴心了,尽全力赶过来。知道要献五升血的时候,他脸都白了,但他还是献了。现在他就像我的第三个儿子,我永远不会忘记他做的这件事。”

“到了晚上,所有献血的准备工作都做好了。开始前,他们按照流程又验了一次血。这次我坚持要看结果,结果我丈夫的血小板是九万。也就是说,从一开始他的血小板就没有降过!那天早上他们不给我们看化验结果,为的是卖掉一次要5万卢比的输血疗程。”

是这家医院杀了他。他们太喜欢乱开药了,就这么杀了他。之前,他已经开始好转。他来这里的重症病房之后,这个病房(也就是我认识阿米特和希巴尼的地方)了结了他。我就离开了几分钟,回来的时候他浑身都是管子,大声呻吟,喘得很厉害,脖子两边都有烧伤的痕迹,这些我从来都没得到过解释。我把他从重症病房带出去,我说他会死在我的怀里,而不是在这些盯着他的陌生面孔前。他们给他做中心静脉置管,因为他们没有耐心处理输液造成的水肿。我查了病历,发现管子放进去两分钟后,他的心脏就停止跳动了。

“我们没有医疗保险,所有的费用都是我们自己出的,好在我自己的生意经营的很好。医院想让他用一个月呼吸机,这样他们就能收费300万卢比。他们还想让他做透析,因为他们有一个新的透析机——但他的肾完全没有任何问题。

“可怕的事情一直都在发生。我遇到一个妇女,她来看心脏病。由于做了各种化验测试,她的两条手臂从手腕到肩都发青。一个心脏病人需要做多少化验?但你不能问这种问题,法律上医生完全可以不回答。他们让你在每个阶段签各种表格,好让自己免责。他们经常给你开些奇贵无比的特效药或者其他什么万能药,你花了四五百万卢比倾尽所有之后,他们交给你一个死人,让你滚出去。”

 

04

混乱如何变成利润?

对世界上大部分人来说,大病医疗是财务危机最大的原因,印度也不例外。但在经济自由化之前,印度的医疗成本相对低了好几个数量级,不仅因为医生收费较低,还因为整个医疗体系相对地不那么依赖于科技。比如说核磁共振造影设备非常少,大部分医生在没有这种昂贵检验的情况下做出诊断。

药品也是相似的情况。在经济自由化允许世界各大制药公司进入印度前,药物只有基本的品种,价格也更便宜。所以如果有人得了重病,有段时间免不了遇到财务压力,但对于中产人群来说,开销水平基本上是能在家人和朋友的财力范围内解决的。

那时候医疗体系运转顺利的另一个原因是医生们有很高的声望和信誉。尽管很多公立医院的医生通过晚上到病人家私人出诊来赚外快,但他们在医院的工资是固定的,收入不会和诊断治疗挂钩。在病人眼里,他们的医疗判断是毋庸置疑的。病人看病时有充分的理由觉得有安全感,相信医生和自己的利益是一致的。

自由化以后,这种平衡被打破了。公立医院那时的资源已经变得非常匮乏,中产阶级全都涌进了新的私立医院。但在私立医院,如果病情非常严重或者耗时很长,其收费水平可能让一些人倾家荡产。尽管在同一个时期中产阶级开始投资私人金融机构发行的新型健康保险产品,但这些保险通常只能覆盖范围相对较小的治疗项目。即使最全的保险也不涵盖几种慢性病,包括某些癌症、所有HIV引起的疾病以及被保人六十五岁以后发生的疾病。而且单一病人一年内的最高理赔额度也很低,通常在5000到2万美元之间,完全无法保障最具摧毁性的那部分支出。

荔枝已经活活吃死100多名儿童!别再让无知继续杀死孩子!

印度著名的私立医院阿波罗医院

这种情况已经相当危险,而私立医院明显的盈利动机带来了新的疑心,使情况更加严重。毫无疑问,这些医院是企业,它们迅速扩张,互相收购卖出,而且还由这个国家的一些主要金融寡头管理经营。这些医院里的病人完全能感受到大型印度企业运营时的侵略性。他们也知道公司类似于封地,其所作所为基本上不受任何独立机构的审查,因此自身遭遇中的不确定性令他们深受折磨。花的钱是治疗必要的吗?还是说这个企业就是想榨干他们的钱?

一家一流公立医院的外科医生认为,自己的职业完全受到新的私立医院的威胁。“它们都是赚钱机器,”他说,“它们追求的是收入最大化,简单纯粹,而这已经导致了医疗判断和伦理的危险沦丧。”

“我给你举个例子,我工作的公立医院有个主任外科医生离职去了一家大型私立医院,给他的年薪是2400万卢比,是他之前薪水的十倍。但他要负责为医院每年赚取1.2亿卢比的收入。现在,即使他把一年的手术量做满,也达不到这个数字的一半,所以其他业绩要由诊断化验来贡献。”这就是化验数量大大增加的原因。病人被要求反复做核磁共振,这样医生才能完成指标,有些病人因此受到了极大剂量的辐射。

“有些病例根本没有需要手术的迹象。但是任何人如果上腹疼痛,就会被做胆囊切除手术。这些手术中的四成是不必要的,但病人不知道。”

“看看剖宫产手术率吧,有些著名产科医生接诊量的七到八成会采用剖宫产。这座城市很少有医院提供顺产服务了。为什么?因为剖宫产比正常生产赚的钱要多。更重要的是,这样医生就能安排日程给更多妇女接生,这样更有效率。”

医药器材行业在选择治疗方案的决定中也扮演了很有分量的角色。因为很多医生直接为这些公司工作,而病人们并不知道。医药公司会给肿瘤科医生10%的化疗费用回扣,一个月疗程的常见回扣金额是1000万卢比。胰腺癌是医生最喜欢的,因为如果是已经到了需要化疗的地步,无论如何你都只有六个月可活了,那医生爱怎么给你治就怎么给你治。

“这些医院很黑,甚至在商业层面也是如此。政府为这些医院征地,付出极高的征地补助,通常还为医院的建立捐款,条件是医院要为穷人保留三分之一的床位。但医院从来不会兑现承诺,他们肯定会把这些好处一笔勾销。随后,他们把公司股票卖给公众,获得数亿美元,报纸也会歌颂他们是白手起家的亿万富翁,但他们的财富很大程度上是建立在公共财富之上的。”

这位外科医生说话的时候很平静,但充满了愤怒。

“你假装成病人,看看会怎么样;去告诉别人你要买个肾,看你会被带去哪里。在我工作的医院里,有个麻醉师和德里一个很大的肾移植黑市有牵连。肾移植很简单,在普通公寓里就可以做了。而且印度是世界糖尿病之都,很多人不可逆转地向晚期肾病发展,非常悲惨。同时有很多穷人希望卖掉一个肾,其结果是显而易见的。”

“整个行业已经变得非常邪恶。比方说,到哪里去找医用尸体?有了这些新的制药公司和研究实验室,对尸体的需求大幅增长。组织库需要尸体,移植公司也需要在尸体上做测试。根据1958年迈索尔解剖法(Mysore Anatomy Act)的规定,只有无人认领的尸体才能被用作医学实验。但大规模商业制药的需求远远超过了合法尸体的数量,所以现在到处都有尸体被偷。尸体从办葬礼的人家消失,最后出现在外科医学院和公司。”

我告诉他,最近我遇到一个人,他给口腔医学院提供尸体。我问他是从哪里获得的尸体,他告诉我,是从亚穆纳河(Yamuna)的一条叫欣登河(Hindon)的支流钓上来的。他每天就坐在河边,等着尸体从上游漂下来。

医生笑着说,“那条河流经加济阿巴德(Ghaziabad),那里有很多人在财产争夺战里被对手杀掉,尸体最终被先进的牙科行业所用。这也是对如今医药行业的恰当描写———利用我们社会的混乱,把它们变成利润。

【紫竹张先生https://z-z-z.vip/】评论


PAYPAL捐款给紫竹张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