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不能坐视中国因为美国的利益损失而崛起

在日本大阪举行的G20会议所有议程结束后,美帝的大总管特朗普参加了新闻发布会,时间从6月29日北京时间16:50一直持续到18:00。以下是他的发言与答记者问:


特朗普:不能坐视中国因为美国的利益损失而崛起


你们最关注的应该就是我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会面了。会谈非常成功,我一当总统就结识了主席。你们当中很多人也参加过几年前在中国的峰会——无与伦比、美轮美奂。我们聊了这些,我们昨晚一起吃饭,习主席和我,还有其他一些人。我们对中国的访问也相当成功,红毯已经为我们这个国家铺好,为我们的人民铺好。


我们的会谈相当成功,我们将会继续谈下去。我已经做出保证,至少在短时间内,我们不会对中国加征关税,我们不会加征——我记得,是很大一笔,大概3500亿美元的剩余关税,我们本可这样做,但我们不会。我们将和中方重启谈判,看看能不能有结果。


中国将会和我们开始谈判,他们会开始花钱买我们的农产品,边谈边花,中西部地区的农业阶层,光荣伟大的美国农民阶层将因此收益。我认为他们配得上“伟大的爱国者”这一称号。中国将有一笔粮食和农产品的大单,很快就会来,很快。我们希望他们买啥,也已经安排得清清楚楚了。


我们的农民将因此充分受益。你看,从我当总统开始往前算十五年,农业、农村和农民经历了一段困难时期,低沉、萧条、衰落。


(1)问:您能详细说说中国的事情吗?刚刚有些中方高官告诉福斯电视台说,除非所有关税暂停加征,他们不会让步。他们还希望我们能放华为一马,从黑名单里拿掉。他们还向我们放弃对孟晚舟的引渡要求。您能就这些问题谈谈吗?


特朗普:关于这些问题,我们今天确定的原则是会继续谈下去,我前段时间说不再谈了,但现在还是要谈下去。我们同意不再对3250亿美元的进口加征关税,但如果我愿意,我可以这样做。占据主动的是我们,这得看你从什么角度去看,不过明显是我们占据优势。


我们谈了好些问题。我们谈了华为,我说,再等等看吧。但我会允许这样一件事:很多人都不知道的是,我们卖给华为好些东西,真的很多,他们的各种产品都需要。我说好啊,我们还是可以卖给你们,生产这些产品的美国企业可以卖给你们,这些可都是高科技产品。


某种程度上,我们是独一家的,只有我们掌握了这些技术,我们的硅谷无以伦比、无人可及。我很爽快就答应了我们的企业继续给华为供货。问题在我们的企业,要是不能给华为卖东西的话,他们不会太开心,毕竟华为的事情和他们无关。所以我网开一面了。


我们谈了教育和留学生的问题。有人说中国学生赴美留学变难了,有人会这么认为,我不。我们希望中国学生来我们的学校里看看,这些顶尖学府该是什么样子。中国学生很棒,是一笔财产。我们谈了这一点,我说,我们欢迎中国留学生,就像我们欢迎其他国家的留学生一样。


我们也谈到了这么个问题。如果你从美国学校毕业,然后硅谷那些大企业又想要你,但即使你是顶尖学校的头名,我们也很难留人,到期你必须离开——这是个大问题。现在,我们将启动一项“高智人士免除法案”,这些人不仅可以留下来,还可以获得绿卡。他们很重要,我们要想方设法留住他们。


(2)问:您是否担心和中国的谈判,让他们占了便宜,又陷入来回拉锯?这种事情以前也发生过。


特朗普:当然有可能。但关税操控权在我们手上,而且他们也得来买农产品,当然——一切皆有可能。现在会不会有最终协定还不清楚,但这是中方的期待,我很肯定。如果我们能达成一份协议,这将是一份具有历史意义的协定,你也知道,我们和中国其实没有真正的双边贸易协定。我们的逆差太厉害了,每年5000亿美元就这样流向中国。我的意思是,这还不仅仅是数字上的逆差,都是真金白银。其实,我们的前几任总统,在这一点上,表现绝对不及格——这一切本不该发生。


(3)问:孟晚舟的事情也得等下去吗?还是说美方会放弃引渡?


特朗普:我们没谈孟晚舟的事情,压根没谈。我们谈了华为的事,但没谈及个人。


(4)问:很高兴看到您避免了中美贸易战的升级,您能给我们分享几个今早和习主席交流的细节吗?


特朗普:习主席是一位相当聪明睿智的领导人,他是中国近两百年内最出色的领导人之一。他在谈判中丝毫不让、寸土必争,但他人真的很好,我们私交相当不错。谈判中,我说,“我们不能坐视中国因为美国的利益损失而崛起”,他能够理解我的想法。


但他也说,“没人来找我们”。是的,没有其他领导人去找他。相比而言我这个总统就好做多了——当然还有其他原因。但在这个节骨眼上我不想太轻松,我要完成一些前无古人的业绩。


我们跟中国做生意,你说是竞争也行。不然,我们将有可能失去一片已经很成熟的市场。这段时间,我一直有种感觉,我得告诉习主席,我并不着急,但我需要看到一份合理的协议。达成这项协议,可能会很麻烦,内容可能相当错综复杂。不过也要看到,我们的农民将因此大赚特赚;但农民们前段时间的损失也挺大的。我做了什么呢?我咨询了农业部长柏杜,“老桑尼,中国最多的一年,进口了我们多少农产品?”大概160亿美元——历史最高的年份。我说,“那好,我们每年加征的关税可比160亿多了去了”。


我们把160亿美元从关税里面拿出来分给农民,这些农民被人当作棋子,让中国在贸易谈判中获益。但最终受益的还是农民。你们必须看清楚,中国针对我们的农民开火,中国知道我爱我们的农民,他们也爱我。这可是160亿,160亿美元,可不是笔小钱。但我就要从关税收入里面扣出来、发下去。


正常的农民不会因此不高兴的。大概五个礼拜之前我请了些代表来喝茶,他们说,“我们不缺钱,缺的是一个公平的市场”。“好!”和他们相比,很多利益团体看到钱就发呆,给多少拿多少。我们的农民阶级真的很独特,他们不要补贴、不要扶助,他们只希望得到一个公平的市场。他们是真正的、伟大的、不可思议的爱国者。


(5)我希望明确一下您和中方关于华为的共识。您是否已经同意,华为可以对美出口,美国企业也可以向华为供货?


特朗普:美国企业可以给华为供货,当然限于对国家安全没有明确威胁的产品,美国企业是可以给华为卖货的。我们在硅谷、在其他地方有好多的优秀企业,他们的产品技术含量很高,可以卖给华为。


(6)问:你们谈了华为,谈了留学生,谈了暂停加税。好像中国也会购买更多农产品,中国还答应了哪些事情?感觉谈判不那么平等。


特朗普:这个问题问得很好。我允许美国企业——这意味着就业——我乐于看到他们卖货,这些货可都是不那么容易做的高技术产品,没几家公司能卖。


但这可是很大一笔钱!要是不能做这个买卖,这些企业都不会高兴,你们都知道,这些企业名气都很大。我当时的考虑更多是站在国家安全的角度,但现在,他们可以给华为供货了。华为的事情很复杂,我们统一留观后效——事后再说。我们得先看看能达成怎样的协议再说。


(7)问:您是不是说会把华为从商务部的制裁实体清单里面拿掉呢?


特朗普:不不不,我们会谈华为的事情,但是站在对美国企业供货的角度。我们的企业每年几十亿几十亿美元地挣钱,我们还不会和习主席谈华为的事情。在此之前,我准备看看我们能达成些什么。我们的国家安全,对我而言,是永远在最高优先考虑级别的。我们明天或者星期二会聊聊。


(8)问:我的问题是,您谈了很多在经贸方面和中国的来来往往,您认为这很重要,但在国家安全领域呢?您有什么担心的吗?


特朗普:当然,这是显而易见、无可辩驳的事情。看看,我们都做了些什么?我干掉了中兴,我做的,只有我能做到,个人英雄主义。然后习主席来电话了,他问我能不能看在我们私交的份上帮个忙。你知道,习主席带领着一个庞大的国家,他必须为这家公司的职员,为那个地方负责,这可是八万五千人啊!很多人都会失业。他答应支付12亿美元的罚款,还有些其他零碎,包括更换中兴的领导层和管理层。中兴可比华为小多了,但这可是十二亿美元的罚款。


(9)问:关于华为还有个小问题:您谈到华为和制裁实体清单。有没有可能,把华为从制裁清单当中拿掉呢?


特朗普:我现在不准备谈这事,我们必须谨慎对待这件事。华为在美国的国家安全和智慧社群的建设中有着重要的角色,我们很了解华为,但现在我并不想谈这事,还不是时候。我刚才也说过,我们不打算把这件事情扩大化,还是留给未来解决吧。


(10)问:关于中美关系大方向的问题:您认为中美之间应如何相处?我们是不是战略伙伴?我们是竞争对手?还是敌人?到底怎么说?


特朗普:我觉得我们应该会成为战略伙伴,我们能互相帮助。如果能达成最终协议,对双方可都是大好事。如果中国能更开放——这可是世界上最大的市场!但现在,中国对美国还不那么开放,但我们可是针对中国完全开放的。这种事情不能再发生了。


(信息来源:公众号“好声量”)

字幕/为  之

编辑/量  妹

审核/声  儒

签发/阿  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