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多远,我都要带着国徽审判你

当法官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也许你认为,当法院就是穿着法袍,在威严庄重的法庭里,仔细聆听双方律师的意见,然后对双方的命运做出判决。

在大多数人的印象里,法官是充满威严的,和普通人是相当有距离的,毕竟法官要代表法律。

不管多远,我都要带着国徽审判你

在城市里,这种感觉没有错,有矛盾大家来法院解决,按照法律,有一说一,有二说二,法官该怎么工作就怎么工作。

但是有些偏远山区,村民法律意识淡漠,地处深山,出门困难。如果有人起诉这些村民,哪怕把传票送到了这些村民手里,他们八成也不会按时来法院开庭。

按我国法律,被告缺席也可以正常审理,不过败诉几乎是百分百的事情,因为原告提供了部分证据,而被告连人都没来,更谈不上提供对自己有利的证据辩护了。

是直接判这些被告们败诉,还是拒绝对这些偏远山区的法律起诉,让这些地方成为法律盲区,由村民们私下武力解决。

这两条路,都不是一条公平的路,为了让深山里的被告也能被法律公平对待,我们找到了一条新路,那就是巡回法庭,核心宗旨就是法官多跑路,群众少跑路。

重庆市奉节县兴隆镇村民曾毓生,多年前从银行贷款1.5万,还款期过了很久,他也没还,银行也联系不到他,所以曾毓生被银行起诉,要缴纳巨额罚息。

按正常程序开庭,曾毓生100%不会到庭,也100%的会败诉,一旦形成了法院判决,那所有的本息和罚金,都要曾毓生进行偿还。

为了给曾毓生为自己进行法律辩护的机会,二名年轻的法官爬了几个小时的山路,通过溜索来到了曾毓生家中为其开庭。

不管多远,我都要带着国徽审判你

唯一还能看出他们法官身份的,大概就是那个硕大的国徽了。

在法官耐心的讲法和调节下,曾毓生在庭前和银行达成了和解,缴纳了正常的本息,免除了巨额的罚息,双方都非常满意。

任何村民有法律纠纷,哪怕只是一头羊和一头牛的问题,哪怕只有几十块钱的诉讼费,这些法官们都必定会到场解决,不管有多远。

而那个重达十几斤的国徽,也一定运到现场,不管有多难。

不管多远,我都要带着国徽审判你

而很多时候,运送国徽去偏远地区开庭的路,可没这么诗情画意,碰到大河,需要用简陋的竹筏过河。

不管多远,我都要带着国徽审判你

小河其实比大河还麻烦,需要徒步穿越,本来西装革履加皮鞋的法官,瞬间多了一双泥脚。

不管多远,我都要带着国徽审判你

如此费劲千辛万苦,穿越千山万水,很多时候却只是为了解决一些鸡毛蒜皮的事,让那些不方便去市区法院的被告人,有一个当庭辩诉的机会。

不管多远,我都要带着国徽审判你

我费劲千辛万苦来到你家,是为了来审判你,也是为了帮你,任何被告人,哪怕再穷再弱,法律也会给他们发声的机会,哪怕付出的成本远大于案件的价值。

不管多远,我都要带着国徽审判你

史上最困难的一次巡回法庭,是在西藏边坝县,为了解决几只牛羊的纠纷,承办法官次仁平措和3名干警前往调解。

不管多远,我都要带着国徽审判你

他们背着沉重的国徽,冒着生命危险,徒步穿过了5298米的夏贡拉雪山,在大雪封山的状态里,硬生生的走了四个多小时的险路,达到当事人家中,正式开庭,成功调解当地二位牧民的纠纷。

不管多远,我都要带着国徽审判你

这个牧民家中好歹还有个地方坐,而实际上,比这个牧民还穷还落后的地方,巡回法官照样也会去,有的地方甚至简陋的令人发指。

地方实在太简陋,也就背后的那个国徽才能体现出法律的威严了,这也是巡回法官们不论多远,都要把沉重的国徽运过来的原因,法律的威严不容亵渎。

不管多远,我都要带着国徽审判你

而最简陋的法庭,连个挂国徽的地方都没有,摆在高处就开始工作了,是真正的田边法庭。

不管多远,我都要带着国徽审判你

这些偏远基层的法官工资,也低的令人发指,巡回庭长程政清曝光了自己的工资,每个月3250元,已经工作了10年,随行的几位法官工资更低。

但是没有法官因此而抱怨,他们还是日复一日的,跨越千难万险,为了几十块钱诉讼费的案子,前往审判。

这一切,都只是为了让法律的光芒,照耀那些偏远郊区。家庭困难、出门困难,去不了法院,你不来法院没关系,法官去你家也行。

这一切,让原告能伸张自己的法律权利,也让被告有了发声的机会。

我以前爬过山,半天之后手上有瓶矿泉水都累得想扔,很难想象这种背着十几斤重的国徽,徒步几十公里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而累成这样,只是为了帮村民解决几十块钱诉讼费的纠纷。

什么叫为民服务,这才叫为民服务,所以我觉得他们值得我夸一夸,因为我希望自己享受到这样的法官服务。

Leave a Reply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