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粮食安全的“备胎计划”

全球框架下的贸易战,谈判桌上的拉锯战,打打谈谈,谈谈打打成了中美贸易摩擦的现状,也可能成为一定时期内的常态。有观点认为,这是作为全球唯一超级大国美国不想看到东方大国的崛起,举国之力打压华为。也有人说,这是全球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中国运筹帷幄,在适当的时候做些对的事情,世界第一大豆进口国淡出世界第一大豆生产国。

01

钢丝上行走的无奈

打压华为让我们看到,“缺芯少魂”的中国信息产业将会多么艰难。然而,任正非说,“在华为未来发展中,最兴奋的是美国对我们的打压”。因为美国没想到华为还有“备胎”,一切行为成了对华为的宣传。“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恰如其分地表达了此刻的华为荣耀。

 

中国粮食安全的“备胎计划”

 

任正非2012年就曾表示:华为开发手机芯片和操作系统是为防止断粮!今天,华为真的被断粮了!然而,深谋远虑的任正非让华为此刻“断粮不断炊”。实际上,与华为做着同样事情的还有中国的稻米油,如果说海思是华为的备胎,那么稻米油就是中国粮食安全的“备胎”,比芯片安全更重要的是粮食安全。谁都知道,陷身孤岛,给你一碗米饭远比一部手机更有价值。

据国家粮油信息中心发布信息,预计2019/20年度中国大豆进口8900万吨。这一数据中,九成的大豆需要从国外进口才能满足中国的大豆消费需求。这也是为何中国淡出美国大豆进口确无法绝对归零的原因。

 

中美贸易摩擦带来的是中国从美国进口大豆数量的急剧降低,但是同时也必须去其他国家弥补这一巨大缺口。可是,巴西巴拉那瓜港出口的大豆每吨售价为396.60美元,比美国南部墨西哥湾沿岸出售的大豆价格高出66.10美元。中国为此要付出巨大的经济代价。

中国粮食安全的“备胎计划”

 

 

贸易摩擦,何来赢家?中国也不得不“行走在钢丝上”。

大豆是“土地密集型”产品,一年一熟。有人计算,以2017年为例,当年中国进口大豆9552.6万吨。如果按国内单产每亩123.5公斤来算,要种出进口的9552.6万吨大豆,需要增加耕地7.7亿亩。

 

这是一个什么概念? 也就是说,要完全自给自足,需拿出1.2+7.7=8.9亿亩土地来种大豆,相当于全中国耕地的近44%。关键是,这7.7亿亩土地,应该是挤占小麦,还是稻米?而且,要知道2017年,中国稻谷、小麦的种植面积分别是4.53亿亩、3.6亿亩,一共才 8.13亿亩。

据悉,我国大豆消费结构中榨油占比83%左右,进口的大豆基本用来榨油,提供大豆油和豆粕两种产品。增加更多耕地面积种植大豆作为油料几无可能,同时在价格上也无法与进口大豆竞争。即使没有贸易摩擦,一旦全球主要大豆出口国遭遇自然灾害等不确定问题,大豆的“断粮”中国准备好了么?

中国粮食安全的“备胎计划”

02

战略油种的“中国式”跃进

当我们振臂高呼支持华为的时候,有没有想过,面对世界大豆格局和中国的大豆消费,中国粮食安全有无“备胎计划”?有一家企业做了成功探索。

十几年前,在日本的超市,益海嘉里集团首席运营官穆彦魁发现了一个日文标注叫“米油”的食用油。他很不解,随后找到了超市售货员进行咨询。当得知这种油是从稻米的米糠中提炼出来的,这个人眼前一亮。

 

在中国是没有稻米油这个品类的,作为年产2亿吨,稻谷产量全球第一的中国来说,资源就这样白白浪费掉了。如果这些米糠都用来生产稻米油,那将节约多少种植大豆、菜籽、葵子等油料作物的土地?又将让中国节约多少资源去进口这些原料?穆彦魁一方面觉得益海嘉里有稻田、有稻米,更有米糠,完整的产业链布局让他觉得这似乎不是什么难事;一方面认为这可以是有助国家粮食安全的战略油种。

众所周知,中国是世界上水稻第一生产大国,三分之二人口使用稻米。“如果按照我们开创的工艺模式,全国年产两亿吨水稻的副产品米糠全部用来榨油,相当于约1300万吨大豆的出油,这等同于为国家节约了1.1亿亩大豆的种植耕地,将大大提高中国食用油的自给率。”益海嘉里稻米油负责人张波介绍。放眼整个亚洲,全球稻谷95%产自亚洲,米糠如果全部开发利用炼油可直接创造1000亿产值!

 

中国粮食安全的“备胎计划”

据了解,国际稻米油理事会首批5个成员国中国、日本、印度、泰国、越南均来自亚洲。2016年,中国稻米油在稻米油发源地日本夺得全场唯一“国际稻米油品质大奖”。

 

中国粮食安全的“备胎计划”

 

2017年,泰国副总理、联合国、世卫组织联合全球150位专家,倡导食用含谷维素稻米油!

 

中国粮食安全的“备胎计划”

2018年,在越南, 稻米油全球贸易委员会成立。2019年,中国,第六届国际稻米油大会在中国召开,适值中美大豆贸易摩擦进入白热化,此时选址中国或许正是中国粮食安全“备胎计划”的一种表达。

中国粮食安全的“备胎计划”

图:第六届国际稻米油大会(ICRBO 2019)在广州召开,全球20多个国家300多名大学教授、油脂营养专家及企业代表参会

大会不仅吸引了沃尔玛、阿里巴巴这样的全球零售巨头,更是引发了世界最大的食品生产商之一的家乐氏和亚洲最大的酒店集团香格里拉的关注。“平生不敢轻言语,一叫前门万户开。”来形容中国稻米油此刻的地位毫不为过。

03

不能用别人的昨天装扮自己的明天

可曾知道,中国稻米油从无到有,发展至今是以益海嘉里为代表的稻米油生产企业,孜孜以求不断努力的结果。稻米油是业界公认难炼的油品,工艺复杂成油不易。2007年,益海嘉里在黑龙江佳木斯以数千万投下了第一个稻米油加工厂。2009年,益海嘉里母公司丰益国际投资8亿在上海成立全球研发中心。

 

300多人的技术人员和专家在此开始了夜以继日的探索。益海嘉里研发中心产品经理王勇是稻米油研发的直接参与者。“我们走过不少弯路。我们曾引进一整套脱蜡设备,但完全没有派上用场。大大小小做了上千次试验,大部分都是无功而返,探索就是这样,总要有代价。”王勇说。

十余年,益海嘉里稻米油团队潜心研发,掌握了全球领先的工艺技术,更是将稻米油的品质推升到一个新的高度。不仅让每一滴稻米油都自然保留谷维素、植物甾醇营养,谷维多稻米油更是实现二者含量≥10000ppm。

 

中国粮食安全的“备胎计划”

图:各食用油种,营养含量对比

柳宗元《柳河东集罴说》有一则寓言,讲述的是“楚猎吹竹”的故事。“今夫不善内而恃外者,未有不为罴之食也。”核心技术靠化缘是要不来的,也是花钱买不来的。“不能总是用别人的昨天来装扮自己的明天”,中美贸易大战,一夜间打出了我们的芯片落后,更打出了我们对粮食安全的更深认知。

稻米油的核心工艺技术要不来也买不了,没有科研人员夜以继日的努力,中国的稻米油不会诞生。没有尽心尽力协同亚洲各国共同为稻米油发声,中国的稻米油不会被更多的人认知。没有像益海嘉里这样的企业不懈努力,中国的稻米油不会成为国家粮食安全的深度防线……

Leave a Reply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