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竹张先生官方网站
全面支持中文繁简转换
更好的客户体验服务全球华人!

不转换 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大陆简体 港澳繁體 澳門繁體 马新简体 马来西亚简体 台灣正體
首页 / 正文

中成药被重点监控,今后你去开药要省钱了

每日怡见 2019年7月5日 每日怡见 275

今年7月1日,国家卫健委发出了重点监控药品目录,防止临床药品滥用,但其中有一条新规定比药品管控还让医疗界感到震撼,那就是极具“杀伤力”的中成药使用门槛出台了。

 

 

这条规定指出,以后西医出身的医生,至少要经过1年的中医专业知识系统学习并且通过考核,才能开具中成药的处方,而没有经过中医系统性学习的医生以后不能开中成药了。

 

有医药行业的人士对此忧心地评论道,“中成药,在公立医院的半条命没了!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现在超过70%的中成药都是从西医开出去的,但是直到2018年,全国中药类别执业医师(包括助理)只有52.7万人,仅占全国执业医师总数的15.5%。

 

也就是说,其实很大一部分的中成药,都是从没有接受过系统中医药教育的西医手里开出去的,他们对中成药的使用很可能缺乏专业知识,从而导致中成药滥用、不恰当使用。

 

对患者来说,这条新规定绝对是好事,因为只有国家规范中成药的使用,才能降低临床滥用的可能,避免患者因为不当使用中成药而健康受损。

 

我们都知道中药的成分很复杂,还涉及到很多中药理论,这些和西医理论相去甚远,隔行如隔山,那试问谁愿意让没有系统学过中医的人来给自己开药呢?

 

而且,让大部分西医在门诊时不再开中成药,也能降低我们看病的经济负担。

 

之前因为中成药利润高,很多门诊会开一盒西药配一盒中成药,但主要起作用的还是医生非常熟悉药性的西药,这就相当于患者多花了钱,还要冒着不当使用中成药带来不良反应的风险,得不偿失。

中成药被重点监控,今后你去开药要省钱了

 

中成药到底有什么问题?

 

中成药是在中医药理论指导下,以中药饮片为原料,按照规定的处方、生产工艺和质量标准生产的制剂,是中药现代化的产物。

 

但问题是,中成药的处方要依据中医理论,更要辨别病症对症下药,如果医生不懂中药理论,又无法按照西药的模式开药,那就会带来很大的用药风险。

 

那为什么中成药不能像西药那样,写清楚毒副作用呢?

 

因为「毒副作用」四个字看似很简单,背后其实是大量临床实验的结果,请志愿者做临床实验,总结各种情况下不良反应的概率和严重程度,本身都是花费巨大的事情。

 

中成药不愿意做临床试验,这点在国际上也饱受诟病。

 

2017年11月29日,国际顶级学术期刊《Nature》就连发了两篇文章,批评中国为推动中成药研发而放弃了临床试验,没有国际公认的药物安全性和有效性检验,药品使用又怎么能让大家放心呢?

 

中成药被重点监控,今后你去开药要省钱了

 

中成药放弃了西药最重要的“临床试验”,代价就是我们大部分西医体系培养出来的医生,在使用中成药上会出现困难。

 

这不是对中药的歧视,而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只有少部分的医生知道中成药到底要怎么用。

 

就连一些中医爱好者都表示,不要接受西医给你开的中成药,不懂中医也不要自行选购中成药。

 

中成药被重点监控,今后你去开药要省钱了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怎么自行选购中成药,因为你去药店随便拿一瓶中成药就会发现,上面写着,“副作用:尚不明确”;“药理反应:尚不明确”;“注意事项:尚不明确”…….    

 

这如果不找个资深中医问清楚,我真的不敢随便吃,是药三分毒,如果药不对症,或者不适合我的身体情况,吃了不仅治不好病还会出现不良反应,倒不如吃副作用明明白白写出来的西药。

 

中成药被重点监控,今后你去开药要省钱了

 

我相信优秀的中药制剂存在,但这一部分传承的精华并不能代表庞大的中成药家族,其中未知的部分始终会令人担忧,而且我们总不能以身试药吧。

 

简单地说,中成药缺乏的是透明的使用说明,缺少科学的临床证明,医生看不懂这一味草药到底是哪些分子起到作用,也不知道各种草药搭配会有什么结果,更不知道什么人不适合吃这种药,那到底要怎么开药呢?

 

如果短期内无法让中成药回到科学的研发体系,那么,至少让有中药学习背景的医生来开这些药吧。

 

因此,我非常赞成这次中成药被重点监控,任何一项治病救人的方法,背后都应该是科学,应该是系统化的理论和可验证的过程,这才能让老百姓吃药的时候放心。

 

严控之下,中医才有未来

 

对现代医学持怀疑态度的人,总会说,西医有什么把握就一定能治好病人呢?我有一个朋友就是看西医花了很多钱都不好,最后中医治好的。

 

这种观念其实很像,“古代女人也生孩子,没有西方的医生不也生下来了吗?

 

说这句话的人忽略了一个事实,古代女子生育如同过鬼门关,死亡率极高,而现在的剖腹产手术让无数难产的孕妇保住了性命。相比较而言,有了现代医学之后,孕妇的死亡率早就大幅降低了。

 

这些比例,在医疗界是一组组概率,但是对于每个人来说,一旦不幸遇到,就是100%的痛苦。人类的进步,是从吸取过往经验中不断成长的,如果过去的临床数据不能指导未来的选择,那人们的每一次用药,不都像赌命吗?

 

为什么我们提到中医会更信赖老中医呢,不就是因为他们一生阅人无数,治疗经验更加丰富,就更靠谱吗?那为什么中成药不从大量的临床经验中总结规律,给每一位用药的医生列明不良反应和药理反应呢?

 

中成药被重点监控,今后你去开药要省钱了

 

其实近年来,已经有很多例滥用中成药导致很多患者的健康受到不可逆转的损害,比如著名的龙胆泻肝丸事件。

 

2003年2月下旬,包括一名知名作家、一位清华大学副教授在内的28名患者,被北京朝阳医院确诊为马兜铃酸肾损害,这其中的绝大部分人,都有过龙胆泻肝丸的服药史。

 

龙胆泻肝丸当时被称为“袪火良药”,国内有多家药厂在同时生产此药,包括百年老字号的同仁堂。服用“龙胆泻肝丸”导致尿毒症的主要原因,是复方制剂中含有一味叫“关木通”中药,它含有的马兜铃酸成分可造成肾损害。

 

后来有学者考证,其实我国药典上对某些重要可能导致肾损害早有提醒,并且从药量上作了限制,但是民间却流传“中药没有副作用”,导致人们对中草药的肾毒性完全没有意识到。

 

除了龙胆泻肝丸,还有“小柴胡颗粒事件”,据报道,五年中因长期服用小柴胡颗粒,而导致肺炎的患者就高达180多例,更有22人因此死亡。

 

这些事件背后的受害者,也是一个个无辜的病人啊,如果早一点严格管制,只允许经过系统中医理论学习的医生开具中成药,又怎么会有这么多人因为滥用中成药受害呢?

我支持国家严格控制中成药处方的开具,因为我不想让没有专业知识的医生拿我的健康作为代价,通过高利润的中成药赚钱。

 

但我更希望的是,国家能尽快推出中成药临床试验,让鱼龙混杂的中药市场有检验标准,让无用甚至有害的药品退出市场。

 

我呼吁中成药加入临床试验环节,给中药正名的最好方式,就是让中药在阳光下展示大样本的用药效果。

 

在此之前,就像那位中医爱好者说的,不要找未经专业学习的西医或者自行用药吧。以前我们去看病,不想要中成药还怕得罪了医生,现在不用怕了,国家明文规定,中医学习不满一年的医生不允许开具中成药,很快,大家看病的时候就要省钱了。

【紫竹张先生https://z-z-z.vip/】评论


PAYPAL捐款给紫竹张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