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竹张先生官方网站
全面支持中文繁简转换
更好的客户体验服务全球华人!

不转换 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大陆简体 港澳繁體 澳門繁體 马新简体 马来西亚简体 台灣正體
首页 / 正文

韩国,快被自己人玩死了!

房股财经 2019年7月13日 功夫财经 425
美国投资银行摩根士丹利7月9日表示,韩日间的贸易摩擦将成为韩国经济新的下行压力,因此决定将韩国今年经济增长预期从2.2%下调至1.8%,明年度经济增长预期为1.7%。请注意,是“新的下行压力”,也就是说此前韩国的经济形势就很不妙了。

截至到7月1日,韩国连续七个月出口下滑,而且幅度不低——今年6月份的出口贸易额同比下降了13.5%。国内经济表现也不佳,2月的失业率达到了4.7%,比1月上升了0.3个百分点,创九年新高。

韩国,快被自己人玩死了!

尤其令人担心的是青年失业率,在去年7月达到10.7%后,一直居高不下。投资情况也很不好,设备投资减少26.9%,减幅较前一个月大幅上升。

韩国的经济状况一直备受经济界的关注,被称为世界经济的“金丝雀”——18世纪英国煤矿,煤矿工人把敏感的金丝雀带进矿道,用来监测瓦斯浓度。如果金丝雀死去,那就说明瓦斯浓度过高了。

韩国经济被称为金丝雀,就是因为她高度敏感,或者更直白地说:非常脆弱。

都是财阀惹的祸?

谈到韩国的经济,就不能不谈韩国的财阀。《华尔街日报》等外媒把韩国称为“三星共和国”,因为以三星为代表的财阀非常惹眼。

 

韩国,快被自己人玩死了!

在过去的十年里,三星电子在韩国国内生产总值的占比达到14%以上,再加上现代、LG、SK,四大财阀拥有的资产就占国家总资产的26%,销售额占韩国企业总销售额的20%,总市值的占比已经上升到接近一半。

韩国的经济集中度高是无可争议的事实,但是简单地把经济集中度和经济运行质量联系在一起并没有依据。

世界上经济集中度最高的国家是瑞典,区区一千万人口,却拥有6家名列世界五百强的跨国企业集团,经济集中度达到75%。邻国丹麦也不遑多让,2018年丹麦的GDP约为3500亿美元左右,该国的航运巨头马士基贡献了近500亿美元,占比已经不低于三星,而航运业只是马士基-穆勒家族的产业之一。

如果计算该家族其他分支企业的经济贡献,他们对丹麦经济的影响力要比三星的李氏家族更胜一筹。

在国际经济体系中,丹麦的经济表现一直较为稳定,经济集中度高并未造成困扰。瑞典的经济波动更大些,主要问题出在政府的政策方针制约社会经济发展,与经济集中度高没有直接关系。

其实,中小型国家的经济发展到发达水平,经济集中于少数大型企业、经济对外依存度高,都是必然的结果。丹麦、瑞典的人均GDP都在5万美元以上,处于世界经济第一梯队。但是两国的人口有限,有限的国内市场无法提供经济发展的空间。

这种形势下,面向全球市场的大型企业成长为国家的经济主力,是必然的。但是,诺基亚、马士基们远远没有韩国财阀那样强烈的存在感,韩国财阀甚至获得了英语专用词“chaebol”(韩文音译,意味财富之族),即便是百年融化的马士基-穆勒家族也没有这样的“殊荣”。

“chaebol”有问题,问题并不是出在“高度垄断控制国家经济命脉”,而是出在糟糕的暴发户底色。

大家族德不配位

“chaebol”们起步于战后的废墟中,由于日本帝国的崩溃,前殖民地独立而诞生的韩国出现了经济真空期。“chaebol”们几乎都是从低价获得日本工业遗产起家,起点都很低。

三星早年是搞粮食加工和进口食品的;现代的起点是小型建筑企业;SK的崔氏家族是从区区15台纺织机的纺织厂起步;只有LG不是从民用轻工起家,而是从化工业发展起来的。

四大财阀的公司资料都把创立年代追溯到四五十年代,其实真正开始规模化经营都是六十年代朴正熙政权之后的事。朴正熙政权及其后的几代军政府,把经济发展定位于出口导向的外向型经济,和同时代的日本大同小异,这也无可厚非。

韩国,快被自己人玩死了!

问题出在高涨的反日情绪导致殖民时代的企业积累和人才积累都被刻意排斥,大量殖民时代在日企供职的经营人才、技术人员出走,这才有了起点很低的“chaebol”们出头。“竖子成名”的时代,导致了韩国财阀的暴发户习气浓厚。

以三星为例,初代掌门李秉哲年轻时代是个无所事事的小纨绔,赴日留学仅仅读到二年级就打道回府。回国创业也颇为惨淡,一度退出企业经营。直到朝鲜战争结束后,他的三星商会成为政府重点扶植的对象,逐步从进口贸易商走向了实业,取得了巨大成功。

1970年代的三星电子,还是生产廉价电器“地摊货”的商家,1980年代又获政府支持引入美国技术,进入半导体产业,才闯出了一片天地。尽管三星集团的公司史对其创始人颇多溢美,但是除了“重视人才”之外,也罕有干货。三星的发达与其说是经营者的贡献,不如说是大量政府扶持堆彻而成。

李秉哲去世后,家族更是丑闻不断。长子李孟熙与次子李健熙的遗产之争旷日持久,继承三星集团的李健熙不得不向公众道歉。李健熙本人在1996年和2008年分别受到刑事指控,并被定罪。

其长女李富真的离婚案轰动一时,今年三月还被韩媒曝出疑滥用麻醉药,目前警方正在调查中。幼女李尹馨于2005年在纽约自杀身亡,据称是与男友婚事遭父母反对所致。李健熙的三位女儿中只有次女李叙显的生活比较平静。

韩国,快被自己人玩死了!▲左:李叙显中:李健熙右:李富真

2018年李健熙本来要面临第三次被起诉,检方因其“健康不佳”放弃。他的独子、接任三星掌门的李在镕,因行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零6个月,缓刑4年——完全沿着乃父轨迹。

在惹官司方面继承传统的李在熔,在经营方面并未体现出有什么长处。早年他负责三星的互联网业务,以失败告终,外界对其能力颇多质疑。

三星帝国的李氏家族与“人才辈出”无缘,却是丑闻不断。问题是,能力平平、阅历不足的“王子”、“公主”们都在企业担任高级职位,本不该与企业扯上关系的私生活丑闻,也就成了企业的“风景”。

韩国,快被自己人玩死了!▲李在镕(右一)

这种“好官我自为之”的陈旧家族企业观念不断困扰着“ chaebol ”们。与低调的欧洲企业豪门相比,“chaebol”们还处于迷恋聚光灯的“初级阶段”。

三星作为韩国经济界的栋梁如此,韩国大小财阀家族的嘴脸也可以想象了。韩进集团的赵氏家族以“怪兽家族”闻名于世,韩进是由卡车司机出身的赵重熏创立于1945年,海陆空三栖的国际物流巨头,韩国十大财阀。

从赵重熏去世后韩进丑闻不断,四子夺产,二代掌门赵亮镐挪用公款、涉嫌欺诈、逃税等一系列罪行,赵亮镐的妻子、两个女儿都有凌虐员工的光荣事迹。

韩国,快被自己人玩死了!

其子、三代掌门赵源泰则以交通事件闻名,1999年肇事逃逸,2000年撞警察,2005年因行车纠纷向77岁老人动粗。一门“忠烈”集中体现了爆发户的骄横与自私。

这样“怪兽家族”的企业,能好到哪里去?韩进集团的海运部门陷入财务危机,大韩航空则安全纪录不佳,危机四伏。比起荣华百年的马士基-穆勒家族,真是天壤之别。

很难想象,这样德艺双“馨”的“chaebol”,离开了政府扶持的垄断地位还能存续下去。金玉其外、败絮其内的财阀企业大行其道,表征了韩国经济的外强中干。

政客火上浇油

韩国“chaebol”体制沉疴难愈,但是近年的经济不振更直接地源于执政者的政策导向。

在军政府时代风生水起的财阀体制,已经很难适应今天韩国的政治经济发展状况,可是1990年代民主化以后,问题非但没有缓解,反而愈演愈烈。民众对社会状况的不满情绪,并没有被导向政治经济体制改革的良性发展,而是成为政客操弄民粹的基础。

首当其冲的就是日韩关系。军政府时代虽然在文化和政治上对日韩历史问题也有利用民意的操作,但是经济发展方面积极推动两国合作更占上风——三星早年就是为三洋等日企代工进入电子产品领域。

而1990年代“民主化”以后,靠挑动反日情绪凝聚支持已经成为选举捞票、转移国内矛盾的重要手段。这次韩日贸易摩擦就是韩国政客搞民粹政治的严重后果。

▲韩国主播手撕赴日本机票,点击看详情

前总统朴槿惠与日本达成的《慰安妇问题协议》,是解决两国历史问题的成果,协议规定的“最终和不可逆”解脱了双方的历史枷锁。如果后任的韩国政府能够保持政策连续性,在对日关系上保持建设性的态势,无疑会对韩国的经济发展有很大的帮助。

韩国,快被自己人玩死了!

但是,文在寅以民粹煽动起家,对协议提出了质疑,迎合了极端民族主义的势力。可是,他上台执政后的经济政策可谓搬起民粹主义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所谓亲劳工的政策是最低时薪上调,但是速度过快(在五年任期内把最低工资上调54%)造成工资费用增加,降低了企业的雇佣意愿。而以打击财阀为目的,上调法人税最高税率(从22%上调到了25%)导致企业投资不振。

再加上政治上大搞清算,搞得产业界人心惶惶。非但没有起到增强经济活力、压缩财阀经济影响力的作用,还造成了经济不振的局面。

面对经济不振导致支持率持续大幅滑坡,文在寅再次利用反日情绪的故伎。可是,这一次真的踢到“铁板”了。

韩日历史问题争议中,日本的表现一向比较克制,几乎没有采取过任何反制措施。双方口水战一通,最多是美国出面协调也就结束了。但是,这一次日本很难让步。

文在寅任期内,青瓦台不仅推翻了“最终、不可逆”的《慰安妇协议》,韩国法院三次对日企为二战期间“强征劳工”做出赔偿,已经严重影响到日企在韩的经营。这一系列判决,动摇了两国外交基础的《1965年日韩请求权协定》。

韩国,快被自己人玩死了!

如果日方默许韩国政府以所谓道义理由一而再推翻外交协议,那么日韩关系将会进入无约可循的混乱局面。因此,日方的贸易反制出乎意料,却也情理之中。退一步说,倘若任由韩国随意操弄反日情绪,日企也只能退出韩国市场。

文在寅希望以历史问题争议激起韩国“举国一致”的支持,可是高度依赖对外贸易的韩国经济能够承受得住吗?这次韩国外长的紧急访美可以看出一些端倪。从日方角度看,企业界对安倍政府管制举措是高度支持,也是有备而来。

值得注意的是,韩国的经济民粹主义并非只针对日本,就在今年华为减少对韩国企业的采购后以及5G建设问题,也被韩国“爱国民众”大规模反对、抵制。而在历史上,韩国的经济民粹主义针对中国制造也属频发。

此外,抵制美国进口牛肉也曾如火如荼。民粹主义的干柴烈火一旦点燃,烧到哪里就不是任何人能控制的。文在寅政府的玩火,只会让韩国经济进一步陷入危机,甚至威胁全球经济。

韩国经济既有“chaebol”的病根,又有经济民粹主义的流行病爆发,“金丝雀”的哀鸣盘旋在天空。

【紫竹张先生https://z-z-z.vip/】评论


PAYPAL捐款给紫竹张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