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竹張先生官方網站
全面支持中文繁簡轉換
更好的客戶體驗服務全球華人!

不轉換 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大陆简体 港澳繁體 澳門繁體 马新简体 马来西亚简体 台灣正體
首頁 / 正文

韓國,快被自己人玩死了!

房股財經 2019年7月13日 功夫財經 424
美國投資銀行摩根士丹利7月9日表示,韓日間的貿易摩擦將成為韓國經濟新的下行壓力,因此決定將韓國今年經濟增長預期從2.2%下調至1.8%,明年度經濟增長預期為1.7%。請注意,是“新的下行壓力”,也就是說此前韓國的經濟形勢就很不妙了。

截至到7月1日,韓國連續七個月出口下滑,而且幅度不低——今年6月份的出口貿易額同比下降了13.5%。國內經濟表現也不佳,2月的失業率達到了4.7%,比1月上升了0.3個百分點,創九年新高。

韓國,快被自己人玩死了!

尤其令人擔心的是青年失業率,在去年7月達到10.7%後,一直居高不下。投資情況也很不好,設備投資減少26.9%,減幅較前一個月大幅上升。

韓國的經濟狀況一直備受經濟界的關注,被稱為世界經濟的“金絲雀”——18世紀英國煤礦,煤礦工人把敏感的金絲雀帶進礦道,用來監測瓦斯濃度。如果金絲雀死去,那就說明瓦斯濃度過高了。

韓國經濟被稱為金絲雀,就是因為她高度敏感,或者更直白地說:非常脆弱。

都是財閥惹的禍?

談到韓國的經濟,就不能不談韓國的財閥。《華爾街日報》等外媒把韓國稱為“三星共和國”,因為以三星為代表的財閥非常惹眼。

 

韓國,快被自己人玩死了!

在過去的十年里,三星電子在韓國國內生產總值的佔比達到14%以上,再加上現代、LG、SK,四大財閥擁有的資產就占國家總資產的26%,銷售額占韓國企業總銷售額的20%,總市值的佔比已經上升到接近一半。

韓國的經濟集中度高是無可爭議的事實,但是簡單地把經濟集中度和經濟運行質量聯繫在一起並沒有依據。

世界上經濟集中度最高的國家是瑞典,區區一千萬人口,卻擁有6家名列世界五百強的跨國企業集團,經濟集中度達到75%。鄰國丹麥也不遑多讓,2018年丹麥的GDP約為3500億美元左右,該國的航運巨頭馬士基貢獻了近500億美元,佔比已經不低於三星,而航運業只是馬士基-穆勒家族的產業之一。

如果計算該家族其他分支企業的經濟貢獻,他們對丹麥經濟的影響力要比三星的李氏家族更勝一籌。

在國際經濟體系中,丹麥的經濟表現一直較為穩定,經濟集中度高並未造成困擾。瑞典的經濟波動更大些,主要問題出在政府的政策方針制約社會經濟發展,與經濟集中度高沒有直接關係。

其實,中小型國家的經濟發展到發達水平,經濟集中於少數大型企業、經濟對外依存度高,都是必然的結果。丹麥、瑞典的人均GDP都在5萬美元以上,處於世界經濟第一梯隊。但是兩國的人口有限,有限的國內市場無法提供經濟發展的空間。

這種形勢下,面向全球市場的大型企業成長為國家的經濟主力,是必然的。但是,諾基亞、馬士基們遠遠沒有韓國財閥那樣強烈的存在感,韓國財閥甚至獲得了英語專用詞“chaebol”(韓文音譯,意味財富之族),即便是百年融化的馬士基-穆勒家族也沒有這樣的“殊榮”。

“chaebol”有問題,問題並不是出在“高度壟斷控制國家經濟命脈”,而是出在糟糕的暴發戶底色。

大家族德不配位

“chaebol”們起步於戰後的廢墟中,由於日本帝國的崩潰,前殖民地獨立而誕生的韓國出現了經濟真空期。“chaebol”們幾乎都是從低價獲得日本工業遺產起家,起點都很低。

三星早年是搞糧食加工和進口食品的;現代的起點是小型建築企業;SK的崔氏家族是從區區15台紡織機的紡織廠起步;只有LG不是從民用輕工起家,而是從化工業發展起來的。

四大財閥的公司資料都把創立年代追溯到四五十年代,其實真正開始規模化經營都是六十年代朴正熙政權之後的事。朴正熙政權及其後的幾代軍政府,把經濟發展定位於出口導向的外向型經濟,和同時代的日本大同小異,這也無可厚非。

韓國,快被自己人玩死了!

問題出在高漲的反日情緒導致殖民時代的企業積累和人才積累都被刻意排斥,大量殖民時代在日企供職的經營人才、技術人員出走,這才有了起點很低的“chaebol”們出頭。“豎子成名”的時代,導致了韓國財閥的暴發戶習氣濃厚。

以三星為例,初代掌門李秉哲年輕時代是個無所事事的小紈絝,赴日留學僅僅讀到二年級就打道回府。回國創業也頗為慘淡,一度退出企業經營。直到朝鮮戰爭結束後,他的三星商會成為政府重點扶植的對象,逐步從進口貿易商走向了實業,取得了巨大成功。

1970年代的三星電子,還是生產廉價電器“地攤貨”的商家,1980年代又獲政府支持引入美國技術,進入半導體產業,才闖出了一片天地。儘管三星集團的公司史對其創始人頗多溢美,但是除了“重視人才”之外,也罕有乾貨。三星的發達與其說是經營者的貢獻,不如說是大量政府扶持堆徹而成。

李秉哲去世後,家族更是醜聞不斷。長子李孟熙與次子李健熙的遺產之爭曠日持久,繼承三星集團的李健熙不得不向公眾道歉。李健熙本人在1996年和2008年分別受到刑事指控,並被定罪。

其長女李富真的離婚案轟動一時,今年三月還被韓媒曝出疑濫用麻醉藥,目前警方正在調查中。幼女李尹馨於2005年在紐約自殺身亡,據稱是與男友婚事遭父母反對所致。李健熙的三位女兒中只有次女李敘顯的生活比較平靜。

韓國,快被自己人玩死了!▲左:李敘顯中:李健熙右:李富真

2018年李健熙本來要面臨第三次被起訴,檢方因其“健康不佳”放棄。他的獨子、接任三星掌門的李在鎔,因行賄罪被判處有期徒刑2年零6個月,緩刑4年——完全沿着乃父軌跡。

在惹官司方面繼承傳統的李在熔,在經營方面並未體現出有什麼長處。早年他負責三星的互聯網業務,以失敗告終,外界對其能力頗多質疑。

三星帝國的李氏家族與“人才輩出”無緣,卻是醜聞不斷。問題是,能力平平、閱歷不足的“王子”、“公主”們都在企業擔任高級職位,本不該與企業扯上關係的私生活醜聞,也就成了企業的“風景”。

韓國,快被自己人玩死了!▲李在鎔(右一)

這種“好官我自為之”的陳舊家族企業觀念不斷困擾着“ chaebol ”們。與低調的歐洲企業豪門相比,“chaebol”們還處於迷戀聚光燈的“初級階段”。

三星作為韓國經濟界的棟樑如此,韓國大小財閥家族的嘴臉也可以想象了。韓進集團的趙氏家族以“怪獸家族”聞名於世,韓進是由卡車司機出身的趙重熏創立於1945年,海陸空三棲的國際物流巨頭,韓國十大財閥。

從趙重熏去世後韓進醜聞不斷,四子奪產,二代掌門趙亮鎬挪用公款、涉嫌欺詐、逃稅等一系列罪行,趙亮鎬的妻子、兩個女兒都有凌虐員工的光榮事迹。

韓國,快被自己人玩死了!

其子、三代掌門趙源泰則以交通事件聞名,1999年肇事逃逸,2000年撞警察,2005年因行車糾紛向77歲老人動粗。一門“忠烈”集中體現了爆發戶的驕橫與自私。

這樣“怪獸家族”的企業,能好到哪裡去?韓進集團的海運部門陷入財務危機,大韓航空則安全紀錄不佳,危機四伏。比起榮華百年的馬士基-穆勒家族,真是天壤之別。

很難想象,這樣德藝雙“馨”的“chaebol”,離開了政府扶持的壟斷地位還能存續下去。金玉其外、敗絮其內的財閥企業大行其道,表徵了韓國經濟的外強中乾。

政客火上澆油

韓國“chaebol”體制沉痾難愈,但是近年的經濟不振更直接地源於執政者的政策導向。

在軍政府時代風生水起的財閥體制,已經很難適應今天韓國的政治經濟發展狀況,可是1990年代民主化以後,問題非但沒有緩解,反而愈演愈烈。民眾對社會狀況的不滿情緒,並沒有被導向政治經濟體制改革的良性發展,而是成為政客操弄民粹的基礎。

首當其衝的就是日韓關係。軍政府時代雖然在文化和政治上對日韓歷史問題也有利用民意的操作,但是經濟發展方面積極推動兩國合作更佔上風——三星早年就是為三洋等日企代工進入電子產品領域。

而1990年代“民主化”以後,靠挑動反日情緒凝聚支持已經成為選舉撈票、轉移國內矛盾的重要手段。這次韓日貿易摩擦就是韓國政客搞民粹政治的嚴重後果。

▲韓國主播手撕赴日本機票,點擊看詳情

前總統朴槿惠與日本達成的《慰安婦問題協議》,是解決兩國歷史問題的成果,協議規定的“最終和不可逆”解脫了雙方的歷史枷鎖。如果後任的韓國政府能夠保持政策連續性,在對日關係上保持建設性的態勢,無疑會對韓國的經濟發展有很大的幫助。

韓國,快被自己人玩死了!

但是,文在寅以民粹煽動起家,對協議提出了質疑,迎合了極端民族主義的勢力。可是,他上台執政後的經濟政策可謂搬起民粹主義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所謂親勞工的政策是最低時薪上調,但是速度過快(在五年任期內把最低工資上調54%)造成工資費用增加,降低了企業的僱傭意願。而以打擊財閥為目的,上調法人稅最高稅率(從22%上調到了25%)導致企業投資不振。

再加上政治上大搞清算,搞得產業界人心惶惶。非但沒有起到增強經濟活力、壓縮財閥經濟影響力的作用,還造成了經濟不振的局面。

面對經濟不振導致支持率持續大幅滑坡,文在寅再次利用反日情緒的故伎。可是,這一次真的踢到“鐵板”了。

韓日歷史問題爭議中,日本的表現一向比較克制,幾乎沒有採取過任何反制措施。雙方口水戰一通,最多是美國出面協調也就結束了。但是,這一次日本很難讓步。

文在寅任期內,青瓦台不僅推翻了“最終、不可逆”的《慰安婦協議》,韓國法院三次對日企為二戰期間“強征勞工”做出賠償,已經嚴重影響到日企在韓的經營。這一系列判決,動搖了兩國外交基礎的《1965年日韓請求權協定》。

韓國,快被自己人玩死了!

如果日方默許韓國政府以所謂道義理由一而再推翻外交協議,那麼日韓關係將會進入無約可循的混亂局面。因此,日方的貿易反制出乎意料,卻也情理之中。退一步說,倘若任由韓國隨意操弄反日情緒,日企也只能退出韓國市場。

文在寅希望以歷史問題爭議激起韓國“舉國一致”的支持,可是高度依賴對外貿易的韓國經濟能夠承受得住嗎?這次韓國外長的緊急訪美可以看出一些端倪。從日方角度看,企業界對安倍政府管制舉措是高度支持,也是有備而來。

值得注意的是,韓國的經濟民粹主義並非只針對日本,就在今年華為減少對韓國企業的採購後以及5G建設問題,也被韓國“愛國民眾”大規模反對、抵制。而在歷史上,韓國的經濟民粹主義針對中國製造也屬頻發。

此外,抵制美國進口牛肉也曾如火如荼。民粹主義的乾柴烈火一旦點燃,燒到哪裡就不是任何人能控制的。文在寅政府的玩火,只會讓韓國經濟進一步陷入危機,甚至威脅全球經濟。

韓國經濟既有“chaebol”的病根,又有經濟民粹主義的流行病爆發,“金絲雀”的哀鳴盤旋在天空。

【紫竹張先生https://z-z-z.vip/】評論


PAYPAL捐款給紫竹張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