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竹张先生官方网站
全面支持中文繁简转换
更好的客户体验服务全球华人!

不转换 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大陆简体 港澳繁體 澳門繁體 马新简体 马来西亚简体 台灣正體
首页 / 正文

隐忍22年后的为母复仇,今日得以了断。

随心杂谈 2019年7月19日 紫竹张先生 418
01

这是一个血亲复仇的故事

那些发生于童年时期的疾病是最严重、也是最难治愈的。

——(奥地利)西格蒙德·弗洛伊德

时间必须回到1996年。这一年,张扣扣年仅13岁。汪秀萍,张扣扣的母亲,被王正军用木棒打死。母亲被打后,倒在了张扣扣的怀里。张扣扣眼睁睁的看着母亲在自己的怀里断气、死去。

在会见张扣扣的时候,张扣扣告诉我,有三个场景深深印刻在他的脑海,令他终身难忘、时常浮现:一是王正军打他妈妈的那一棒;二是妈妈在他怀里断气的时候,鼻子、口里都是血,鲜血在喉咙里面“咕咕咕咕”地作响;三是妈妈的尸体在马路上被公开解剖,现场几百人围观。张扣扣亲眼看到妈妈的头皮被人割开,头骨被人锯开。

隐忍22年后的为母复仇,今日得以了断。

这样惨绝人寰的血腥场面,对于一个年仅十三岁的儿童来说,简直是毁灭性的,也是常人无法想象的。童年时期经受过这样巨大创伤的人,长大后是几乎不可能成为一个健全的正常人的。

张扣扣本人曾供述“眼睛一闭,当年的场景就浮现了上来……经常梦见母亲去世的样子”。

这样的心理创伤和精神痛苦所激发的仇恨能量是常人难以想象的。张扣扣在口供中详细描述了他的心理经过:“王三娃用木棒将我母亲一棒打死,我也在现场,当时我年龄还小,只有13岁,我就想拿着刀将王三娃弄死,最后被我爸爸拉住了,当时我看到我妈鼻子口里都是血,心里非常痛苦,我就发誓一定要给我妈报仇,我还大声说:‘我不报仇,我就是狗日的。’从那之后一直到现在,我心里一直憋着这股仇恨。”

张扣扣被仇恨的欲望所裹挟,被复仇的情绪所支配。而这仇恨的种子,却是别人播下的。张扣扣本人也是受害者,也是牺牲品。现在以一种正常人的标准、用一种局外人的理性去要求张扣扣,去审判张扣扣,是在当年悲剧的基础上对张扣扣的又一次不公。

02

张扣扣没有更好的仇恨排遣通道

如果这些年王自新一家愿意给我们赔礼道歉,我也不会发生今天杀人的悲剧。

——张扣扣

隐忍22年后的为母复仇,今日得以了断。

23年前的那场审判,无法给予张扣扣足够的正义感受。张扣扣自己供述说:“王三娃被判处有期徒刑7年,表面上是受到制裁判决了,但实际上是轻判了。”实际上,王正军虽然被判处七年有期徒刑,但仅仅服刑四年就被释放。在此次事发前七八天,张扣扣还对他父亲说:“王自新家将我妈杀了,既没有偿命,又没有偿钱,我要收拾他们。”

王正军虽然受到了一定的法律制裁,但案结事未了,张扣扣的心灵创伤并没有被抚平,张扣扣的复仇欲望也没有被排遣。更重要的是,王家从未向张扣扣家道歉、认过错,寻求过谅解。

张扣扣在公安机关供述说:“在过去的22年中,王自新一家人始终没有给我们家道歉沟通过,也没有经济赔偿,这22年的仇恨在我的心里越来越严重,我就想把王自新他们一家人杀死给妈报仇,为了报仇我连媳妇和娃都没有要,我心里想的就是为了报仇,如果这些年王自新一家愿意给我们赔礼道歉,我也不会发生今天杀人的悲剧。”可以说,是王家自己首先存在重大过错,自己亲手埋下了复仇的种子。

隐忍22年后的为母复仇,今日得以了断。

张扣扣自幼家境贫寒,初中毕业即踏入社会。学历不高,加上幼年遭此打击,后面的工作和生活并不如意。辗转广东和浙江,但从事的多是保安、车间工人等底层职业。工作辛苦但收入微薄,经济长期拮据,期间还多次被人骗入传销组织。可以说,张扣扣社会融入过程极其不顺利,社会支持系统长期缺位,加剧了他内心的痛苦脆弱和孤立无援。

在张扣扣诉诸暴力反击以前,我们的社会对其复仇欲望根本未予关注,更不用说帮其疏导。张扣扣在母亲死去的当天,曾经仰天长啸,发誓为母报仇,但这样的声音没有被人重视。有利于社会的仇恨排遣通道统统阻塞了,只留下了一条暴力反击的通道。

惨案发生后,我们去苛责张扣扣的残忍和暴力,却全然忘记了在之前整个社会对他的弃之不顾。没有心理疏导,没有帮扶关爱,任由一颗复仇的种子生根发芽。鲁迅先生说过“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张扣扣长大成人后,要么做一个畏畏缩缩、逆来顺受的木偶,要么就注定会走向另外一个极端。

03

张扣扣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即使是邪恶软弱之人,也不可能低于你们心中的至恶。

——(黎巴嫩)纪·哈·纪伯伦

在我会见张扣扣的时候,张扣扣曾经问我:“你觉得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是不是跟你一开始想的不一样?”我笑笑回答:“你的确跟我想象的不一样,你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凶残。但你跟我不是同一类人。”张扣扣说:“我其实很随和的,生活中很少跟别人发生摩擦或者矛盾。”

张扣扣是个什么样的人呢?是那种大奸大恶的人吗?显然不是。邻居兼同学张良刚评价张扣扣“不打牌不抽烟不喝酒,不惹事,也不乱花钱,自尊心很强,对人有礼貌,爱干净的很,家里收拾的利索,衣服都是自己洗”;王家亲戚王汉儒评价“平时不爱出门,喜欢呆在屋里,小伙子还比较有礼貌”;朋友曾秋英评价:“和工友们在一起相处的很好,平时有说有笑,和别人都没有矛盾,扣扣这个人生活很节俭,很少乱花钱,也不到外面乱跑和也不出去玩”;前同事梁江召评价:“他和同事相处都很好,平时和同事也没发生过矛盾,他这个人做事尽职尽责,我们在一起还互相请吃饭,他这个人还是比较大方的,别人请客吃饭,他也会请客……我和扣扣还是集团工作标兵”。可以说,张扣扣本质上并不是坏人。只是生活和命运让他有了不同于常人的选择。

隐忍22年后的为母复仇,今日得以了断。

世界上很多国家都废除了死刑,中国虽然是少数保留死刑的国家,但对死刑犯的态度变得越来越宽容,甚至出现了一大批要求废除死刑的专家。今天看连岳的文章,他说一个在法院工作的朋友,之前是坚决拥护废除死刑的,但到基层挂职工作了几年后,反而变成得拥护死刑了。因为他发现一个现象,当受害者家人觉得凶手不死,正义没有得到伸张时,更容易自行复仇,而自行复仇又容易惩罚过度,引发反复仇,这样一连串的杀戮就开始了。张扣扣杀死王家三父子就是典型的同态过度复仇的案例。

 

那么,有没有一种可能避免张扣扣复仇呢?如果杀人偿命欠债还钱的理念执行得很到位,同态复仇会不会消失呢?

 

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一直推崇的是“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投桃报李”。这符合封建社会的价值观,就连孔圣人也说“以德报德,以直报怨”。这种简单明了的逻辑关系可以把社会和人际关系维持在一定程度的平衡状态。实际上,平衡不但是社会稳定的重要因素,放到其他领域一样适用。比如:自然界中的某个生态圈,它之所以能够稳定存在,就是因为里面各个环节保持在了一个相对平衡的状态,如果一个环节出现问题,就必然会引发一场生态灾难。

当年澳大利亚草原上的狼被大量猎杀,野兔失去天敌后开始过度繁殖。在其数量在激增到一定程度的直接后果是导致草场不堪重负,大面积退化。同时野兔之间也开始出现了大规模的瘟疫。所以,最后不得不又重新把狼先生请回了草原。这样失衡的生态系统才得以重新修复,草原又恢复了生机。

所以说,任何关系一旦失衡,就一定会出问题。由此可以看出咱们的老祖宗早早提出了“杀人偿命,欠债还钱”的理念是多么明智。

隐忍22年后的为母复仇,今日得以了断。

2019年7月17日上午,遵照最高人民法院院长签发的死刑执行命令,张扣扣被执行死刑。

当日中午,潇湘晨报记者联系了张扣扣的父亲张福如。他称,执行死刑前见到了儿子,儿子只说了五个字:「爸爸,没事的」。

轰动全国的世纪复仇大案终落下帷幕,张扣扣及当事双方都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参军报国,这是忠;不忘母仇,这是孝;面对王家妇孺,张某并未滥杀,只杀弑母的三个仇人,不动无辜者丝毫,这是仁;手刃三仇人之后,先到母亲坟前拜祭告慰,这是礼;杀人后并未潜逃,而是吃上一碗最爱的家乡小吃后从容自首,这是信;不婚不子,不拖累别人,这是义;隐忍二十二年,择机而动,这是智;不惧多人以一敌三,这是勇。

在人的身上多数是人性,还有许多非人性,是一个未成形的侏儒,在迷雾中梦游,找寻着自己的清醒。我现在想说说你们身上的人性,因为熟识罪与罚的只有它,不是你们的神性,也不是迷雾中的侏儒。

我常常听你们谈起犯了某个错误的人,好像他不是你们中的一员,而是一个闯入了你们世界的陌生人。然而我要说,即使是神圣正直之人,也不可能超越你们每个人心中的至善,同样,即使是邪恶软弱之人,也不可能低于你们心中的至恶。

若其中一人跌倒,他是为后面的人跌倒,让他们小心避开绊脚的石头。他也是为了前面的人跌倒,他们步伐虽然迅捷稳健,然而却没有移走绊脚石。

【紫竹张先生https://z-z-z.vip/】评论


PAYPAL捐款给紫竹张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