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生孩子咋养老?我连夜去了趟北京西郊的豪华太监墓

◎作者 | 周褶褶、李天真

◎来源| 怪物旅行社(wondertrip_) 已获授权

给各位朋友推荐一个公众号,怪物旅行社。这是智谷君几个朋友做的环球旅行漫画号。

他们总去一些很神奇的地方,看一些很神奇的东西……比如今天这个,北京城里的太监墓。

一群古代北漂的求生欲,

前不久深深地震撼了我。

起因是读到一则老新闻:

事后证明,

这里埋的不是什么大人物,

而是一个:太监墓群。

往深扒了扒,

我这才发现——

公公的墓碑大多是同一款。

北京文物局统计,

北京至少有过570多座

葬有公公们「萬古流芳」梦想的墓穴:

现在呢?大北京拆的拆,填的填,

貌似就剩了这一个:

被某种魔性吸引,

我来到了这个西五环的太监墓……

惊喜吗?一个游客都冇,

简直是大型鬼吹灯现场。

墓穴一侧还有个太监博物馆,

公开的资料相当大胆了…

当然也少不了我们今天的主角:

公公最爱的同款墓碑。

对普通中国百姓来说,

「萬古流芳」是一个流行的墓志铭模版。

极少数伟人能真正流芳;

多数人生个孩子,也能凑个流芳;

但对公公,这个墓志铭总显得有些尴尬…

太监怎么「萬古流芳」呢?

更何况,按清宫宇宙里演的,

他们应该更接近「遗臭万年」…

但是——

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公公们踏上了追求流芳的不归路!

基于千百年的实践活动,

他们居然摸索出了一整套解决方案:

首先要解决的,

是自己痛失小丁丁的问题:

公公们相信:

只有海绵体随身入葬,

来世才能「六根齐全」。

但这又是他们最纠结的事:

外面的世界,真是无情啊……

说到底,他们不就和我一样,

是一帮为了谋生、背井离乡、

来到紫禁城务工的……

好在公公们不抛弃、不放弃,

当现实和梦想冷暖对撞时,

他们找到了全新的对策——

这方面大太监魏忠贤很牛,

五虎、五彪、十孩儿、四十孙…

满朝文武,一小半都管他叫爹。

更牛的是东汉太监曹腾,

他的干儿子生了个干孙子:

可惜,喜当爹的大太监凤毛麟角;

为数众多的基层小太监,

别说认儿子,连认祖归宗都不行…

如果一辈子默默领那点死工资,

出宫后,很可能只能暴尸街头了…

面对险境,公公们使出了绝招——

在寺庙里,公公们抱团取暖,

时间长了,寺院就成了公公的养老院。

这里形成了一种独特的养老机制:

这个养老院是这么运作的:

在明清两代,北京新建2344座寺庙,

其中有330座是公公建的「养老院」:

来源:顾乐晓 北京佛教古寺庙生态调查

原来这些首都五环内外,

我周末和小伙伴玩耍的寺庙——

一群底层人「萬古流芳」的心愿,

最终撼动了大北京!

无声无息间,

公公已经祭出了超级大杀器:

你可能想不到,

今天北京这些地名,

皆因公公而起:

没错,中关村原名「中官坟」

所谓「中官」,指的就是太监…

请脑补一下中关村的全景图:

说不定此时此刻,

你我的脚下,就踩着一个公公的梦想。

当年公公「萬古留芳」的能量场,

比海淀家长抢购学区房的势头更大。

如今有钱人扎堆的万柳一带,

时光倒流七十年,

全是公公任性买下的680亩河山:

从底层人到香火延绵,

太监也算非常励志的职业了。

难怪宦官得势的年代,

这么多成绩不好的穷孩子

会在绝望之余,振臂一搏!

然鹅……

公公们「萬古流芳」的理想,

随着大清的衰落,

永远地咔嚓了。

中国最后一批太监,

在1932年走出宫门。

随着中国最后一位太监离世,

曾经轰轰烈烈的「萬古流芳」,

越来越气弱游丝。

有时间去田义墓看看,

这里住着一群明清北漂,

曾经很努力地活过。

这也许是他们在世界上,

最后的痕迹。

主要参考资料:

1. 《田义墓北京宦官历史陈列馆》,庞献辉 等,内部资料

2. 《末代太监孙耀庭传》,贾英华,人民文学出版社

3. 《北京佛教古寺庙生态调查》,顾乐晓,中国美术学院

4. 《览赏田义墓墓园景观纪》,我是寺庙客,新浪博客

5. 《北京海淀一施工地挖出明代太监墓群》,王贺健,法制晚报,2011-11

感谢关注智谷趋势(微信ID:zgtrend)。很多读者还没养成阅读后点赞的习惯,如果觉得智谷做得不错,记得点个赞表示鼓励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