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竹张先生官方网站
全面支持中文繁简转换
更好的客户体验服务全球华人!

不转换 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大陆简体 港澳繁體 澳門繁體 马新简体 马来西亚简体 台灣正體
首页 / 正文

《烈火英雄》:15小时,2000战士,换回命悬一线的800万生命

随心杂谈 2019年8月7日 紫竹张先生 328

 

看完《烈火英雄》的那天下午,我关掉了工作微信,撇开一切外界的打扰,打开《烈火英雄》的原著《最深的水是泪水》这本书。

 

我原本想一口气读完这本书。但实在是读不下去,因为读着读着,眼泪就忍不住模糊了视线。

 

书里的记录,字字质朴,却字字都带着血和泪。

 

15小时,2000战士,换回命悬一线的800万生命

 

只看过电影的人都说,电影太夸张太煽情。

 

却哪里知道,电影里的故事,全部来自于真实。而真实中的场面,更比电影惨烈千百倍。

 

坦白说,这个电影太过主旋律,导演技术也没有多高超。

 

但我依然感谢它,因为是它让我知道了这个真实的故事,让我在那个下午充满感动,让我有机会走近这本书。

 

尽管语言很苍白,但我仍然有一些野心。

 

我希望能通过我的努力,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个故事。多一个人便是赚到。

 

我希望大家,不要因为主旋律而错过这个故事。

 

因为火灾从来都不主旋律,它就在我们每个人身边。

 

在过去的15年中,中国平均每年发生火灾23万起,平均每天633起。

 

而这背后,是中国37万消防员在以命相搏。

 

我只希望今天,大家能够静下心来,聆听一下这个故事。

 

 

01

 2010年7月16日,下午,大连新港码头。

 

一艘30万吨外籍邮轮停在海面上,正通过输油管道,向码头输送原油。

 

另一边注入管道的,还有“脱硫化氢剂”。

 

只是,原油已经停止输送,“脱硫化氢剂”却还在源源不断地注入管道,然后迅速在管道内富集,爆炸。

 

15小时,2000战士,换回命悬一线的800万生命

 

18点12分,大孤山消防中队接到火警电话。

 

正准备参加战友儿子百日宴的刘磊,火速和战友赶往火场,18点19分到达。

 

他们第一眼看到的,并不是火光,也不是浓烟。而是公路上迅速往外逃跑的工人和老百姓。驾着农用三轮的、骑摩托的、徒步奔跑的…

 

那景象,仿佛末日来了。

 

刘磊和消防队开着消防车,逆着人群往火场冲去。

 

“一座冲天而起的蘑菇云,正在从顶端向四周扩散,底部是刺眼的白光…”仿佛是原子弹爆炸现场。

 

103号罐旁边,20多米高的原油柱冲天而起,化成一条火的瀑布落在地下。然后变成流淌火,在地面上、下水道里,四处逃窜。

15小时,2000战士,换回命悬一线的800万生命

 

有14年军龄,出入火场上千次的刘磊,见过了多少大场面,却从没见过这样的。

 

但其实,此刻的真实情形,远远比我们看见的要严峻得多。

 

大连新港码头,是中国最重要的原油对外出口基地。从大庆开采出来的原油,在这里储藏装船,运往国内和世界各地。

 

整个大连新港,有3座5万立方米原油罐,59座10万立方米原油罐。

 

这些油罐高22米,直径80米,比足球场还要大。一旦引爆,几百万立方米原油倾泻而出,污染中日韩三国海面,后果不堪设想。

 

15小时,2000战士,换回命悬一线的800万生命

 

更严重的是,在原油罐周围,是高危化学罐群。里边装的都是甲苯、二甲苯、氰化物等剧毒物质。

 

这些化学物质,燃点低、遇火就要爆炸,爆炸后瞬间化为气体。而这些含有剧毒的气体,将直接威胁大连市800万市民,甚至更多人的安全。

 

再具体一点,油罐和化学罐的爆炸当量在200万吨TNT左右。

 

这是什么概念呢?我们熟知的“小男孩”原子弹的爆炸当量,大概是1.5万吨TNT。

 

15小时,2000战士,换回命悬一线的800万生命

小男孩爆炸现场

 

也就是说,一旦发生爆炸,其破坏力相当于133颗原子弹。

 

救援形势,迫在眉睫。

 

事关800万人的生死,这是一场不可能,但却必须打胜的仗。

 

 

02

 

这样的大火,靠刘磊他们一个二十多人的小队,必然拦不住。

 

这场火情,被十万火急地层层往上反馈。

 

先是到市里,同样是18点12分,大连市公安消防支队长丛树印,也接到了火情。

 

他立刻命令,启动重大灾害事故应急处置预案。

 

全大连市执勤中队1000多人,带着所有消防车辆赶赴现场。

 

15小时,2000战士,换回命悬一线的800万生命

图片来自网络,供参考

 

并在接到火情的10分钟内,丛树印向省里请求增援。

 

接到电话时,辽宁省公安消防总队总队长王路之,正陪领导到锦州检查工作。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的他,走出门去接电话。

 

前面刚有人给他打电话讲完火场情况,市支队长丛树印的电话就过来了。

 

丛树印在电话里,嘶哑着嗓子对他喊:油罐爆裂,需要增援!水!泡沫!战斗人员!

 

他挂上电话,步履沉重地往屋里走。

 

他知道,自己即将面临一场无比残酷的战斗。既要扑灭这场大火,还要保护好辽宁省2000多名消防官兵的生命。

 

然而此刻,这其中任何一个,他都无法做出保证。

 

等他回到屋里,正好辽宁省公安厅厅长李文喜也挂断电话,说:油罐大火,马上走!

 

他们一边往火场赶,一边调集全省消防力量赶往大连。

 

一路上,李文喜不断催促司机,快点,再快点。司机把车飚的都飘了起来。到大连后,全身是汗,整个人都虚脱了。似乎刚从鬼门关走了一遭。

 

他们还没赶到大孤山,王路之就接到丛树印的电话,说:王总,火太大,顶不住了。

 

他们1000多人,已经在看不到边的大火中,鏖战了4个小时。

 

15小时,2000战士,换回命悬一线的800万生命

刘乐国、王路之

 

王路之下令,所有增援消防车辆,全速前进!

 

稍有常识的人就知道,这是一个绝不能下的命令。因为每辆车都载重5吨、10吨、20吨,一旦全速,一个不小心就会车毁人亡。

 

但此刻,他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

 

赶不到,所有人都得死。

 

 

03

 

从辽宁各个城市前往大连的高速公路上,一排排消防车呼啸而过。

 

前方十万火急,领导让他们每20分钟,汇报一下自己的位置。大家都打起十二分的精神,豁出性命在以最快的速度前进。

 

其实,不少人心里都在想,什么样的大火,竟然用得上全省的消防力量。等我们到那儿,早已经是好几个小时以后,火恐怕早就消灭了。

 

但即便不知道这火究竟有多大,听到请求全省增援的消息,很多人也意识到,这场火并不简单,他们心里火急火燎要奔赴前线。

 

15小时,2000战士,换回命悬一线的800万生命

图片来自网络,供参考

 

一位消防员下午刚刚做完尿道结石和肾结石手术,左肾里还有积水。得到消息,他一把拔掉输液针头,拦了一辆出租车就前往火场。只不过,他总是趁着给消防车加水的间隙,就着凉水,吃下止痛药。

 

一位消防员恰巧接到家中急电,父亲的白血病极度恶化,生命垂危。他原本打算这天晚上乘车回家,也许能见父亲最后一面。但最后一刻,他放弃了探望父亲,毅然决然前往火场。

 

一位消防员正和妻子上街买东西,筹备婚礼…回家拿了充电器就走;

 

一位消防正在医院陪妻子临产,得知消息后,立刻丢下妻子,带着愧疚奔赴前线;

 

还有一位消防员,大火燃烧的时候,他和他的妻子、他的岳父,一家三口全部赶往了火场救援…

 

这场大火里,有许许多多这样的故事。

 

没有人知道这场大火有多严重,但所有人都隐隐觉得,一旦不能及时救援,便一定是一场灾难。

 

于是,所有人都着急忙慌地赶往火场。

 

15小时,2000战士,换回命悬一线的800万生命

 

凌晨0点23分,首支增援部队营口消防支队到达现场;

 

凌晨1点左右,大石桥消防支队增援现场;

 

凌晨2点左右,沈阳消防支队增援现场

 

……

 

直到第二天上午11点30分,距离最远的朝阳消防支队,开着二三十吨重的消防车,连夜赶了600公里的路,最后一个抵达现场。

 

 

04

 

 

至此,最早到达的刘磊负责的大孤山消防中队,已经在火场的106号罐旁边,坚守了十多个小时。

 

这场大火,到底有多凶险呢?

 

一面是火实在是太大了,高处有火在疯狂流下,满地的火在流淌,下水道里有火在流淌,方圆几十里都是大火在燃烧,井盖和屋顶的铁皮被崩的满天飞。

 

15小时,2000战士,换回命悬一线的800万生命

 

你脚下不小心,可能就会掉进满是大火和上千度高温油的下水道里;头顶不小心,可能就会被天上掉下的“馅饼”砸到。

 

大连市动员社会力量进入了火场,一位翻斗车司机装卸沙土前来灭火,但火太大了,他们不敢往前开。一位消防官兵跳到汽车踏板上,说:有我活着就有你活着。听我的命令,倒车。

 

一面是浓烟,一个消防员在车顶把水带,已经被熏得昏了过去。战友把他送进医院进行高压氧舱治疗。直到苏醒,整整8个小时,他的双手一直保持着把水带的姿势,掰都掰不开。

 

15小时,2000战士,换回命悬一线的800万生命

 

这个消防员,才入队3个月。不止是他,整个大孤山消防中队,成立还不到一年。除了队长刘磊和指导员是现役军人,其余20人全部都是合同制消防员。

 

但让人们意外的是,没有一人退缩,没有一个逃兵。

 

原野采访时问他们,只是一个合同制消防员,为什么你们会舍生忘死?

 

他们说:刘磊冲在最前面,我们心里有底。

 

15小时,2000战士,换回命悬一线的800万生命

刘磊组织灭火

 

的确,从进火场开始,刘磊一直都冲在最前面。他心里只有两个念头:老子今天就要死在这儿了,35年没白活;逼不住火,人跟106号罐一起完蛋。

 

其实何止是刘磊,所有的消防员,不管多大的官,似乎都有一个念头:死在火场,比病死要来得光荣伟大。

 

作为辽宁省的消防总队长,王路之出入火场18年,见过3万平米的起火现场,见过近百具烧焦的尸体,但唯独没见过这么大的火。

 

这次起火的面积达到了6万多平方米,方圆几十公里红彤彤一片。

 

如果人间有地狱,一定是眼前的样子。

 

15小时,2000战士,换回命悬一线的800万生命

 

但王路之一到火场,就赶往熊熊燃烧着的103号罐旁,烈焰灼烧着,就像针扎在他的脸上,烧化了的路面,流淌的黑油,淹没了他的战斗靴。

 

他和其他5位师职干部,分别走进阵地的最前线,开始指挥。

 

他们要让战士们看到,人在阵地在,他们不怕死。

 

 

05

 

辽宁省2000多名消防官兵正在现场冲锋,他们在和这场大火拼命,誓与阵地共存亡。

 

但这个世界上很多事情,并不是一个“勇”字就可以,还要讲究战略战术。

 

一开始了解到火情后,他们就制定了16字方案:关阀断料,先控后灭,死守重点,筑坝垒沿。

 

这里面每一个字都很重要,可几乎每一个字,都需要拼着命去完成。

 

桑武带着两名队员,承担起了最重要的关阀的职责。

 

其实桑武,就是电影《烈火英雄》里,黄晓明饰演的江立伟的原型。

 

15小时,2000战士,换回命悬一线的800万生命

 

关阀这个工作究竟有多重要呢?

 

如果不关阀门,原油就会四处流窜,而且越流越多。所到之处皆是大火,而且可能引起连环爆炸。这场大火可能就真的控制不住了。

 

原本这个阀门电动关闭只需要几分钟,可此刻火场配电室被烧毁,只能手动关闭。

 

企业的人说,手动十几二十分钟就能完事。

 

即便是十几二十分钟,也已经足够艰巨。因为一旦进去了,没有人还知道能不能出来。

 

但是没有办法,这件事必须要有人来做。桑武带领两名队员冲进了火场。

 

15小时,2000战士,换回命悬一线的800万生命

 

周围浓烟呛人,烈焰炙烤,随时都可能会发生爆炸。这些都在意料之中,但让他意外的是,那个阀门螺丝,足足有一米多高,转80圈才能前进一扣。

 

要拧上多少圈呢?不是电影里说的8000圈,而是80000圈!

 

15小时,2000战士,换回命悬一线的800万生命

 

如此恶劣的环境,他和队友的体力已经到了极限。但是还能怎么办呢?

 

空气呼吸器太重,拿下了;

 

戴手套打滑,脱了;

 

手磨出了皮,起了泡,立刻被烫平;

 

实在顶不住了,就对着水带喝点苦水润润嗓子…

 

他们足足关了4个小时,转了8万多转,才关上两个主要的阀门。

 

后来供电车到来,才关上了其他阀门。

 

这场大火和浓烟中的关阀门大战,从晚上8点,一直持续到第二天凌晨4点半,长达8个小时。

 

好在,桑武和他的战友命大,他们完美地完成了这场任务,而且安全地回来了。

 

但这不过完成了16字方案的四分之一。

 

其他四分之三,和这些一样重要,也一样艰难。

 

因为任何一个环节出了差错,现场所有人的工作就白做。而且还可能送了现场所有人,乃至整个大连市800万人的性命。

 

15小时,2000战士,换回命悬一线的800万生命

 

把这样艰难的工作乘以4,大家想一想,这是怎样一种艰难啊。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又有谁能不拼命呢?

 

好几吨的水和泡沫,分分钟就打完,然后立刻被大火吞噬。

 

没有泡沫了,就从临近的天津、河北、吉林、黑龙江调;

 

淡水用完了,就去抽海水;

 

那套价值3000万的远程供水系统,他们本以为这辈子都用不到。因为一旦用到,必然是灭顶之灾。

 

拼着命,在无数次火的流淌,许多次小爆炸和6次大爆炸后,他们总算控制住了这场大火。

 

7月17日早上8点,大火燃烧14个小时后,他们向着这场大火发起了总攻。

 

这一次,要一举歼灭。

 

 

指挥部一声令下,300余辆消防车、2000多名消防官兵,一次性把7000多吨水、300多吨泡沫,在一个小时内,全部喷入了那场大火。

 

7月17日9点,现场明火终于全部扑灭。

 

这场激烈的战斗持续了15个小时。

 

这场灾难终于结束了,一切似乎都安全了。慌张外逃的大连民众,终于可以过上以往平静的生活。

 

 

06

 

一场人类历史上史无前例的灭火大战,以胜利告终。

 

消防员们带着满身疲惫和一丝喜悦,许多人开始向家里报平安。

 

 

这本该是一个值得高兴的时刻,可所有人却都没能高兴起来。

 

因为大火熄灭的第四天,一个噩耗传来——张良牺牲了。

 

张良就是《烈火英雄》里,欧豪饰演的徐小斌的原型。

 

15小时,2000战士,换回命悬一线的800万生命

 

其实大火扑灭后,很多战士并没有回家。他们很多人留在原地,消灭残火,冷却降温。

 

有战士一直在这里坚持了4天4夜,张良就是其中之一。

 

他负责的就是那套价值3000万的供水系统的入口,要每一个小时清理一次浮挺泵口的垃圾和水草,每次需要半个小时。以防堵塞水泵,水抽不上去。

 

在连续几天的灭火和冷却中,张良和战友韩晓雄一直守护在浮挺泵旁边。4天里,他们通过远程供水系统,向火场供给了4万多吨水。

 

 

但7月20日早上,风浪突起,海面上的风力达到了八九级。张良和韩晓雄一下子被风浪卷走。

 

听到呼声后,一个战友迅游过去救援。但在海面的大风大浪,和10几厘米厚的油污里,他只救回来了韩晓雄。

 

他碰到了张良的手,但是太滑了,他没能拉住。

 

15小时,2000战士,换回命悬一线的800万生命

 

他满面泪水,对着海面大声呼喊张良的名字,但都没用…

 

张良永远地牺牲了,年仅25岁,他曾参加救援900次。

 

听到消息的辽宁省消防总队队长王路之,迅速驱车赶到海边,看着张良的遗体,泪水模糊了他的双眼。

 

他上一次哭,是战斗圆满结束后的18号早上九点,那天他重回火场,看着战士们用生命战斗过的那片焦土,他泪洒当场。

 

看完火场去吃饭时,他甚至独自找了个空包厢,靠着墙壁痛哭了20分钟。

 

15小时,2000战士,换回命悬一线的800万生命

 

但此刻看着张良的遗体,他只能默默流泪。

 

后来妻子到机场去接他时,他一下握住了妻子的手。妻子不知道为什么,丈夫怎么突然这么奇怪。

 

可当到达宾馆时,他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把妻子紧紧搂在怀里,热泪纵横。

 

那时他这几天里,第三次流泪。

 

妻子这才意识到,这场大火就是一场生离死别啊。她也才终于知道,身为总指挥的丈夫,在别人眼里是将军,可是他却背负着如此大的压力和责任,无人能说。

 

她和丈夫紧紧地抱在一起,痛哭了起来。

 

 

07

 

去参与救援这场大火的官兵,大多二十几岁的年纪,去的时候个个生龙活虎。

 

但这场大火虽然过去了,上过这个火场的他们,却没有人能真的过去。

 

15小时,2000战士,换回命悬一线的800万生命

 

两周后,才终于回家的刘磊,瘦了整整一圈,腿上的伤口,长出了红肉芽。

 

一周后,他的身上开始脱第二层皮。

 

看到因为心疼他忍不住哭泣的妻子,他只说了一句:哭啥哭?大连好好的,开发区好好的,我们值,哭啥?

 

一位叫李永峰的战士,从火场回去后,整个人都脱相了,女儿认不出他,哭着扑进他的怀里。

 

他和妻子约定,谁也不要提7.16。

 

但那段时间,他在家里常常突然站起来,说:“我带72名弟兄进去,带72名弟兄活着出来了。

 

然后坐下,沉思,接着又说同样的话。

 

一家三口都在火场的郭伟,从不和别人讲那次战斗。但他常常把自己锁在屋子里,打开电脑,看着火场的图像默默流泪。谁也不知道,他到底流了多少泪。

 

15小时,2000战士,换回命悬一线的800万生命

郭伟在火场救火

 

一位叫王国开的战士,从火场回去后,特地请了一天假回家。

 

他一进门,就把74岁的老父亲和77岁的老母亲扶到沙发上坐下,然后跪在地上“咣咣咣”各磕了3个响头。

 

父母问咋了,他抑制了许久的眼泪,一瞬间夺眶而出。却只是淡淡地说:“头几天出火场,挺危险。

 

母亲摸着儿子受伤的胳膊,说:“咱们不要功,平平安安就好。

 

不知道说什么的他,把父母按在沙发上,“咣咣咣”又磕了几个头,说了句队里有事,转身离去。

 

磕头,是他这次请假回家唯一要做的事。他想着,以后遇到大火,一旦牺牲了,心里就没有遗憾了。

 

而张良牺牲后,食堂里,张良平时坐的地方,仍然摆放着他的碗筷。战士们约定,永远不做两道菜:糖醋鱼和鱼香肉丝。因为,曾经学过厨师的张良,经常给他们做这两道菜。

 

在支队的一次演讲比赛里,张良曾讲过这么一段话:

 

这个世界,有许多东西可以轮回,唯独生命例外。当我把生命交给使命,把忠诚交给滨城,用短暂的青春画上生命句号的时候,就赢得了一个军人的至高荣誉。

这段话却成了他生命永远的注脚,也成了他最后的墓志铭。

 

 

尾声

 

《最深的水是泪水》这本书的作者叫原野,他是一个记者。

为了写这本书,连续四个多月,他每天早上都五六点起床,乘车奔赴各个城市,和人谈论那场大火。

 

他采访了188位消防官兵,听每个人讲述那场大火,讲述那场大火中的苦痛、绝望和挣扎。

火、水枪、阵地。无关爱恨情仇,消防员最质朴的讲述,却让他这个52岁的蒙古汉子,眼泪无数次打湿了采访本。

采访结束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他晚上睡觉,常常做噩梦,他梦到:

火像浪头一样朝他打过来,他转身就跑,后面却是更大的火,房屋跟着倒塌。他忍不住大哭起来…

 

15小时,2000战士,换回命悬一线的800万生命

 

每次在这样的梦中醒来,枕头都湿了一大片,他真的哭了。

 

他不断地被折磨着:

 

写,是折磨,因为回忆起来,实在是太痛苦了;

 

不写,也是折磨,这件事时刻压在他的心口上。甚至看到有火灾发生时,他会忍不住崩溃大哭。他觉得对不起那些消防官兵。

 

因为,作为那场火灾的亲历者,他们的痛苦更胜他千百倍。

 

只是,他们用血肉之躯,阻止的那场关乎整个中国,甚至中日韩三国的末日性的灾难,却少有人知晓。

 

最终,他终于用文字,为他们筑起了一座血泪文字纪念碑。

于是,有了《烈火英雄》这部电影。

15小时,2000战士,换回命悬一线的800万生命

 

我是在工作日的下午两点,看的这部电影。整个影厅,只零零散散地坐了几个人。

 

最后一排只有我和一个三十五六的大哥。大哥啤酒肚,穿了一件白体恤,已经有些秃顶。

 

电影结束后,灯光亮起的一刹那,我看到大哥在哭。不是那种感动的哭,而是把脸埋在手里,无声的痛哭。

 

我特别想上前去,打听下他曾经是不是一位消防员,他是否也曾有如此惊心动魄的经历。

 

但最后,我还是选择不去打搅他。

 

也许,他只是想起某次任务,某个战友,亦或是火场里他救下的某个人。

 

也许,那次任务有些惊险,甚至出现了伤亡。

 

可那,仅仅是他消防员生涯中,普通的一天。

 

也是中国数十万消防员,普通的一天。

 

我们能做的,只有默默注视着他们逆行时的背影,并深深地祝福。

文:好先生谈

【紫竹张先生https://z-z-z.vip/】评论


PAYPAL捐款给紫竹张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