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竹张先生官方网站
全面支持中文繁简转换
更好的客户体验服务全球华人!

不转换 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大陆简体 港澳繁體 澳門繁體 马新简体 马来西亚简体 台灣正體
首页 / 正文

一代鞋王富贵鸟从此不再富贵,“中国真皮鞋王”港股上市老牌鞋企—富贵鸟迎来“至暗时刻”

随心杂谈 2019年8月13日 紫竹张先生 243
8月12日,公司披露的最新消息显示,公司股份的最后上市日期将为2019年8月23日,而股份上市地位将于2019年8月26日上午九时起取消。
 
此前,富贵年停牌近3年。期间,富贵鸟营业额和利润跌跌不休:从近30亿的营业额跌至2017年中的不足5个亿,净利润也由盈转亏,并随后无更新。公司表示,主要由于股份暂停买卖,并且有尚未偿还债务,影响业务经营。
富贵鸟负债至少42.29亿元。 
 
一代“鞋王”落寞
富贵鸟被取消上市地位
 
停牌近3年,昔日“鞋王”富贵鸟复牌计划失败后,将计划取消上市地位。
 
8月12日,富贵鸟发布公告称,2019年8月9日,联交所向公司发出函件,告知公司股份的最后上市日期将为2019年8月23日,而股份上市地位将于2019年8月26日上午九时起取消。公司现正寻求法律意见并可能根据上市规则第2B章就取消上市地位决定提交上市覆核委员会作进一步及最终覆核。

 

一代鞋王富贵鸟从此不再富贵
 
此前,富贵鸟已发布公告表示,由于股份暂停买卖,并且有尚未偿还债务,影响业务经营,公司正在破产重整,根据破产重整的进度安排复牌计划。

 

曾从4万元做到“中国真皮鞋王” 
富贵鸟堪称典型的家族企业。
1984年,富贵鸟创始人林和平拿着仅有的4万块钱,跟19个堂兄弟一起创立了石狮市旅游纪念品厂,也就是富贵鸟集团的前身。

 

到了1989年,因为管理、分工、经营上的种种矛盾,部分堂兄弟没能坚持,厂里只剩下了林和平、林和狮、林荣河和林国强这四个人。

 

正是这一年,为了冲一把,留下的四个股东重组了公司董事会,把公司的经营战略转向真皮休闲鞋,并注册了“富贵鸟”商标。

 

这一转还真转出了好运。因为接到了出口前苏联的一万多双鞋子订单,结果这个小厂第一年就实现“开门红”。

 

1991年,石狮旅游纪念品厂正式更名为石狮市福林鞋业有限公司,第二年,富贵鸟集团成立
1998年至2012年期间,公司的皮鞋产品多次荣获“中国真皮鞋王”、“中国驰名商标”以及“最具市场竞争力品牌”等多项称号及奖项。
 
这个时期,富贵鸟还请了中国国家队女排主教练陈忠和、明星陆毅作为品牌代言人,更加扩大了知名度。

 

一代鞋王富贵鸟从此不再富贵

 

2012年,凭借拥有2000余家品牌专卖店,公司一跃成为全中国第三大品牌商务休闲鞋产品制造商及第六大品牌鞋产品制造商。

 

到了2013年12月,凭借不俗的业绩,富贵鸟又成功登陆香港联交所主板,挂牌上市。
而正当大家觉得,这会是富贵鸟永攀新高峰的开始时,剧情却开始往相反的方向发展。

 

富贵鸟2014年–2016年的净利润分别为4.5亿元、3.9亿元和1.6亿元,净利润跌跌不休。

 

一代鞋王富贵鸟从此不再富贵

 

财务链条的持续恶化,也让富贵鸟自2017年中期财报后,就再无财报披露。

 

且自2016年9月1日起,富贵鸟的股票持续停牌中。

 

 

如今富贵鸟被取消上市地位,一代“鞋王”究竟遭遇了什么,竟在如此短的时间内,从天堂坠入地狱?

欠债42亿元 

资金可能无法收回

继3月21日中国证监会对这家企业发出立案调查的通知后,中国证监会福建监管局于前不久又对其出具警示函,因其为公司关联方提供担保、违反了《公司法》的规定,并影响了公司偿债能力。
富贵鸟为其提供担保的这个关联方,其实就是与其为同一受控股东的福建省富贵鸟矿业集团公司,担保金额为3亿元,此外富贵鸟还为其他关联公司提供了担保。
富贵鸟股份有限公司财务总监罗先生表示,一个是替别人做银行存款做质押担保,质押担保大概有十几、二十个亿,就是代偿,就是借款人还不了,作为担保方要去代偿。
为了解决巨额债务,富贵鸟公司分别在2014年和2016年发行了共计21亿元人民币的公司债和私募债券。
但在今年四月,富贵鸟未能按期偿付利息和兑付本金,导致发生实质性违约。作为债权受托管理人的国泰君安发布公告称,截至今年2月底,富贵鸟资金拆借金额合计至少42.9亿元,相关资金很可能无法收回!

 

一代鞋王富贵鸟从此不再富贵

 

富贵鸟经营每况愈下,让其债券价格一度雪崩,去年3月1日,14富贵鸟深度下跌83.14%,次日再度下跌14.29%,3月5日和6日又分别下探12.53%和34.76%。仅仅四个交易日,该只100元票面价值的产品从每单位103.8元急挫至8.56元,而91.75%的累计跌幅,一举创造出中国资本市场史上最低价公司债产品纪录。

 

一大批公募基金,券商等机构投资者因债券暴跌而踩雷!
 
截至目前,上述三只债券,其中16富贵01以及14富贵鸟两只债券都已实质违约。
一代鞋王富贵鸟从此不再富贵
 
富贵鸟股份有限公司财务总监罗先生坦言,公司其实现在真正的资产也没什么了,最值钱的就是品牌,这些都是产权,存货也抵押给人家了。
员工从1万迅速减半
传一半车间停工
 
从公司员工人数来看,公司顶峰期员工接近1万。自2013年上市后发布的完整年报发现,富贵鸟的员工数量一直呈下降趋势,2014年6月30日,公司拥有全职员工数量为5729人,到当年年底,这一数字减少至5170人,再到2015年12月31日,公司共聘用4401名全职员工,而目前2017年数据尚未公布。
 
去年,有媒体实地考察富贵鸟的厂房,发现一半厂房停工。

 

为何陷入如此严重的债务危机?

富贵鸟2013年赴港上市,2015年净利3.92亿元,同比减少13.09%;2016年富贵鸟净利润减少约59.16%,至1.63亿元。
也就是说,如今库存所占用资金是2016年利润的1.84倍。
正是为了改善业绩,富贵鸟不断尝试转型和多元化发展。曾经进军童鞋童服市场无果而终,之后便转投金融、房地产、矿业,都以失败告终。
主业收入持续下滑,库存高企占用巨大资金,副业投资失败导致巨额债务,三者叠加致使一代男鞋之王富贵鸟从此不再富贵。

 

创始人子女放弃继承财产
 
曾经的一代鞋王,走到了如今这一步,令人唏嘘。
 
对于富贵鸟的几位创始人来说,曾经还想着希望子女能够继承家业。林和平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虽然不会刻意要求子女从事鞋业,但是也希望林家有子女能够接班”。但从现实来看,子女为了避免继承庞大的债务,对家族财产的继承早已避而远之。
 
2017年6月,富贵鸟的联合创始人林国强意外去世。当年12月,林国强的子女更是当庭宣布放弃继承父亲所有财产,轰动商界。据悉,林国强在富贵鸟11起金融借款合同案件中做了担保人,涉及金额高达2.9亿元。而银行提出诉讼请求要求追究其配偶及子女作为第一顺位继承人在继承遗产范围内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达芙妮巨亏、百丽退市
老牌鞋企怎么了?
随着国人物质水平的提高,国消费者尤其是年轻人变得挑剔,他们开始追求更能满足自己的个性化产品。

 

对比之下,曾经为70后、80后消费者们所钟爱的传统 皮鞋品牌 们“重销量,不重视原创设计”的缺点开始被不断放大。

 

“款式老,年轻人不喜欢,适合中老年人,但老年人又不好穿,鞋瘦,还给你来个大高跟儿,卖谁去呢!”

 

不仅如此,互联网的普及,让无数新品牌有了崛起的新契机。

 

这些新品牌没有工厂,没有实体店,下单后由代工工厂直接做货,品牌更新速度非常之快。

 

于是,日的“鞋王”们的好日子全都随之一去不复返:

 

百丽,2017年7月27日正式宣布退出香港联合交易所。

 

达芙妮,它最高峰时期门店数量达5000多家,但从2016开始,达芙妮也开启了关店进程,从2016开始就在不停的关店,2017年在全国范围内关闭了1009家门店,2018年则关闭了941家店。

 

星期六,2017年巨亏3.52亿元,一年亏损相当于此前七年的利润总和。

 

业内人士表示,盲目扩张带来的高负债率,成为企业经营的“雷区”。
此外,调查中记者发现,这些陷入困境的老牌鞋企大多还存在与消费市场脱节、电商渠道起步较晚等问题,造成企业库存高企、产品相对陈旧单一
阵痛期后的一些老牌鞋企,陆续加速新老店面的升级换代,突出城市核心区域的布局;构建时尚IP、启动品牌革新,力图摆脱困境。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作为昔日的“鞋王”,达芙妮和百丽的落魄,更多的是因为消费者需求的升级及电子商务等新兴力量的冲击,而富贵鸟则是搞副业疯狂到不惜赌上整个企业的命运,还不忘把金融机构“拖下水”,令人唏嘘……

作者是南风青木

【紫竹张先生https://z-z-z.vip/】评论


PAYPAL捐款给紫竹张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