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个月前的预判:深圳未来将成为全球经济中心。由于香港的影响,现在你信了吗

五个月前的4月20日,国家还没有发布关于支持深圳建设先行示范区的意见。当时,著名的经济学泰斗、84岁高龄的香港经济学家张五常教授,在一次演讲中断言:深圳将在未来超越上海,并可以成为全球的一个经济中心。
 
对于这样的论断,当时有人赞同,也有更多的人表示不屑,毕竟与北京和上海相比,深圳既不是首都,也不是直辖市。
 
三四线小城市的发展,往往千姿百态,宛如汪洋大海中的一片浮萍,随缘。但对于北上广深这样的核心一线城市,它们的发展,却和国家的顶层设计密不可分,它们经历的路径,就是一个历史的进程。
 
那么,我们先看看在国家没有给予深圳先行示范区定位之前,这位经济学泰斗4个月前的演讲内容,然后再结合国家的最新政策,看看张五常老先生的预测是否值得相信?
 
这篇演讲,不仅仅是讲深圳,在经济领域和其他方面,也有很多值得品味的内容。
 
~~~分割线~~~
 
各位朋友,中国的经济出现放缓有几年了。有些地方出现了负增长。北京的朋友当然知道,但真实的数据不容易掌握。有三个原因。第一是农业不收税,所以少了一项重要的数据。第二是全国的流动人口多,他们的收入并不好统计。第三是几十年来中国都爱用数据指标来考核,所以干部们知道,数据报低有害、报高无弊。
 
2017年,我的博士论文《佃农理论》发表五十周年,美国一些旧同事与旧学生到深圳来开一个关于《佃农理论》的会议,给老人家打个招呼。
 
在那次会议中,我带几位来自西方的朋友到深圳南山的海旁一行,直截了当地对他们说:“记着我说的吧。你们这一剎那站着的土地,就是脚下的这一片,分寸不差,有朝一日会成为全球的经济中心。”我说的夸张吗?似乎夸张。那么,将会实现吗?这类推断,老人家很少错。
 
三十年前,我推断上海的经济将会超越香港,如今实现了;今天,我推断深圳一带将会超越上海。看起来有些困难,但假以时日,我的推断会对。
 
这推断其实不难。国际经济发展的中心历来要靠一个湾区,举世皆然也。大家今天朗朗上口的粤港澳当然也是一个湾区,只是奇怪的是,“深”字不在其内。但无可置疑,名字打不进“粤港澳”的深圳,却将会是这湾区的龙头。可不是吗?
 
今天还在继续高速发展的深圳经济,不仅在2018年超越了香港,也超越了整个台湾。
 
两年前,我推断十年后深圳一带会超越美国的硅谷。虽然目前中国的经济不太好,还剩八年,我认为在时间上这个推断不需要改——除非北京当局的经济政策出现明显失误。

 

 张五常

 

1、与深圳的交往
 
先从一些陈年旧事说起吧。我第一次到深圳是1948年的夏天。那时广州疏散,我大哥带我回香港,途中遇上十号风球,火车到深圳要停下来,留宿了一晚。
 
我第二次到深圳是1982年回香港任教职后不久,那已经一别三十四年了。记得罗湖当时有一间电影院,满街都是单车,一辆汽车也没有。据说当时深圳有二十万人。三十七年后的今天,人数差不多上升了一百倍。
 
1988年10月,我带弗里德曼到深圳一行,他见到罗湖开始在兴建高楼大厦,不以为然——弗老历来认为政府倡导的皆不成气候。现在深圳的发展已经证明他错了。
 
1987年初,深圳政府邀请我到深圳研讨。我对他们说要先搞好有关的土地法律,要搞基建,要招标竞投,而最好是卖给外地的发展商。我当时毫不客气地直言,他们不会懂得怎样建造!可是当时我可没有想到,不到二十年后,中国的基建水平就已冠于全球。
 
2、约法三章论中国
 
说起来,我和内地的干部朋友的交往是来得更早的了。一九七九年的秋天我到广州一行,就认识梁尚立。当年十月我发表了《千规律,万规律,经济规律仅一条》,是回应孙冶方先生的。
 
1982年我回港作港大的经济讲座教授,在香港新华社工作的一位姓叶的女士找我——希望我能多为国家分析经济发展的路向。我对叶师姊说我没有用过中文动笔,要学一下。
 
就跟她约法三章:我可以不说,我可能说错,但我不能说我不相信的。从那时到今天,北京上头从来没干预过我说什么,只是下面自作聪明的人无数。
 
1983年的秋天,我在《信报》动笔写后来结集成书的《卖桔者言》,跟着的结集是《中国的前途》与《再论中国》。过程中査济民先生提供一些资助,让我聘用三位由深圳政府提供的替我找寻资料的助手。北京上头提供两位,不仅由他们出钱,而且我要在内地考察什么他们立刻处理。不是很舒适的考察。

考察温州时,那里的副市长带我和两位助手到雁荡山脚下的一间小宾馆住宿,倾谈到凌晨三时,这位市长叫人拿出纸笔,请我题字。在感慨中我想起李白的诗,写下“雁荡奇峰高千尺,尚有温州待我情”。
 
为了真理我半步不让的个性,内地的干部朋友知道。他们不仅接受,而且教我很多。任何要求的文件或档案他们一律提供,但我总是认为文件怎样说跟实际上怎样做可以是很不相同的事,所以坚持要见到实践的一面。
 
这解释了为什么我2008年出版的《中国的经济制度》,跟科斯与王宁2012年出版的《变革中国》有那么大的区别。他们用的文件资料详尽,我却凭实地考察。将来写中国经济史的人这两本书都要参考,衡量起来可能很头痛。
3、地价、科技、劳动法
 
回头说深圳,2006年初我见到那里的楼价开始稳步地上升,其图形反映着有商业价值的科技知识正在深圳急速地增长。这个话题上世纪七十年代我跟阿尔钦等人研讨过,得到的启发是:资金的回报是利息,劳动力的回报是工资,而科技知识的回报减去研发者的收入,就包含进地价里面去了。
 
从那时起,我就开始注意几家今天已经得享大名的深圳科技企业了。无可置疑,自新世纪初到今天,整个国家的优质青年都喜欢跑到深圳找工作。

页码: 1 2 3 4 5 下一页

《5个月前的预判:深圳未来将成为全球经济中心。由于香港的影响,现在你信了吗》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