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好好点个外卖,就别让平台巨头垄断

最近在山西长治,有商家爆料称,美团外卖要求商家关闭饿了么,强制二选一,商家没有按照美团要求退出饿了么平台,结果自家的配送区域就被美团设定在了水库里……原本生意红红火火,现在根本无人问津。

 

想好好点个外卖,就别让平台巨头垄断

 

以前的外卖平台强制商家参加活动,对消费者来说,短期来看还算是省钱的好事,长期的话也不一定,如果商家因活动价格过低没有利润,谁知道会不会压缩成本呢,也许你点外卖吃到的猪肉都不一定是真猪肉。

 

而现在,平台强制商家“二选一”,对商家来说可能要损失1/3的业务,对消费者来说影响就更大了。

 

最直观的影响是时间精力成本,就像音乐平台A买断了周杰伦的版权,平台B买断了五月天的版权,你听个歌不仅要下载多个平台,还要到处切换到处找,徒增使用难度。

 

点外卖也是一样,据网友反应,除了汉堡王这样的大餐饮品牌美团不敢动以外,全国各地,我们身边的餐馆几乎都受到了“二选一”的逼迫。

 

只要不选,美团要么会强制要求商家多交各种名目的费用,要么偷偷压缩商家的接单时间,原来营业一整天,现在营业2小时;更过分的,还会把商家的配送范围压缩到几乎没有,你站在店铺门口都显示不能配送;甚至还有新闻中这种,直接把餐馆定位到水库这种杳无人烟的地方……

 

短时间里确实只有商家在吃亏,尤其是那种夫妻店,和没什么势力的小商户,但是长期来看,承担成本的会是点外卖的普通人。

 

我们点个想吃的外卖,结果商家动不动就大白天歇业、超出配送范围、降低用料质量,不知不觉,吃饭的钱越掏越多,牺牲的时间越来越多,结果体验还变差了。仔细一分析,原来钱都花去给这两家巨头企业同业竞争了,老百姓也是够伟大的。

 

 

而且,这都还是表象的影响,更深层的影响,是提前打入市场独占鳌头的美团,如果真的用不正当竞争手段打败了饿了么,对我们来说,绝不是好事。

 

中国互联网巨头企业一起搞外卖业务,或者说一起竞争“最后一公里”这个便民大市场,就势必要烧钱补贴商家和消费者。为了培养大家的使用习惯,首先给大家发高额红包,这是你在其他国家根本不可能享受到的待遇。

 

在日本街头的小面馆,随便一碗拉面就要60元左右,而且没人给你送到家,但即使在生活质量比肩发达国家的北上广深,我们买一碗外卖的拉面也可以20元搞定,在补贴高峰期,这份外卖5元就可以到手,简直可以算送的。

 

但是前提是,市场仍处于激烈竞争状态,即使是双寡头市场,也比彻底垄断要好。

 

对一个消费市场已经培养起来的习惯,需求会持续旺盛,但如果供给市场不再有竞争,一家平台可以独大,那么剥削的刀刃就会彻底转向消费者。

 

还记得高峰补贴时期的滴滴,和最后一家独大的滴滴吗?同样是打车,车费、体验、各种条款的友好程度都完全不是一回事了。

 

平台在适度的范围内赚钱我们可以理解,但是大数据杀熟、近30%的抽成、安全系统潦草敷衍…这些霸王行为,其实就是仗着自己不可替代,独家霸占天下而已,那和霸占搜索引擎行业的百度又有什么区别呢?

 

除了国营会为民生着想以外,一个被彻底垄断的市场,任哪家资本去经营,都会逐渐变得霸道贪财,这不是道德能约束的,换你去你也一样。

 

举一个现实的例子,也许你会更有感觉。

 

我们都知道肯德基麦当劳的外卖配送费很高,一般的外卖配送也就1~3元,但是肯德基宅急送要9元,即使这家店就在你几百米范围内也要收9元,很变态。那为什么这两家大公司的配送费就要这么高呢?

 

有人以为是国外的企业注重人文关怀,给员工的工资高,所以多收费。

 

但事实不是这样,并不是因为他们对外卖小哥好,觉得他们辛苦该多拿点钱,因为肯德基的送货小哥根本不比美团小哥工资高。

 

肯德基之所以收9元配送费,是因为它觉得你承担得起,而且国内的华莱士等炸鸡店根本无法与它媲美。对于爱吃汉堡炸鸡的人来说,肯德基麦当劳是刚需,无论配送费0元还是9元,他们都会点餐,而且想到配送费这么高了,有的人还会多买一点冲淡这个成本给自己的压力。

 

说白了就是,肯德基认为它在经营的领域几乎做到垄断了,它就可以抬价,无论抬在配送费还是餐品价格里,只要最后多赚钱就完事了。

 

想想滴滴现在的价格和抽成,想想肯德基的配送费,我们不难推断未来如果美团一家独大会是怎样的画面。

 

美团才在港股上市不久,而港股向来重视实利,美团想要未来股价上去,必然要交出好看的利润成绩单才行,这个利润,就是我们未来点外卖的钱,无论是配送费收的高,还是要求商家抽3成给平台输血,还是免掉消费者的红包,结果都会是一样。

 

我甚至希望平台采取直接抬价的方式,毕竟压低小餐馆的利润,他们就要削尖脑袋去压缩成本了,而吃外卖的人,多半是伏案工作的白领、没人给做饭的小年轻、吃饭赶时间的上班族……

 

年轻人是未来社会的中流砥柱,而现在要防地沟油、防恶心的料理包、防来源不明的肉,只是吃个外卖而已,一个不小心还会伤身体,伤了“革命的本钱”,生活也是太难了些。

 

前段时间,国务院才印发了《关于促进平台经济规范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要求聚焦平台经济发展面临的突出问题,推动建立健全适应平台经济发展特点的新型监管机制,着力营造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

 

文件刚出,美团的“二选一”霸王条款就继续我行我素,还从大城市发展到小城市,把不正当竞争的战火烧遍全国,这也是胆子太大了点吧。

 

中华大地自古就有一个非法行业,他们大喊着“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载,要打此处过,留下买路钱”,这个业务叫剪径,放到今天叫勒索。

 

但是某些互联网企业却在当今的法治社会钻了空子,实际做的就是向商户收租、收保护费、逼迫商户站队的行为,过分者已经是在变相剪径了。

 

经济学告诉我们,市场有其自我调节机制,会实现资源的最优配置,然而,当供给方变成巨头企业时,我们这么庞大的消费者市场居然被绑架了,被迫为巨头的不正当竞争买单,可谓可悲。

 

对消费者有利的一定是百家争鸣而不是一家独大,这背后需要监管部门的主动出击,大力处罚扰乱、抑制正常商业竞争的企业,也需要消费者主动去投票,比如去支持行业老大的竞争对手,抑制老大的发展速度。

 

说起来,美团曾经也接受过阿里的投资,可后来双方决裂,美团倒向了腾讯,从而才有了阿里不愿放弃外卖市场,转而收购饿了么亲自打造,所以现在两家成了市场竞争激烈的巨头。

 

这一场交锋短期难以终结,中国互联网市值前三的两家公司,烧钱都能烧到天昏地暗,只要战斗不结束,刀锋转向我们这些消费者的那一天就会晚些到来。

 

目前最好的建议就是,多家平台换着买,多薅点羊毛是一点,这是用钱包投票;多抨击不正当竞争的市场,用语言捍卫我们作为消费者本应该有的权利,别让大公司绑架我们的消费,这是更高级的投票。

 

我们不是个体而已,我们是中国14亿巨大体量消费市场中的一员,我们才是所有这些公司赖以生存的根基,才是中国互联网发展震惊世界的土壤。

 

我们不仅有监察行业的权利,其实也有督促行业更好发展的义务,全世界都在看着中国的移动支付、外卖、互联网未来,没有人像我们走得这么快,有这么大的市场去试验,真的不骗你,我们每个人的每一票,都很有价值。

Leave a Reply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