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是谁惯坏了熊孩子,杀人少年直接无罪放归学校

时事评论 2018年12月13日 紫竹张先生 63
点击“远方青木”关注,了解更多精彩内容!!

 

2018年12月2日,湖南沅江一位年仅12岁的未成年学生吴某康因不满母亲管教太严,心生怨恨而持刀将母亲杀死在自家卧室内,母亲身上多处刀伤,一共被砍了二十几刀!

吴某康的父母都是外出务工人员,由爷爷奶奶抚养长大,导致他非常叛逆,常年抽烟并染上小偷小摸的恶习,归来的母亲对他严加管教,结果反而导致杀身之祸。

吴某康杀死母亲后,反锁房门,把沾了血迹的衣服换下,作案的菜刀也被扔到房屋后的鱼塘中,告诉爷爷自己妈妈外出了。

在事情败露后,吴某康镇静的说“母亲不是我杀的,她是自杀。”,被警察识破后带走,然后吴某康承认了自己的杀人事实。

警方3日上午抵达现场,下午就破案了,行动不可谓不迅速,但是令人震惊的事情发生了,在确认凶手为吴某康后,12月6日,吴某康被释放,而且要被送到学校继续读书。

站在警方的立场,虽然杀人凶手被确认为吴某康,但是吴某康年仅12岁,按我国法律,未满14岁的青少年,不负刑事责任,也就是无论杀人放火都无罪,仅仅交给其亲人严加管束。但是吴某康明显是个问题少年,严加管教他的妈妈已经被他亲手杀了,他还有二年的时间可以杀人无罪,家里人谁敢管他。

男孩家里的亲戚向记者表示,政府不管,他们也不敢管,只能送到学校,如果没人管还不上学,这个孩子将来变成什么样谁都不知道。

但是这一送,学校里的家长就炸锅了,他们的孩子都在这个学校,将来要是和吴某康起冲突打架了,吴某康还不是可以随便杀人,反正杀了也没责任。这些学生家长告诉记者,他们不准吴某康入学,不止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孩子,因为连他们自己都怕吴某康,吴某康才12岁,离14岁还有2年呢。

《史记·刺客列传第二十六》记载:“燕国有勇士秦舞阳,年十二,杀人,人不敢忤视”,吴某康也是年十二杀人,勇士肯定谈不上,但是人不敢忤视倒是真的,甚至对于这些不敢动手的平民来说,吴某康比秦舞阳更可怕。

 

未成年人究竟保护的谁

 

益阳市教育局表示,计划将其调换到无人认识的学校上学,从而解决这一问题。但是这种做法明显是在推卸责任,警方不能管吴某康,亲属不敢管吴某康,教育局和学校能有什么办法去管束吴某康,吴某康必须送进少年收容所,否则放在哪里都是一个定时炸弹。

这种事情,不是没有先例的,广东番禹韦某,13岁掐死一个小男孩,无罪释放,14岁持刀将人砍成重伤,因满14不满16被轻判,关了四年,刑满出狱仅三个月,奸杀一名11岁小女孩。

最终,未成年人保护法,护出了一个杀人狂魔,韦某是未成年人不错,那名小男孩就不是未成年人了,他凭什么要被掐死,而那名11岁的小女孩就不是未成年了?她凭什么要被奸杀。

鉴于此,吴某康杀人之后被立即释放回学校,全校的小男孩和小女孩的安全,谁来保障,他们也是未成年人啊,未成年保护法能保护他们吗?要是吴某康再杀一人,谁能来负这个责任。

更可怕的是,要是吴某康和学校里的小混混说,只要年纪小,杀人是没事的,抢劫也没事,不信你看我杀人了,不好好的出来了,而且杀人之后谁都不敢管我了,想干嘛干嘛。假设出现了这样的事,那就是一个炸弹瞬间变成了一群炸弹,会造成很恶劣的社会影响。

从公开报道来看,弑母者吴某没有丝毫的悔意,他甚至反问媒体:“学校不可能不让我上学吧?”吴某没满14岁,不能进行拘留或进少管所,从法律上说释放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但是这并不能成为当地政府一放了之的理由,这种做法怎么能消除公众的疑虑,他们怎么给自己的孩子解释杀人到底是有罪还是无罪。

未成年人保护法,保护的不是守法的未成年人,而是违法的未成年人,岂不怪哉。

 

中国的熊孩子都被惯坏了

 

学校里都是祖国的花朵,结果突然出现了一株食人花,家长担心自己的孩子受到伤害,是非常可以理解的,换我的孩子在这个学校,我宁可让他不上学,也要远远的避开。

但是除了吴某康这么极端的杀人案,我国青少年的管教其实是有很大问题的,不良少年太多,校园霸凌屡见不鲜,通常都是毫无惩罚,不了了之,因为涉案人员都是未成年人,不管做了多大的恶,法律都很难管束。而在美国,校园霸凌判的非常之重,未成年人恶性犯罪的数量变得很少。

在美国50个州里,有37个州根本没有刑事责任的年龄下限,从律法上说,哪怕是一岁小孩杀人,也要负全部刑事责任。在实际的法律操作中,默认的判断方法是,7岁以下的未成年人不负法律责任,推定7~12岁的未成年人没有犯罪能力,除非检方能提供相反证明,若被指控的未成年人不满14岁,检方需要证明该未成年人了解他做的是错事。

在美国,有一个8岁的小女孩,在学校更衣间里拍摄了一张另一个女孩只围了一个浴巾的照片传到了网上,结果直接被警察以“传播未成年人色情物品”抓走并起诉。相比而言,吴某康这种明显的杀人罪行,警方却毫无法律依据可以惩罚他,令人费解。

2015年,美国内布拉斯加州一个高中生将一些硫酸铜放入另外一个同学杯子里,并骗他喝下去,由于处理及时,喝下硫酸铜的学生没有什么不良后果。但是这个下药的学生却被抓进少年拘留所,被警方指控并以“二级未遂袭击”定罪。

反观中国,曾有高中男生向女生杯子里下春药,居然被当成开玩笑而轻飘飘揭过,未成年殴打、折磨同学的事情屡不见鲜,如果没有出人命的话,现在的记者都懒得报道了,因为未成年学生打人而无罪的案例实在是太多了。不良少年,是可以横着走的,警察都怕,学校里的老师,更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压根不会去管束的。

至于带头嘲笑、侮辱和孤立,散布谣言,用语言暴力让自己看不顺眼的同学生不如死,这些事情老师和警察更加不会去管。

所以,中国的熊孩子们越加的有恃无恐,嘲笑她侮辱她无所谓,往杯子里丢粉笔也被当成开玩笑,那下春药也无所谓吧,拉出去打一顿,让这个女生脱衣服吃泥土,大概也无所谓吧。

中国的熊孩子,就是在这种什么都无所谓的环境下,一步步的长成真正的熊孩子的。如果在一开始做错事的人没有人去教育他,没有人去惩罚他,那么他注定会越来越坏,伤害更多无辜的人。

未成年人保护法该修改一下了,像今天这种杀人无罪放归学校,引发全体家长恐慌的案例,足以证明当前的未成年人保护法存在巨大的漏洞。而实际上,那些被不良少年在校园长期霸凌的普通学生,才是未成年人保护法,真正应该保护的对象。这个法律,保护的应该是合法的未成年人,而不是犯法的未成年人。

否则的话,如果这个杀人少年被教育局悄悄放到了你孩子所在的学校,在未来的二年里,你能安心睡觉吗?

【紫竹张先生https://z-z-z.vip/】评论


PAYPAL捐款给紫竹张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