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繁體字開關【點擊進入臺灣繁體】

突发!中石化旗下2高管停职,或涉巨额交易亏损,“中航油”巨亏案“重演”?

 

 

◎来源| 宏嘉资产综合自《财经》,中国经济周刊,新浪财经

 

01

两桶油之一的“中石化”惊现原油期货巨亏

午后一则重磅消息传出,可谓是石破天惊,据新浪财经援引路透社报道,12月27日中国国有石油巨头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下文简称“中石化”)因巨额交易亏损,已暂停两名高管的交易业务。

此消息一出,A股中国石化(600028)跳水大跌逾6%,港股中国石油化工股份(00386)由涨3%翻绿跌逾4%,沪指也随即翻绿。

随后,上证报记者从中石化集团有关人士处证实了该消息,中国国际石油化工联合有限责任公司(下文简称“联化”)总经理陈波和党委书记詹麒近期因工作原因停职,由副总经理陈岗主持行政工作。

中石化是亚洲最大的炼油企业。

新浪财经频道独家专访业内人士表示,目前不清楚到底是什么问题。但如果真的是交易失误,那么金额上几亿美元肯定打不住,有可能会要超过中航油当年亏损的规模。

关于此事,网上有传言称“联化总经理陈波在原油价格70+的时候买涨原油期货,据说买了3000—7000万桶,给联化亏了数十亿美金。陈波被高盛忽悠了,高盛此前一路看涨油价。”

来自『Dots机构投资者社区』解释:

 

中石化这次传说巨额亏损是在70美元看多原油导致的,可能是通过买入看涨期权来表达看涨石油的观点,本来如果只做这个交易,损失仅限于期权费(一般是期权名义金额的几个百分点)。但是一般而言,国企领导不愿意为买入期权支付期权费,因此投行就设计了一个同时卖出更低执行价格的看跌期权的策略,这样用卖出看跌期权收到的期权费来支付买入看涨期权的期权费,做成零成本,美其名曰zero collar。

 

这个策略已经流行了很多年,而且主要是推销给国企,由于表面上是零成本,所以一般也容易过投决会。N年前,中航油的陈九霖似乎也是用的同样的策略。 这个策略会导致风险大量暴露在卖出看跌期权那一条腿上。因为如果执行价格过低,过于价外,就会导致收取的期权费太低,从而不足以支付买入看涨期权的费用,所以卖出看跌期权的执行价还不能太低,那么一旦价格向反方向变动,就会在那一边造成大幅损失。

 

这次传说为中石化推荐这个zero collar 看涨油价策略的又是高盛,以前坑中航油的,似乎也是高盛。

02

陈波三个月前称:油价每桶60-80美元正常

据路透社早前报道,中国国际联合石油化工公司总裁陈波今年9月在年度亚太石油会议(APEC)上称,鉴于全球市场当前的供需态势,原油价格在每桶60-80美元是正常的。

今年10月3日美原油期货价格最高触及76.90美元,随后拐头向下,截止本周二美原油期货跌至最低42.36美元,期间跌幅近45%。

 

陈波还表示,能效提高和技术变革意味着未来数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将减慢,之后会在2035年触及顶峰,这反过来也会拖累全球炼油产能增长放缓,预期到2035年将会达到56亿吨/年。

“我们认为2018-2035年将是全球炼油产能最后一个扩张周期。2035年之后,将很难再见到大规模的炼油项目上马,除了一些小规模的升级换代项目和石化项目。”他说道。

03

陈波经验丰富,全部职业生涯都在中石化度过

官方资料显示,联合石化是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是中国最大的国际贸易公司。联合石化的经营范围包括四大板块,即原油贸易、成品油贸易、LNG贸易及仓储物流等国际石油贸易业务,公司总部位于北京。

陈波至今为止的全部职业生涯都在中石化度过。他1986年7月毕业于华东化工学院(现为华东理工大学)石油炼制工程专业,工学学士,工程师。自大学毕业以来,就一直在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工作,1993年加入联合石化公司。

他曾先后任联合石化公司原油部业务经理、联合石化亚洲有限公司业务经理、副经理,联合石化公司原油部副经理、经理,联合石化公司总经理助理、副总经理等职务。

资料显示,陈波多年在国际原油、天然气贸易和运输、国际仓储物流领域中工作,拥有丰富经验,并与世界主要产油商、大石油公司、大贸易公司保持良好关系。

此次同样被停职的中国国际石油化工联合有限责任公司党委书记詹麒,曾就读于中国地质大学,在中石化工作多年,曾担任中国石化新星石油公司总经理、中石化国际石油勘探开发公司党委书记。

04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中石化一事,让人想起了“中航油”巨亏案旧闻和陈久霖案。

陈久霖,从北大高材生到航油大王,他实现了农家子弟的完美转身;从打工皇帝到投资大亨,他始终都是“全球青年领袖”中的佼佼者。

而11年前的“中国航油事件”让陈九霖(原名“陈久霖”,后改为“陈九霖”)成为了公众人物。2004年,中国航油(新加坡)公司[下称“中国航油(新加坡)”]因从事油品期权交易巨亏5.5亿美元;两年后,时任中国航油集团副总经理和中国航油(新加坡)总裁的陈九霖,因制作虚假的2004年度年中财务报表、在2004年第三季度的财务报表中故意隐瞒巨额亏损、不向新交所汇报公司实际亏损、诱使集团公司出售股票等六项指控,被新加坡司法机构判处33.5万新元的罚款和4年零3个月监禁。

而在案发前,陈九霖因为在新加坡创造了中国航油(新加坡)扭亏为盈的商业传奇在业内享有很高的知名度。在他执掌中国航油(新加坡)的6年间,该公司的净资产增长852倍、股东投资回报5022倍,并成为了新加坡第四大上市企业。陈九霖亦由此被称为“航油大王”。

陈久霖出生于湖北省黄冈市浠水县宝龙村。1981年10月,他辞去了村里信用社的铁饭碗,专心准备高考,并于1982年考入北京大学东方学系,学习越南语的同时,亦努力修习英语。此后,陈久霖又先后取得中国政法大学国际私法硕士学位、新加坡国立大学企业管理硕士学位和清华大学民商法学博士学位。

北大毕业之后,陈久霖进入国家民航管理局局长办公室,任翻译。后又出任中德合资的北京飞机维修工程有限公司的外国专家助理。1993年,他加盟中国航空油料集团公司,参加了建设香港新机场供油公司的谈判与组建工作;他还是华南蓝天航空油料有限公司、天津国际石油储运有限公司等特大型中外合资项目的项目经理和中方首席谈判代表。

 

05

遭遇滑铁卢

 

2003年起,陈久霖掌控的中国航油经董事会批准后开始从事石油衍生品期权交易,但2003年第四季度,交易员做出错误判断,在国际油价上升的趋势中,出售大量看涨期权。

交易员的错误操作,给中国航油带来了巨额亏损。面对巨亏,中国航油及其母公司——中国航油集团曾竭力试图力挽狂澜。2004年10月,中国航油集团决定把所持75%上市公司股份的15%折价配售给机构投资者,筹得1.11亿美金暗中用于补仓(这后来被外界普遍指责为母公司明知上市公司巨亏却隐瞒公众投资者并完成“内幕交易”,也是导致陈久霖后来入狱的最主要原因——他因此被判刑4年)。

(2003年-2006年国际油价是这样的)

然而,由于国际油价仍在不停攀升,亏损额不断扩大。自2004年10月26日起,中国航油集团指令中国航油在高位开始斩仓,当天斩仓价格为55.65美元,为当年最高价位。到11月底,国际油价降至46美元/桶。然而,这时全部期权仓位已经被斩仓完毕。

中国航油2004年卖出的石油期权平均价格为48美元/桶。实际上,期权协议规定的到期行权时间分散在2005年至2006年的12个月内,自2004年12月起,国际油价即开始一路下跌的过程,如果中国航油能坚持到2005年,则亏损额将大为减少,甚至可以盈利。但由于资金链断裂而导致的提前斩仓,造成了中国航油当期5.54亿美元的亏损。国际知名评级机构对此评价说:只需要5000万美元,中国航油就可以走出困境。

2004年,中国航油(新加坡)巨亏5.5亿美金,把这个“石油大亨”推向了舆论的漩涡。亏损事件的发生震惊全球,陈九霖因公受过,在新加坡服刑整整1035天。经过这件事情,他的事业从高峰跌入谷底,他的人生从天堂掉到地狱。

06

陈九霖反思中航油期货事件:救市半途而废是血的教训

2009年1月,陈九霖刑满出狱。出狱6年以后,陈九霖出版新书《地狱归来》。

该书的第一要务是从陈九霖的角度还原“中国航油事件”始末。

 

 

命运的逆转从2004年10月1日开始。这一天,中国航油(新加坡)因为期权交易出现巨额的账面亏损,额度高达5.5亿美元。陈九霖赶回新加坡并迅速召开交易员和风险管理委员会成员紧急会议。“经过激烈的讨论,大家认为市场走向还是有利于我们的,建议留住盘位,请母公司中航油集团出手拯救,待市场波峰过去之后再伺机处理。”陈九霖回忆道,在会议期间,他从位于31层的办公室玻璃窗往下看,一望无际的大海却不足以宽解他的心境,反使他产生了纵身一跃、了此残生的冲动。

正在死亡线上挣扎之时,不知谁提醒我给总部打个电话。我就给时任中国航油集团总经理的荚长斌打了电话,报告了亏损情况、形成原因和拯救方案,希望母公司伸出援手。” 陈九霖说,在获得集团领导表态一定全力以赴拯救公司,并与其共度时艰之后,他当着中国航油(新加坡)所有中高层经理的面,号啕大哭。

“我们刚开始的做法是救市,然而,在救了50天之后,却改变主意放弃了。” 陈九霖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救市半途而废,这是一个血的教训。“当初在要不要救的时候是经过充分分析的。我说,救就一定要救到底,不救那就当机立断,采取措施。当时母子公司都达成一致,分析未来的市场是对我们有利的,于是决定救市。但最终在还差那么一点的时候,母公司却决定放弃当时的拯救措施。”

陈九霖说,母公司数次向国务院国资委汇报的时候,“都把我撇在一边,我完全不知道他们汇报的是什么,以至于最后做出放弃的决定。”

2014年底,中航油集团决定出售中国航油(新加坡)的股票。陈九霖认为这是最终决定他被判入狱的主因。

新加坡检方控诉其为控股股东售卖股票的主要推手。这一结论最终被法官采用。这让陈九霖感到委屈,他在书中说,“我连(售卖股票的)决策会都没有参加,也没有被邀请参加,怎么就成了‘推手’,甚至‘主要推手’呢。我没有参加决策会,为什么(新加坡)有关当局要让我为那次会议的决策承担主要责任呢?”

2009年春节后,刚出狱不久的陈九霖曾对媒体表示,他要向上级组织“讨个说法”。他的理由是,责任不应由一人承担。中国航油(新加坡)从事石油衍生品交易,是经过公司董事会、证监会[ 和民航局批准的,而股票配售也是由集体决策的。

在《地狱归来》一书中,他直陈,“有一股力量在背后推我背黑锅、代人受过。”此外,他在书中指责当年的同事说,“尽管我是极为诚实地实情实报,但是,事后我的同事们的供词基本上是虚假不实的,他们几乎都是怎么对自己有利便怎么编造。”

对于中国航油(新加坡)发生的巨额亏损,作为时任中国航油(新加坡)总裁的陈九霖承认,他犯了严重的判断性错误和用人错误。他为此痛心疾首。

著名法学家江平教授给陈九霖的《地狱归来》一书作了序。江平在序中说:“中国航油事件”源于公司运营过程中的一次偶然亏损,陈九霖没有任何个人犯罪动机,更没有新加坡当局所描述的“恶意扰乱新加坡金融秩序”的故意,新加坡法庭判定其构成犯罪是武断的。中国航油集团售卖股票是集体决策的法人行为而非陈九霖的个人行为,法人承担民事责任,而让陈九霖个人承担刑事责任显然是不合适的。

2010年1月,出狱一年后的陈九霖担任葛洲坝国际工程有限公司(下称“葛洲坝国际”)副总经理。

“这是组织上对新加坡判决的一种姿态。”陈九霖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如果组织上完全认同新加坡的判决,就不会再聘任他。陈九霖欣然接受。

大约3年后,陈九霖告别葛洲坝国际,并彻底离开他“待了26年的体制”,组建北京约瑟投资有限公司,利用自己多年积累的经验,为企业提供专业的资本运作服务。

陈九霖在中国航油曾经创下的商业传奇为他在商业社会里赢得了不少崇拜者,这些人也成为了他事业赖以起步的基础。约瑟投资即是他的“粉丝”出资与他共同组建的。

 

 

但他真正渴望的,是有话语权的商业大佬们能认可他在资本运作和能源领域的能力,并给予他支持。因为他始终抱有野心,那就是在“三桶油”之外打造中国的第四个石油“帝国”。

“这是我在担任中国航油(新加坡)总裁时就有的想法。当时把新加坡的石油公司并购过来,事实上已经基本实现我的目标了,但最终还是阴沟里翻了船。”陈九霖说。

实现这一目标,需要大资本的支持。他曾向媒体表示,最遗憾的是,未曾有大佬向他伸出过橄榄枝。他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自己也从来没有向哪个大佬开过口,“看得中,那是伯乐。看不中,也无所谓。”

陈九霖自上世纪90年代开始涉猎投资领域,执掌中国航油(新加坡)期间,积累了一系列能源领域的投资并购案的经验。这是他做约瑟投资的优势,他希望从这里开始逐步完成原始积累,等赚到一定的资本之后,再回去做老本行——能源。

目前,约瑟投资实施了投资、投行、基金“一体两翼,三位一体”的商业模式,其中,所谓的投行指的是帮助企业进行融资、并购、上市及财务顾问;而投资所涉及的领域则包括能源、节能环保、大健康、教育文化传媒、互联网、稀有矿业。

因为起步资金只有1100万,“我只能量力而行,挑一些别人不太重视但有前景和价值的项目低成本切入,帮它梳理好之后,再找更大的投资人来把它运作上资本市场。”这是白手起家的陈九霖目前的做法。

据他介绍,约瑟投资至今已经投资数十家企业,并组建多只基金,其中的海外项目潜在价值数百亿美元。而约瑟投资的价值也从原始投资1100万元迅速扩大至逾10亿元。

“我要先捞到第一桶金,然后以小博大,最终目标是‘能源帝国’。” 陈九霖说,他不能让投资人和粉丝们失望。

 

 

感谢关注智谷趋势(微信ID:zgtrend)。很多读者还没养成阅读后点赞的习惯,如果觉得智谷做得不错,记得点个赞表示鼓励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