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繁體字開關【點擊進入臺灣繁體】

这可能是欧洲离分裂最近的时刻:“黄背心”运动冲出法国,意大利危急,德国危急

 

◎智谷趋势(ID:zgtrend)| 宇庭

“当时的情形(20世纪二三十年代),和现在有惊人的相似之处。”

美国前国务卿马德琳·奥尔布赖特在他的新书中,这样警醒现在的欧洲。那是给全世界带来灾难的纳粹时期。

历史向前走,欧洲却在向后走。曾经带领世界的欧洲,现在走到了一个关键性节点。

“黄背心”的身影,正在整个欧洲蔓延。现在,狼真的来了。

继法国总统在“黄背心”面前妥协后,许多无处发声的民众看到了希望。英国、荷兰、意大利、奥地利、比利时,大大小小的“黄背心”群体走上街头提出抗议。

12月8日,在荷兰鹿特丹,几百名抗议者身穿“黄背心”游行,表达对当下社会福利体系的不满。

15日,约17000人走上奥地利首都街头,抗议政府的移民政策,同时要求缩减工时并取消节减措施。

15日,“黄背心”运动还蔓延到了德国,数百名民众在慕尼黑大剧院前和平示威,抗议当地过高的房租和过低的退休金。

15日,数千人在意大利罗马游行,他们身穿黄背心,抗议政府的反移民政策。

16日,5000多人聚集在比利时布鲁塞尔的街头,抗议政府刚刚签署的有关接收难民的契约。

……

19日,就连镇压“黄背心”的法国警察,也调转车头,首次穿上了属于他们的“蓝背心”,抗议法国政府削减警察工资的计划。昔日的暴力机器,如今也沦为“弱势群体”。

欧洲大陆,正在抗议和游行中一步步被撕裂。

 

(“黄背心”在欧洲扩散;图片来源:观察者网)

凛冬将至,这也许是继欧债危机和英国脱欧以来,欧盟再一次挣扎在分崩离析的边缘。

01

会哭的孩子有奶吃

“黄背心”越耀眼,说明积累的问题就越严重,民众与精英阶层的隔阂越深。

身穿“黄背心”上街游行,在欧洲是司空见惯的事情,但如此密集和大规模的蔓延,在欧洲历史上并不多见。在法国,这是半个世纪以来最大规模的一次全民抗议活动(上一次在1968年)。

虽然大家各自的诉求都不一样,但总有一些共同点:参与“黄背心”活动的基本都是普通民众,以中低收入人群居多。

表面上是反对移民,抱怨社会,为自己争取更多的福利,其实暴露的是欧洲民众的财务困境,和日积月累的怨气。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啊。在蜜罐中待久了,现在要大家勒紧裤腰带过日子,谁愿意啊。

对于中低收入群体来说,经济环境不好,买不起楼,租不起房,偏偏又有外来移民来抢自己的工作机会和社会福利,无处宣泄的民众只能穿起“黄背心”走起呗。

法国的“黄背心”运动,最终以总统马克龙的二次妥协而告终。这场由上调燃油税引发的示威,已经逐渐变为了对法国高昂生活成本的抗议运动,马克龙就任总统以来,首次面临这么大规模的抗议。

从法国“黄背心”的获胜中,其他欧洲民众仿佛看到了希望的曙光。

在被高房价和高房租困扰的德国,12月15日,慕尼黑爆发了首起“黄背心”抗议活动。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虽然参与活动的人群只有几百人,但自9月成立以来,已经有167000人在网络上注册,并在各地创立了许多本地组织。目的之一就是抗议当地的高房价。

即使2017年人均GDP已经高达46747美元,德国人民也不得不在他们的“高房价”和“高租金”里挣扎。以numbeo网站12月份公布的数据来看,慕尼黑市中心一套单身公寓租金在1100欧元(约合人民币8600元/月)。即使是住得远一点,每个月租金也要花上八百多欧元,相当于6500人民币/月,占了当地平均税后工资的三分之一。

不止是中国的年轻一代成为房奴和蚁民,德国人也是。对于有家庭的人群来说,即使是在非市中心安个家,买一个三居室的公寓,每平米单价也要到5.3万人民币。

反对移民也是呼声非常高。12月10日,164国领导人和代表在摩洛哥签署了《移民问题全球契约》,承诺“支持适当接纳难民和寻求庇护者,并加强接纳能力”。随后,多个国家爆发了“黄背心”运动,抗议政府的移民政策,担心签署这个契约会导致移民增加。

02

欧洲经济大牛市跑不动了

未来欧洲的日子可能会更难过。

因为,欧洲除了经济增速放缓,居民消费动力不足之外,欧盟还计划退出量化宽松,这简直是当头一棒。

2016年和2017年,欧洲经济强势回归,各项经济数据和楼市远超预期。跟着美联储放水的欧央行,也用自己的量化宽松,带领欧洲走入快车道。当外部环境太过美好,冰山下的变化就会被忽视。

在欧洲经济复苏的欢呼声背后,是全球化产业转移,中低收入群体给政府带来的压力,以及美联储率先步入加息周期,对欧洲经济的负面影响。

今年下半年,欧盟的经济数据就大不如预期。欧元区12月份的PMI指数(反应经济景气程度的关键数据)从11月份的52.7下降至51.3。

(欧央行下调未来三年经济增长预期)

欧洲三巨头日子都不见得好。意大利因为债务问题,与欧盟僵持不下;法国持续了一个月的抗议活动,让11月份的商业活动指数两年半来首次下滑;领头羊德国的经济,在今年第三季度出现了三年来的首次下滑,汽车业疲软和出口减少是罪魁祸首之一。

经济情况不好,居民薪资增长速度慢,大家不得不压抑一下买买买的冲动了。即使到了年末购物季,欧洲的零售业却面临着冬天的考验。

英国著名的时尚电商巨头ASOS称,11月交易额远低于预期,目前已将财年增速预期从25%下调至15%。随后,ASOS股价在12月17日暴跌超过40%,创下四年来最大跌幅。当天市值就增发了14亿英镑。

同一交易日,来自瑞典的零售业巨头H&M,股价大跌9%;德国品牌阿迪达斯下跌超过5%,英国老牌商店玛莎百货(M&S)同样下跌约5%。

据第一财经报道,有研究机构预测,今年英国商业街客流量将出现自2008年经济危机以来最大降幅。

雪上加霜的是,欧盟已经在12月13日确认,在12月底退出量化宽松政策。喊了大半年的结束量化宽松,跟上美联储的脚步,现在终于是实锤了。

过去两年,欧洲加速前进增长动力就来自大放水。但在目前经济疲软的艰难时刻,欧洲央行下定决心退出QE,无疑是对经济的另一大冲击。欧洲普通老百姓的冬天,将会更长。

03

民粹主义复苏信号响起

欧洲的今天,本质上是全球化带来的影响。民粹主义的复苏信号,正在欧洲深处响起。

在过去四十年改革开放进程中,中国创造了巨大的财富,我们也在全球化浪潮和产业变迁中,迅速崛起。欧洲发达国家,属于资本输出型国家,而中国、东南亚、非洲等发展中国家,则属于产品输出型国家。

随着产业升级和人力成本的上涨,发达国家的中低端制造业逐渐转移至中国和东南亚地区。所以,我们看到中国和东南亚都抓住这波趋势,实现了财富积累。

但对欧洲而言,这股无法逆转的浪潮来临时,最先受到冲击的便是普通民众。产业可以转移,工作没办法转移。高收入人群在产业升级中聚集财富,中低收入人群则只能在紧张的工作岗位中,拿着一份不太高的薪水。

习惯了高福利和低压力的欧洲民众,一旦需要勒紧裤腰带过日子,甚至有外来移民涌入自己的国家来分享工作机会和社会福利,就只能诉诸于街头运动。这是他们避免自己被遗忘、被牺牲的无奈办法。

而欧盟的一体化结局,却是强者愈强、弱者愈弱,收益最大的是领头羊德国,其他的经济体,很难分到一杯羹。德国贝塔斯曼基金会在2014年做过一项研究,德国每人每年从欧盟市场中获益450欧元。你猜其他国家是多少?意大利只有80欧元,西班牙70欧元,葡萄牙20欧元,妥妥的别人吃肉自己喝汤。

欧盟前几大经济体尚且如此,更不用说后面的小国,连残羹剩菜都没见着。他们对欧盟怨念深重,在所难免。

越是在这种艰难时刻,在贫困线上挣扎的欧洲普通民众,对全球化的反对会更强烈。收紧移民政策和提高外国人购房门槛的呼声也会增多。

法国“黄背心”只是欧洲民众的一个情绪宣泄口,如果被有心的政治人物利用,欧洲将不再是那个欧洲。

在2022年,欧洲多个国家将举行大选,在这期间,欧洲的不确定性也在增加。

04

被撕裂的欧洲,向右走

信号早已出现,担心的事情,已经来了。

英国《卫报》报道,民粹主义政党在1998年时仍属边缘群体,在整个欧洲大陆的支持率不过7%左右。然而,在近年举行的国家选举中,他们的支持率已经升至25%。

今年6月,欧盟创始成员国中,出现了首个民粹政府——由意大利五星运动党和极右翼联盟党成立的组阁政府。

他们拿意大利脱欧,来为自己争取选票,玩火技术实在一流。

在正式消息出来前,意大利两年期国债收益率就大幅上涨,从过去的负收益率,直接飙升到2.429%,接近2012年欧债危机时候的水平。

一般来说,国债收益率越低,代表投资者对国家未来经济的信心越足,意大利民粹政党未上台前,哪怕是负收益率投资人也愿意接受,就是因为成为政府的债主,保证了资金的安全。但国债收益率蹦得越高,就代表投资者人越担心意大利真会脱欧,经济直接下挫。

现在,持有意大利银行债券最多的国家,就是法国。就算后者不被自己国家的民粹主义拖垮,恐怕也能被意大利给拖垮。

意大利民粹政党上台,无疑是再将欧洲民粹主义推向了高潮:

丹麦通过法令,禁止在公共场所穿戴罩袍,成为第十个实施头巾禁令的欧洲国家;

德国极右翼政党“选择党”支持率达到历史新高;而默克尔,已经萌生退意;

9月的瑞典大选中,极右翼的民主党成成为了议会第三大党派;

特朗普的“前师爷”班农,正在推动欧洲民粹主义政党组团搞垮欧盟;

土耳其总统执政十六年后再次当选;

……

面对突如其来的巨变,资本市场只好动用做空力量来回应这一切。

今年8月份,土耳其里拉的暴跌,就是市场对该国民粹主义的“浪漫”回应。截至今年8月,土耳其里拉已经贬值超过45%,股市下跌超过了17%,土耳其国内的通胀率更是高达17%。虽然导火索是美国对土耳其的贸易制裁,但本质却是对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长期的民粹主义政策的不满。

(8月13日美国将土耳其的钢铁和铝关税分别提高50%和20%,随后里拉汇率暴跌超过)

他呼吁民众用黄金兑换里拉,连任15年后又在今年6月再次当选总统,修改宪法,委任女婿出任财政部长……资本市场早就对土耳其的未来忧虑重重,任何外部刺激,都足以给土耳其一记重击。

未来,或许会有更多的国家,遭到这样的惩罚。脆弱的欧洲,已经不起太多折腾和刺激了。

任重道远的欧洲,是否会重新陷入欧债危机?继英国脱欧后,第二个脱欧的国家会是谁。意大利?法国?

这一切都决定于2022年的大选,民粹主义会不会占得上风。

 

祝福欧洲。

 

 

感谢关注智谷趋势(微信ID:zgtrend)。很多读者还没养成阅读后点赞的习惯,如果觉得智谷做得不错,记得点个赞表示鼓励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上一篇:

下一篇: